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狂兵〕〔我体内有仙府洞天〕〔我真的只是NPC啊〕〔绝世龙王〕〔绯闻影后,官宣吧〕〔重生九零小俏媳〕〔圣武称尊〕〔饲养全人类〕〔仙武帝尊〕〔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是练气期啊〕〔异世为营〕〔权宠天下〕〔我养子超有钱〕〔万界圆梦师〕〔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离人入画〕〔意志少女漫漫路〕〔孟拂苏承〕〔白晚舟南宫丞完整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二十九章:温暖的弧度
    总而言之,尽管康岚的这轮科普没有引起太大反响,但还是让在座的众人受益匪浅,至少对于万洋、伊冬和墨檀三人是这样的,他们都打算在接下来的时间优先把可选经验分配给自己等级较低的职业,尽可能地赚取更多额外属性,以做到收益最大化。

    不过崔小雨倒是提出了一个想法:“应该不只是做任务才有经验拿吧?打怪不是也能获得经验么?就算不沾边的任务没收益了,你用游侠打怪肯定能获得游侠经验吧?那就去疯狂打怪呗。”

    “疯狂打怪?”康岚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干笑道:“问题是无罪之界并没有那么多‘怪’给你打啊,这游戏特别有规矩讲道理,我的出生地附近都有村落把泥卡丘当保护动物呵护了,除非故意找架打否则在野外也很少会遇敌,强大点儿的害兽倒也不是没有,那也得打得过算啊……”

    万洋嘿嘿一笑:“我就比较幸运了,苏米尔那边跟邪教徒打的嗨着呢,倒是天天都不愁没架打,就是挺容易死的。”

    “切。”崔小雨撇了撇嘴:“我咋觉得无罪之界的遇敌率跟其它游戏差不多啊,走在大路上都有经常会被豺狼虎豹猛犸象之类的玩意儿袭击……”

    康岚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怼了一下万洋,低声问道:“你确定他跟咱们玩的是同一款游戏?”

    “是啊……”

    “那特么就很邪门儿了。”

    “啧啧。”康岚咂了咂嘴,然后又看向语宸和墨檀,耸肩道:“你们两个牧师要比我们强很多,只要勤着点救死扶伤就行了,经验获取率不会比以前差太多,治疗职业的优势啊。”

    两人点头,虚心受教。

    至此,科尔多瓦的故事会和康岚同学的小科普正式结束,大家彼此之间的氛围也变得熟络了许多,这些年龄相仿且有着共同话题的年轻人很快就放开了~

    他们先是热热闹闹地玩了好一会儿桌游,在这个过程中康岚与语宸二人简直势不可挡,一个莫名其妙的赢,一个赢的莫名其妙,而墨檀在游戏前期则有意识地维持着不输不赢,偶尔还会暗中相助不让某几位输得太惨……

    顺便一提,输惨的几个人分别是万洋、伊冬和季晓鸽。

    是的,没有崔小雨!没有科尔多瓦!没有!

    这位老哥很神奇地全程与季晓岛、墨檀一起保持着均衡稳定的胜率,不输不赢。

    以上现象一直持续到最后一轮,墨檀在一款名为的桌游中以一己之力坑杀了其他所有玩家,无论友军、敌方还是中立全都被他一锅端了,扮演盗墓者的伊冬被他吊死在黄金树旁;身份是噩梦间谍的季晓岛被他诱导至错误接头地点,然后利用两张连锁效果牌勒令自杀;庇护所有人的牧师崔小雨更惨,他的情报牌被墨檀锁死了,最终与自己的教堂一起沉入了地底,而皇冠战士万洋当时正在教堂内的祈祷间疗伤,至少三回合无法移动,于是两人双双殉情;帝尊女妖季晓鸽一脚踩到了两沓墨檀提前放好的封印牌,因超过二十回合无法移动而被规则移除;金牌杀手语宸在掀开隐藏身份牌后发现自己是混沌者阵营,在前往教堂刺杀万洋的路上触发了遭遇战事件卡,有幸逃过一劫,却在返程的路上遭到康岚偷袭,不敌被淘汰……

    至此,混沌者阵营被全部淘汰,秩序阵营贡献值最高的大贤者康岚只要再坚持十回合就将获得最终胜利,但他却在倒数第三回合选择了自裁。

    “语宸同学出局前给我留下的伤口因为环境原因无法愈合,所以我必须回到雪龙堡补充体力。”

