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之大夏龙雀〕〔修真大工业时代〕〔叶轻魂沈碧晨〕〔霸婿崛起〕〔谍踪〕〔陈飞宇苏映雪〕〔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婚来孕转:总裁爹〕〔试婚100天:帝少的〕〔无敌系统之请你砍〕〔御魔老祖〕〔天源令〕〔全界异能〕〔天启王座〕〔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抗联薪火传〕〔将军,你手下又被〕〔穿书后她成了万人〕〔暗恋你那些年的时〕〔影后常年热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八十四章:夜未央(VI)
    同一时间

    萨拉穆恩,旧城区运河旁,酒馆外

    卡西轻巧地从一个橡木桶后绕了出来,整个人宛若与阴影融为一体,在路边那一盏盏魔晶灯尽数熄灭的情况下,这位大师级刺杀者的隐匿技巧已然被发挥到了极致,他轻呼了一口气,化作若隐若现的模糊轮廓慢慢靠近了酒馆,那里是方圆百米内唯一的光源。

    卡西隐蔽地撕开了手中的卷轴,与一颗散发着淡蓝色幽光的法师之眼建立了联系,在无需魔力激活的前提下,单论精神力并不亚于双叶的他可以很轻松地对这个低阶奥术如臂使指。

    他巧妙地用自己的左肩挡住了法师之眼,贴在墙边操纵着后者快速绕到了酒馆后面的魔晶灯内,并将视角调整到正对着后门的位置,这一系列操作加起来只用了不到十五秒。

    单纯用于照明的魔晶灯在魔力供给中断后并不会第一时间完全熄灭,因为晶石里面的元素尚未消散干净,所以中间会有一段弥留过程,在这段时间里依然会有朦胧的光芒渗出,持续时间根据晶石品质的细微不同长短不一,短则几分钟,长则数小时。

    所以把原本就光芒黯淡的法师之眼藏在灯罩里几乎不会引起怀疑,唯一的副作用也只有‘视线’会模糊点儿而已,但这对监控是否人偷偷从酒馆后门溜走几乎造不成任何影响。

    调整完法师之眼的角度后,卡西一边盯着酒馆门口一边从腰带夹层中掏出一只眼罩,将其覆在自己的左眼前,让这只与魔法建立了连接的瞳孔不受现实景物的影响,又抬手在自己的头发上抹了一下,通过某种手段将其变成了稻草般的枯黄色,最后拿出了一小罐药膏,小心翼翼地在脸上涂抹了起来……

    两分钟后

    变装完毕的卡西不再隐蔽气息,而是迈开步子自然地走进了酒馆。

    他的肤色稍微变黑了一些,脸上还多了几道狰狞的疤痕,身上那套轻便的黑色皮衣不知何时变成了深棕色,原本藏在暗鞘中的匕首光明正大地挂在腰间,怎么看都像是一位颇具实力的盗贼或同类型职业者。

    一位顶着黑眼圈女招待迎了上来,苦笑道:“先生,我们这里大多来的都是普通人,或许东边那家酒馆会更对您的胃口。”

    言下之意很简单,就是他们这家酒馆并非那种鱼龙混杂、十个客人里有九个是职业者的聚集地,无论卡西是想找同类聊天、找同类吹辶、找同类打架还是找同队做生意,这里都不怎么合适。

    “一杯姜汁啤酒。”

    卡西摇了摇头,随手把一枚银币弹进女招待的领口里,走向了角落处的一张桌子:“我喜欢安静,那些地方很容易让人感到烦躁。”

    虽然不符合自己的性格,但卡西现在所扮演的角色需要把钱塞人家事业线里这个设定,所以他就这么做了,并没有感到半点不适。

    这位不善言辞的兽精灵是一位很容易被低估的人,无论是在火爪领的犀罗大公身边时、还是在这边跟在双叶身边时,他都很容易被忽略、被轻视,大部分时间甚至还没有作为辅助外交官的勒文有存在感,但事实上,这位能够统领火爪最顶尖影子卫队的人要比他看上去强得多。

