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丑妇,王爷〕〔都市古仙医〕〔三国之曹家逆子〕〔左道江湖〕〔都市之修仙归来〕〔女学霸在古代〕〔穿成大佬的反派小〕〔黎明之剑〕〔倦爷,你家夫人是〕〔震惊,我被女帝抢〕〔庶族无名〕〔大唐第一长子〕〔红楼春〕〔极品上门女婿〕〔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平步青云〕〔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傲世王龙〕〔快穿这个反派太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九十四章 皇棘堡的噩耗
    “你比我更像一位女士。”

    站在院落中央的暗精灵少女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白了一眼缓步走来的墨,慵懒地伸出自己白皙无暇的右臂,轻轻勾了勾食指:“礼服有这么难穿么?我的罪爵大人。”

    墨讪讪地走上前挽起对方,颇为尴尬地笑了笑:“我可以发誓,亲爱的,这套衣服是我成为贵族以来所面临过的最大考验。”

    季晓岛莞尔一笑:“所以如果你不给我添置些新衣服,我以后的准备时间就会越来越短,从而把你映衬得更像一位淑女。”

    “铭记在心。”

    墨俯身轻吻了一下少女的手背,然后转头对侍立在自己身后的仆人眨了眨眼:“你也得铭记在心,记住,款式越复杂越好,还有......布料一定要多一些,只露出脖子以上就好。”

    后者微微颔首,恭谨道:“请您放心。”

    “你为什么不直接买一卷绷带把我的脸包起来?”

    季晓岛一边挽着墨的手臂与他一起向府邸门口走去,一边皱着鼻子轻哼道:“那样不比什么礼服都安全?”

    后者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沉吟道:“或许是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

    少女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回头对两人身后的仆人问道:“你信么?”

    对方愣愣地张了张嘴,向墨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有些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道恩,比如在这种情况下,沉默才是唯一的生路~”

    年轻罪爵耸了耸肩,然后便为少女拉开了车门,将对方扶上马车后自己才有些笨拙地坐了进去,脸颊处浮现了些许冷汗。

    季晓岛抿了抿嘴,终究还是心疼地抬起胳膊用手背为他拭去汗珠。

    站在车外的仆人道恩也关切地向面色隐隐有些发白的主人问道:“您的身体......”

    “没关系,毕竟是陛下的邀请。”

    墨轻轻摇了摇头,对道恩笑道:“别忘了某人的衣服。”

    “是,您放心。”

    “别忘了布料要多一点。”

    “是。”

    ......

    一分钟后,马车离开了罪爵邸门前的街道,缓缓驶向了翡翠大道。

    名为道恩的中年仆人对远去地马车俯身行礼,等到后者消失在道路尽头才重新直起身来,转身走向距离这里最近的商业街,准备为自己的女主人挑选几套既不能穿起来很方便,布料还不能太少的衣服。

    “还真是新奇的体验。”

    同一时间

    “不知道陛下为什么会突然叫你去。”

    轻握着对方那并不算宽厚的手,季晓岛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难道还是跟法神阁下的事有关?但你上次不是已经......”

    她没能说完,因为墨已经抽出了手,脸上那微不可察的冷汗也悉数消失,面具下的脸庞没有丝毫表情,仿佛之前的宠溺与关切都只是错觉一般。

    季晓岛有些复杂地在心底叹了口气,然后也同样敛起了笑意,面若寒霜地冲车夫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那个人被原罪影响过了。”

    墨闭上双眼,倚在柔软的靠背上,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收到邀请的人还有谁?”

    季晓岛叠起长腿,手指轻轻绕着一缕散落在肩头的银发:“除了加洛斯和加拉哈特之外,还有老伯克伯爵、迪戈里侯爵、佛赛公爵,虽然名义上仅仅只是私人性质的邀请,但显然与康达领的事有关。”

    假寐般的罪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看来威廉?伯何终于坐不住了。”

    “当然,要知道皇棘堡那边的消息刚传来两天不到。”

    季晓岛淡淡地笑了笑,单薄精致的嘴角微微抿起:“先是法神法拉?奥西斯‘叛国’陨落,紧接着又听到了自己亲弟弟的死讯,我们的皇帝陛下就算再怎么英明睿智也没办法不乱方寸,何况唯一的证人还斩钉截铁地指控是皇室下的手,他不可能冷静下来。”

    墨却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不,威廉?伯何并没有失去理智,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王,还不至于这么简单就失去冷静。”

    “你觉得守护沙文多年的法拉之死,还有为了威廉能够没有后顾之忧而自毁名声的康达之死是‘这么简单’?”

    季晓岛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皱眉道:“而且你刚才还说他坐不住了。”

    墨轻轻扶了扶自己的面具,语气淡然:“他手里多了一张新牌,一张可以让他主动出击,而不只是一味忍耐的新牌,不然这位商人王绝对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召开这场聚会,只会先谨小慎微地私下调查。”

    “所以呢?”

    少女回头看着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的墨,不甚在意地问道:“你这位罪魁祸首打算怎么应对?”

