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常东〕〔最强无敌宗门〕〔龙神斗尊〕〔人间纪〕〔终庭〕〔教父的荣耀〕〔我是心悦大佬〕〔假装自己是学霸〕〔帝霸天下〕〔光头宗师〕〔诸天降临现实〕〔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医道仁心〕〔青白传〕〔神山圣尊〕〔枭雄〕〔砍死那群作者〕〔大侠萧金衍〕〔我真没想当救世主〕〔万古神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五十五章:两个办法
    十分钟后

    雌鹿丘临时驻地,‘忘语圣女与黑梵指挥官’的帐篷

    圣骑士们的临时领袖泰罗、公正教派的弗尔曼主祭、第一情报副官羽莺以及曙光教派的两位圣女齐聚于此,再加上一直盯着地图沉默不语的墨檀,米莎郡联合部队主要骨干基本算是到齐了。

    至于为什么说是基本上而不是全部……

    “咦,怎么没见卢娜小姐?”

    身材魁梧的弗尔曼主祭笑呵呵地向黑梵问了一句,这位乍一瞅跟个战士似的,仔细一瞅简直就是个狂战士的中年兽人察言观色的能力简直是负数,完全没有发现面前那位深得大家信赖的年轻人脸色已经难看到快要滴出水来了,还在那里摇头晃脑地感叹着:“话说昨天那一仗打的真嗨啊,最后那会儿我都忍不住了,照着那只皮包骨头的突变者就是一钉锤,那手感简直……”

    嘭!!

    一把法杖般纤细的十字架直接将弗尔曼砸倒在地,印出了一个人形浅坑。

    “嗯,手感真是不错。”

    夏莲悠悠地感叹了一句,收回手中的星金十字架看向墨檀,蹙着眉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位圣女殿下的气色比前段时间好了不少,一方面是因为夏莲强大的实力底蕴,另一方面也跟墨檀在接管指挥权后几乎没有让她参与太多工作有关,无法自由使用神术的精灵圣女从大部队刚刚抵达古达密平原那会儿开始就在充当超级预备队,基本任务就是在派出去的开荒小队遇到极大事故时第一时间前去救火,但归功于墨檀那几乎没有出现过失误的布置、成吨的预备计划、层出不穷的补救措施以及滴水不漏的实时指挥,夏莲殿下这段时间唯一一次正式出手的记录只有跟科尔多瓦的那场‘切磋’而已。

    充分的休息和静养让她看上去已经和之前全盛时期那会儿没什么两样了,当然……也只是看上去没什么两样而已,用夏莲自己的话说,一个月前的她能吊打十个现在这样的自己,也不知道这话是吹是黑。

    “卢娜最近太辛苦了,这会儿还在炼金工坊休息。”

    墨檀深深地呼了口气,敛起忧色对已经开始翻白眼的弗尔曼主祭说道:“回头再把内容告诉她也来得及,总而言之,因为事出突然,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这么仓促地召集。”

    已经跟前者非常熟络的羽莺撇了撇嘴,满脸不耐烦地说道:“没人介意没人介意,场面话差不多就得了啊,有话快说行不行。”

    “啊……原来是场面话啊……”

    正在行囊中翻找茶叶的语宸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我还以为每次开会的时候先道歉是常识呢。”

    墨檀:“……”

    不过被两人这么一打岔,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倒是被驱散了不少,这也让墨檀小小地松了口气,他之前只是因为没有注意到大家进来才没有刻意调整情绪,并非真心想摆出那样一张阴沉脸来跟大家聊那些糟心的事儿。

    “总而言之,我们之前商量的计划不得不做出调整。”

    墨檀在众人随意坐下(弗尔曼从地上爬了起来,所以也算坐下)后轻轻敲了敲面前的矮桌,耸肩道:“因为一个预料之外的好消息。”

    夏莲愣了一下:“好消息?我还以为你准备给我们一大堆坏消息呢。”

    墨檀苦笑了一声:“坏消息在后面呢,咱们一条一条来……”

    “那还成。”弗尔曼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呲牙咧嘴地说道:“不然我刚才那一下打岂不是白挨了。”

    老实人泰罗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弗尔曼大人,您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合适。”

