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最新章节 更〕〔仙武帝尊〕〔绝世狂兵〕〔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星光璀璨:慕少宠〕〔这个团宠有点凶〕〔从斗罗开始穿越之〕〔美漫新来的超级萌〕〔猎魔烹饪手册〕〔我不想当老大〕〔剑骨〕〔医妃遮天:嫡女不〕〔重生嫁给前夫死对〕〔陆地键仙〕〔万族之劫〕〔祭炼山河〕〔妖孽仙皇在都市〕〔元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氪金医生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二十七章:局势
    游戏时间pm19:33

    古达密平原,联合部队驻地,指挥大帐

    “好了,让大家按计划撤回来吧。”

    墨檀伸手在面前的某颗棋子上轻轻点了一下,将上面那淡红色的光芒熄灭后低声道:“这样一来暂时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坐在不远处的羽莺微微颔首:“知道了,下一轮的队伍会在二十分钟后出发,如果你不打算直接指挥他们的话,就按照原计划在雪竹林北部进行小规模侦查,没问题吧?”

    “不,今天后面的两轮行动临时取消。”墨檀却是摇头否掉了自己之前准备的计划,闭上眼睛往椅背上一靠,轻声道:“除了要混任务贡献度的玩家守夜者之外,让所有作战序列的成员全部休息。”

    羽莺轻叹了一声,并没有如同往日那般随口贫上几句,只是飞快地打开消息栏把墨檀刚才的安排告诉了几个传令官,后者都是些实力较差或干脆没有实力的玩家,因为基本没办法在大多数任务中发挥作用,所以就肩负起了跑腿传话的职责,以另一种方式在这场区域性大事件中创造着价值。

    传述完命令之后,羽莺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假寐般的墨檀,欲言又止地说道:“科尔多瓦那边从下午开始就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了,他……”

    “他刚才已经把情况跟我说了。”

    墨檀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向地图上的某处,盯着上面那两行写着‘费尔城,规模中等,常驻人口约一万三千,盛产十七种低阶炼金药剂的必备素材——红蚕叶、药蛭’的花体字,面色苍白地喃喃道:“因为没有及时将感染瘟疫者隔离,于突变爆发后的两天内覆灭,幸存者……一人……”

    刚刚走进帐篷的少女猛地捂住了嘴,那双满是倦意的眸子震惊地望向墨檀,本就因为疲惫而有些发颤的双腿一软,这个人踉跄着从门口栽了进来。

    羽莺豁然起身想要跑过去搀住即将摔倒在地的语宸,但另一个人的速度却比她更快——

    “律令?障。”

    墨檀张开自己那只紧紧攥着的右手,隔空冲语宸做了一个托举的手势,然后就见少女那已经明显失去了中心的身体在半空中微微一滞,紧接着就被跳到她身旁的羽莺抱在了怀里。

    后者回头瞥了墨檀一眼:“你这是什么妖术?”

    墨檀苦笑着垂下了手,并没有多做解释,他这会儿实在没这个闲心,也很清楚羽莺只是下意识地吐了个槽而已,心情可未必比自己好到哪儿去,尽管后者在接到科尔多瓦发来的消息后已经猜出了结局,甚至还主动提醒对方放弃搜救行动,但那也只是强作镇定而已,费尔城上万人丧生的消息被证实后,这位自诩为莫得感情的女刺客也是心神巨震,否则去搀扶语宸时的动作也不可能慢了那么多拍……

    仅仅只是一条消息,但上万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简单地标上了一条‘两天内覆灭,幸存者一人’的冰冷标签这种事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如果换做一两个月前在座的几人可能还没什么实感,但这段时间一直在米莎郡拼命的他们此时又怎么能毫无触动。

    在亲眼目睹了那些饱受瘟疫折磨的人跪倒在语宸周围欢呼后……

    在亲手拯救了几十上百条被那些突变者逼入死地的幸存者后……

    在亲身经历了无数次天人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之后……

    突然得知了上万个与那些人没有丝毫差别的生命在短短两天内消失殆尽,没有人能够保持淡定。

    更糟糕的是,见识过那些突变者杀戮的几人,甚至可以想象出那副宛若地狱般的场景。

    “抱歉……”

