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铸大明〕〔掌家小农女〕〔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钢铁燃魂〕〔王爷站住,重生嫡〕〔天赋武神〕〔扬天〕〔神医嫡女:帝君,〕〔陆先生:宠妻百分〕〔豪婿(一世豪婿(〕〔沈氏家族崛起〕〔开局一条小渔船〕〔无上道境〕〔召唤之最强反派〕〔从特种兵重来〕〔从死后开始忽悠诸〕〔我靠吃就能变强〕〔我的脑海有神秘空〕〔叶惊塘〕〔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有故事
    “行吧,你别玩脱了就成。”

    伊冬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对墨檀与sun之前的神仙打架不感兴趣,然后重新绕回了之前那个最让自己好奇的问题:“赶紧解释一下你刚才那五米直线到底是怎么走出来的,还有,你具体是怎么在丧失四感的情况下从鬼门关里出来的。”

    “其实这应该算是一个问题。”

    墨檀笑了笑,也没再继续卖关子,他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简单来说的话,是因为我记性好。”

    伊冬哼了一声,摇头道:“我知道你肯定能把那条路的全部细节都给记住,说实话我要是把自己逼急了也能死背下来个大概,但这跟你能在失去触觉、视觉的前提下走出去可是两码事!”

    “你误会了。”墨檀摆了摆手,轻笑道:“我说的记性好可不是指只能把那条小路记下来那么简单,举个例子吧,其实在很久以前我也跟你一样,闭上眼睛走路的话十有*会走偏,移动距离也完全没法把握好,在没有心情与时间刻苦练习的前提下,想之前那样闭着眼睛走出标准的直线,而且距离还是不多不少的五米整,这种事就算对我来说也颇具难度……”

    伊冬翻了个白眼,接茬道:“所以你后来通过刻苦练习和调整心情克服了困难?”

    “哦,那倒没有。”

    墨檀果断地否认掉了伊冬的猜测,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绕过后者走到备战室角落处的一把椅子前坐了下来,悠悠地说道:“我只是找到了一条又简单又好用的捷径而已~”

    “怎么说?”

    伊冬一半纳闷儿一半惊悚地问道:“好用我是看出来了,你刚才那几步走的跟睁着眼睛时完全没两样,那简单是怎么个简单法?”

    “重复。”墨檀给出了一个特别不明觉厉的回答,然后简明扼要地解释道:“作为一个家大业大的富二代,你应该打过篮球吧?”

    伊冬满头黑线:“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你就说你打没打过吧。”

    “当然打过啊,你特么能不能不要明知故问……”

    “很好。”墨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么你投进过三分球么?”

    伊冬撇了撇嘴:“废话,谁这辈子没进过几个三分球啊~”

    墨檀长长地‘哦~’了一声,莞尔道:“原来只有几个啊,好吧,也算对得起你的运动细胞了……”

    “你够了!”伊冬气急败坏地打断了墨檀的吐槽,咬牙道:“你到底想说啥?”

    墨檀摊了摊手:“我就想问你每次投三分的时候都能进吗?”

    “找茬是吧?要不哪天你让我一只手咱俩比比啊!”

    “你当然不能,每个人都不能。”墨檀完全无视了伊冬刚才那句颇有自己神韵的无耻之言,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但那些专业玩球的人却能够尽量让自己投中,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伊冬眨了眨眼:“因为人家专业?”

    “这就是你哪怕再怎么考前突击都很难为自己提高半分的理由了。”墨檀叹了口气,用骗小孩压岁钱般的口吻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因为他们总是在练习,无论是摸球次数、投球次数还是约炮次数都远超于正常人,所以久而久之,大脑和肌肉都……”

    伊冬忽然举手打断道:“稍等一下,你刚才的说明里是不是混进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或许吧。”墨檀只是轻描淡写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大脑和肌肉都在记忆和习惯那些‘对’的行为,成功的传球、成功的投球、成功的假摔、成功的协防,人们总会下意识地去做记忆中‘对’、‘好’、‘正确’的事,所以同样是凭感觉扔、下意识扔、夏姬八扔,人家也比你扔的准,哪怕把你的身体素质提高到职业球星的水准也一样。”