    认真起来正面搏杀的话,让卡西吃过不少次亏的双叶根本不是对手,水晶狼大公身边那位看起来极具高手风范的老者甚至都不如他。

    会被人轻视,只是因为他的工作性质需要被轻视、忽略而已。

    正因为卡西很厉害,所以对这一点十分清楚的双叶才会把他派出来,监视马绍尔家族的合作者或狗腿子。

    这一次,做好了准备的卡西成功跟住了对方,在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被那位行踪诡秘的兽人妇女所发现。

    目标就在两张桌子之外……

    卡西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匕首,面容冷峻地环视着这家基本只有普通平民会来消遣的酒馆,不加掩饰地打量着每一个人。

    伪装的根本目的是让别人认不出自己,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并不一定是反差越大越好,仆役演贵族、学者装村夫、男人扮女人都不是好的选择,除了那些或天赋异禀、或学富五车、或天生丽质的大触们,扮演的类型与自己差距越大就越容易被看出来,大多故事中那些贴个胡子裹个胸部就是男、带个假发拍个粉底就是女的神奇桥段,放在现实里九成九都要被打!一边破口大骂mdzz一边狠踹前脸的那种打!

    而卡西这种伪装就比较稳妥,本身就精于暗杀、护卫、隐蔽作战的他cos起盗贼来简直不要太轻松,再掩盖一下自己兽精灵的身份、稍微对外表做一些修饰,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自然很难被认出来。

    那位坐在柜台不远处的兽人妇女完全没有发现他,只是沉默地喝着面前的饮料,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卡西很有耐心,在这个距离下他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击杀或控制住对方,所以比起直接出手,他更倾向于再观察一段时间,或许还能……

    哐!

    就在这时,那位兽人妇女骤然起身,动作幅度之大甚至直接掀掀翻椅子。

    卡西几乎是不暇思索地抽出腰间的匕首,踩着暗影步转瞬间便出现在了对方身后,尽管不知道对方是否发现了自己,但已经跟丢了一次的他可赌不起……

    然而——

    “唔噗!”

    站起身来的兽人妇女竟然猛地喷出了一口黑血,整个人在被卡西控制住之前便已经软倒在地,双眼、口鼻、耳中都有红里透黑的小股血柱溢出,眼中满是痛苦与茫然,转眼间便已经停止了呼吸。

    饶是经验丰富的卡西也是愣了一下,但他并没有迟疑太久,在确认了对方的死亡后便猛地站起身来,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枚徽章拍在柜台上,面色阴沉地对柜台后那位已经被吓呆了的老板说道:“我是帝国子爵,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在这之前谁都不许走!”

    最后一句话是对在场所有人说的。

    “不许离开这里、不许碰那具尸体。”

    卡西再次强调了一遍,有意识地释放出一缕杀气:“我已经记住你们的长相了,很快就会有人过来这边,检查过之后就会放了你们,但如果有人无视我刚才的警告……”

    他没有说完,只是哼了一声,然后便飞快地冲出了酒馆,向赤之庭的方向疾驰而去!

    直到这时,那位女招待饱含恐惧的尖叫声才迟迟地划过夜空。

    ……

    同一时间

    萨拉穆恩,贸易区,铁闸庭主厅

    汞芯?费尔南大公有些不安地坐在大厅中央的层层软垫上,发亮稀疏的脑袋密布着汗珠,目光有些躲闪地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声音有些颤抖:“这么说,您……呃,你就是巴菲大公的……”

    “没错,我是巴菲?马绍尔公爵忠实的仆人。”

    面容冷峻的男子微微颔首,不卑不亢地对费尔南大公行了个礼:“冒昧打扰,请您见谅。”

    费尔南大公毫无气势地摆了摆手,低声道:“没,没什么,只是有些意外您……你会这么晚来到这里,不打扰,不打扰。”

    对方轻笑了一声,目光灼灼地盯着脸色有些发白的费尔南大公,沉声道:“马绍尔与费尔南世代交好,这次巴菲大人深陷恶徒阴谋,即将面对一场毫无公正可言的审判,不知费尔南大公打算如何站队、手中那一票想要投给哪边?”

