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丑妇,王爷〕〔都市古仙医〕〔三国之曹家逆子〕〔左道江湖〕〔都市之修仙归来〕〔女学霸在古代〕〔穿成大佬的反派小〕〔黎明之剑〕〔倦爷,你家夫人是〕〔震惊,我被女帝抢〕〔庶族无名〕〔大唐第一长子〕〔红楼春〕〔极品上门女婿〕〔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平步青云〕〔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傲世王龙〕〔快穿这个反派太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三十二章:雌鹿丘
    时间飞逝、光阴如梭…….

    2049年2月17日

    游戏时间am10:35

    米莎郡,雌鹿丘

    “喂喂喂!这个数量也太夸张了吧!”

    侏儒游侠尖叫着翻身跃起,险之又险地从数只突变者的合围中蹿了出去,怀里那架比主人小不到哪儿去的双手弩发出一声爆响,三支精铁重箭呈品字形将不远处的一只突变者牢牢钉死在地上,让某个被追得到处乱跑的精灵女盗贼脱离了危险,同时也凭借着重弩强大的后坐力是自己落到了几名队友身后。

    一头矫健的黑豹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两只怪物背后,它人立而起,两只锋利的前爪十分高效地贯入敌人后颅,并在下一秒转身甩尾将那两具彻底‘死亡’的躯壳扫到了战阵外面,完成这手令人惊艳的双杀后,它,或者应该说是‘他’回头冲那个游侠眨了眨眼睛:“不错的英雄救美,虽然你差点儿把自己的命给送了。”

    “滚一边儿去烂叶子,你死一万遍老子都不会死。”

    游侠螺姆撇了撇嘴,吃力地拉开弩弦将两支子母箭卡在上面,一边调整着角度一边愤愤地说道:“我刚才是为了方便落回来才冲那个方向攻击的,少胡说八道。”

    “哦,那我真是错怪你了。”

    德鲁伊埃芒呵呵一笑,猛地转身将一只突变者撞倒在地,然后瞪大了他那双殷红的竖瞳:“不好,艾尔莎有危险。”

    嗖!

    螺姆直接跳到了顶在最前面的那位食人魔战士肩上,只用了不到半秒便锁定了小盗贼艾尔莎的位置,然后微微一楞:“她挺安全的啊。”

    “哦,那就是我看错了。”

    埃芒打了个响鼻,发出了歉然的……嘲笑。

    “不动手就滚下去,小东西!”

    高大的食人魔一边单手挥舞着大木桩一边将螺姆从肩膀上戳了下去,闷声闷气地抱怨道:“塔塔咖不舒服!”

    “那你好歹也让我自己滚啊!傻大个!”螺姆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半圈,气急败坏地嚷嚷了一句后抬手射出了两小片箭雨,遏制住了那些潮水般涌来的突变者后转身对埃芒甩了根中指:“你特么能不能靠点谱!?”

    “我只是想告诉你,色字头上一把刀。”

    “啥意思?”

    “不知道,我是听羽莺小姐说的,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我特么……”

    “把两个你摞起来还没艾尔莎高呢,而且人家比你大一百多岁啊!”

    “别扯淡了!”螺姆紧张地在踉跄的食人魔身后快步后退,扯着嗓子喊道:“到底还要撑多久?这里的怪物太多了,根本顶不住啊!”

    七八道火墙在不远处升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片风刃冰枪闪电箭什么的,这片小阵地后方的十几个法师正在拼命使用各种法术牵制着那片‘尸潮’,没错,只是牵制,因为突变者那只有去掉头才会死的不死者特质,所以等级较低的法术很难对其造成致命伤,而威力强消耗大的法术性价比又太低,所以这里的施法者们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只负责牵制、削弱与辅助等工作,收人头的事基本都交给那些侧重于近战与物理攻击的伙伴去做了。

    “顶不住也得顶!”

    一个刚刚甩出数道雷光的年轻法师抹了把汗,扯着嗓子嚷嚷道:“黑梵小哥之前就说了,顶在正面的我们必须在两翼取得战果之前坚持住,如果让这些东西冲到坡顶的话就完蛋了!”