    伊冬撇了撇嘴:“你只是把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比较详细地说了一遍而已,篇幅有限,麻烦尽快切入重点。”

    “你刚才那句话里是不是混进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呃……不知道,反正你麻溜的吧。”

    “好吧,总而言之,这种‘记忆’是非常有用的东西,但球场上会遇到很多无法预料的情况,所以哪怕再熟练的投手都有很大概率失手,不过……”

    墨檀轻轻打了个响指,笑道:“如果只是去记忆自身的行为,而做这件事的人又恰巧像我一样优秀,那事情就好办了。”

    伊冬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睁着眼睛走直线并不难,睁着眼睛精准地走上五米也并不难。”墨檀站起身来走到伊冬面前,耸肩道:“而我只要记住这个过程,并且在闭上眼睛的情况下精准地将其复原,就没问题了。”

    “喂喂喂!”伊冬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指着墨檀的鼻尖问道:“你可别告诉我……”

    “所以我努力让自己记住了走直线的感觉、往前走一米的感觉、五到九十度左转的感觉、五到九十度右转的感觉、一百八十度转身的感觉、原地向正前方立定跳远一米半的感觉等等~”墨檀拍开了伊冬哆哆嗦嗦的手,悠然道:“然后只要在需要用到的时候重复这些动作就好了,就像之前在你那个鬼门关中一样,哪怕我看不见东西、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但我至少可以机械性地重复‘往前走一米’、‘左转十五度’、‘右转五十度’这些举动,所以就算我五感尽失也没关系,只要记得‘前面三十米后左转四十五度’这些步骤就好了,怎么样,很简单吧?”

    伊冬一屁股瘫倒在椅子上,半死不活地抽了抽嘴角:“哈……哈哈……是啊,还真是简单呢。”

    “就是说啊~”

    “所以你来地球到底有什么目的……”

    “行了行了,别吐槽了。”墨檀轻飘飘地揭过了这个话题,随后敛起笑容正色道:“你有把握在调查团抵达水银城之前先赶到那里吧?”

    伊冬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道:“问题不大,虽然那些人的行进速度比我快,但他们不可能像我们这些玩家一样日夜兼程地赶路,我白天和你分开后第一时间买了匹马,虽然没有皇室提供给调查团的那些个御用坐骑来得牛辶但好歹也有四条腿,现在游戏里还是晚上,我上线之后很快就可以超过他们,然后大概会在明天中午左右再被反超,半夜再超回来,这样算下去的话,后天下午左右我大概就能到位了,至少比他们快半天。”

    “那就好。”墨檀微微颔首,提醒道:“你可千万别被不小心发现了,那支调查团出发的时候我远远地看了一眼,带队的人好像是紫罗兰帝国的皇储瑞博?布雷斯恩,身边就算有在怎么厉害的大牛辶跟着也不奇怪,你这只鬼鬼祟祟地亡灵生物要是不小心碍着人家碍事了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伊冬直接就被气乐了:“我还得谢谢你好心提醒我呗?”

    “自己人,别客气。”

    墨檀伸了个懒腰,然后便抬头往备战室外面的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那我就先撤了,这两天你就安心赶路,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联系你的。”

    “哎等会儿~!”

    伊冬先是嚷嚷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游戏里的时间,提议道:“要不今天就先玩到这儿吧,我开车接你搓顿烧烤去,反正也不差这几个小时。”

    “不了,你最好还是尽快往水银城那边赶,迟则生变。”墨檀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有助于他改善伙食的提议,径直推开了备战室的大门,来到了一团扭曲的白光面前,回头冲伊冬挥了挥手:“我还有事没办完呢,回见了。”

    然后他就直接传送回了公共空间,并在第一时间断开这里的连接去登录了。

    “哎,劳累命啊~”

    伊冬愁眉苦脸地站起身来,一边抱怨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和‘守序善良’的墨檀搭伙一边走出了房间,也去重新登录游戏了。

