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朕真没想败国啊〕〔极品赘婿〕〔重生暖婚:娇妻,〕〔林浩川〕〔叶修〕〔全才相婿〕〔农家奋斗记事〕〔嗣子荣华路〕〔农女福妃名动天下〕〔神级赘婿〕〔叶辰夏若雪孙怡〕〔楚玄城云若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农家小丑妇,王爷〕〔渡劫之王〕〔毒奶影帝的相亲人〕〔大宋无敌太子〕〔我在豪门当夫人〕〔娘娘每天都在洗白〕〔第九特区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二十五章:不为人知的II
    “失控了!?”虽为人父但模样也就十四五岁的万腾瞳孔骤然收缩,冲那位杜老板沉声道:“可以解释的稍微详细一些么?”

    杜老板抿了口酒,耸肩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某个很糟糕的……现象,脱离了掌控,不仅如此,甚至连被那谁强行剥离出去的小部分‘业’也无法再被我们干涉,不过好消息是它还遵循着当时被强行烙下的准则,我只看到了这些,再做窥伺的话恐怕现实世界都会出问题。”

    “这就是你个老不死前段时间无端离家了半个多月的理由?”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中年眼镜男冲杜老板撇了撇嘴,然后低下头继续仔细端详着手中的某本色情刊物:“小雨还以为他爷爷又因为倒卖违禁杂志被刑事拘留了呢……”

    结果杜老板竟然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是啊,我就是在派出所里开的冥眼啊。”

    “杜老您牛辶。”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忽然惊叹了一句,然后用力拍了拍手:“这准头没谁了!”

    专注于色情刊物的眼镜男干笑了一声:“我咋没看出他哪儿牛……唔!呜啊啊啊啊!”

    一颗红里透着黑的茶叶蛋在半秒钟前被杜老板猛地掷了过来,精准地被砸进了眼镜男的嘴里,而后者几乎是在被直击的瞬间跌倒在地,整个人扑腾扑腾的在那儿玩着水溅跃……

    “仅凭气味和质量就放倒了天书崔梵,唔,夕姐你的手艺越来越棒啦~”有着一双冰蓝色眸子的黑长直笑嘻嘻地倾着身子,对面前一位气质恬静温婉、面容清秀姣好的娇小女子低声道:“季大哥真幸福啊~”

    后者当时就红了脸颊,然后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掐了对方一下,低嗔道:“小璃你也笑我……”

    “好了好了,虽然大家聚一次挺不容易的,而且现在还是过年,但毕竟情况特殊,咱们就先说正事吧。”一个目测至少得有三百来斤的富态男子拎着二斤烤羊腿从后面走了过来,颇为严肃地伸出三根油腻腻的手指:“作为那个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我现在要说三件事,首先,杜天大人的冥眼并没有看错,那玩意儿现在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不过运行的还算安分,所以暂时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其次,那个跟我有点儿缘分的小女孩也深度入坑了,尽管看上去像是巧合,但我觉得事情应该并没有那么简单;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众人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只有之前那位西装男痴痴地笑了起来。

    “控灵者大姐的手艺真是牛扌!就连用术式空想出来的菜式都险些把我的胃炸掉!”富态男子异常崇拜地望着某位女士,由衷地感叹道:“说实话,要不是我前段时间跟伊南要了两沓替死鬼,现在可能已经一命呜……”

    嗡!

    一柄巨镰骤然出现在他的颈侧,那位之前还恬静温婉的女子此时此刻眼中已是一片森寒,冷哼了一声后猛地用镰柄将那胖砸抡倒在地,杀意盎然地笑道:“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一命呜呼?”

    “大姐我错了!我给您滚一个~”那胖砸顿时就方了,连忙低眉耷眼地原地滚了两圈,其间还怒火中烧地瞪了一眼某个西装男。

    被称作控灵者的娇小女子飞起一脚把他踹出了七八米远,然后才悠悠地转身溜达回了那位有着冰蓝色眸子的黑长直身边,弯腰逗起了某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小白狗。

    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长发萝莉从天花板上飘然而落,瞥了一眼瘫在不远处的富态男子,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傻猪~”

    如果墨檀在这个地方的话,他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个萝莉正是他不久前偶遇季晓鸽时在马路旁看到的那个长发女孩。

    “小白~”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谷衍月一把抱住了这只萝莉,一边用力蹭着后者的小脸一边笑道:“我想死你啦!”

