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精英老婆火力全开〕〔灵界优等生〕〔极品王妃升职记〕〔我有美丽系统〕〔暗恋成欢,女人休〕〔废婿翻身〕〔入赘为婿〕〔上门赘婿〕〔旷世神胥〕〔神都猛虎〕〔神级狂婿〕〔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慕医生,你老婆又〕〔重生暖婚:帝少娇〕〔王爷,娘娘又有喜〕〔凌天神尊〕〔八零甜妻超会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异界至尊妖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五十五章:指控I
    紫玖之厅里的死寂只维持了两分钟,除了完全没有准备的巴菲?马绍尔之外,包括克莱沃皇帝之内的其他八位领主都已经把双叶那份‘资料’消化完毕了,坐在克莱沃左手边第一位的汞芯?费尔南笨拙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无误),目光闪烁地看向自己正对面的马绍尔大公,捏着羊皮纸的双手有些颤抖……

    “掌控着两支成员至少有四位数的大规模捕奴团,几乎每个月都要行动三次以上,偶尔还会雇佣黑户冒险者配合行动,与帝国境内恶名昭著的、、等十余个大规模强盗团有直接联系,和圣教联合的二级通缉犯亡灵魔导师‘失声者’欧罗、痛苦术士‘鬼萤’拉文德有直接合作关系……巴……巴菲,这上面说的是真的吗?!”

    费尔南磕磕巴巴地读了两段,他那尖细的声音有些失真,整个人宛若筛糠般颤抖着,一双金鱼似的褐色瞳孔瞪得老大,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似的。

    “当然不是真的!”马绍尔公爵激动地站起身来,用力戳了戳自己面前那张记载着相同内容的羊皮纸,夸张地笑了起来:“两支上千人的捕奴团?我的?哈哈,诸位觉得这现实么?且不说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如果马绍尔家族确实控制着两支丧尽天良的团队长达十几年之久,每个月还要让他们行动好几次,诸位有可能发现不了么?要知道巴菲之剑骑士团也只有一千五百人的规模而已,直言不讳的说,我相信在座每一位的书房中都会有一份‘巴菲之剑骑士团’、‘水银卫队’以及‘冰幕法师团’的详细资料和名单吧?你说呢,费尔南大公?”

    汞芯?费尔南愣了一下,立刻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有……”

    “好了好了,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的朋友。”巴菲笑呵呵地摇了摇头,很是坦然地耸了耸肩:“尽管我们一直团结在帝国的旗帜下,可必要的准备和防范也是不可或缺的,虽然这种事通常都不会摆到台面上来说,但彼此互相安插一些耳目并非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我同样也很清楚费尔南攻坚队、闪雷旅和汞金游侠战团的基础情报~”

    费尔南大公干涩地笑了一下,然后摇着头坐了下来:“你说得对,巴菲。”

    “我说的当然很对。”马绍尔大公从容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然后转头看向那依然笑盈盈的橙发少女:“如果犀罗酋长和费尔南大公的消息一样灵通,那么他肯定会知道我们马绍尔领的具体军事配置,如果我真的在频繁调动人手去做什么……呵,捕奴之类的勾当,那么在座的各位绝对没有理由收不到消息,或者说,你认为那子虚乌有的捕奴团其实是由没有半点儿战斗力的平民或普通士兵组成的?”

    双叶慢悠悠地摇了摇头:“平民和普通士兵可没有足够的实力、勇气以及忠诚去做这种事。”

    马绍尔大公然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他似笑非笑看着面前那张一分钟前还让自己心惊胆战的东西,长长地舒了口气:“既然如此的话,双叶女士,如果你愿意承认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份东西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我会很乐意原谅你对一位大公爵的无端指责。”

    双叶莞尔一笑:“傻辶你做梦。”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全都下意识地看向那位身材小巧、面容精致、气质淡雅的少女。

    “对不起。”巴菲?马绍尔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声音也逐渐转冷:“你刚才说了什么?”