    “呃……”

    费尔南大公面色一僵,完全没料到对方竟然一上来就直入主题,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只得磕磕巴巴地说道:“那个,我……我们两家却是频有往来,我和巴菲交情也不错,但这次的事……大家当时都说巴菲有罪,那个蜥蜴人也说了那么多,就算你要我说立场……我也……”

    男子洒然一笑,摇头道:“亲爱的公爵大人,恕我冒昧,您刚才说的那些都不是重点,无论是对于您来说,还是对巴菲大人来说,都不是。”

    “那什么是重点?”

    费尔南大公蹙起了他那双细细的眉毛,满头大汗地说道:“过几天的审判不就是……”

    男子敛声静听,发现前者没了下文后才悠悠地说道:“公爵大人,这个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复杂,排除那些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杂事之后,最后只会剩下很单纯的两点需要考量,第一,如果费尔南家族站在马绍尔家族这边,投了观察票,您会得到什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第二,如果费尔南家族投出了制裁票,选择站在马绍尔家族的对立面,您会得到什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仅此而已,所以我们何必要把很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

    费尔南大公似乎努力想让自己的面色平静一些,但收效甚微:“你……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替巴菲大人帮您分析一下局势而已。”

    男子的语气十分和煦,与他那张冷峻僵硬的面容完全相反,仿佛有一种能够让人快速平静下来的魔力:“现在让我们来假设一下,倘若您投了‘观察’票,不但能得到一笔极大的馈赠,巴菲大公也一定会牢记您这份人情,以后在各方面守望相助,无论是人力、财力、战力,马绍尔家族都可以做费尔南坚实的后盾,比起这些,那些可能会出现的弊端简直微乎其微~”

    费尔南在听到‘弊端’两个字的时候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强作镇定地沉道:“你说说看。”

    “首先,火爪会对不太高兴,但这无足轻重,毕竟他们的领地与费尔南隔着整整一个马绍尔领,经济、战力方面也一般般,所以就算对您,对费尔南家族有所不满,也仅仅是能是‘不满’而已,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效果。”男子摇了摇手指,继续侃侃而谈道:“除此之外,如果水晶狼家族和巴洛卡家族也投了制裁票的话,可能同样会对您有些意见,但您也应该知道关于‘审判’那些不成文的规定,费尔南家族仅仅只是在规则之内扮演了一个角色而已,完全不至于引来仇视,至于同样跟巴菲大公交好的西蒙公爵,呵呵,说不定还会在心底感谢您呢。”

    费尔南大公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有些迟疑地问道:“那如果我……嗯,只是假设,假设费尔南家族投了‘制裁’票,之后会怎样……”

    “当然,我知道这只是假设,您不用紧张。”

    男子轻轻点头,笑道:“如果最后的结果还是‘观察’占多数,那么费尔南家族唯一的损失就是少了笔馈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损失,甚至还会赢得火爪或水晶狼家族的友谊,但是……”

    他的面容转冷,把费尔南大公吓了一跳,差点儿没直接吆喝护卫进来拿人。

    “但是,如果‘制裁’票占大多数的话,呵,或许水晶狼领、巴洛卡领不会有什么事,毕竟他们距离马绍尔领很远。”男子眯起眼睛,笑呵呵地说道:“当然也不是真的很远,可至少要比费尔南领远,所以如果事情再无回旋的余地,我们只能放手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第一批受牵连的,就是作为我们邻居的火爪和费尔南两个家族。”

    费尔南大公的直接就从垫子上滑下来了。

    “哦,对了。”

    男子稍微歪了歪脑袋,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侯赛因家族或许也会插一脚也说不定,巴菲大人听说斯科皮大公垂涎您手里的那两座矿山很久了。”

    费尔南大公打了个哆嗦,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

    “公爵大人!”

    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外面响起:“有个叫安东尼?达布斯的人前来求见。”

    费尔南愣了一下,然后飞快转头看向身边的男子:“我没……”

    “我知道,您不用多想。”

    男子扬了扬眉毛,忽然玩味地笑了起来……

    “您为什么不让他也进来聊聊呢?当然,我会像从没来过一样回避的。”

    第三百八十四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世高手俏千金〕〔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庄牙奋斗史〕〔都市之极品帝尊〕〔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副本模拟器〕〔混在隋唐当佞臣〕〔神目狂帝〕〔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千金闺女:爸比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