    他觉得没有坏消息绝对不是什么值得遗憾的事。

    “都特么先别bb。”

    夏莲扬起了眉毛,对泰罗和弗尔曼一人翻了个白眼:“我也不bb,先听黑梵bb。”

    羽莺沮丧地捂住了脸,非常后悔自己在这位学习能力超强的圣女殿下面前说过那么多‘家乡话’,甚至还主动教过她一些,比如bb……

    墨檀讪笑了一声,轻轻点头道:“那我就先b……咳,先说了,首先是第一件事,我们的钢铁游骑兵大队长,科尔多瓦先生已经顺利地抵达了米莎郡最南边的双子城之一,位于金辉河支流西南方的莎瓦城,现在正在赶往埃比城,令人振奋的是,那两座理论上位于突变者最密集地带的人口大城并没有被冲破,尽管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那里的人依然守住了城门……不,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河岸,所以直到现在为止都还坚持着。”

    “吾主在上!”

    “赞美女神。”2

    “命够硬啊。”

    “太好了!”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不同的感叹。

    其中军事素养比较高的泰罗在赞美完女神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对那两座城的位置有印象,如果依仗着金辉河的话,里面的人民能坚守到现在并不奇怪。”

    他并没有猜错,那两座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救回来的双子城之所以能够在尸潮中坚持到现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墨檀刚才提到的金辉河之流。

    与是无罪大陆上知名度最高的河流,它们在大陆通识中是如此被记载的——

    金辉河:从圣山苏米尔流出的涓涓细流最终化为了奔腾的河流,一路东进,终于在日出港汇入海洋,这条绵延的长龙滋润着东北大陆,在水之灵和大地之灵的祝福中,将沿河两岸浇灌成了最为肥沃的土地

    银晶河:银晶河从幽暗密林发源,最终和金辉河交汇在一起,成为了大陆上最大的河流——圣流河,在两河交汇处,屹立着东大陆最为壮丽的城市:圣域?光之都。

    比起西大陆那些被很多东部人戏称为‘野沟’的河流,金辉河与银晶河的规模简直大到难以言喻,被水之灵与大地之灵祝福过这种话也并非只是一种单纯的玩笑,因为它们确实像是某种被刻意塑造出来的奇迹,各种玄乎其玄的宗教典籍、玄乎其玄的吟游诗歌、玄乎其玄的传承图腾上都有它们的痕迹,传奇而富有浪漫主义,且可信度几乎为零的痕迹。

    而莎瓦、埃比这对位于米莎郡南境的双子城,就是被金辉河的一条支流给救了。

    在东大陆,绝大多数人都知道金辉河是在那个以其自身为名的河谷原地劈叉……咳,一分为二的,其中分往东边那条规模较大的会途经光之都,并在那里与银晶河交汇为直通大海的圣流河,而分往西边的那条则会在沿途分出数条支流,经过斯卡兰公国、圣域西南、紫罗兰帝国等地,最终一一改名换姓,分别成为……嗯,到这里为止,除了那些精通地理知识的达人之外,大部分人就背不下来了。

    总而言之,米莎郡西南地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土地被其中一条支流给截开了,而莎瓦城与埃比城就在坐落在那里,圣教联合很久以前出资帮忙修建了两条规模巨大的铁木桥,但那湍急到无法行船,甚至不能捕鱼的河流依然为人们造成了诸多不便,若不是西边恰巧与斯兰卡公国接壤的话,双子城人民的生活绝对会变得异常艰难。

    不过在这种时候,这条被饱受诟病的支流却成为了一道屏障,一道生命的屏障。

    “说的没错,双子城的人民能坚持到现在,主要就是因为那条河。”

    墨檀点了点头,缓声说明道:“莎瓦城和埃比城的两位城主在第一批突变者出现后就发现了端倪,他们的处理及时而妥当,只付出了极小的代价便控制住了突变者的蔓延,并于短时间内在两座长桥前修建了一些防御工事,堪堪挡住了无数次冲击,直到现在。”

