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之大夏龙雀〕〔修真大工业时代〕〔叶轻魂沈碧晨〕〔霸婿崛起〕〔谍踪〕〔陈飞宇苏映雪〕〔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婚来孕转:总裁爹〕〔试婚100天:帝少的〕〔无敌系统之请你砍〕〔御魔老祖〕〔天源令〕〔全界异能〕〔天启王座〕〔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抗联薪火传〕〔将军,你手下又被〕〔穿书后她成了万人〕〔暗恋你那些年的时〕〔影后常年热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二十章:狂怒的回响
    五分钟后

    季晓岛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床边,轻轻挥了挥手,两条在黑色的细线在阴影中骤然绷紧,将主屋的房门牢牢闭合。

    “尽管并不清楚他的话是真是假……”

    暗精灵少女回头看向那双如深渊般平静的黑眸,冷冷地说道:“但我真的很好奇,当那些不讳世事的少爷小姐看到‘罪爵阁下’的真面目时,会有露出一副怎样的表情。”

    “塞德里克代表迪戈里这个姓氏前来示好是意料之中。”墨并没有理会暗精灵少女的调侃,只是淡淡地说道:“法拉陨落的主要情报来源是加洛斯和加拉哈特以及他们麾下的两个战团,我这个小罪爵还没有让情报部三号人物登门拜访的资格,他只是来走个形式罢了。”

    季晓岛优雅地倚在桌子旁,擦拭着腰间那柄装饰性大过实用性的细剑:“威廉原本已经准备让这件事尘埃落定了,如果不是你前段时间半死不活地瘫在轮椅上前去阻止,法拉?奥西里斯叛国之事早已众人皆知……”

    “我需要的仅仅只是法拉陨落这件事本身。”墨面具下的脸庞尽管依然有些苍白,却已经全无病态,他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紧闭的门前,微微眯起了双眼:“既然目的已经达成,剩下的事就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人是死的,那么叛国与悬案之间并没有任何区别。”

    季晓岛轻笑了一声:“你今天的话似乎比之前多,是因为怕我记仇么?”

    “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会频繁地用这些蠢问题骚扰我。”墨冷冷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尤其是这些你自己也心知肚明的问题。”

    暗精灵少女耸了耸肩,修长白皙的食指轻柔地从剑身拂过,嘴角带笑:“我听说男人都喜欢借由回答一些无关紧要的蠢问题来彰显优越感。”

    “今天应该已经没有其它安排了。”墨却已经丧失了继续跟她闲聊下去的兴致,只是淡淡地问道:“之前让加洛斯设置的法阵稳定了没有?”

    季晓岛随手收起了细剑,点头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稳定了,随时都可以启动,不过现在的情况还比较敏感,你真的要亲自过去确认么?”

    “走吧。”

    墨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了两个字,便率先推门离开了主屋。

    季晓岛撇了撇嘴,然后便无声地跟在对方身后离开了房间,走向了那间总会让她感到不舒服的大屋。

    ……

    十分钟后

    特洛恩,奥西里斯法师塔第七层,传送间

    这里是已逝的护国法神——法拉?奥西斯生前的居所,也是整个西南大陆规模最大、结构最复杂的法师塔之一,单是传送间就有上百平米,周围点缀着繁星般的奥术火花,洋溢着魔力洪流的神秘回路在通体由魔导石制成的地板上熠熠生辉,三块极度稀有的空幻琥珀永无休止地盘旋着,数枚被固化在里面的空间魔法铭文日夜不息地稳定着周围的环境。

    哪怕是已经来过两次的季晓岛,依然会不由自主地被这片精妙绝伦的空间所震撼,尽管并非那种犹如诗画般的仙境,但这座大多人数眼里的魔法圣堂却往往更容易令人让人惊叹。

    因为这并非自然的恩赐,而是智慧与学识的结晶。

    尤其是对与这世界画风截然不同的玩家们来说,冲击力只会更大。

    但遗憾的是,一直在小心观察着墨的季晓岛却发现前者并没有产生丝毫波澜,无论是表情、情绪还是眼神,都与他平时那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完全相同。

    “你在现实中不会是个投身恐怖组织的反社会和尚吧?”少女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结果墨却完全没有搭理她,只是随意地打量着四周。

    饶是季晓岛这个总是被别人暗中调侃为‘低气压三无女王’的姑娘都不由得如此想到,轻哼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

    片刻之后,墨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表情愈发冰冷的季晓岛:“那个东西应该在三层吧?”

