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龄巨星〕〔学霸的黑科技时代〕〔共筑未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团团的奶爸很无敌〕〔重生回潮〕〔长生四千年〕〔先婚后爱的我们〕〔穿二代的补丁生活〕〔穿书后,胖喵儿在〕〔总裁大叔,咸鱼少〕〔全能金属职业者〕〔我同影帝成眷侣〕〔帝少溺宠小甜妻〕〔首席追缉令:陆少〕〔都市修真狂婿〕〔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我早就告诉过你〕〔缘来妻到,掌心第〕〔生活在港片世界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七十五章 阿娜?塔?拉夏
    阿娜?塔?拉夏,萨拉穆恩法师公会副会长,尽管只有着大魔导师的职称,却是火焰、冰霜、奥术、雷电、光明、空间六系大魔导师,在附魔、炼金术方面亦有着非同寻常的造诣,尽管身为学院派法师的她出手次数并不多,却依然凭借着渊博似海的知识以及在各系法术上的非凡卓越成就而闻名,凭一己之力创造的复合系法术高达数十种,堪称法师界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级人物。

    据说十几年前阿娜副会长曾经受到过法师公会总部的邀请,问她想不想上天……总之就是去法师公会的总部当个长老,因为那面积不亚于各国首府城市的总部确实常年飘在天上,所以说是上天倒也问题不大,不过这种在寻常法师,乃至贤者级人物眼里都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却被她直接回绝,不留半分余地。

    原因其实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

    种族:人类(npc)

    性别:女

    等级:火焰大魔导师45级、冰霜大魔导师45级、奥术大魔导师47级、雷电大魔导师45级、光明大魔导师42级、空间大魔导师43级、炼金宗师46级、附魔大师48级

    阵营:混乱善良

    属性:略

    战斗属性:火焰学派51级、冰霜学派52级、奥术学派53级、雷元素学派51级、光元素学识50级、空间学识51级

    技能:略

    装备:

    头:塔?拉夏的智慧面甲(附魔:聚爆熔火)-唯一史诗-套装

    肩:塔?拉夏的镂金符文(附魔:冰棱极壁)-唯一史诗-套装

    披:塔?拉夏的绝缘飞翼(附魔:雷暴涡流)-唯一史诗-套装

    胸:塔?拉夏的无情追捕(附魔:奥能超载)-唯一史诗-套装

    腿:塔?拉夏的守护(附魔:净化辉光)-唯一史诗-套装

    鞋:塔?拉夏的步伐(附魔:定向传送)-唯一史诗-套装

    腕:塔?拉夏的奢侈(附魔:真实镜像)-唯一史诗-套装

    手:塔?拉夏的领悟(附魔:空间撕裂)-唯一史诗-套装

    主手:塔?拉夏的警戒之眼(附魔:极效火焰冰霜雷电增幅)-唯一史诗-套装

    副手:塔?拉夏的坚定目光(附魔:极效空间光明奥术增幅)-唯一史诗-套装

    戒指:塔?拉夏的意志(附魔:群星之怒)-唯一史诗-套装

    戒指:塔?拉夏的信念(附魔:极地风暴)-唯一史诗-套装

    护符:塔?拉夏的誓言(附魔:强效魅惑)-唯一史诗-套装

    特殊装备:无名考古家之锤(附魔:强效破甲流血撕裂贯穿猛毒巨力)-唯一史诗

    年龄:24(▇▇)

    三围:▇▇、▇▇、▇▇

    家庭状态:单身(92年)

    没错,阿娜?塔?拉夏大师之所以拒绝法师公会总会的邀请,真正的答案只有一个——

    她还是单身,她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

    言归正传

    突兀出现在车中的人正是阿娜?塔?拉夏,她有着一头直垂腰际的银色长发,鼻尖往上皆隐藏在一张淡金色的面具下,仅露出的小半张脸白皙光洁,嘴角似笑非笑,不难判断出其颜值绝对不低。

    至于那身我们通过上帝视角看到的史诗套装,则被掩盖在一袭奢华但不太低调的银色斗篷下,难以窥伺。

    “娜娜,为什么要戴面具?”

    颇为窘迫地吐了吐舌头后,双叶便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面前这位银发银披的六系大魔导师,狭促地笑道:“你总是挡着脸怎么找对象?”

