刚刚更新: 〔万古最强宗〕〔熊猫大佬〕〔捡宝〕〔镇魂风云录〕〔最强兵王〕〔甜宠不够:豪门来〕〔特种龙王〕〔神魂武尊〕〔长宁帝军〕〔斩云纪〕〔天才恶魔〕〔勤奋努力的我不算〕〔我的粉丝实在太给〕〔逃出世界〕〔极品全能保安〕〔都市大仙王〕〔仙尊归来〕〔王者时刻〕〔护花狂兵〕〔农家傻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一十一章:余音小径
    羽莺跟墨檀聊了一会儿就飞快地离开了,她需要抓紧时间来实锤那些‘疑似玩家’者的身份,尽可能地忽悠他们接任务加入别动队,然后再去找那些与npc们别无二致的演技派,将其揪出来后忽悠他们接任务加入别动队,以达到大发横财的究极目的。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毕竟在无罪之界中玩家与npc之间的差别并不大,系统也不会很贴心地告诉你谁是无罪土著、谁是地球老乡,一切都需要玩家自己去分辨,而在当下这个大环境中,很多玩家都伪装得惟妙惟肖,尽管偶尔还会暴露出一些‘真人’的特征,但也绝对谈不上有多好找。

    一方面是npc的极度人性化促使了大家cos本地人的热情,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行为举止太过违和很容易被人打死……

    好吧,虽然‘容易被人打死’这种形容显得有些夸张,但步履维艰是真的。

    毕竟大部分人都不愿意跟画风不同的人打交道,对吧?

    所以就算聪明机敏莫得感情的羽莺姑娘豁出老命去完成这项任务,想要将别动队充实到一定人数也需要耗费很多时间。

    墨檀抬头看了一眼死气沉沉的天空,下意识地往城外走去,但紧接着便止住了脚步,挠着头发嘀咕道:“不对,语宸现在应该已经可以自己进行治疗工作了,她昨天晚上好像也触发了好几次黑暗干扰……那个鬼畜版的也没有显露出任何副作用……”

    所以说她现在已经不需要木桩了。

    “姑且先去和泰罗商量一下吧。”

    墨檀站在原地干笑了两声,然后往圣骑士驻地的……反方向走去了。

    ……

    游戏时间pm15:18

    圣山苏米尔,余音小径

    这里是位于苏米尔主峰半山腰的一处小道,紧邻着两条规模较小的恒古地脉,因为地势原因,这里终日回荡着若有若无的嗡鸣声,有人说那是大地之灵的梦呓,也有人说那是先祖们的呼唤,还有人说那是古往今来的圣山守护者们在另一个位面小声交谈,总之就是一个意义颇为重大,但又不知道重大在哪里的地方。

    驻扎在这里的守卫者们不知道,耳语教派那些神经兮兮的信徒也不知道,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这个地方倾尽全力把彼此的狗脑子打出来。

    “石拳!”一个身材干瘪的兽人萨满隔空冲两个耳语教徒挥出了一拳,然后颤颤巍巍地将肩上的木质图腾柱掼在地上:“涡流!”

    嘭!

    一只由无数土块与坚石凝结而成的巨拳凌空砸下,将那两个有着长耳朵的树精灵邪教徒捶倒在地,紧接着又是数道跃动着电弧的劲风原地刮起,顷刻间便将他们高高地抛到了半空中。

    “交给你了,塔基,我坚持不了多久!”双手死死按在图腾柱上以维持那道卷风的兽人闷哼了一声,目呲欲裂地怒吼道:“杀死那些亵渎圣山的恶徒!”

    旁边那位手臂上环绕着数道烈焰的年轻萨满了点头,飞快地吟唱道:“火焰之灵听我呼唤,化作……后面忘了,熔岩爆裂!”

    一颗汹涌燃烧的赤红色巨石飞快地在他面前凝聚成形,然后便拖着一道长长的尾炎腾空而起,狠狠地砸进了那一团雷光闪烁的涡流中,轰然炸裂!

    下一秒,两截焦黑的躯体无力地从半空中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干得漂亮。”

    站在两人身后的另一个女萨满冲塔基竖了竖大拇指,笑道:“虽然你还是没有记住咒语~”

    “别闲着啊,水棘。”塔基呲牙咧嘴地捂着自己依然在冒火的胳膊,满头大汗地回头道:“我的火舌缠绕还没停下来呢!”

