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之大夏龙雀〕〔修真大工业时代〕〔叶轻魂沈碧晨〕〔霸婿崛起〕〔谍踪〕〔陈飞宇苏映雪〕〔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婚来孕转:总裁爹〕〔试婚100天:帝少的〕〔无敌系统之请你砍〕〔御魔老祖〕〔天源令〕〔全界异能〕〔天启王座〕〔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抗联薪火传〕〔将军,你手下又被〕〔穿书后她成了万人〕〔暗恋你那些年的时〕〔影后常年热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五十三章:卢娜的秘密(II)
    已经完全没法好好聊天了……

    察觉到如果自己再待下去极有可能会变成某个脱线炼金师手下的牺牲品后,墨檀明智地选择了起身告辞。『→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然后在走到门口时犹豫地停下了脚步,有些尴尬地回头向卢娜问道:“那个什么……”

    “我本来没打算睡的。”

    少女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笔记,头也不抬地说道:“不过在后半夜的时候出了点儿小状况,嗯……就是在调配龙眠粉时打了个喷嚏,结果吸进了好多阿纳洛尔粉尘。”

    完全不知道阿纳洛尔粉尘是什么鬼的墨檀眨了眨眼:“然后呢?”

    “然后我正好也有点困了,就没给自己进行应急处理,任由没经过魔力解离的粉尘生效了。”

    卢娜悠然地翻了个页,继续用她那空灵朦胧的声线说道:“别在意,我只是在效果出现后在你旁边小睡了一会儿,而且有好好穿衣服。”

    墨檀有些诧异的想到,微微点头道:“嗯,抱歉让你担心了,不过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先好好休息吧,昨天那一战对你的消耗应该也很大,不出意外的话咱们中午才会出发。”

    “要弥补消耗的话就不能休息了。”卢娜抬起头来看向墨檀,一本正经地说道:“昨天用掉了大半我这段时间以来积累的材料,如果按照你之前说的…….之后还会有更多‘大场面’的话,我觉得还是先不要休息比较好,嗯,正好蒸罐里那些红盐粒也挥发的差不多了,我可以先去刮一下。”

    她嘀嘀咕咕地说完了那些难懂的话,然后慢吞吞地从合上书,从被子里一点一点蠕动出来准备下床。

    “等一下。”

    墨檀却是皱着眉毛摇了摇头,盯着卢娜脸上那从未褪去过的黑眼圈沉声道:“你需要休息,非常需要休息,不然身子绝对会垮掉的。”

    少女却是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不会的,我很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可以没什么负担地对自己使用炼成术,对食物、饮水以及睡眠的需求都不高……于是,不会垮掉。”

    “总算是找到你精神状态永远都那么糟糕的原因了。”

    墨檀皮笑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然后板起脸正色道:“我确实说过接下来会有许多‘大场面’,但这并不代表会一直不间断的进行作战,我能保证你会得到充分的准备时间,所以现在就先歇着吧。”

    他和语宸从很久之前就发现卢娜有些不对劲儿了,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这姑娘虽然整天都散发着一种梦游般的气质,但她真正的睡眠时间似乎少得不得了,且不说那些需要正常睡眠的npc,反正在游戏里不受困意所影响的墨檀、羽莺和语宸三人在这方面了解的极为深刻。

    语宸被勒令只能在营地里到处散步那会儿,经常会看到卢娜捧着她那本炼金笔记迷迷糊糊地翻着,包括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

    羽莺每次派人去支取焕发粉、死尘等必备物资的时候,卢娜基本都是醒着的,要知道那些三班倒的开荒小队和守夜小队几乎能够完美地覆盖全天时间,但很少有玩家代表在任务准备时间去的时候发现她在休息。

    因为上线时间不稳定的原因,只能在随机时间聚人开会的墨檀也从没见到过卢娜缺席,作为主攻突变者身体构造的唯一学术派以及联合部队炼金道具的唯一承包商,这位每次都需要尽可能出席的见习炼金师姑娘没有因为休息迟到过一次,当然,她倒是因为休息之外的原因迟到过很多很多很多次,比如进行到一半的实验、精神恍惚到无视了通知、走路走到一半时突然忘记自己要干什么之类的。

