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狂兵〕〔我体内有仙府洞天〕〔我真的只是NPC啊〕〔绝世龙王〕〔绯闻影后,官宣吧〕〔重生九零小俏媳〕〔圣武称尊〕〔饲养全人类〕〔仙武帝尊〕〔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是练气期啊〕〔异世为营〕〔权宠天下〕〔我养子超有钱〕〔万界圆梦师〕〔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离人入画〕〔意志少女漫漫路〕〔孟拂苏承〕〔白晚舟南宫丞完整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七十六章:你的名字
    双叶当时就懵了……

    她自诩还算了解自己这位导师,深知如果对方专心苦读、醉于研究的话,浑然未觉地窝在法师塔里度过半年倒不是不可能,但眼睛一闭一睁大半年过去了脑袋里却没有多上半点料这种事,无论怎么想都太诡异了些。 . .co

    “没骗你。”

    阿娜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一眼就看出了双叶那‘你特么怕不是在逗我’的表情,悠悠地说道:“我失去了那半年里的全部记忆,一点儿都没留下,之后也翻了翻当时我带在身边用来消遣的书籍资料,结果是完全没有印象。”

    双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本正经地问道:“导师您怕不是魔障了?”

    “还用你说?我这么多年都没有突破到贤者阶位,不就是因为没有打破那层魔障么?”

    六系大魔导师阿娜?塔?拉夏有些奇怪地看着双叶,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位思维跳脱的小学徒在想什么。

    双叶噎了一下,讪笑道:“我说的魔障不是突破瓶颈是会遇到的那个魔力屏障,而是……嗯,中邪了的意思。”

    阿娜依然甚为不解地看着她,摇头道:“我不觉得有哪个邪教徒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我的法师塔,如果是邪神的话倒是说得通,但我这几十年也没觉得自己有被控制或者蛊惑啊。”

    “喂,差不多得了啊。”

    双叶一改之前那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斜眼看着阿娜:“我都假装被你诈出来了,还不知足啊?”

    很显然,她从阿娜一开始故作不懂‘魔障’的时候就知道她在装了。

    久负盛名的大魔导师被学徒当面戳穿后完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只是撇了撇嘴:“你也是,怎么不接着装了?”

    双叶叹了口气,耸肩道:“装不下去了,因为知道你一直在旁边,我刚才和那货说话时有几个地方表现得太生硬了,虽然他还算配合,但我也不觉得你一点儿发现都没有,否则就不会说刚才那些话了。”

    阿娜莞尔一笑,嘴角得意地扬了起来:“臭丫头你也有漏算的时候啊。”

    “没有啊……”

    双叶打了个哈欠,兴意阑珊地说道:“如果我愿意的话,完全可以通过某种累死你也发现不了的方式跟他交流,只是没那么干而已。”

    年龄未满三位数的少女大魔导师愣了一下,然后鼓起腮帮子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啊?拿我寻开心?”

    “不算。”

    双叶摇了摇头,窝在一堆垫子里调皮地笑道:“导师大人您今晚心血来潮想要见见檀莫是好事,顺便还能帮忙留意一下有没有人监视我俩,所以完全没有理由拒绝,至于为什么没有用我刚才说的那种方式偷偷提醒他,当然是因为比起那个贱人我更信任您啦~”

    阿娜轻哼了一声,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就把原本窝在对面的双叶瞬移到自己身边,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信任我干嘛不直接说,跟那小子说话的时候还那么注意。”

    “一方面是想让那贱人低估导师您的理解能力。”

    双叶一边伸手去抓阿娜脸上的面具一边不暇思索地说道:“另一方面是印证一下我之前的猜想,嗯,结果是我猜对了,看来您确实觉得我不是正常人。”

    阿娜白了双叶一眼,身前忽然浮现出一片冰晶挡住了后者的小手,没好气地说道:“别摘,还有半小时!”

    “啊?”

    双叶被冻了个哆嗦,连忙缩手抵在唇边焐着,瞪大眼睛看着阿娜:“什么还有半小时?”