    双叶莞尔再笑:“傻辶~”

    包括至今仍然没有完全相信马绍尔大公的弗农?巴洛卡与对双叶颇有好感的爱米琳在内,在座的众人全都露出了不快的神色,毕竟他们与马绍尔一样同为帝国的顶级贵族,而双叶充其量也只是与他们平级的一位领主的代理人而已,于情于理都没有资格在这种场合下公开辱骂一位领主,尤其是当着这么多领主的面。

    “咚!”马绍尔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喝道:“你竟敢……”

    “你刚才说了领地内的军事配置以及调度问题,对吧?”双叶冷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眼中充盈着若有实质的恶意,她晃了晃自己的小手:“好,那我就先简单地说三点~”

    马绍尔大公愤怒而依然不失风度地哼了一声:“洗耳恭听,但是……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火刑绞刑斩首凌迟活埋车裂拔指甲戳眼睛什么的随你开心好吧~”双叶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伸出了一根中指:“首先,第一点,别以为这张纸上的东西就是全部,事实上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被本姑娘高度压缩过的目录而已,所以请务必不要根据上面那些玩意儿来揣测我所掌握的情报,不然你那张猪腰子脸一定会肿到爆的~”

    马绍尔的心跳顿时快了半拍,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微微有些发凉,似乎看到了一个蓄谋已久且准备充分的计划逐渐浮出水面。

    “于是就衍生出了第二点,我很清楚你那些捕奴队是怎么来的。”双叶不慌不忙地伸出了另一只手的中指,对面前的马绍尔大公晃了晃:“原因其实很简单,那些在背地里为你活动的走狗们确实是训练有素且实力高超的精锐,但却并非马绍尔领那三支常规军团的成员~”

    马绍尔大公攥紧了拳头:“荒谬!你觉得如果我大肆招兵买马,笼络那些亡命之徒在背地里偷偷拉起一批规模高达数千人的队伍,在座的诸位会发现不了吗?要知道大家都有互相关注……”

    “互相关注彼此有没有在猥琐发育,我当然明白。”双叶悠然地点了点头,那两根高高扬起的中指依然稳稳地对着巴菲?马绍尔的脸:“嗯,我就不卖关子了,其实那些捕奴队就是马绍尔大公麾下那三支军团的成员。”

    西蒙大公微微蹙起了眉毛:“你的话很明显是前后矛盾的。”

    “没错,但如果在这句话里加上一个‘前’的话,在逻辑上就顺理成章了~”双叶冲西蒙大公摇了摇食指,然后又飞快地换回中指重新对准巴菲?马绍尔:“我说的没错吧,人渣~”

    马绍尔扯了扯嘴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吧,那回头我们再来讨论你的智力问题。”双叶萌萌地用两根手指推了推眼镜,仿佛站在舞台上朗诵一般用抑扬顿挫极度明显的语调大声道:“这支捕奴队最开始的数量很少很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那三支军团不断地换血,那些或忠诚、或贪婪、或受到威胁、或人性本贱、或被掌握了把柄的老兵以退役或阵亡等理由离开了他们原本的建制,然后被转移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兢兢业业地为他们的领主效劳~”

    少女用那极端做作且令人厌恶的腔调说完了上述那番话,然后俏皮地对巴菲?马绍尔眨了眨眼:“我说的对么?”

    “无稽之谈!”后者断然否认,冷冷地说道:“说到底你只不过是在臆测而已,难道一个荒谬的、似是而非的推论就能证明那所谓的‘捕奴团’确实存在?拥有常驻军团的并非只有我马绍尔领,这里在座的每一位都符合那些条件,所以,说到底这只不过是一个愚不可及的诽谤而已。”

    “别着急嘛。”

    双叶仿佛有些怕怕地缩了缩身子,怯生生地对了对自己的中指:“人家还没说完呢~”

    “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胡言乱语了。”巴菲阴沉地眯起了双眼,厉声道:“你现在就给我……”

    “佩内洛?贝尔。”

    双叶忽然轻声念出了一个名字。

    巴菲皱了皱眉毛:“你说的是什……”

    “罗杰?乔金斯。”双叶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用自己那清脆悦耳的声线念道:“奥利佛?基斯特、丹尼斯?巴格曼、卢多?科里维、格兰普兰?摩金、厄尼?斐尼甘、巴罗?辛尼斯塔、路威?阿拉戈克、米里森?佛林特,这些名字你都有印象么?如果没有的话,我还可以再背好多好多哦~”

    巴菲忽然感到了一阵令自己汗毛倒竖的寒意,尽管他并不知道这些名字属于谁、代表着什么,但他却很清楚面前这位少女从刚才开始的每一句话都完全符合事实,可以说是没有丝毫差错!

