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龄巨星〕〔学霸的黑科技时代〕〔共筑未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团团的奶爸很无敌〕〔重生回潮〕〔长生四千年〕〔先婚后爱的我们〕〔穿二代的补丁生活〕〔穿书后,胖喵儿在〕〔总裁大叔,咸鱼少〕〔全能金属职业者〕〔我同影帝成眷侣〕〔帝少溺宠小甜妻〕〔首席追缉令:陆少〕〔都市修真狂婿〕〔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我早就告诉过你〕〔缘来妻到,掌心第〕〔生活在港片世界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七十二章:夜未央(II)
    游戏时间pm20:51

    紫罗兰帝国,王都萨拉穆恩,谧夜庭

    与蕾莎在琉璃亭吃了一顿正经晚饭的墨檀以消食为由独自晃到了谧夜庭,这里是西蒙大公在萨拉穆恩的居所,位置相较于巴洛卡的磐山庭、火爪的赤之庭与马绍尔的水银庭都要偏僻很多,但其气派程度却远超另外几家,就算比起皇室所在的三色庭院也不逞多让。『→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光是那以黑红双色为主,缀着暗金、月白、青氤三种晶石的大门就尽显低调奢华,简直壕无人性……

    这不难理解,毕竟西蒙家族的核心成员都是纯血暗精灵,数百年来更是有着足够殷实的积累,而众所周知的是,那些在艺术与花钱领域都有着极高天赋的精灵骨子里都十分讲究排面,所以无论是什么品种的精灵,只要有足够的金币可以挥霍,就一定会把自己身边的所有东西变成艺术品,哪怕只是一处临时府邸的大门也不例外。

    就算这一代的西暮?西蒙大公性格刻板,并不喜欢挥霍,但他的个人收藏却依然足以填满两间仓库,由此可见这群精灵贵族眼中的‘节俭’与地精工程师嘴里的‘安全’一样,与主流概念的差距极大。

    这些都是巴洛卡大公之前告诉墨檀的,虽然没什么参考价值,但他还是不走心地记了下来,所以并没有对谧夜庭的规模感到惊讶。

    就在这时,一道挺拔的身影忽然在墨檀不远处浮现,微微颔首后便再度融入了阴影。

    墨檀咂了咂嘴,随手给双叶发了条大意为‘虽然你很贴心但我们是不可能的对(a要)不起你是个好人’的好友消息,然后便挂着和煦的微笑向谧夜庭的大门走去。

    当然,他其实很清楚双叶担心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发现了巴菲?马绍尔再被软禁的情况下还能够派出使者去找巴洛卡,进而担心现在已经从幕后走到前台的‘安东尼?达布斯’遭遇意外,毕竟墨檀现在的实力绝对算不上强,要是那些上次赶在他前面拜访巴洛卡大公的人这次改变主意,在其他领主的庭院附近整个瓮把檀莫这鳖给宰掉那乐子就大了。

    至于双叶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判断,原因非常简单……

    因为她自己也有相同的想法,希望能找机会把马绍尔家族的那只鳖给弄死,于是火爪一行人里实力最强的卡西自然就成了瓮,守在这里的原因一是保护墨檀安全,二是如果恰巧蹲到那位马绍尔家族派出的使者,只要找到机会就把对方给阴了!

    所以在看见刻意在自己面前显露了瞬间的卡西后,对双叶颇为熟悉的墨檀没有丝毫惊讶,他在告诉对方有人代表马绍尔家族与巴洛卡大公见面时就猜到这一系列的发展了。

    完全不需要废话,在双叶的心态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之后,这点默契两人还是有的。

    “您是安东尼?达布斯先生?”

    站在谧夜庭门前的暗精灵侍卫看到墨檀晃荡过来之后立刻出言问到,因为西蒙大公之前打过招呼,所以这位看门的小伙子并没有太过惊讶。

    依然穿着之前那身诗人行头的墨檀轻轻颔首,莞尔道:“鄙人正是安东尼?达布斯,如约前来与公爵大人商议要事。”

    “西暮大人已经在等你了。”

    一声游侠打扮的年轻侍卫点了点头,侧开身子让出了通路:“庭院东侧的书房。”

    墨檀微微躬身,然后便步履轻快地走入院中,并在十秒钟后再次回到大门处,风度翩翩地对侍卫小哥歉然道:“不好意思,请问哪边是东?”