    “切,说的倒是简单。”螺姆咬了咬牙,然后将那架会加剧自己体力消耗的重弩扔在地上,取下挂在腰间的两把小手弩和埃芒冲向右前方的一个缺口,那边有两个身着重甲的战士被大波突变者撕咬得连连后退,他们的双腿正在颤抖,显然已经到了力竭的边缘。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对那位年轻指挥官有着足够信赖的侏儒游侠还是决定再撑一撑,至少在发生大面积伤亡或者艾尔莎出什么事之前……

    这里是雌鹿丘偏北一点的坡地,与螺姆等人一起并肩作战的是将近二百名职业者,他们分布在这条长度一百余米的临时防线上,一刻不停地与那些被大量生命反应吸引过来的突变者交战着,那些怪物的数量至少有五百余只,这还仅仅只是其总量的一小部分,在半天前羽莺带领十几个身手最好的灵巧系职业者去了一趟雪竹林并把游荡在那边的zome全都引过来后,这些该死的东西已经突破了四位数大关,在正面交战开始的瞬间就给第一次进行大规模作战的联合部队造成了莫大压力。

    而负责坚守在正面坡地上的这些人更是被绷到了极限,时刻都在崩溃的边缘挣扎着,战士、骑士、盗贼、武僧等近战职业顶在最前面,咬紧牙关与那些面目狰狞的怪物近身格杀;法师、术士、游侠等远程火力手以及治疗者们在靠后一点的地方或倾泻着法术与箭矢,或接连不断地为前面的人补充体力、缓解伤势,必要的时候还要掩护被击倒在地或体力不支的同伴撤下来,就算大家在个体实力上还算有些优势,但那些不怕累不怕死不怕疼的突变者可从来都想过要单挑,它们那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的大脑早就成为了摆设,一切行动全都出自于某种寻常人无法理解的*,所以它们会在下一秒就被大卸八块的前提下继续冲锋,直到那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降临或将感知范围内所有的生命屠戮殆尽。

    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尽管还没到令人绝望的程度,照现在这个节奏看来防线崩溃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体力的消耗、魔力的消耗、意志的消耗每分每秒都在剧增,重伤者已经达到了二十余人,因为透支魔力而陷入昏厥的施法者也陆续开始出现,这是一个危险的临界点,身为最开始与突变者打交道的‘老兵’,埃芒和螺姆很清楚,只要现在这个危险的平衡一被打破,接下来每一分钟的战损都有可能超过之前的总和!

    几分钟后……

    集中力开始逐渐降低的埃芒反应慢了半拍,被一只高大的突变者狠狠击中,背上那片乌黑油亮的毛发上顿时多出了几道血痕,他拼尽全力挣脱了另外两个飞扑上来的怪物,在两道雷光的掩护下狼狈地滚进了阵中,却眼睁睁地看到一个身影不稳的年轻剑士被四五只干瘪苍白的爪子钳住了双腿,一点一点地被拖了出去。

    旁边的矮人武僧一把拽住了他,却是被连带着一起往外面滑动着,另一个盗贼冲了上去,但更多的突变者涌了上来,那个年轻人已经被撕扯到皮开肉绽的小腿血流如注,似乎触动了那些亡灵生物对血肉的饥渴。

    “松手,该死的老矮子!”

    年轻人粗鲁地叫骂着,他一边用力摇晃着右手企图让那位同样快被拖出去的武僧同伴松手,一边用另一只手奋力挥舞着长剑驱散那些正在涌向那个盗贼的突变者,气急败坏地叫道:“都别管,我特么死不了,老子跟你们不一样,回头换个马甲还是一条好汉,赶紧给我退回去啊!你们俩憨货要是死在这儿可就真凉透了!”

    他们都是在同一个小队执行过任务的同伴,所以彼此之间还算熟络,这位玩家说的也确实是实话,但是……

    “你小子疯了是不是!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什么马甲不马甲的,这次要是能活着回去老子的马甲给你穿还不行吗!”穿着墨绿色革制马甲的武僧面红耳赤地死死拽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还有,都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叫!我!矮!子!”

    留着小胡子的人类盗贼用肩膀抵着一只正在生拉硬拽的突变者,拼命地往那位玩家身边挤去,沉声道:“黑毡说得对,一起活着回去!”

    已经被拉直了的剑士玩家都快哭了,又是感动又是生气地骂道:“你们俩逗比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特么说我死不了!”

    “别放弃,抓紧我!”

    “一起活着回去!”

    “我@#¥%&!”