    阿娜看不出表情地坐到了双叶对面,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闷闷不乐地开口道:“死丫头,都说多少遍了你要叫我导师!”

    阿娜?塔?拉夏的声音清脆澄澈,仅凭听觉完全感觉不到她至少有着能当双叶奶奶的年龄,而如果再加上视觉的话……嗯,依然看不出来。

    这种事如果放在少说能活个七八百年才有可能自然去世的精灵身上还好,但一个根红苗正的纯血人类九十多岁还能有着这么一副卖相就有点诡异了。

    不过已经当了前者挺长一段时间学徒的双叶早就已经习惯了~

    “我有叫你导师呀,虽然基本都是在公会里的时候~”

    双叶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凭空聚出一只流转着淡淡火光的元素之手晃了晃食指:“但那也挺有面子了好不好!要知道我可是两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

    阿娜轻轻动了动食指,只见一只晶莹剔透、通体雪白的胖耗子忽然从火元素之手的掌心中钻了出来,然后转过身萌萌哒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思考了半秒钟后竟然‘嗷呜’一口将那只元素之手给吃了,至于它为什么能吃掉那只比自己还要大三倍的元素之手,那是因为这只冰卡丘的嘴刚才忽然变成了平常五倍大……

    她摇了摇头,散去了那只惟妙惟肖与活物无二的冰元素泥卡丘,颇为恼火地说道:“这话明明是我说的,否则你这种每类法术都想玩,然后玩完就腻的心态早就被其他大法师们挤兑哭了!而且我当时说的分明是千年一遇,怎么到你这儿就变成两千年了?!”

    双叶敛起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导师您就是千年一遇的天才……然后我觉得自己比你牛辶。”

    滋~!

    一缕电花凭空乍现,直接攀上了双叶头顶的呆毛,将她那缕微微翘起的发丝‘啵’的一声电得笔直,却没有伤到这丫头半点。

    阿娜老大不开心地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在电直双叶呆毛后出言反驳,因为这位久负盛名的大魔导师还真就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确实比自己牛逼。

    当时双叶第一次在紫玖之厅吓唬人时说的‘自己勉为其难愿意让阿娜当导师’这句话还真不是扯淡,虽然当时的主要目的是多讹点儿好处,但见猎心起的阿娜确实死缠烂打了好一阵子来着。

    “咳咳,感谢导师赐予我离子烫。”

    双叶见好就收,不再刺激阿娜,沿用着当下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问道:“所以有人跟踪他么?”

    “没有。”阿娜没好气地瞪了自己这位让人头疼的学徒一眼,毫无形象地翘着二郎腿往软垫上一靠,摇头道:“我从那孩子刚进谧夜庭的时候就开始留意了,从他与小西蒙见面开始,直到他来到冒险者公会这一路都没有半个人跟踪,也没有任何针对他的监视魔法、道具、占卜、使魔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别担心了。”

    双叶听出了导师口中的揶揄,撇嘴道:“我能不担心他嘛,那个贱人死了也就死了,但好歹把事儿办利索了再死,否则又是一堆麻烦。”

    阿娜笑而不语。

    双叶恶狠狠地一眼瞪了过去:“我说的是实话!”

    阿娜继续笑而不语。

    双叶一边嘎吱嘎吱地磨着牙一边用力挥了挥小拳头:“老大不小的了,先操心你自己吧!导师大人您要是本着收个学徒来替自己完成‘谈恋爱’这个伟大宏愿才找到我的话,我现在立刻把那二十七斤魔法道具还您,以后各走各的!”

    阿娜却是完全没有听到对方后面的话,只是黑着脸重复了一句:“老大不小的了?”

    轰!!!

    一道惊雷从夜空中划过,把附近的来往行人吓了一大蹦。

    哐!

    双叶直接就跪那儿了,痛心疾首地沉声道:“我错了!”

    “要不是看你天赋比我还好,唔呼,平常心……平常心……”

    阿娜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没好气地抬了抬手,让原本啪叽一下跪地上的双叶莫名其妙地坐回了原位,皱眉道:“那孩子,他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双叶歪着脑袋想了想,摊开小手道:“应该是他故意躺地上嚎的那会儿吧。”

    “啊?”