    “……?”

    ……

    一分钟后

    谧夜庭,书房

    “夜安,公爵大人。”

    墨檀走到坐在壁炉旁的西暮?西蒙大公身前,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贵族礼后微笑道:“冒昧打扰了。”

    西蒙合上了手中的那本《纹章学》,面无表情地对墨檀点了点头:“弗农已经转达过你的来意了,坐吧,达布斯先生。”

    没错,这次与西蒙大公的约见并非双叶以火爪领之名做的,而是墨檀委托弗农?巴洛卡代自己向对方发起的预约,一方面是想让西蒙清楚巴洛卡家族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有心人觉得自己与火爪领太过亲密。

    “荣幸之至。”

    墨檀优雅地坐到西蒙大公对面,然后变魔术般地拿出了一枚价值不菲的卢恩王朝古金币,置于壁炉前的木桌上轻轻推向西蒙:“不成敬意。”

    这并非贿赂或者交易内容,只是单纯地尝试而已,在紫罗兰帝国贵族圈的不成文规定中,第一次去并不熟络的贵族家做客时必须要带礼物,尤其是在对方身份比自己高很多时,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不过西蒙大公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致去欣赏那枚至少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古董金币,只是轻描淡写地将其捻起,装进了胸前的口袋,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淡淡地问道:“这么说,弗农已经表态了?”

    “没错,巴洛卡大公将在审判日的那天坚定地投出‘制裁’票。”

    墨檀不暇思索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然后补充道:“当然还有水晶狼大公,她的态度甚至还要更坚决一些。”

    他没有提火爪,因为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双叶绝不会同意只对马绍尔家族进行‘观察’的,哪怕巴菲已经许诺了火爪领大量好处,但当时的局势与现在可完全是两码事。

    “是么……”

    西蒙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十分直白地问道:“所以你这次来,也是想让我做出与他们一样的选择?”

    正如巴洛卡大公事先介绍过的一样,西暮?西蒙虽然可谓是贵族中的楷模,但却并非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类型。

    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兜圈子的墨檀立刻点头道:“正是如此。”

    “安东尼先生,不知你是否知道……”

    西蒙大公凝视着壁炉中那温暖而明亮的火光,轻声道:“在帝国数百年来的历史中,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邓蒂斯、费尔南、水晶狼、巴洛卡、马绍尔、侯赛因、西蒙以及紫罗兰这九个姓氏都从未倒下。”

    墨檀盯着对方那双阴晴不定的赤眸,缓缓点头道:“略有耳闻。”

    “那么你知道其中的缘由么?”

    西蒙大公转过头来,面色凝重地问道:“为什么这九大家族从未被倾覆过呢?这其中可并非没有人铸下过大错,其中甚至有数人在紫玖之厅的最高会议上被一致认定为有罪,比如泰德?巴洛卡,比如格利亚?布雷斯恩,比如波卟?费尔南……这些人所犯下的罪行未必比巴菲?马绍尔轻上多少,但他们及其家族最终依然得到了保全,你知道其中的缘由么?”

    墨檀并没有如西蒙想象中的那样回避这个问题或强调‘就事论事’、‘着眼当下’之类的,而是面色从容地颔首道:“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因为这九个姓氏所代表的并不仅仅是某个公爵或领主,而是代表紫罗兰帝国的一部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少了其中一个,被维系了上百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从而衍生出一系列糟糕的结果,最终无论结果如何,这个国家……嗯,如果到时候这个国家依然存在的话,它付出的代价绝对比某位大人物犯下的错误严重得多。”

    西蒙大公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抹难得的微笑:“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达布斯先生。”

    “那倒未必,我亲爱的公爵大人。”

    墨檀却是摇了摇头,耸肩道:“因为我刚才那番话只是您的想法,而我并不认同,至少在这件事上无法认同。”

    西蒙大公深深地蹙起了眉毛,沉声道:“那请说说你的想法,达布斯先生。”

    “想法可以一会儿再谈,公爵大人。”墨檀换了个能让自己更舒服但依然十分得体的姿势,轻笑着向西蒙问道:“我很想知道在您眼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皇室的利益?是家族的利益?是这个整个帝国的利益?亦或是形同知己的友人?”