    “嗯。”

    “带我去吧……”

    “架子倒是不小,一共也没几个弯的事还要人带路。”

    季晓岛冷冷地瞪了墨一眼,然后还是轻车熟路地迈开了步子:“跟我来吧,虽然这里真心算不上有多复杂,但万一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玩意儿的话就算是你也会吃苦头吧?加洛斯前两天可没少挨折腾……”

    墨并没有应声,只是静静地跟在少女身后,离开了传送间。

    ……

    十五分钟后

    奥西里斯法师塔,三层储蓄间

    这里是一片比传送间还要大上十几倍的区域,是平时法拉用来存放东西的地方,无数让人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陈列在周围那一排排半圆形木架上,几乎可以说是一望无际,从这里就能看出法拉神乎其技的空间魔法造诣,他近乎是把一个史诗级储物装备的空间直接挪到了现实中,而且还能保证其稳定性和安全性,这在懂行的人眼里可是一番难以想象地大工程。

    不过墨所关注的并非是这些,大致是径直地走到了这片环形储物间中央的一个金属人偶面前,细细端详着……

    制造者:路德?金

    类别:特殊

    品质:唯一精良

    生命值:30000/30000

    魔力储备:5950/6000

    附魔:中阶火焰抗性、中阶雷电抗性、高阶物理伤害减免

    核心:20级奥术魔灵

    激活限制:任意职业35级、900魔力值

    使用:激活奥术魔灵后,助手傀儡会听从激活者的命令。

    特质:魔力驱动、低阶免疫、强固防御

    技能:低阶阵地构造、中阶铭文复刻、中阶法阵绘制、中阶模具打造

    “加洛斯还以为这个傀儡是法拉做的。”季晓岛也走到那台助手傀儡面前,低声笑了笑:“我能看到物品说明,不过玩家视角这种东西可没法跟他解释。”

    墨伸出右手按在了面前的助手傀儡头顶,微微摇了摇头:“路德?金是一个被低估的人,或许他直到临死前都没有意识到,如果两人有同样的实力,加洛斯在他面前甚至坚持不了十分钟,当然,对加洛斯来说这个前提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季晓岛清冷的表情变得有些困惑,她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加洛斯都比路德强上很多,所以很难理解墨的说法,不过少女也没有多问,并非拉不下面子,只是她很清楚就算自己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

    几秒种后,两缕紫芒在助手傀儡空洞的眼眶中亮起,里面的魔灵被激活了。

    季晓鸽漠然地看着对方轻描淡写地激活了面前这东西,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异常平静。

    而墨只是淡淡地对激活完毕的傀儡命令道:“站起来。”

    后者顺从地站起身来,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

    一蓬黑色的火焰骤然在傀儡颅内燃起,季晓岛只听到了一阵刺耳地‘噼里啪啦’声在自己耳边炸响,然后就看到那个傀儡重重地栽倒在地,抽搐了一下之后就不动了。

    “你这是……”

    暗精灵少女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茫然地看向表情淡然的墨:“它刚才是准备造反么?”

    “不,我只是检查一下这个傀儡是否完好。”后者摇了摇头,单手卡住助手傀儡的脖颈将其提起,然后从行囊中拿出了一个通体乌黑的水晶瓶:“当然,我确实不觉得那个只有20级的奥术魔灵能起到什么作用而已。”

    季晓岛疑惑地眨了眨眼,然后看向了对方手中那个自己依稀还有些印象的小瓶子,微微一呆:“你要做什……”

    嗡!!!!