    伴随着的效果褪去,失去了束缚的语宸抬起了倚在羽莺肩上的小脑袋,勉强站起身来的她脸上依然缺乏血色,迟疑了几秒种后才冲两人低声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羽莺冲墨檀眨了眨眼,把阐述权交给了对方。

    “一些让人不太愉快的情报。”后者站起身来,把自己的椅子让给语宸,靠在长桌旁沉默好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去南边探查情况的科尔多瓦传回消息,位于南境中部的费尔城覆灭了,城里总计一万多人全部死亡或转化为突变者,只有一个被保护在公正教会里的孩子得以幸存,当科尔多瓦带那孩子从城里离开后,那片充盈着无数怨念与亵渎的区域立刻转化为诅咒之地……”

    墨檀把科尔多瓦几分钟前刚刚发来的情报大致说了一遍,然后有些不安地侧着头盯着语宸那愈加苍白的脸庞,忐忑之情溢于言表。

    尽管早已经深刻体会到身边这位看似怯懦柔弱少女有多么坚强,但他依然下意识地担心对方能否承受这个糟糕的噩耗,尽管大家都知道那些npc在理论上只是一串串数据而已,尽管那些牺牲者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非亲非故、素不相识,尽管彼此之间差着一个维度,但墨檀却敢于拿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担保,这段时间每天都在为了拯救更多人而奔波劳碌的语宸绝不会在意那些东西,所以……

    “我知道了。”

    语宸低垂着的眸子有些泛红,轻柔悦耳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但她却还是在几秒钟后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别担心,有什么我能做的么?”

    墨檀不知道对方所谓的‘别担心’具体指的是什么,却在少女那温暖而饱含信赖的目光下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然后摇头道:“你已经足够努力了,大家都已经足够努力了,这个驻地里的每个人都一直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只是有些事我们无力阻止,也无法避免。”

    “可恶。”羽莺愤愤地跺了跺脚,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个世界不是有很多特牛辶特神的大佬吗?这种时候怎么一个都看不到了!那些什么剑圣啊法神啊就不说了,次一级次两级次三级的强者也都死光了吗?!一万多人就幸存了一个,开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吧!”

    墨檀叹了口气:“你觉得这很奇怪么?”

    羽莺瞪大了眼睛:“这特么还不够奇怪么?”

    语宸也有些不太自在地小声道:“我也有这种想法……虽然我现在也勉强算是圣教联合的,呃……主要成员吧。”

    “事实上这一点都不奇怪。”墨檀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桌上的地图一边解释道:“首先你们要知道的是,米莎郡这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个没有任何隶属、没有任何从属的乡下,与周围的各大势力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尽管它距离紫罗兰帝国西北的火爪领很近、距离斯兰卡公国的东部要塞也很近、北境更是与圣域直接接壤,但却并不属于上述三者中的任何一个,所以各大势力也没有义务帮助米莎郡度过这场灾难,当然,出于人道主义,他们也不会完全坐视不管,但具体力度就没办法指望了,紫罗兰帝国那边自己的事还处理不过来,斯卡兰公国虽然很好心地动用官方力量帮助米莎郡东境建立起了封锁线还往里面输送了大量物资,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害怕这边的瘟疫会蔓延过去,倒是圣教联合还算给力,两位圣女再加上五百低阶圣骑士确实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尤其是语宸现在还掌握了能够大范围驱散瘟疫的技能,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些突变者忽然出现,或许问题早就已经解决了也说不定。”

    语宸微微蹙起了眉毛,低声道:“但是我们也并没有扭转局势的力量呀……”

    “不,扭转局势的力量其实是有的,或者应该说是‘曾经有过的’。”墨檀苦笑着摇了摇头,摊手道:“先不说你,咱们那位资深圣女殿下可是名副其实的强者,夏莲之前曾经跟我说过,如果她还在全盛状态的话,光是用神术去轰就能把米莎郡的这些突变者杀光光了,至于那五百低阶圣骑士,其根本目的其实只是用来保护你的而已,战斗力方面夏莲一个人就足够了。”

    羽莺咬了咬牙:“那她倒是轰去啊,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强,就算稍微受点伤应该也没问……”

    “不,有问题。”墨檀打断了前者的抱怨,正色道:“她不是稍微受了点伤,而是被黑暗神力正面怼了一下,几乎完全不能使用神术了,你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吗?”