    就在这边已经陷入了几近绝望的境地,周围的人想要帮忙都无从下手之时,朦胧的光芒忽然从他们身后不远处亮起,然后就见一道淡金色的光矢划过空气,笔直地插在了一只正在旁边努力往里挤的突变者肩上。

    “我是黑梵,那位穿马甲的武僧,想要救你的同伴就赶紧放开他,然后对那只被我标记出来的突变者用崩掌!就现在!”

    身上沾满了血迹的牧师从远处走了出来,做出了最为简单、直接的指引。

    心知已经不可能救回同伴的武僧愣了一下,然后用力一咬牙撒开了双手,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拧身撤步,向那只突变者挥出了沉重的一拳。

    他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在挥拳的瞬间便已经做出了判断,没有了自己的牵制,那几只拽着刘旺财的突变者已经蹬蹬蹬地退出了好几步,在臂展实在有限的情况下,就算自己这一拳再怎么快也来不及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律令?障!”

    嘭!!

    但理论仅仅只是理论而已,伴随着那位跟众人几乎没打过几回照面的指挥官抬手一挥,正在被拖着飞速奔向死亡的刘旺财身形猛地一震,竟是突兀地顿在了半空中,不,并不能说是顿住,而是速度骤然降低到了之前的十分之一不到,乍一眼看上去却是跟忽然静止没什么两样。

    而那只紧紧抓着他的zome自然也是身形一顿,紧接着就被那位穿着马甲的矮人武僧重重地一圈轰在了胸口上,宛若炮弹般倒飞而出,连带着周围那几只也都被砸了出去。

    “旁边那个把他拉回来!没错,就是这样!”墨檀展开手中的讴歌圣典,随手甩出了一道为下半身鲜血淋漓的刘旺财和旁边那位盗贼恢复了些许生命值,然后飞快地撕开了一张附有扩音魔法的卷轴,回头大声道:“亚梅?碟、塔蒙,往刚才那个位置放两道静电涡流,嘿,那几个正在扔风刃的法师先停手,看到我的恢复祷言了么,给从那位兄弟开始往右数的十五个人挨个加持移动速度,我一会儿回来。”

    说罢他就头也不回地跑向了左边不远处的缺口,之前堵在那里的人是德鲁伊埃芒,挡在那片区域的战士们在前者受伤后顿时压力倍增,已经被逐渐逼迫到连挥舞武器的空间都几乎没有了。

    “别站在原地硬撑着了,把那几只放进来,给你们五秒钟时间准备,放进来之后立刻跟两边的队友交换位置,那两个点的压力比较小。”墨檀冲三个正在咬牙死扛的战士喊了一嗓子,然后抬手在讴歌圣典上拂过,原地唤出了一道平静光环:“受到光环影响的所有远程职业现在停手准备转火,你们马上就有攻击角度了,很好,消耗最少的密集攻击直接干掉它们,现在人数优势在我们这里。”

    几只‘轻易’突破了防线突变者嘶吼着向后方这些防御力薄弱的人们杀了过来,然后在瞬间便被数十道乱七八糟的低级魔法与密集如雨的箭矢吞没,吭都没吭一声就原地去世了。

    “我需要稍微清理出一片地方,为了尽可能少的付出代价,现在能听见我说话的所有治疗者们请在一分钟内不计损耗地全力治疗你们够得到的所有人,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没关系,请放开手脚。”

    于是,隶属丰饶、曙光、太阳三个教派的牧师与神官不再迟疑,专精于水疗的萨满祭司不再迟疑,引导着自然之力的德鲁伊不再迟疑,他们各自锁定了自己眼中被打得最惨的倒霉蛋,放手狂奶!

    所有站在最前方与突变者们短兵相接的战士顿时感到压力一轻。

    又是一道金光闪过……

    “所有能听见我说话的施法者现在停手,看到我标记出来的那个地方了么,一分钟之后,我需要你们把现在能用得出来的、杀伤力最强的、范围最大的魔法砸向那里,同样不计消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砸完这下之后你们能休息好一会儿呢,很好,还有五十七秒,请计算好时间提前进行吟唱~”

    墨檀微微眯起双眼,努力让自己那双在长袍下的腿抖得不那么厉害。

    “先把能做到的做好……”

    他轻轻攥起自己的双手,用微不可察的声音喃喃道:“再去想最多能做到什么程度吧。”

    第三百三十二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一品修仙〕〔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玩家凶猛〕〔老婆请安分〕〔托身白刃里,浪迹〕〔妖魔哪里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伏天氏〕〔万古神帝〕〔时空斗甲行〕〔中医许阳〕〔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