    后者阴沉地看着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墨檀歉然一笑,摇头道:“抱歉,是我逾越了,那么我就先如您所言,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西蒙没有表情地点了点头。

    “首先,我对您刚刚提到的泰德?巴洛卡、格利亚?布雷斯恩、波卟?费尔南并没有太多了解,所以请容我姑且先问一句……”

    墨檀的身体前倾,目光灼灼地看着西暮?西蒙大公:“这几位名留青史的大人是否对自家领民做过什么不可饶恕之事?”

    对帝国历史身为了解的西蒙沉吟了片刻,缓缓摇头。

    “但据我所知,巴菲?马绍尔公爵最大的捕奴场,就是他自己的领地。”

    墨檀的面色逐渐阴沉,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愤怒:“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巴菲大人的‘己’也着实狭隘了点儿,据萨克?弗里斯所言,这十几年来他从自家领地上抓捕的平民已有近十万人,呵,我们紫罗兰帝国有几个十万人能让他卖的?”

    西蒙垂眸不语。

    “当然,我们都知道此事之后巴菲?马绍尔肯定会老实一段时间,甚至一直这么老实下去,毕竟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曝光,哪怕审判的最后结果是不了了之他也不会轻易再犯,但您觉得这件事真的会就这样平安结束么?”

    墨檀轻哼了一声,摇头道:“我觉得不会,哪怕我们把道德与法典抛在一边,不去为那些无辜者讨回公道,以‘为了帝国稳定’的名义让无数受害者死不瞑目,之后就能够天下太平了?”

    西蒙沉默了半响,才缓缓道:“马绍尔家族会付出足够的代价……”

    “什么是足够的代价?”

    墨檀笑了起来,耸肩道:“比如赔个一百多万金币?我觉得那点儿钱还比不上他马绍尔家族贩奴的零头;比如看似吐血大放送甚至颇为耻辱的割地?呵呵,被陆陆续续卖了大量平民的火爪领根本就用不上那块地皮,他们已经快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了;还有那些无偿支援工匠团、帮忙建立贸易体系什么的,听着是挺诱人,但您觉得那些热血上头的兽人在找到真凶后还能咽下这口气么?”

    西蒙大公的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公爵大人。”

    墨檀耸了耸肩,面色平静地说道:“但我之前找过火爪领那丫头打听了一下,犀罗大公的意思是,如果那些有罪之人并没有在这次审判中付出代价,那么最快三天,最慢半个月之内,火爪领将对马绍尔领正式宣战,嗯,或者说是自杀式袭击也行,毕竟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赢肯定是赢不了的,说不好的话还会被打到灭族~”

    西蒙那双鲜红的瞳孔骤然收缩,罕见地有些失态,他再也没办法维持住自己的表情,面色潮红地厉声道:“你是在威胁我?”

    “当然没有,身为一届普通平民,我对西蒙大公您一直都十分敬重。”

    墨檀一本正经地扯了个蛋,然后轻叹道:“我只是在帮您分析局势,既然以帝国为重的您觉得马绍尔这个姓氏不能被倾覆,那么我只能说就算接下来的审判不了了之,作为最大受害人的火爪一方也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不但这等惊天丑闻会在举国上下闹得沸沸扬扬,以卵击石的火爪领估计也会以流光最后一滴血的形式谢幕,而照您之前的说法,火爪应该也是这个帝国必不可少的基石之一吧?”

    西蒙大公的面色阴晴不定,沉默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半个字来……

    “而且虽然我并不太了解巴洛卡大公,但水晶狼家族那位爱米琳公爵可是货真价实的嫉恶如仇,再加上有心人……没错,我说的就是火爪领那个双叶丫头怂恿的话……”

    墨檀玩味地翘起了嘴角,悠悠地说道:“只怕最后真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啊,到时候,呵,又会是一副什么光景呢?”

    “你!”

    “对了,大公阁下,如果您刚才没有仔细听的话,我可以再重复一遍,犀罗大公说的是‘有罪之人要付出代价’,而并非马绍尔全族都得死这种话。”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并非没有回旋的余地,但它需要一个好的开始……”

    第三百七十二章: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数据修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逆天邪神〕〔第一序列〕〔我是半妖〕〔明日之劫〕〔仙王的日常生活〕〔仙墓〕〔傻丫变形记〕〔超脑太监〕〔一剑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