    阿娜愣了一下,然后才轻轻捶了下手心,低声道:“对哦,他闹出了那么大动静,但周围有我布下的扰乱结界,所以只有几个人注意到了异常,但是就凭这个……”

    双叶干笑了一声,叹息道:“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么,那个叫檀莫的非常狡猾、非常非常狡猾!”

    阿娜‘哦’了一下,随即问道:“非常非常狡猾是有多狡猾?”

    双叶沉吟了一下,用力点头道:“跟我一样狡猾。”

    “那咱弄死他吧。”

    “……”

    见双叶难得在自己面前吃了个鳖,吃了不知道几湖鳖的阿娜顿时心情大好,摇头轻笑道:“这个世界总算变得有趣点儿了。”

    双叶眨了眨眼睛,好奇道:“导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娜却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只是笑盈盈地摇了摇头,面具后的一双碧眼炯炯有神。

    双叶见对方不想说,也就顺水推舟地没再继续追问,只是随口问道:“您觉得他刚才说的话里有几分是真?”

    虽然她对墨檀(混乱中立限定)极为熟悉,但也绝对不敢保证自己能把对方分析的清清楚楚,至于那点儿心理学底子在那个家伙身上更是毫无用处,当然在这一点上两人是互相的,墨檀也同样无法把双叶看清摸透,所以他们过往的节奏基本都是见招拆招,不过在这个不太科学但非常魔法的世界就不一样了,或许自己这位导师还真能看出些什么来呢?

    “在我的感知里,他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半点虚假,无论是精神、心跳、呼吸都完全没有半点掩饰或伪装的痕迹,但是……”

    阿娜停顿了一下,却是直接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坦然道:“不过直觉告诉我,就算那个檀莫当面告诉我他深爱的是一只雄性泥卡丘,我也会得到‘他在说实话’的回馈,呵,不得不说,你们两个还真挺像的。”

    双叶并没有反驳这一点,反而颇为得意地笑了笑,当然,她并不是在为自己那个合作伙伴感到骄傲,只是大概能够确定自己以后在面对这种浅层探知的情况下也不会露出什么马脚了。

    “对了……”

    阿娜见双叶没有说话,便突然开口问道:“你们刚才是不是刻意改口……或少说了一些东西?”

    这次双叶是真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这位平时最喜欢窝在实验室里折腾元素的导师会如此敏锐,一时间竟是有些愕然。

    “别紧张,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

    阿娜似乎也没指望双叶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最近我发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你这个问题儿童、比如那位檀莫小朋友、比如能够从容摆脱一位暗影大师,还能让我找不到半点痕迹的马绍尔使者,所以之前才会说这个世界总算变得有趣点儿了。”

    双叶稍微揣摩了一下对方这番话,疑惑道:“导师您这话说得好像早就预料到‘世界会变得有趣’这种事情一样。”

    “是啊,我早就预料到了。”

    阿娜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痛快地对双叶的猜测给予了肯定。

    后者咂了咂嘴,飞快地恢复了淡定,然后饶有兴致地问道:“早就预料到了是有多早?”

    “大概六十年前吧。”

    阿娜随口回答了一句,直接就让双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

    少女在心底咆哮了一句,然后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的导师,试探着问道:“您当时预料到了点儿啥啊?”

    “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而已。”

    阿娜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根通体呈棕色的细长香烟,随手弹出了个火花将其点燃,轻嘬了一口之后吐出了两个小烟圈:“当时我已经精通了冰、火两系魔法,刚刚晋级魔导师,在雷、光、奥术、空间这四个领域也到达了大法师水准,于是就准备给自己放个假,找了点儿乱七八糟不知真假的预言魔法、时间魔法,还有几斤占星学打算消遣一下。”

    双叶特别理解地点了点头:“我懂!”

    “记得我当时回到了自己那根法师塔,点燃了壁炉,准备好食物,正要好好研究一下……”

    “然后呢?”

    “然后?然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了,而且脑袋里没有增加半点儿新知识。”

    “啊?”

    第三百七十五章:终四重分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数据修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逆天邪神〕〔第一序列〕〔我是半妖〕〔明日之劫〕〔仙王的日常生活〕〔仙墓〕〔傻丫变形记〕〔超脑太监〕〔一剑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