    在墨檀的印象里,刨去偶尔那走神般的‘瞌睡’,看见卢娜在正经睡觉的时候似乎只有一次……

    嗯,那不重要,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今天还是第一次知道面前这姑娘为什么能如此之肝,而且肝到现在竟然还没上天或者上天。

    墨檀颇为凝重地看着面前一脸茫然的卢娜,继续说道:“总而言之,尽可能地正常休息吧,不然你这样迟早会出事。”

    虽然说不上有多了解‘人体炼成’这门被公认为邪魔外道的炼金禁术,也并没有觉得这种手段一定就是邪恶而亵渎的,但之前以另一个身份在紫罗兰帝国详细调查过人体炼成的墨檀依然难以坐视卢娜继续这么‘炼’自己,一方面是因为大部分图书里关于人体炼成的插图都太过催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语宸前段时间从玄学角度的担忧……

    “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卢娜的气色明显不对,她……她看起来很健康,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健康,也并不需要治疗,可我总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或许只是错觉也说不定,不过咱们最好还是多注意一下她的情况,哪怕是做无用功也好,我总觉得她在不断地透支着什么。”

    这是语宸的原话,当时她刚刚半强迫地给卢娜做了一遍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的身体检查,结果却是完全正常、十分健康,与后者那永远都朦胧恍惚的样子反差十分明显。

    当时墨檀虽然上了心,但却并没有把这件事跟人体炼成这种事联系到一起,其实只要他稍微调查一下就能明白,常规炼金学中并没有能够让人在将近一个月不睡觉的情况下依然保持健康的造物。

    而卢娜的身体又确实没有问题……

    再结合他自己所知的情报,答案的指向已经很明确了。

    那便是卢娜所掌握的、超常规的、根底极其深厚的人体炼成术。

    只可惜墨檀现在才得到答案,还是前者漫不经心说出来的……

    “不会出事,也不会垮掉。”

    卢娜再次强调了一遍自己的观点,倚在床头有些慵懒地解释道:“与你之前看到的‘治疗’不一样,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熟悉,仅仅只是修复器官与活化肌体的话完全没有风险,而且也不会产生太大消耗,你的担心……很多余。”

    刚才也提到过,墨檀并不了解人体炼成这种事,就算从书本上看到了一些类似的介绍也远远不可能跟卢娜这种专业人士相比,他也并不喜欢做出以‘外行人’的身份对‘内行’指手画脚这种事,但是……如果‘内行’给出的解释不够有说服力,或者存在明显疑点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修复器官,活化肌体……”

    墨檀轻声重复着卢娜刚才的说辞,慢慢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太懂,但听起来确实能够保证你的身体长时间处于最佳状态,至于消耗很低这一点应该也是实话,毕竟你并不喜欢说谎,如果非要说的话也很明显。”

    倚在床头托着腮帮子的少女微微颔首:“嗯,很好……看来你听懂了呢。”

    “但是,卢娜?林奇女士。”

    墨檀忽然屈起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淡淡地问道:“熟知身体构造、恢复身体状态这两点,连这里的负担也可以替你解决么?”

    卢娜眨了眨眼,有模有样地学着墨檀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头发?嗯……头发也不会掉的。”

    “我没跟你聊头发啊!”

    毕竟没有处于‘混乱中立’人格,墨檀那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表情当时就崩了,他气急败坏地遥遥指向少女的额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是说精神状态啊!精神状态!你可别告诉我人体炼成连脑细胞这种东西都能活性化!”

    后者微微一楞,然后表情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脑细胞是什么?”

    “……”

    墨檀当时就噎那儿了,捂着胸口顺了好半天气才长叹了一声:“你是在装傻吧?”

    “不,我真的不知道脑细胞是什么。”

    “但我刚才那句话你应该听明白了。”

    “……”

    这回轮到卢娜沉默了,几秒种后才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嗯,我听明白了……你的猜测没错,我无法掌握自己的大脑,也很难弥补自己精神上的负担,但这并没有关系。”

    自动忽略了对方的最后一句话,墨檀狐疑地眯起眼睛重复道:“很难弥补?而不是完全不能?”