    名叫水棘的兽人妹子苦笑着摊了摊手,摇头道:“停下来吧,我已经没有足够的魔力了……”

    “是么?”一个面色苍白的邪教徒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在她背后现身,阴恻恻地地笑了笑。

    噗!

    “呃!”尽管水棘立刻做出了一个难度系数高达9.3的铁板桥,但她却依然被轻松刺穿了两肋,踉跄着栽倒在对方脚下,痛苦地蜷缩起来。

    塔基惊呼了一声,刚想扑过去救人,却被另外两个挥舞着长枪的邪教徒死死地压制在了原地,他双眼通红地发出了一声仿佛被踩了尾巴般的尖叫,手臂上原本已经熄灭的火焰再次燃起:“怒焰新星!”

    一蓬炽热的火焰以他为中心原地炸开,眨眼间便将他面前的两人彻底吞噬,但是……

    “不热!不烫!”

    “不痛!不痒!”

    这招在对方早有提防的情况下却是收效甚微,那两个神神叨叨的邪教徒竟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趁机挥舞着长枪在塔基身上开了两个口子。

    而那个在之前十分钟里一直叨咕着‘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并成功完成绕后的半龙人邪教徒则一脚躲在了水棘背上,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双刀,大笑道:“看见了吗?渣滓们,这就是反抗耳语之神的下场!”

    “混蛋,放开她!”

    塔基绝望地嘶吼着,一边忍耐着手臂上那已经无法遏制的灼热,一边咆哮道:“来杀我啊!你有本事过来杀我啊!”

    “哟~你那么在意她呀?”手持双刀的半龙人邪教徒眨了眨眼,然后恶毒地笑道:“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在杀了你之前……先把她一点一点地肢解掉吧!”

    另外两个手持长枪死死抵住塔基的邪教徒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激战,付出了两个同伴的代价,这支擅自行动的邪教徒小队终于彻底占据了上风,尽管驻守在余音小径的这三个萨满祭司实力颇为强大,却还是在他们那堪称犯规的‘神术’前被逼到了绝境……

    唯一的治疗者重伤濒死,战斗力极强,似乎与火焰之灵特别合得来的塔基也到了极限,不远处那个看上去摇摇欲坠的老萨满在协助击杀了两个邪教徒后也没有再施放一次法术……

    暗翼公爵愉悦地想到,然后便不再浪费时间,手起刀……没落下去!

    大量凭空出现的碎石箍住了他,以及他的另外两个同伴。

    “快,带着水棘快跑。”老兽人艰难地扶着他身前那根饱经风霜的图腾柱,虚弱地冲不远处的塔基笑了笑:“我来拦住他们~”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一边跑向水棘一边回头问道:“那老师你怎么办?”

    “看着办呗。”老萨满眨了眨眼,温和地说道:“总之我不会让他们追上你们就是了……”

    “死老头,你做了什么?你要做什么?!”被牢牢禁锢在原地的暗翼公爵失声叫道,他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十分不祥的预感。

    老萨满艰难地撑起身来,慢悠悠地整理了一下自己陈旧的长袍:“我打算献祭自己的生命,然后拉着你们一起死。”

    “老师厉害!”正抱着水棘往回跑的塔基下意识地拍了个马屁,然后失声道:“老师你说啥?!”

    老萨满苦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地张开双手,刹那间,周围的元素顿时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一股无形的压迫感瞬间席卷了在场所有人。

    “我没说啥。”他撇了撇嘴,冲呆在原地的塔基哼道:“还不快走,我晚点儿就追上你们。”

    塔基愣头愣脑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撒丫子往山上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挥着手:“那老师你快点儿昂,俺们等你吃饭!”