    ……

    游戏时间am06:11

    紫罗兰帝国,皇都萨拉穆恩

    作为紫罗兰帝国的中心枢纽,昼夜交替这种事根本无法让萨拉穆恩感到半点疲惫,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从不休息,就算是集中着城里绝大多数贫民的旧城区也未曾有过半分宁静,尽管没有贸易区的熙熙攘攘、贵族区的歌舞升平,但这片充斥着三教九流的地界儿在喧嚣程度上也是不逞多让,甚至某种角度看来比城里的其它地方还要热闹。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本分人早已休息,尽管大多数人家中都没有隔音结界,但住在这个地方的人显然也不会介意噪音污染这种小问题,所以睡得也都还算踏实~

    而那些醒着的人则占据了街头、巷尾、酒馆等地方进行着他们自己的日常,寻求伙伴的冒险者小队、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盗贼、打听小道消息的外来商人、引吭高歌的吟游诗人、因为包场问题而掀桌子撸袖子的小佣兵团、偷偷跑出来寻求刺激的长期情侣或临时情侣,几乎什么人都有~

    作为入夜后连巡逻士兵都不会经过的灰色地带,这里要比王都的其它地方自由得多,当然,这并非‘完全不法地带’的那种自由,只是入夜后这里的规矩要比其它区域少上很多,至少你不用担心一不留神踩到某个商团大人物的脚或误闯进一场令人非常尴尬的露天酒会。

    是一家开在旧城区边缘的酒馆,虽然每天的客流量并不算少但也没有什么太大名气,除了老板的颜值比较高之外,与这里的其它酒馆比起来并没有什么特色,因为紧邻着皇家区外围的勇者步道,所以一般来这里打发时间的人都是比较低调、不太爱惹事的那种……

    所以墨檀会溜达到这里就显得有些奇怪了,毕竟此时此刻的他就算退上八百多万步都跟‘不爱惹事’这四个字没有半毛钱关系。

    “谢谢~”

    他对面前微微倾下身子的侏儒服务生莞尔一笑,随手将一枚银币弹到后者的口袋里:“里面应该还有地方吧?”

    “我想是的,诗人先生~”

    有着一头粉色卷发的侏儒少女甜甜地笑了笑,仰起脖子对墨檀抛了个媚眼,然后便将他引了进去,左顾右盼了一番后指了指不远处那张靠窗的桌子:“那里可以么?先生。”

    “那里好像已经有人了~”

    墨檀微微蹙起了眉毛,低声道:“如果他事先有约或者不喜欢跟别人一起拼桌的话,嗯,不瞒你说,我这人脸皮特别薄。”

    “很抱歉,但每天这个时候咱们这儿的客人总是特别多。”侏儒少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伸出小手轻轻拍了拍墨檀的胳膊:“不过请放心,窗边那位先生是我们的常客,每次都是一个人过来喝酒,而且性格特别好,我觉得您只要请他喝一杯甜滋滋蜂蜜水就能安心地坐在那里看日出了,好么?”

    面对这位努力为小费尽责的少女,墨檀有些困扰地抿了抿嘴,不过最后还是在对方希翼地目光下笑了笑,颇为腼腆地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那个什么水多少钱?”

    “甜滋滋蜂蜜水一银币一杯~”对方嘿嘿一笑,接过了墨檀递来的两枚银币后便将他带到了窗边那张方桌旁,冲那位之前一直背对门口的年轻人眨了眨眼睛:“雷恩先生,我给您找了个伴儿~”

    被称作‘雷恩’的年轻精灵有着一头淡金色长发,身披一件风尘仆仆的、几个月前或许是白色的斗篷,面容精致而柔和,正对着窗口发呆的他闻言立刻回头对那位服务生笑了笑:“谢谢你,小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有点儿无聊的?”

    侏儒少女小钠只是咧嘴笑了笑,然后就蹬蹬蹬地往柜台处跑去了。

    “她可能是去拿我请您喝的那杯甜滋滋蜂蜜水了。”墨檀坐到了桌子另一边,对冲自己报以和善微笑的年轻精灵伸出了右手:“我叫檀莫,是个吟游诗人~”

    雷恩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笨拙地伸出手来跟墨檀握了握,莞尔道:“我叫雷恩,是个爱听故事的人~”

    “那你有酒吗?”

    “啊?”

    第二百八十九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美食供应商〕〔我铸造了仙界〕〔一世高手俏千金〕〔天下第九〕〔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张牧李晴晴〕〔顾念念温庭域〕〔我只想享受人生〕〔庄牙奋斗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