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玄林清涵小说〕〔飞越三十年〕〔农家丑妻〕〔虎婿〕〔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陆先生,强势锁婚〕〔报告总裁:有人追〕〔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是全能运动员〕〔剑出峨嵋〕〔斗罗之万相斗罗〕〔火得太快怎么办〕〔我的城堡我做主〕〔最强战锋〕〔这个三国有点邪〕〔这不符合我的人设〕〔诸天恶魔玩家〕〔地下城与DNF〕〔诸天真武纪〕〔重生之电商教父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六十五章:突变者的异常(I)
    游戏时间:am07:01

    ……

    ……

    米莎郡,白石村

    分别在现实中度过了整整12小时,但仅仅只在游戏里消失了不到一分钟的两人同时出现在马车内,就连姿势都与下线前没有半点变化。Δ.『ksnhu『.co

    “晚上好~”

    语宸伸了个小小的懒腰,笑盈盈地向墨檀说道:“刚才一直在跟朋友聊天,幸亏之前设了七点的闹钟,好险好险,要是没赶上出发就糟糕啦。”

    后者微微一愣,然后下意识地问道:“那你朋友呢?”

    语宸歪了歪小脑袋:“挂断了啊,她们也玩无罪之界的,就是没有我这么勤快。”

    墨檀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并没有聚在一起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是以远程通讯的高科技手段……简单来说就是社交软件进行聊天。

    他默默地吐槽了一下自己最近频繁的失态,紧接着便想起了两人早上那会儿被系统强行中断的话题,立刻深深地吸了口气,表情异常严肃地向语宸问道:“吃了么?”

    “哈?”

    “呃……我是说晚饭。”

    “嗯,晚饭有吃。”

    “哦。”

    然后对话就分外诡异地中断了。

    墨檀极度悲愤地在心底咆哮着。

    当然,他并没有想继续两人掉线前的话题,半点儿都没有。

    尽管墨檀早上刚从游戏舱里爬出来的时候还冲动地拿起手机想给对方发条短信,但那毕竟只是一时冲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类似情况下所出现的属性加成持续时间通常不会超过十分钟,如果没有下定决心或者像墨檀那样被某种意外原因打断了还好,倘若切实地在加成时间内做出了某些极富勇气的决定,那么只要没有得到一个极好的结果,事后多半都会感觉羞耻到死……

    比如热血上头时的耍帅、热血上头时的文艺、热血上头时的吹辶、热血上头时的承诺、热血上头时的表白等等。

    虽然墨檀并没有热血上头到那种程度,但如果早上那条短信发出去的话,他现在依然有极大的概率会羞耻到死……

    不尴不尬的气氛在持续着,平时这种情况都会率先打破沉默的语宸也没有说话,只是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从行囊里掏出了一个小铜壶默默地烧起了水,用卢娜送她的一套迷你炼金设备,因为不会产生明火所以也无须担心引燃车子。

    片刻之后

    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蹿了进来。

    “哟,你俩上的挺早啊。”

    羽莺大大咧咧地打了个招呼,然后蹬蹬蹬地跑到语宸背后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耍赖似地笑道:“圣女殿下,我想喝弗尔曼昨天送来的那包艾斯加洛香草茶~”

    语宸俏脸微红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挣脱羽莺未果的情况下转头冲墨檀笑道:“指挥官大人要什么?”

    总算松了一口气墨檀耸了耸肩:“我不挑,有得喝就行。”

    “那我去外面给你拔几根草吧。”

    莫得感情的女刺客翻了个白眼,撇嘴道:“你要求这么低岂不是显得我很任性!”

    因为对方打破了之前那份尴尬(自以为)的原因,怎么看羽莺怎么顺眼的墨檀并没有回嘴呛她,只是笑呵呵地问道:“说一下情况呗?”