    狂乱的风暴骤然刮起,季晓鸽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被高高地掀飞了,与此同时,一片薄薄的黑色晶体出现在她背后,卸掉了那股冲击力中的大半,托着少女那已经动弹不得的身躯缓缓落到了地上。

    她想抬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如果不是后面那道晶幕在支撑着她,季晓鸽这会儿可能被那接憧而至的冲击力给拍碎在墙壁上了。

    惊雷般地怒吼在不远处炸响……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一阵剧烈地眩晕感袭来,季晓鸽竟然在阵声怒吼下掉了近乎30%的生命值,而她背后的那片黑色晶体则在下一刻化作了一个球形屏障将其吞没在内。

    在那充盈着狂怒与杀意的风暴最中央,那道修长的黑色身影正惬意地倚在一座神像后面,微微翘起的嘴角上洋溢着难以言喻地疯狂与恶意:“我为什么不敢?”

    在的守护下,他的生命值下滑速度只有不到1%每秒。

    “不痛不痒啊……”

    墨轻轻扶了扶自己的面具,然后伸手在半空中虚握了一下:“不过看样子这东西果然装不下你,也好,否则我会很失望的。”

    “我诅咒你!诅咒你被无尽的业火焚灭!诅咒你饱受炼狱的折磨!诅咒你被这世间的一切背弃!诅咒你那罪恶的灵魂永世不得安……”

    轰!!

    一道长达十余米的暗红色裂痕骤然出现在储物间中央,斩断了那无息的风暴,扼杀了那恶毒的诅咒,撕裂了那被固化了无数遍的空间,终结了这番并不算漫长的对话。

    “十分之一都不到么……”

    墨低头看了一眼具那断成了数十截的傀儡残骸,将手那不断颤动着的小黑瓶收回了行囊,轻轻跺了跺脚:“还差得远啊。”

    无声地消失,而那悄然升起的黯炎则吞没了散落在周围金属碎片。

    “而且你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诅咒吧……”

    ……

    五分钟后

    被封闭在一片黑暗中的季晓岛重新恢复了五感,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面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低声问道:“你失败了?”

    “显而易见。”墨轻轻打了个响指,将少女身后的那片黑色晶体弥散与无形,漫不经心地说道:“回头让加洛斯通过各种渠道收集炼金、工程或者魔法傀儡,级别越高越好,顺便也尽量网络一些相关方面的人才,只看能力、不计出身。”

    季晓鸽叹了口气:“我会告诉他的。”

    “很好。”墨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另外,让他分批把这里的东西全都打包带走,暂时先放在公爵府的地下室,再补充一些他自己的藏品进来,尽量别做的太明显。”

    “你确定未来那些宫廷法师不会怀疑?”季晓岛皱了皱眉,摇头道:“我不觉得他们看不出来一个大魔导师和一个双系贤者的藏品之间有着多大差距。”

    墨无声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向入口处走去:“无所谓,法拉的事皇室明显还想再拖些日子,倘若他真的有一天坐实了罪名,然后被那些宫廷法师抄家也没关系,因为到时候我们应该已经不用再忌惮这种事了。”

    季晓岛苦笑着耸了耸肩,吃力地挪动着自己僵硬地身体跟在对方身后,低声道:“我知道了……还有,刚才谢谢你。”

    “不需要,救你只是因为你的价值暂时比你的生命重要而已。”

    “虽然有点儿不合时宜,但你这句台词真的太反派了,还有点儿中二……”

    季晓岛翻了个白眼,不过墨檀却是根本没有理会她这句吐槽。

    “还有……”

    少女欲言又止地停下了脚步。

    “嗯?”面具下那双黑眸充斥着冷漠与不耐。

    “我们不是要从第七层回去么,你为什么要往魔力中枢那边走?”暗精灵少女困惑地问道:“那里也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么?”

    墨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扶了扶面具……

    “没什么,就这样回去吧。”

    “好吧,不过去就算去那边看一下应该也没什……”

    “不用了,走吧。”

    “好吧,随你开心。”

    第二百二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世高手俏千金〕〔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庄牙奋斗史〕〔都市之极品帝尊〕〔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副本模拟器〕〔混在隋唐当佞臣〕〔神目狂帝〕〔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千金闺女:爸比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