    后者面色一肃,沉声道:“皎霜、芬泥、寒蚌珠粉、苦麦汁、黑蜂蜜,同比例。”

    双叶二话不说,立刻从法袍下摸出了一个皮质小本,并将一小团漆黑的水元素凝在之间,飞快地将导师刚才说的五种材料记了下来,然后才抬起头来问道:“然后呢?”

    因为战斗职业只能有一个,所以双叶对炼金、工程方面的兴趣大幅度增加,再加上她本身在这方面极具天分,无论是记忆力、创造力还是对各种材料的都十分彪悍,所以作为导师的阿娜也经常会在这方面给双叶补补课,总是给她科普一些很难在书本中找到,又不那么危险的配方。

    “然后加入两倍的纯水元素,用秘银匙顺时针搅拌三十分钟,再逆时针搅拌十九次。”阿娜也不废话,继续用等同于双叶记录速度的语速说道:“最后放进木质容器中,在低温环境下储存三天以上,就可以了。”

    双叶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然后……

    等了好半天,都没有系统提示传来。

    她有些纳闷地想到,然后飞快地把那些材料在自己脑海中过了一遍,因为看过阿娜不少藏书的原因,双叶在常规素材方面的知识储备相当深厚,只要稍微回忆一下就能想出大概作用……

    无罪之界与那些随便选几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素材搅合搅合就能出药水、出绷带、出宝石、出金币、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游戏不同,工程、炼金、锻造、裁缝、烹饪这些行为都必须符合世界观下的基本逻辑,绝不会出现那种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按照程序员十秒钟想出来的图谱摆到一起,胡搓乱揉一顿就能拿到成品的‘常规情况’。

    虽然这种较真的行为极大幅度地降低了游戏体验,让部分本想以生活玩家这一身份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大佬们碰了一鼻子灰,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却是给了部分奇葩和专业人士不少福利。

    比如双叶,如果她在其它游戏里得到了一瓶优秀的药水,只能选择卖钱或者喝掉,但换做无罪之界,有着一定知识储备的她在闻过、尝过、解析过之后就有很大可能分析出它的构成,就跟那些现实世界中的品酒大师一样,非常利于提升辶格,除此之外……暂时并无卵用。

    还有另外一种奇葩,虽然不一定有双叶的智商、记忆力,但他们在某一领域的功底可能会特别扎实,比如现实中精于化学的硕士、精于物理的博士、精于生化武器的院士、精于让女朋友喝热水的死士(划掉)等,如果让这些妖孽弄明白无罪之界中各种素材的效果,那他们真有可能玩出点儿花样来。

    跟墨檀天生的开锁等级九是一个道理。

    总而言之,只要不违背逻辑,无论是npc还是玩家都能凭借着自身的聪明才智搞出原创作品,而且还是会被系统承认的那种,偶尔还能得到命名权。

    而学到现有的炼金公式、工程图谱时系统也会给予提示,然后记录在相应的技能列表里,虽然还是只能手动操作,但至少不会出现忘记成分比例之类的蠢问题。

    但这次双叶却并没有听到系统提示……

    “所以您刚才告诉我的到底是啥?”

    百思不得其解的小学徒皱着眉头,狐疑地看向自己的导师:“完全看不出来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会有什么作用……”

    不仅是我,估计系统也没看出来。

    她在心里偷偷补了一句。

    阿娜轻轻摇了摇手指,傲然道:“这是我潜心发明的系列配方之一!”

    “一系列配方?”

    双叶顿时好奇了起来,满脸求知欲地问道:“什么配方?”

    阿娜左顾右盼,吊足了双叶的胃口后才献宝般地低声道:“我叫它们‘护肤品’,刚才告诉你的那个抹在脸上能够滋润皮肤,而且……”

    后面的话双叶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僵着一张脸‘嗯啊哦’地附和了几句,直到阿娜说完之后才轻声问道:“但导师您不是说自己时光永驻,身体年龄根本不会产生变化么?所以这玩意儿您是准备用来卖钱的?”