    “嗯?”羽莺眨了眨眼,惊讶道:“语宸没跟你说么?她昨天在我下线前已经把该问的都问了啊,然后还特别开心地准备替我汇报来着啊。”

    终于挣脱了前者魔爪的语宸嘟了嘟嘴,轻哼道:“我都说啦,不过某人似乎不是很信任我,你就再给他说一遍咯。”

    墨檀当时就肝儿颤了,立刻强行超载自己的大脑,飞快地补充道:“不不不,我并不是想问那些,还记得之前在雌鹿丘时有一支原本应该在远处的突变者袭击过来那件事么,我当时不是掉线了嘛,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具体细节。”

    这件事他一直记在心里,所以考虑到当前情况就直接问出来了。

    语宸果然被忽悠了过去,她先是歉然地看了墨檀一眼,然后有些担忧地点头道:“确实很奇怪……唔,按照之前总结出来的规律来看,在那么远的距离下它们应该不会察觉到我们才对。”

    虽然语宸并不负责具体作战方面,但她一直都有努力地了解情况,对于联合部队的具体情况以及突变者的资料都知道不少,如果不是在治疗方面的能力太过强横,就算立刻让这位圣女殿下去做羽莺的副官与调度工作她肯定也能在短时间之内搞定,当然,因为太过内向所以很难与陌生人打交道这件事是硬伤,但如果只是通过消息交流的话也不会有太大问题(??w??)。

    所以少女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要知道现在己方最大的优势就是那些突变者没有脑子、仅剩本能,凭借着之前归纳出来的那些特点与规律,在局部战役中,哪怕联合部队的数量处于绝对劣势都有着足够胜算。

    但如果规律出现了变化呢?

    哪怕墨檀的大局观再怎么强大,战术策略再怎么有效,也不一定能够在出现重大意外的前提下挽回场面,雌鹿丘一役时,徘徊在远处的那些突变者并不多,但如果在遇到相同的情况,还会仅仅只是十几只的意外吗?

    越深入南境,突变者的数量就会越多,如果不能及时发现问题并完善作战思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事儿还真得问羽莺,虽然她当时并没有在场,但那些去找墨檀商议未果的玩家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这位大姐大,至于语宸,之前也提到过,因为墨檀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隐藏她的玩家身份,所以那些不明真相的小伙伴自然不会优先考虑这位圣女殿下。

    “具体情况我还真了解,原本之前就想说的,可听说你被卢娜掳走去暖床后我就给忘了。”

    羽莺果然没让人失望,她立刻损了墨檀一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那是十几只徘徊在雌鹿丘东部的突变者,我们在战前已经确认过了,不过因为距离太远且当时的侦查小队人数有限所以并没有安排驱逐,因为这种情况你已经提前考虑过了,所以大家当时也没有第一时间汇报,而是直接走的第四套流程,准备在战斗结束后的‘打扫’环节解决它们,但是……”

    “那些突变者却主动找上来了。”

    墨檀回忆着卢娜之前对自己描述的内容,轻轻捏了捏额头:“尽管并没有半个人进入它们的‘捕猎’范围,但却依然被找上了门,然后正巧被两支在战场边缘游曳的侦察队看到了,是吧?”

    羽莺微微点头,接过语宸递来的茶水心满意足地嘬了一口:“呼,听那谁和那谁说,当时那十几只丧尸就跟疯了似的玩儿命往这边赶,就跟蹲了三十年号子的兄贵看到眉清目秀的新室友一样!”

    “咳咳!”

    正在给墨檀倒茶的语宸顿时就被口水呛住了,她满脸通红地对羽莺皱了皱鼻子,没有丝毫震慑力的抱怨道:“这个形容不太好吧……”

    后者嘿嘿一笑,拽了拽领口的红色长巾掩住口鼻,有点儿心虚地说道:“我就是原话转达,完全不同这句话是神马意思。”

    “可能是那位兄贵想用暴力征服那个眉清目秀的新室友。”

    墨檀结果语宸递来的杯子,吸溜了一口热茶后冲俏脸微红的后者眨了眨眼:“然后强迫他帮助自己,也就是说那些突变者当时就跟正在向希望奔跑的囚人一样不顾一切。”

    语宸愣了一下,然后呆呆地问了一句:“还能这么解释么?”

    羽莺狭促地用肘子碰了碰前者,低声笑道:“你本来是怎么理解的?”