    当时满面愁容的小康同学如此说道:“抄近路的话,我前面那张问号卡会干掉我,绕远路的话,当我回到城堡时就只剩半格血了,某人轻轻松松就能把我弄死……”

    早已回到城堡的正义骑士墨檀眨了眨眼,愉悦地笑道:“其实你也可以试试传送法术,一口气能移动6格呢。”

    “滚蛋!”康岚把手里的卡牌往桌子上一扔,翻着白眼道:“我猜你肯定激活了反制结界,我传送之后就只剩下尸体了,啧,老子认栽,反正你赢了也算秩序阵营获胜。”

    然后他就选择自杀了。

    同为秩序阵营的伊冬愁容满面地看了墨檀一眼,他觉得这货现在不会就这么老老实实的等待胜利。

    果不其然……

    唯一的幸存者墨檀则在胜利判定生效前激活了七张牌,以当场去世为代价召唤了黑暗菠萝怪毁灭了世界,游戏结束,幸存者0,平局。

    此番疯狂之举震惊四座。

    “嗯,果然还是平局比较和谐~”结束了最后一局桌游的墨檀当时笑得贼拉开心。

    ……

    之后大家又上楼参观了伊冬的房间、咕咕酱的御用服装间、伊冬父亲的手办老婆间(没毛病,里面有他的手办、他老婆的手办和他老婆的手办ps:无误)以及女生组今晚要住的大客房,最后大家一起在娱乐间(充斥着街机电玩以及各种游戏的,伊冬家面积最大的房间)玩galgame直到太阳落山,具体过程如下:

    季晓鸽:“亲她!选亲她!”

    崔小雨:“神经病啊!现在亲的话就直接gameover了好吧!牵小手啊,不要犹豫就是一把抓住!”

    康岚:“信老夫的,直接约饭!简单粗暴,就是约饭!当场约!”

    季晓岛:“先回家,写情书。”

    万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至少打听个一两种爱好啊!”

    语宸:“我觉得含蓄点比较好吧,下个月见面时约看个电影什么的……墨檀同学你觉得呢?”

    正处于绝对中立人格的墨檀:“呃,挺好的主意。”

    伊冬拿着手柄,面色铁青:“mmp所以我到底该干啥!?”

    最终,他们联手创下了一小时内被苏丽玛(游戏里最好攻略的女生,难度为幼儿园级)连甩八十九次的记录,突破了历史新高。

    ……

    结束了与美少女们的爱恨纠葛后,大家又重新回到了一楼,此时正值饭点,伊冬提前在‘饱了没’上订好的年夜饭也即将送到,于是众人打开电视,围在客厅的茶几旁边准备恰饭,然后……

    “咳咳。”崔小雨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觉着吧,从外面订的年夜饭多少还是差点儿意思,大家觉得呢?”

    康岚立刻心领神会:“而且刚才三位女士乱七八糟的主意正是我们攻略妹子失败的罪魁祸首。”

    “严重同意。”在galgame中受到了暴击的万洋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附和道:“我觉得,必须有所表示!”

    伊冬打了个响指,贱兮兮地目光缓缓从季家姐妹以及语宸身上扫过,意味深长地说道:“厨房里有不少材料哦~~”

    墨檀本来也想说点什么,结果忽然看到某位姑娘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一道精光,立刻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宛若老僧入定。

    语宸缩了缩脖子,捏着衣角小声道:“我……我不太会做饭。”

    季晓岛冷冷地看了几位男士一眼:“无聊。”

    紧接着……

    “我其实也不是很擅长啦。”季晓鸽腼腆地笑了笑,语气中似乎有着些许动摇:“不过如果只是普通的家常料理……或许……”

    “就这么定了!!”

    “我听默说你厨师都十好几级了!就连鲁维那老不死的都对你的手艺赞不绝口呢!不要谦虚!不要谦虚!”

    “晓鸽同学都带头表态了哦!”

    万洋、崔小雨和康岚拼命怂恿着,伊冬本来也想说两句什么,但嘴边的话确实被墨檀那骤然犀利起来的眼神扼住了。

    ‘你想死吗?’