    话音刚落,潜心开发护肤品系列十年有余的阿娜?塔?拉夏便如遭雷击般地愣在原地……

    双叶满脸同情地看着她。

    “咳,等你到了我这个层次也会很缺钱的,那些研究材料和辅助道具都不便宜。”

    过了好一会儿,阿娜才打破了无比尴尬的沉默,一本正经地教导起了自己的小学徒,顺便把脸上那半张面具摘了下来,并飞快地抹掉了自己眼眶周围的那圈黑色浆糊,露出了一张……嗯,确实挺好看的靓丽脸庞。

    双叶特别给面子地做虚心受教状,然后把话题带回正轨:“您继续说说那半年之后的事儿呗?”

    “哦,对。”

    阿娜轻轻颔首,在自己身前凭空凝出了一面冰镜,一边仔细端详着自己那姣好的面容一边随口道:“我很确定自己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魔障或中邪,只是单纯地把那半年中的事忘掉而已,不过虽然忘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但也并不是什么线索都找不到,嗯,事实上在我回过神来的两天前,还去法师塔附近的小镇买过东西来着……”

    双叶表情一肃,猜测道:“有目击者?”

    “是啊,很多人都见到我了。”

    阿娜点了点头,继续冲着面前的镜子使劲儿眨眼睛:“而且不止那一次,半年间我似乎离开了法师塔很多次,受邀来萨拉穆恩的法师分会探讨过课题、陪当时的朋友一起逛过黑市、去金辉河谷钓过鱼、在自由之都的地下赌场赢过钱、拒绝过特瑞?巴洛卡大公的表白、和一只抢劫未遂的幼年红龙打过架然后把丫劫了、跟两个安卡集市的鹰身女妖隔着街骂了一天……嗯,这些调查结果都是很符合我个人习惯的举动,基本可以确定这些事都是我自己做的,只是忘了而已,一点儿都不记得,哦对了,上任会长说我欠了他两万多金币,这个……嗯,这个估计是假的,肯定是想钻我失忆的空子,被我打了两顿就老实了。”

    双叶震惊了,只得强行压住自己的吐槽*,嘴角抽搐着说道:“我倒是有个猜测……”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娜点了点头。

    双叶干笑了一声:“我猜你老年痴……”

    一道轻柔的蓝光闪过,她化作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冰雕。

    半分钟后,冰霜褪去,双叶哆哆嗦嗦地抱着膀子对阿娜怒目而视:“我就开个玩笑,你至于嘛!”

    “说说看,我觉得你应该能猜对。”

    阿娜散去了面前的冰镜,然后凑到双叶面前,特别认真地问道:“对了,你看我的眼角,是不是一点皱纹都没有。”

    “是啊……”

    双叶懒洋洋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刚翘起嘴角的导师摊手道:“但是您原来也没有啊。”

    阿娜:“……”

    双叶没搭理她,只是轻敲着镜框说道:“我的猜测是,因为某些事情,你在‘回过神来’之前处理掉了自己那半年的记忆,没有任何外力干扰,是完完全全地自发行为。”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娜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当时人在自己的法师塔顶层,那里是绝对的私人空间,事后塔灵的反馈也是近半年来并没有任何访客,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自己抹掉了记忆,嗯,不是封印,而是抹掉,但这种手段的难度非常高,就算是对自己使用也不容易,当时的我应该做不到……”

    双叶摇了摇头,正色道:“不一定,严格来说应该是‘忘掉了那半年的阿娜?塔?拉夏做不到’,导师您之后有再继续研究自己准备用于‘消遣’的东西么?”

    “没有,因为我的想法和你一样。”

    阿娜笑了笑,整个人的气质出现了些许变化,虽然还是洋溢着年轻少女的活力与朝气,但却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淀感,睿智而出尘,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所以为了避免一些‘我’不想看到的结果,我把那些东西统统封存了起来。”

    “然后呢?”

    双叶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的导师,并不相信这件事就如此结束了。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我忽然质疑起了一件事。”

    “什么?”

    “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

    第三百七十六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战国万人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