    被称作小白的萝莉淡定地轻抚其头,然后看了一眼角落中的伊南:“你再不让她悠着点儿,我就把给你绿了。”

    中年酷哥沉默地走了过来,拽着自己媳妇的衣领将其拖了回去。

    没错,在这个分外猎奇的聚会里,伊冬的双亲赫然位列其中。

    “嗯,我简单的总结一下哈。”小白盘着腿虚坐在半空中(与此同时,她的裙摆下亮起了圣光),摊开小手道:“好消息是,因为那个……现象确实出现在了那个世界,所以我们的计划算是成功了,而这几十年来的种种迹象也表明,我们身上的‘业’也消失得一干二净,而其他边缘人就更不用说了,只要继续按照以前那样维护世界和平(她做了一个滑稽的表情)就好。”

    伊南忽然冒出了一句:“我可不是边缘人。”

    “是是是,你是灵媒,职业跳大神的,行了吧,略略略略~”小白翻了个白眼,冲他做了个鬼脸……是真的鬼脸,在短短的两秒钟内,近两年所有热门恐怖角色的形象以及更多诡异惊悚的怪物模样在她脸上轮流播放了个遍,除了有数的几人外,只有提前闭上眼睛的西装男幸免了这次视觉冲击,不过后者似乎也哆嗦的不轻。

    伊南叹了口气:“你继续吧……”

    被他按着头蹲在地上的谷衍月一边使劲儿往起蹦一边感叹道:“哇!小白好萌好有创意啊!”

    “说真的,我觉得你媳妇还没有我女儿成熟。”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一看就是精英人士的女子对伊南笑了笑,然后轻轻挠了挠谷衍月的下巴。

    “喵呜~”某知名coser特别配合地眯起眼睛,笑嘻嘻地问道:“谢谢真酱夸我年轻~~”

    伊南耸了耸肩,沉默是金。

    不远处的小白清了清嗓子:“然后就是坏消息,主要是……”

    “对~不~起~我~迟~到~啦~”

    由远至近的喊声打断了她的话语,然后众人就见一个身穿卡通睡衣、长相中等偏上、头发乱七八糟的青年(看似)嗷嗷叫着从入口处狂奔而来,然后就被那位至今还没把镰刀收起来的娇小女子一个全垒打抽到了墙上。

    “转个身的功夫你就没影了!”被称作控灵者的女子恶狠狠地把他从墙上‘抠’下来,然后拽着那人的领口怒道:“跑哪儿去了!?”

    周围顿时想起了一片议论声……

    “听着就疼啊,她是不是又暴力了?”

    “分情况,只要不动用象征力就是个温柔贤淑的好姑娘啊……”

    “刚才那一下真狠啊,我都听见音爆了!”

    “而且是冲着脸打的…..”

    “打的好啊~”

    “妙哉妙哉!”

    “大快人心!”

    “共勉共勉~”

    “恶人自有恶人磨!”

    “说谁恶人呢,季大哥姑且不说,夕姐可不是恶人。”

    “嗯,也对,那就恶人自有天收……”

    ……

    “喂喂喂!你们够了啊!”睡衣男回头吼了一嗓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面前这位控灵者的镰刀,柔声道:“我就是有点儿不放心俩闺女,所以偷偷跟了她们一段儿,目送俩宝贝进屋之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女子嘟了嘟嘴,怀里的小白狗和那柄巨镰慢慢消散:“唔,知道了……下次提前跟我打个招呼也行嘛,那个……你脸还疼么?”

    睡衣男立刻疯狂摇头。

    “季哥哥的脸比叹息之壁还厚呢,笨蛋你不用担心他。”小白飘过来对刚刚还霸气无比,转眼间又变得小鸟依人的女子轻哼道:“刚才是打轻了。”

    然后她就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脑袋……

    “走你~!”

    睡衣男以一个抛投的姿势将小白丢出了十几米远,然后拍着手乐呵呵地对众人笑道:“情况我已经大概了解了,现在继续说坏消息吧,首先……”

    “卧槽他怎么知道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怕不是偷偷往这里安窃听器了?”

    “噫……季大哥不至于吧。”

    “不一定哦~他原来还往夕酱的房间里装过针孔摄像头呢!”

    “嗯,我作证。”

    “太贱了!”

    “幸亏他那俩闺女不随他,呃,是不随他吧……?”

    “你说晓鸽和晓岛啊……我记得她俩身上好像还有……”

    “咳!”

