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神在校园〕〔大地重现〕〔我的冰山宗主〕〔尘隙〕〔神座之下第一走狗〕〔陀纹星记〕〔独家蜜令:大叔,〕〔极道成仙〕〔吾名逐风亚索〕〔叶辰萧初然最新章〕〔重生女首富:娇养〕〔只会召唤术的魔法〕〔穿成八零福运小团〕〔白手起家之后被大〕〔超神悟道〕〔无敌霸帝〕〔我有BOSS模板〕〔龙神斗尊〕〔无敌辣条系统〕〔都市之无敌医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二十四章:小狼
    怪物的数量远超预估……

    没错,尽管那些突变者曾经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生命,尽管他们的遭遇值得同情与哀悼,但这些重新以不死者之身站起来的驱壳却是毋庸置疑的怪物。

    他们当然是怪物,他们必须是怪物!

    否则就太悲哀了……

    科尔多瓦奔走在费尔城的街道上,周围满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尸体和近乎于同等数量的突变者,前者倒在冰冷的石板上、浑浊的血泊中、脆弱的掩体下,一张张或痛苦或迷茫的脸庞苍白而僵硬,化作泪水的雨幕从一具尸体的眼角滑落,那是一位蜷缩在街角的年轻侏儒,他已经僵硬的手臂伸得笔直,却始终没有触摸到那位仰面倒在不远处的同族女孩,后者那粉红色的短发凌乱地洒落在地上,转头望向恋人的眸子已经失去了神采,但从嘴角那抹带着些许苦意的微笑来看,那双眼睛在光芒敛去前无疑是温柔且饱含眷恋的。

    “滚开!!”

    科尔多瓦随手将一个身着铠甲的突变者扔到了七八米外,目眦欲裂地寻觅着幸存者,但视野所及之处却只有无尽的尸骸,静止的尸骸和正在活动的尸骸,却是没有哪怕一个生者。

    又有几只突变者摇摇晃晃地向科尔多瓦冲来,在这座死寂的城市里,后者持续超载的符文之躯实在太过明显,那暴虐的能量洪流在突变者眼中就像火炬般显眼夺目,就算里面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气息也会吸引到这些遵循着亵渎本能的生物。

    但是,既然是持续超载的符文之躯,那也就代表着此时此刻的科尔多瓦相当不好惹!

    “我说了,滚开……”

    怒红色的巨力符文与深青色的加速符文相交辉映,倒提在手中的制裁者之杖撕开了雨幕、空气、肌体与骨骼,化作数道残影将十余只迫近到身前的突变者肢解成了碎片。

    随手甩出一击后,科尔多瓦的身形宛若飓风般掠过长街,转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与此同时,空气中那此起彼伏的嘶吼声也是戛然而止,直到几秒种后,数十颗头颅整齐地从脖颈上滑落,与那他们那被亵渎的身躯一起重重地砸倒在地上。

    作为玩家战斗力排行榜上位列第二存在,被怒火引爆以至于开始全方位超载自己的科尔多瓦远远不是普通突变者能够挡得住的,仅仅牵动了赤、青两种颜色的符文,那柄造型狰狞且开了刃的‘法杖’便轻松斩下了这条街道上所有高度在一米以上的脑袋,甚至没有让自己的主人沾上半点血迹。

    ‘南境费尔城被破,城内已经完全被突变者占据,数量保守估计不会亚于三千只,破城时间难以估算,我会在这里稍作停留,尽可能地寻找幸存者。’

    将这条消息发给在联军驻地待命的羽莺后,进一步超载反重力符文的科尔多瓦已经高高地跃至半空,并在短暂地停滞后仿佛鹰隼般向目力所及之处突变者最多的地方合身砸下……

    十分钟后

    半蹲在一座高大建筑物顶端的科尔多瓦终于在能量储备下滑到25%时停止了超载,眼中那宛若火焰般跳动的赤芒也渐渐敛去,他缓缓站起身来,灼热的水雾从各个关节处逸散而出,洗尽了附着在体表的大量秽物,也飞快地驱散着状态栏中那从几分钟前开始就越叠越高的效果。