    这是他从自己这位死党的目光中解读出来的信息。

    而季晓岛那原本就十分白皙的俏脸瞬间不见了血色,轻轻拽了拽季晓鸽的衣袖:“姐姐,别听他们几个……”

    结果她还没说完,旁边胆小内向的语宸却是率先妥协了,怯生生地说道:“那我就试试吧……唔,至少能帮晓鸽同学打个下手。”

    “嘻嘻,抱一个~”季晓鸽当即就狠狠搂了语宸一下,然后就呆那儿了。

    季晓岛眨了眨眼:“姐姐?”

    “我……我刚才感觉自己是被弹开的……”

    “……”

    五分钟后

    季晓鸽和语宸在一阵欢呼声中走进了厨房。

    “好,这是你们自己选的,那一会儿就老老实实地全部吃完吧。”季晓岛轻叹了一声,然后冷冷地扫了崔小雨等人一眼,面若寒霜:“千万不要后悔。”

    然后也转身走向了厨房。

    “没问题,一定吃完。”崔小雨嘿嘿一笑,然后冲少女的背影大声道:“咳咳,但是晓岛同学你不能故意做出难吃的东西啊,比如放一堆辣椒什么的~”

    季晓岛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问道:“一堆辣椒?这就是你想象力的极限了?”

    “?”

    “放心吧,我去厨房是为了救你们的。”少女摇了摇头,低声嘟囔道:“至少……要控制在不至于叫救护车的程度……”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崔小雨眨巴了两下眼睛:“她最后一句说的啥?”

    “声音太小了,没听清。”万洋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反正咱们等着就行了呗~”

    康岚跟个坂姓辶王似的推了推眼镜:“哼,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甜点儿、咸点儿、辣点儿什么的,不足为惧。”

    同一时间,被墨檀拽到客厅角落的伊冬正颇为疑惑地看向自己这位好基友:“真的有这么难吃?”

    “呵。”墨檀生无可恋地笑了笑,长叹道:“不是难不难吃的问题,愚蠢的凡人啊,你们这是在妄图窥伺自己不该知道的东西。”

    伊冬干笑了一声:“不至于吧你,刚才小雨不是说了么,那个什么鲁维大佬都对晓鸽同学的手艺赞不绝口呢。”

    “是啊。”墨檀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沉声道:“那位鲁维大佬的确对她做的料理很满意,那些东西无论是用来当做粘合剂还是强化版的修补材料都是极佳选择,如果在装填后高速发射的话甚至可以用来测试实验品的防御力。”

    伊冬面色一僵:“呃,抱歉,可能是我最近没休息好产生幻觉了……刚才你好像说了粘合剂……修补材料……高速发射之类的词。”

    墨檀拍了拍前者的肩膀:“是真的,伙计。”

    无条件信任墨檀的伊冬嘴角抽搐:“但是……这是现实对吧,现实里肯定不会有这么离谱的事啊,对吧?”

    “是啊,当然不会那么离谱。”墨檀这次倒是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紧跟着说道:“不然根据她进去的时长来算,你家的厨房早就没了。”

    “……”

    “还记得公告里那条有关于技能的——烹饪某些效果过于猎奇的食物无法额外获得经验么?”墨檀摇头晃脑地往沙发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冷笑道:“据我个人分析,这就是晓鸽同学厨师等级很高的原因了。”

    伊冬:“?!”

    ……

    一小时后

    几个男生正手脚麻利地将外送来的年夜饭摆在餐桌上,各种喜庆的bgm从不远处的电视里传出,外面已经出现了零零散散地爆竹声,所谓的年味逐渐开始弥漫开来。

    很热闹、很自在、很开心。

    “过来个人搭把手!”门厅响起了崔小雨中气十足地喊声。

    “来了来了~”

    墨檀连忙跑到门口帮崔小雨把几箱啤酒搬进屋内,然后冲蹲在角落里的康岚轻咳一声,乐呵呵地看着后者被风风火火的万洋拖走去搬椅子,眼中满是笑意。

    一股黑烟从厨房里飘然而出,三个女孩有些慌乱的惊呼在里面此起彼伏(大多都是季晓鸽和语宸的,季晓岛的声音主要是咳嗽声),让这间面积颇大的别墅变得更嘈杂了。

    墨檀轻轻闭上了双眼,摇了摇头,努力将周围那乱哄哄的气氛烙印在自己内心深处,嘴角勾勒出一缕温暖的弧度。

    并非哪个人格专属的笑容,只是一抹淡淡的、普通的、平凡到有些珍贵的微笑。

    第二百二十九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战国万人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