    “唉……”

    “也不怪那两口子那么宠孩子……”

    议论声再次纷纷响起。

    “你们差不多一点啊!!!”睡衣男嘴角抽搐着咆哮了一声,然后随手夺过那位富态男子刚拿回来的鸡腿,啃了一口后严肃道:“诸位,我们……”

    站在他身边的那位控灵者贤淑地给他擦了擦嘴角:“沾到油了~”

    “哦哦~老婆你真好!”

    众人:“……”

    “行吧,多余的我就不扯了。”睡衣男眼见现场的画风已经彻底扭转不回来了,于是便破罐破摔地往桌子上一坐,摊手道:“计划出问题了,而且我们还处理不了,这就很糟糕……”

    万腾看了他一眼:“那就静观其变好了,反正那个东西也运行得挺顺利的。”

    “虽然静观其变这四个字说的没错,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睡衣男撇了撇嘴,摇头道:“那个现象的危害性诸位都很清楚,尽管我们已经成功让它远离了这个世界,但不完整的‘业’并没有办法强行将其抹杀,只能用一种近乎于仪式的程序,而且我们原本的方向也错了,傻猪在那东西失控之前发现了一点端倪,它似乎并非会按照我们原本预想的那样单纯地消灭那个现象,而是企图抹杀那个现象的……载体。”

    西装男瞪大了眼睛:“载体是谁?”

    “不知道,按理说我应该可以在其出现的第一时间锁定的。”身材富态的男子叹了口气,摇头道:“但直到那东西失控为止,我都无法确实锁定到某个个体。”

    穿着白大褂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沉痛,紧紧地攥起了拳头:“那跟之前还有什么区别,悲剧不应该再重演了……”

    “而且还会牵连到一个无辜的世界。”睡衣男颇为凝重地补充了一句,沉声道:“同样的生灵涂炭,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那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

    伊南皱了皱眉:“但它已经发生了,你要怎么做?在现实里找到那个现象,然后杀掉么……”

    “不,那样的话死掉的也只是载体而已,现象只会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出现。”睡衣男摇了摇头,然后看了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一眼:“而且真说得没错,悲剧不应该再重演了……”

    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来的眼镜男干呕了两声,然后抱着他那本色情刊物玩味地笑道:“但你刚才却说静观其变。”

    “是的,因为我觉得悲剧未必会重演,这个危险的游戏也不能停止。”睡衣男忽然笑了起来,低声道:“你们还记得当年推算的时间点在哪里吗?”

    谷衍月立刻说道:“七年前。”

    “没错。”睡衣男点了点头,然后摊手道:“但七年前什么都没发生,傻猪那时还没有做出那东西,被我切下来的那一点点‘业’更没有稳定,我们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本该初现端倪的现象却迟到了……直到上个月……”

    坐在眼镜色情刊物男身边的旗袍女子歪了歪头:“所以呢?”

    “所以不是你们两口子外加杜天老不死集体智障加手潮,就是那个现象出现了问题~”睡衣男贱兮兮地说道。

    杜老板哼了一声:“但那个现象按理说并不会出现问题……”

    “所以你智障。”

    “你再说一遍试试!”

    “开个玩笑。”睡衣男咧了咧嘴,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所以我觉得,问题应该出现在那个‘载体’上,因为某种原因,让那个现象被推迟了七年,直至现在才逐渐显露了出来,而且……”

    他停顿了一下,轻声道:“当时直接与其交锋的我们,和那个现象之间的联系并没有被斩断。”

    “不可能。”红发女子立刻摇头道:“杜天前辈说我们身上的那份‘业’已经近乎于消失了。”

    “是啊,只是‘我们’而已……”

    睡衣男微微眯起眼睛:“但是,你这位阳炎使与塑水使的儿子,还有天书与塔罗的儿子、那个算是傻猪半个徒弟的女孩、全知鬼王与冰瞳的儿子、阿真的养女、某个死宅灵媒和某二次元的儿子以及我和夕的两个宝贝女儿,都在机缘巧合下接触到了那个游戏……那个用来结束那个‘现象’的东西……你们觉得,那是巧合么?”

    一片寂静……

    “静观其变吧,诸位,或许……我们已经被勒令退出这个舞台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美利坚〕〔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战国万人敌〕〔汉阙〕〔世子很凶〕〔玩家凶猛〕〔饲养全人类〕〔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