    羽莺琢磨了一下,试探着问道:“这代表她只能用棒子去砸人了?”

    “啊,那个……”

    语宸怯生生地举起了手,讪讪地提醒道:“那个是十字架来着。”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个分外勉强的微笑,显然两个姑娘都很努力地想要调节一下现在这压抑到有些过头的氛围,但却是收效甚微,毕竟南边可是死了整整上万人,数量甚至要比他们在这段时间救下来的幸存者总和还要多出数倍,绝大多数人在这份无比沉重的现实面前都会忍不住自我怀疑,怀疑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会不会只是个笑话。

    幸好这几位的心态都很不错,就算是自我怀疑也并没有持续太久。

    “嘛,反正只要努力就好了吧,动画片里都是这么演的。”

    羽莺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能多帮到一个人也是好的,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语宸轻轻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同样没头没脑地说道:“至少不能让其他无辜的人也遭到同样的命运。”

    墨檀哭笑不得地看着面前的这俩:“你们这是安慰我呢?”

    羽莺点头:“是啊是啊,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嘛,我得给你这位个高括号不是物理层面的大佬打打气才好混任务啊。”

    语宸点头:“墨檀你稍微想开些啦,表情太难看了……”

    “我刚才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心理素质较差,刚刚只是强行用自我催眠般地的手段让自己镇定下来的墨檀干笑了一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脸色有多难看,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后便继续对羽莺说明道:“这么说吧,不能使用神术的夏莲就相当于其它游戏中那些装备豪华、等级封顶、技术精湛但却不能施法的魔法师,明白了么?”

    羽莺愣了一下:“你确定是不能施法的魔法师而不是不能施法的狂战士?她之前可是把那个看起来就很猛科尔多瓦痛扁了一顿哎!战斗排行榜第二哎!”

    “一百级法师就算是用法杖敲也能敲死二十级的野猪。”墨檀举了个并不是很贴切的例子,继续说道:“所以严格来说圣教联合这次的支援已经可以说是力度相当大了,至于其它方面的力量,正如我之前所说,米莎郡只是一个三不管的乡下,这里虽然也有法师工会、冒险者公会之类的中立组织存在,但常驻人员的战力却并不算太高,有志向有实力的早就去别处发展了,没实力有资历的也有无数更好的选择,再加上封锁线那边也需要大批人手,所以这种情况实属正常。”

    语宸有些沮丧地垂下了肩膀,低声道:“但是就算圣女姐姐受伤了,圣教联合那边也有很多厉害的人啊,那些其它教派的资深神眷者我之前还见过几个呢,如果让他们过来稍微帮一下忙的话,可能就不会死去这么多人了。”

    “这个也很好解释。”墨檀揉了揉额角,无奈地耸了耸肩:“夏莲没受伤的时候他们用不着来,夏莲这边遭到神力反噬了之后,他们就更不应该过来了。”

    语宸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想想看吧,一个强大的圣女栽都在这里了。”

    墨檀拍了拍语宸面前的米莎郡地图,沉声道:“那么其他人过来就肯定会没事吗?况且米莎郡也不属于圣域,说得难听点,就是完全不具备值得让强者们来冒险救援的资本,万一跑过来帮忙之后跟夏莲一样被黑暗女神怼了怎么办?”

    “呜,这么现实的吗……”

    语宸发出了一声小动物般的悲鸣。

    “是啊。”

    墨檀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羽毛笔在地图上的某处画了个大红圈,眯起眼睛沉声道:“所以这种小地方,还是指望我们这些小人物好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