    弗尔曼主祭咂了咂嘴,感叹道:“令人敬佩,那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情况不是很好,一方面是南边规模愈见庞大的突变者集群,它们的数量正宛若滚雪球般越积越多,威胁也越来越大,而双子城的消耗也在不断增加,就算有少量斯卡兰公国象征意义上派来的救援队伍也很难再坚持多久了,莎瓦城议事厅给出的预估期限是半个月,最多半个月,突变者必将冲破长桥。”

    墨檀面色凝重地将科尔多瓦转述来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并在众人消化了一会儿后继续道:“另一方面……”

    “稍等一下,我有个问题。”

    羽莺这时忽然举起了手,一脸纳闷儿地问道:“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把桥砸了呢?直到现在为止那些突变者不是都还没有冲过去么,而且那里水流又急,先不说那些东西会不会游泳,就算会的话估计也得被冲走吧,所以把桥砸烂了不就好了?”

    墨檀苦笑着张了张嘴,结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弗尔曼主祭给打断了……

    “那个啥,羽莺姑娘你可能不知道。”

    中年兽人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低声道:“那两座桥理论上很难砸烂,嗯,准确地说是非常非常的难砸烂……”

    羽莺愣了一下,好奇道:“难道那个是那个铁木特别厉害,造出来的铁木桥特别坚硬?”

    “呃,并不是这样,虽然铁木桥本身确实很坚硬,但如果只是普通的那种,找点儿普通匠人花上个小半天的功夫也就拆掉了,但米莎郡这边那两座由我们圣教联合帮忙修建的桥就不一样了。”

    弗尔曼讪笑了一声,摊手道:“他被两位太阳神教的高阶主教以及一位丰饶教派的圣子联合赐福过,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坚固属性,虽然也不是完全无法破坏,但……”

    “让全盛时期的我放开手砸一天,估计能砸烂。”

    夏莲接着弗尔曼的话说到,然后做了个鬼脸:“但如果我在全盛时期的话,最多一天半就能把眼下这点儿破事儿给平了。”

    墨檀对一个劲儿翻着白眼的羽莺耸肩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双子城的人没办法拆掉那两座桥,而且因为封锁线的存在也没办法去斯卡兰公国避难,两座城里染上了瘟疫的人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三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他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并不是突变者的威胁……”

    正在给大家分发红茶的语宸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墨檀:“那是什么?”

    “粮食。”

    后者并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他们需要粮食,否则不用等到突变者们冲破长桥,光是饥饿就足以摧垮所有人,莎瓦城和埃比城的粮食储备非常有限,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那边并不适合农作物的生长,两座城市过去基本都是从斯卡兰公国或距离最近的费尔城进口粮食,但自从瘟疫蔓延开来之后斯卡兰那边的渠道就已经不行了,而当突变者出现之后……”

    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还能坚持几天?”

    夏莲攥紧了拳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墨檀:“我是指粮食方面。”

    墨檀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三天,最多三天,第一批被饿死的人就该出现了。”

    “我们能做些什么?”

    这次开口的是语宸。

    一时间,大家都定定地看着墨檀。

    墨檀在心底感叹了一句,伸出右手轻轻地按在地图上的米莎郡南部:“我想了半天,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只有两个办法……”

    众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们还真没想到在如此事态下墨檀竟然还能想出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成功率很低,风险很大。”

    墨檀将地图上位于古达密平原、雌鹿丘的几枚棋子尽数移动到盘树城,并将其染成了刺眼的血红色:“我有办法能暂时解决莎瓦、埃比城的粮食危机,然后我们改变既定计划,以最快速度突入南境,在白塔城停留一天后再次出发,以盘树城作为据点重新制定一系列方案,风险非常非常大的、力图于速战速决方案,具体内容且先不提……但无论如何都会异常困难,极有可能葬送掉我们这段时间取得的全部成果。”

    坐在下首的泰罗用力摇了摇头,然后沉声问道:“那第二个办法呢?”

    “很简单。”

    墨檀撤回了盘树城的棋子,将它们以白塔城为核心均匀地平铺在南境边缘……

    “原定计划不变,让莎瓦、埃比城中没受感染的人穿过封锁线去斯卡兰公国避难,其余人……尽数放弃。”

    第三百五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仙王的日常生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明日之劫〕〔逃命吧作者君〕〔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一剑斩破九重天〕〔明末不求生〕〔三爷你画风又歪了〕〔大数据修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