    “嗯,只是很难,而且效果也不太好……”

    卢娜点头承认,然后慢吞吞地说道:“我可以通过炼成术在一定程度上干涉自己的大脑,再搭配一些精神魔法和幻术的小技巧,小心些的话每次都能够恢复些许活力,嗯,就是会变精神。”

    墨檀干笑了一声:“抱歉,我完全没有看出来你哪里精神了。”

    “可能是因为初次和男性睡在同一张床上,比较紧张……”

    卢娜歪了歪脑袋,皱眉道:“所以没有休息好?”

    墨檀脖子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你这种‘我用这个借口行不行,不行我再换一个’的语气是闹哪样!”

    少女打了个小小地哈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嘟囔道:“之前就猜到了……所以才不愿意告诉你们……”

    墨檀:“啊?”

    “你是好人。”

    “别随便发卡啊我跟你讲!”

    “还有忘语殿下、夏莲殿下、泰罗先生、羽莺姑娘、弗尔曼先生,也都是好人。”

    卢娜裹了裹身上的被子,有些迟疑地对墨檀说道:“我猜到了只要说出来就会被担心,其他人还好……但知道我掌握了人体炼成术的你和忘语殿下不一样,结果还是被猜到了。”

    墨檀在心底吐了个槽,然后耸肩道:“那么既然我现在已经猜到了,你干脆就告诉我这样做的代价和目的吧,嗯,不涉及的*的话。”

    “哦,那就涉及……”

    “……”

    “好吧,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

    卢娜有些没辙地看了墨檀一眼,似乎对后者的刨根问底很是无奈,于是便缓声解释道:“仅仅只是恢复身体情况的炼成没有代价,除非我受了很重很重的伤,但干涉大脑的炼成不一样,那是没有人可以掌控的领域,就连……唔,总之我觉得自己确实付出了一些代价。”

    墨檀严肃地点了点头:“是什么?”

    “很容易困……”

    “啥?”

    “就是很容易困啊……”

    卢娜皱了皱眉头,低声说明道:“因为按理说被炼成术干扰后的我会非常精神,但事实上过不了多久就会特别困,是很明显的代价吧。”

    墨檀抹了把汗,一脸凝重地问道:“冒昧问一句,你大概多久会对自己的大脑进行一次干涉,尝试让自己恢复精力。”

    少女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摇头道:“不确定……一般都是比较困但还想继续看笔记的时候,也有做事做到一半时忽然犯困的时候。”

    “也就是说,你只会在很困想睡的时候用对吧?”

    “嗯。”

    “那么比起所谓的‘代价’,你不觉得对自己干涉的不到位,导致消散的困意很快就会回来这个理由更站得住脚吗?”

    “诶?”

    少女愣了一下,难得地进入了小嘴微张的呆滞状态,尽管她平时看上去也有点呆呆的,但现在却是要更呆一点。

    墨檀哭笑不得地摊手道:“我大概明白了,你之所以总是那么迷迷糊糊的模样,并不是因为其它什么原因,只是单纯地在重复着即将犯困、开始犯困、特别困的循环而已。”

    “或许……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嗯……”

    卢娜非常难得地脸红了一下,原因不明。

    墨檀并没有在意对方的反应,只是敛起笑意正色道:“我觉得这是一种透支,尽管你确实有办法能消去自己身体的疲劳,可精神层面的疲惫应该没那么简单就能搞定,当然,我对人体炼成术并不了解,但还是希望你尽可能的正经休息。”

    “我需要尽可能地研究这本笔记……”

    卢娜垂下眸子,指尖轻轻地抚过书脊:“这需要大量的时间,而留给我的时间应该已经不多了。”

    墨檀大骇:“什么?!”

    “这就是我频繁对自己使用炼成术的目的。”

    卢娜有些奇怪地看了墨檀一眼,似乎很是惊讶他那夸张的反应,平静地解释道:“我需要掌握这上面的全部知识,然后去救一个朋友,留给那个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第三百五十三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世高手俏千金〕〔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庄牙奋斗史〕〔都市之极品帝尊〕〔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副本模拟器〕〔混在隋唐当佞臣〕〔神目狂帝〕〔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千金闺女:爸比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