    但他此时此刻却只能硬扛着那巨大的危机感故作轻松地摇着头,沉声道:“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姑娘。”

    “好吧,那我就说的再详细点。”双叶吹了声口哨,环视了一圈周围,在发现所有人都听得还算专注后便清了清嗓子,大声道:“罗杰?乔金斯,原巴菲之剑骑士团成员,中阶武装骑士,五年前因‘旧伤复发’在一次剿匪行动后退出骑士团,他的故乡是马绍尔领的汉密尔顿小镇,他的家在蕉叶城白石大道十七号,然而这位光荣退休的骑士在这五年里却一直维持着半年回一次老家,一个月看一次老婆的诡异行为,比他在骑士团中时候还要繁忙数倍,而且十分有趣的是,他每次回家看老婆的时候都会带回大笔金币,其数额之巨大远远不是一位中阶骑士能够通过任何一种常规渠道所能获得的收入。”

    水晶狼大公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

    猜到前者想法的邓蒂斯大公微微摇头:“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同意。”侯赛因大公也附和了一句,他冲双叶挑了挑眉毛:“赚大钱的方式太多了,小姑娘~”

    巴菲?马绍尔只是微微一笑,冲大家群发了一个‘这两位已经把我想说的都说了’的眼神。

    “这当然不能说明些什么。”双叶也笑了,她那两根纤长白皙的中指依然稳稳地对着马绍尔大公的脸:“但如果像罗杰骑士这样的人不止有一个呢?如果还有成百上千这种例子呢?如果一些本应在外战死或整天逛街遛鸟的人被目击到出现在各种事故现场呢?如果这些人有数个以马绍尔家族官方产业作为掩护的秘密窝点呢?如果我手里类似的证据要多少有多少呢?”

    一阵对巴菲?马绍尔来说十分漫长的沉默过后……

    巴洛卡大公第一个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那位与自己有着相同身份的、面色铁青的中年男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或许就该变一变了。”

    “弗农,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个小丫头吧?”面色苍白的马绍尔大公努力挤出了一丝干笑,转头看向那个继承了巴洛卡姓氏的一根筋骑士:“仅凭她的一面之词?”

    与弗农私交甚好的爱米琳摇了摇头,低声道:“如果这位双叶小姐确实掌握着某些‘证据’的话,那么她的话可能就不仅仅只是一面之词了。”

    “爱米琳,年轻的爱米琳?克里斯托公爵!”巴菲凌厉地瞪了她一眼,十几分钟前的风度与儒雅已经荡然无存:“我原本以为你会更聪明一些!”

    后者不卑不亢地盯着面前这位自己叔叔辈的大公爵,沉声道:“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我并没有相信她,至少在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不会!”

    “好了,都安静一下。”

    从双叶与马绍尔大公开始对峙起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克莱沃皇帝站起身来,疲惫而严厉地看了爱米琳一眼,又给了巴菲一个警告的眼神,最终在两人都沉默下来后将目光放在了双叶身上,并在长叹了一声后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那张羊皮纸,缓缓开口道:“这才是你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或者是火爪大公的真正目的,对么?”

    双叶洒然一笑:“对。”

    “那所谓的疫情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也无关于人手问题,对么?”

    “对。”

    “你自始至终一直在欺骗我,对么?”

    “对。”

    “为什么?”

    “那还用说么~”

    双叶忽然笑了起来,她笑的肆无忌惮,笑的花枝乱颤,只有那两根牢牢锁定在巴菲?马绍尔身上的中指稳稳地举在半空中……

    “当然是为了让这个惹我不高兴……噗嗤,不不不~是为了让这个天怒人怨的人渣万劫不复啦~”

    第二百五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