    尽管羽莺之前已经在好友消息中委婉地传达了‘放弃搜索吧,已经不可能有幸存者了’的意思,但科尔多瓦却依然没有离开这里赶赴下一个地点,虽然脑海中代表着理性的声音也在不断强调着相同结论,但他还是不愿意就这么离开,或许是因为某种毫无道理的自责,或许是处于某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直觉……

    科尔多瓦屏蔽了消息栏,眯起眼睛打量着脚下的教堂广场,从半个城区外一路轰杀(鉴于路上那近百只突变者的死法,确实可以说是轰杀)到这里的他目前正站在费尔城圣教联合礼拜堂顶部,这里的突变者要相对少一点,而持续超载的他也在发泄一番之后也勉强冷静了下来,在借由浮空符文攀上这里后便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有人的地方可能会聚集着大量突变者,但如果有战斗力的人一路冲杀到易守难攻的地方,周围也可能只有零星几只怪物……总而言之,这些僵尸密度最平均的地方就越不可能存在幸存者。”

    科尔多瓦喃喃自语着,然后低头看向了只有寥寥几只突变者的小广场,待身上那几层效果彻底消失后便纵身从礼拜堂的顶部纵身越下:“所以圣教联合的礼拜堂、法师工会、冒险者公会、各大教派的教堂这些地方,都找一遍吧……”

    ……

    小狼是一个自小在费尔城长大的孤儿,因为是孤儿,所以并没有名字,因为有着狼族半兽人的特征,所以与他熟识的人都叫他小狼。

    尽管是孤儿,但小狼却并没有太多的辛酸往事或悲惨童年,或许是因为费尔城还算富庶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这孩子相貌俊秀、性格讨喜、不爱哭闹的原因,所以总能够得到各种大爷大妈大叔大婶的接济,婴儿时期他总是被人轮番抱回家照顾喂食,童年时期他每天都会接到附近居民递来的铜板或黑面包,而到了少年时期,也就是近几年,茁壮成长的小狼已经可以凭借着自己活下去了。

    他总会找到那些为数不多的外来者,并在那些形形色色的人身上赚到大把或一小把铜板,而且还是通过手段正当的双赢交易,他会向冒险者们兜售自己精心手绘的地图,上面标注着费尔城里包括下水道、暗巷区和小黑市在内的全部位置,除此之外还有最便宜的旅店、最实惠的武器店、口碑最好的裁缝店等各种实用信息,当然,这些情报是会随时变动的,这取决于小狼画地图时候的心情以及对应商户赞助的广告费,尽管最开始时那所谓的‘广告费’只是大人们想给他几个铜币买水果的善意借口而已。

    他会向吟游诗人们免费介绍城内能够提供免费酱肉和麦酒的酒馆老板,条件则是他无论听故事听到多久都不用给小费,尽管就算他不说也不用付出半分钱,但小狼却总是坚持以这种方式来与对方‘交易’。

    远道而来的外来商人、准备前往光之都朝圣的虔信者、教会学院的新生、步履匆匆的信使,小狼愿意为每个途经此地的旅人提供帮助,并从中获取一点微不足道的报酬维持生计,尽管只有一点点微薄的积蓄,但对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已经足够优秀了。

    直到不久前,小狼最大的梦想还是存够五枚金币,在费尔城最破旧的城区买下一栋属于自己的房产,毕竟对于他这样的孤儿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比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更重要了,而这一点却往往很容易被那些生来便拥有着栖身之所的孩子所忽略。

    至于更远的,相较于同龄人而言要更加早熟的小狼却是很少考虑,或者说是无暇考虑。

    饱受当地各大教会的影响,他偶尔也会产生这种想法,不过整天忙于寻觅‘商机’或帮熟识老板打工的小狼并没有太多空闲深想,毕竟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不过就算去当圣骑士或者牧师,我也绝对不会去当公正教会的圣骑士、牧师。”这是小狼在被问起‘未来’时最常说的一句话,虽然那张清秀稚嫩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恶作剧般地微笑,但这句话却是实打实的真话。

    小狼很喜欢圣教联合中的教派,因为他们总会无偿为大家治疗病痛、给自己这种无家可归者提供一些简单而可口的食物、那些圣殿武士或见习圣骑士们还会与城市卫兵们一起保护人们的安全。