    “知道了。”老萨满点了点头,看着塔基渐行渐远的背影,脸上满是欣慰。

    ……

    “混蛋……”

    被塔基抱在怀里的水棘迷迷糊糊地挣扎了一下,吃力地睁开了双眼:“老师他……呃……”

    一滴泪水打断了她的话语,也打湿了她的脸庞。

    “别说了。”塔基低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更加卖力地跑了起来:“我知道,所以,别说了。”

    ……

    “好了,他们已经走远了。”老萨满依依不舍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看向不远处那三个无论如何都没法挣脱身上那大堆岩石的邪教徒,无力地坐倒在地,沉声道:“我也到极限了,咱们一起上路吧。”

    霎时间,天空中惊雷炸响、风云涌动,那是征兆,是浸淫萨满之道数十年的长者即将献祭自己生命的征兆。

    暗翼公爵等人身上的岩石消失了,但是……

    “来不及了!”老萨满哈哈大笑,然后用力举起了双手:“陪我一起……”

    “哇哒!!!!”

    呯!

    “唉哟!”老兽人被一条壮汉猛地踩翻在地,空中那不断翻涌的云层顿时重新归于寂静。

    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战争祭祀10级

    消耗/限制:150体能值

    效果:对你视野范围内5到15米的友方单位施展一次飞踢,为目标造成等同其当前生命值1%的伤害、强制打断目标正在释放的技能,并在接下来的10秒内使其的体内值消耗降低为0、伤害增加10%。

    “咳咳,老大爷不好意思哈,我看你好像打算自杀,所以情不自禁地就一脚踹过来了……”

    有着一头红色长发的英俊兽人讪笑着挠了挠头,特别诚恳地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没事,咳咳!”老萨满吃力地摇了摇头,特别大方的原谅了对方:“这位年轻的战争祭祀,麻烦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火焱阳连忙一个后跳:“……我错了!”

    “邪教徒,那几个邪教徒。”老萨满干咳了两声,吃力地抬头看向不远处那三个蠢蠢欲动的身影,对火焱阳低声叮嘱道:“要小心啊,千万要小心……他们的实力很……咳咳!”

    火焱阳连忙轻抚其背:“大爷您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哦?”

    战局阅读能力还不错的暗翼公爵冷冷一笑,试探性地朝火焱阳走了一步:“就凭你?”

    “不是。”火焱阳立刻摇了摇头,严肃道:“不是我。”

    暗翼公爵挑了挑眉,擎起双刀微微弯下身子:“那是……”

    一片‘高大’的‘阴影’忽然笼罩了他。

    淡淡地声音从暗翼公爵身后传来:“是我。”

    “谁?!”

    其中一个邪教徒反应飞快,下意识地就将手中的长枪抡了过去。

    “唔,自我介绍一下。”背着一柄巨大的、开了刃儿的法杖,长得七分像人三分像……反正不像人的人型生物轻轻‘捏’住了那把长枪,然后一拽一抓:“我的名字叫……”

    “你的攻击对我毫无意义!”被牢牢抓住胳膊的邪教徒大声道。

    咔嚓!

    “科尔多瓦。”

    科尔多瓦扔掉了手中那脖子被拧了七百二十度的尸体,轻描淡写地说道:“请多多指教。”

    “怪物!怪物!”另一个持枪邪教徒当时就不淡定了,嗷地一声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好吧他没叫,只是单纯地在跑。

    “你这样很不礼貌哦。”科尔多瓦叹了口气,反手抽出了他那柄少说也得有上百斤的方天画……制裁者之杖m2k:“平a之……”

    “你打不中的!你打不中我的!耳语之神在上,那个怪物无法击中我!”

    “隔空打牛~”

    啪叽!!!

    噗嗤……

    地上多出了好大一滩血。

    “喂喂喂。”火焱阳瞪着眼看向科尔多瓦,干笑道:“你明明只是把武器丢出去吧!这算哪门子的隔空打牛啊!?”

    科尔多瓦点了点头:“嗯,所以还是叫隔山打牛?”

    “你特么那是扔山打牛吧?稍微考虑一下牛的感受啊喂!”

    一直僵在原地没敢动的暗翼公爵忽然停止了颤抖,满面通红地指着两人道:“你们也是玩家!”

    科尔多瓦瞪了他一眼,然后隐蔽地指了指不远处的老萨满:“嘘,说话别这么大声。”

    “知道知道!”暗翼公爵连忙点了点头,搓着手低声道:“真是大水冲了龙……”

    “这就对了。”科尔多瓦却是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凑过去笑呵呵地说道:“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看什……”

    啪叽!嘭!!噗嗤!

    又一摊血……

    第二百一十一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明末不求生〕〔手掌上的爱情〕〔仙王的日常生活〕〔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从1983开始〕〔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