    “咳咳,别闹了,继续说正事儿。”

    见语宸已经跟个鸵鸟似的低垂着脑袋,墨檀顿时将话题拐回正轨,沉声问道:“然后呢?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羽莺微微颔首,蹙着眉头说道:“还真有,当时那俩小队中的一支距离那些突变者只有不到十五米,但他们却并没有受到袭击,或者说是被无视了,其中一个特别胆儿肥,名叫萝宾焊的游侠妹子还冲其中一只突变者射了一箭,正中菊花,但那些怪物却依然没有一点回头的意思,只是一路往雌鹿丘这边疯跑。”

    墨檀盘腿坐在地上,轻轻抿了一口涩中带甜的艾斯加洛红茶,垂在身侧的右手无意识地轻叩着木板,陷入了沉思。

    因为某些无法抗拒的原因,墨檀是一个很清楚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的人,或许放松时他会因为某人的一个表情或一句话而心神激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思考正事时同样会被那些纷乱的思绪所干扰。

    何况还是一件性质相当严重的事……

    无论怎么想,那些突变者的行为都太过于反常了,而这种反常如果处理不当的话,极有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让联合部队付出代价,惨重的代价。

    半分钟后,墨檀抬起头来看向羽莺:“你有没有问过那两只侦察队的人,那些突变者有没有表现出……嗯,一定的智力?哪怕只有一点也算。”

    “没有,但我可以现在问,他们已经上线了。”

    羽莺摇了摇头,然后便进入了收发消息的发呆模式,过了一小会儿双眼才恢复晴明,耸肩道:“有一个人没注意,不过那个叫萝宾焊的妹子倒是很有自信地告诉我那些zome应该还是没脑子,它们的行动与正常情况下发现猎物时一模一样,还是不顾一切地嗷嗷叫着往前冲,没有丝毫逻辑章法,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他们这些通常也会被纳入‘猎物’范畴内的人被无视了,就好像身上洒了能够遮蔽生着气息的死尘一样,嗯,那姑娘挺靠谱的。”

    “难道是某种异变?就像它们刚刚出现时那样?”

    语宸吹了吹热气腾腾的红茶,小声提出了自己的猜测:“嗯……食谱变了之类的?”

    墨檀微微摇头,轻声道:“不应该,那些突变者分别来自雌鹿丘西边的几个村落,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点,而且如果真是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出现变化的突变者不可能只有十几只,而是……”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然后猛地转向羽莺:“那些突变者最后怎么样了?”

    后者也被他搞得紧张了起来,敛起嬉皮笑脸严肃地回答道:“全死了,一个不剩。”

    “死因呢?”

    “冲进了移动炼金工坊的攻击范围,直接被无差别aoe的卢娜给炸碎了。”

    “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稍等……唔,萝宾焊说是系统时间十一点十分左右的样子,她那会儿看过一次时间,前后误差应该不超过五分钟。”

    “十一点十分左右么,……”

    墨檀站起身来,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发现语宸已经把收在她行囊里的米莎郡精细地图递过来了。

    “谢谢。”

    墨檀笑了笑,将地图展开平铺在马车中央,然后半跪在地图前眉头紧锁地低头看着标注着雌鹿丘的那小一块,上面还有他不久前画的简易步骤图。

    旁边的两人都没有打扰他,只是沉默而紧张地等待着,她们知道墨檀已经发现了些什么,这会儿应该正在印证某些猜测……

    五分钟后

    墨檀拿起地图,默默地站起身来,表情凝重地沉声道:“出问题的不光是那十几只突变者,而是当时身在雌鹿丘的所有突变者!”

    “什么?”

    羽莺当时就是一慌,连忙催促道:“你说清楚点儿!”

    语宸也有些不安地看着他。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某种尚不可知的变故,它们都在同一时间放弃了面前的猎物,直奔这个地方!”

    墨檀指着雌鹿丘偏北的某个地方,微微眯起了眼睛……

    “我们最薄弱的后方。”

    第三百六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美食供应商〕〔我铸造了仙界〕〔一世高手俏千金〕〔天下第九〕〔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张牧李晴晴〕〔顾念念温庭域〕〔我只想享受人生〕〔庄牙奋斗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