    不过这位正直聪慧的少年唯独讨厌公正教派,发自内心地讨厌……

    至于原因嘛,刚才已经提到过了,小狼是一位正直的少年,尽管他是一个孤儿、尽管他有足够的理由去学会那些坑蒙拐骗、尽管他没有教导自己做人向善的双亲,但他却还是变成了一个虽然有点小聪明、会耍些小坏,却也足够正直的人。

    而公正教派嘛……在画风方面就很不正直了……

    不说别的,光从那些极具代表性的圣骑士们来说,神术方面任何与救死扶伤相关的都没有不说,所谓的作战技巧也基本都是群殴,而且就连群殴都特么不是正经群殴,至少小狼在亲眼见证之前连想都没想过能有那么一伙子人就连驱逐几头野兽都是十好几个人围上去连拉带踹的。

    与其它教派相比,公正教派的人活脱脱就是一堆臭流氓,对付几只糟蹋庄稼的火鸦都得组团去欺负畜生也就罢了,前几年费尔城遭遇盗匪团骚扰的时候,其它教派和城市卫兵们那可是真的冲到外边跟那些恶匪死磕去了,可偷偷混到城墙上的小狼却是没见到半个公正骑士出现在城门口,他回去之后想了大半宿,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盗匪团人多,所以那帮流氓就没敢出城,别说城了,他们连街都没敢上……

    果不其然,就在那支盗匪团跑路的当天,那些三五成群的家伙就又开始嬉皮笑脸地到处瞎溜达了。

    总而言之,虽然对圣骑士啊、牧师啊、神官啊有着些许向往,但小狼却是打心眼里地瞧不起公正教派的人,只会在每个礼拜日去大礼拜堂打酱油的神职人员就不说了,那些身负‘公正’二字且自诩为骑士的家伙简直就是圣骑之耻!

    但当灾难降临的那一天,当那些身染恶疾的平民变成怪物疯狂屠戮的那一天,小狼却是第一时间公正教派的骑士队伍里,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小鬼,你是瞎了还是怎么着,能不能找个靠谱的教会罩你!”

    高大、健壮、经常赊账喝酒的兽人骑士撇了撇嘴,满脸嫌弃,那只明显正在颤抖的大手不住地抚摸着剑鞘。

    “曙光教派的队伍在那边,找他们去。”

    尖嘴猴腮的精灵神官没好气地指着旁边不远处,那里有至少两队曙光教派的圣殿武士正护送着一路跟来的平民向跑向教堂。

    “就是就是,他们能豁出狗命保护你,我们可不能,别在这儿添乱!”

    抱着公正教典的蜥蜴人牧师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帮腔,当时就是他把小狼从城墙上拽下去的,说是保护小孩子安全,其实只是不想让自己看到那些‘公正’者们没有一个人下去帮忙战斗吧。

    尖叫声、嘶吼声、怒骂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那些突然变成怪物的人们正在拼命攻击视野中每一个活人,哪怕是身穿战甲、能够使用一些简单神术的圣殿骑士也在它们的冲击下节节败退。

    噩耗来得太突然了,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这座城市还是一座安全的堡垒,虽然那无所不在的瘟疫剥夺了上千条生命,但是在城主以及各大中立组织、教会的领导下,统一配给的粮食依然能让每人每天吃饱两餐,那些深染恶疾的人不但没有被残忍地放逐出城外,甚至还得到了悉心照料,除了行动会稍有受限之外,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歧视与不公平的待遇,这让身为费尔城一员的小狼感到十分骄傲,然后……

    灾难爆发了。

    无数原本安安分分呆在隔离区里的‘人’发疯似的冲了出来,歇斯底里地攻击着视野中的所有活物,那些病入膏肓的躯体甚至能随手撕开一个壮年男子的胸膛,它们无法交流,没有理智,就算被拦腰斩断都会拖着肠子的血迹艰难地在街道上爬行,不断地袭击者其他人。

    整个城市彻底陷入了混乱,尽管市政厅、教会以及各大公会都尽可能地派出人手去镇压、驱赶乃至于肃清那些怪物,却依然难以避免费尔城即将步入毁灭的命运。

    尤其是在……第二批人突兀地转化成怪物之后!

    第三百二十四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