    墨重新合上双眼,不带情绪地笑了笑:“维持现状就好,直到那个人露出马脚。”

    季晓鸽微微颔首,然后略显疑惑地问道:“为什么那么确定是他?”

    她等了好一会儿,却并没有得到半个字的回答,尽管这并不令人意外,但少女还是有些不开心地撅了噘嘴,然后猛然发现自己似乎感性了许多,顿时重新板起了脸庞。

    她自嘲地笑了笑,歪着头安静地注视着身旁那张读不出任何情绪的侧颜,很快便平复了心底那不知意味的涟漪。

    ......

    游戏时间am10:57

    沙文王都特洛恩,翡翠大道,图拉行宫前

    当季晓岛挽着墨的手臂缓步走下马车时,一对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人类夫妇立刻从大道对面快步赢了过来,其中那位身着深蓝色裙装的女子远远地就朝两人挥起了帕子,脸上满是笑意。

    “午安,伯克夫人。”

    季晓岛立刻松开了墨檀的手臂,笑盈盈地走上前让位身材曼妙却对甜食情有独钟的美丽妇人牵起自己,低声道:“见到您真高兴~”

    伯克夫人咯咯一笑,随手甩开了自己的丈夫,冲不远处的罪爵矜持地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季晓岛乐呵呵地说道:“要不是罪爵大人这段时间伤势未愈,我恨不得天天把你拉到家里来陪我。”

    “还是不要的好。”

    少女面色发苦地摇了摇头,稍微停顿了两秒才对有些呆滞地伯克夫人笑道:“您做的糕点实在太诱人了,我要是常去的话一定会变胖的。”

    伯克夫人捏了捏季晓岛的小手,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却是佯怒着皱眉道:“我吃的可不比你少!”

    “但是您怎么吃都不会胖是出了名的呀。”季晓岛嘟了嘟嘴,颇为无奈地说道:“我对自己的身材可没有那么大信心。”

    伯克夫人面色一肃:“那你下次来之前提前告诉我,我把好吃的都藏起来。”

    “呃......”

    季晓岛瞪大了眼睛,然后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我错了。”

    两个女人顿时笑作一团。

    “于是我们就被晾在一边了。”

    被妻子甩开的穆迪?伯克伯爵摇头晃脑地走过来对墨耸了耸肩,哭笑不得地感叹道:“自从寂祷女士上次来做客之后,帕莎总是想着让她多来几次,哎,这段时间我忙的厉害,孩子也很少在家,也难怪她想找个伴说说话。”

    尽管只有伯爵爵位,但这位穆迪?伯克却是帝国监察厅的负责人,权势比许多空有地位的贵族要高很多,他是一个坚定无比的保皇派,当年在沙文帝国最为动荡的时期一直坚定地站在威廉皇帝身边,与负责情报系统的迪戈里侯爵一起干掉了不知道多少居心叵测之徒,尽管这些年无论是身材还是做事风格都变得圆滑了不少,但依然是让许多贵族、领主都不敢小觑的人物。

    亦是罪爵刻意交好的几个实权派之一。

    “寂祷都跟我抱怨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没办法经常前去拜访。”

    墨苦笑了一声,对穆迪摇头道:“我总觉得她这段时间地贴心照顾并不是出于伟大的爱情,而是想让我快点好起来然后去找帕莎夫人聊私房话。”

    穆迪面色一肃,压低声音道:“我家那位绝对可以说是驭夫有道的典范,你最好少让寂祷女士跟她聊私房话。”

    两人相视一笑,又随便聊了几句,然后便转而说起了正事。

    “呿,也不知道陛下这次找我们来是为什么。”

    穆迪掏出了两根香气浓郁的烟卷,被墨以‘抽了会出大丑’为理由婉拒后自己点燃了一根,回头看了一眼图拉行宫的大门,叹了口气:“只希望不是法神大......法拉?奥西斯的事,我们监察厅加班加点了那么久,还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因为身边就是当时亲眼目睹了‘法神叛国’的罪爵,所有穆迪把‘大人’两个字咽了回去,改成了法拉的名字。

    “您不必如此。”

    墨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发苦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是他在面对法神时被‘重伤’的地方:“尽管在事发前我与法神大人只见过寥寥数面,但我认为奥西斯阁下并不是那种人,虽然仅仅只是无稽的猜测,但还是总觉得此事恐怕有不小的隐情。”

    穆迪吐了个烟圈,意味深长地看了身边的罪爵,轻声道:“您真的这么觉得?”

    “没错,当时奥西斯大人对我们出手的时候状态并不是很正常,虽然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里面绝对有问题存在,无论是我、加洛斯大公,还有与法神阁下相识已久的元帅大人都能看出来。”

    墨叹了口气,脸上满是苦涩:“而且还有一点,如果法神阁下真的全力施为,且不说加拉哈特元帅和加洛斯大公这种强者,沙皇之剑骑士团、飓风法师团的损失至少还要大上十倍,我估计也不会有命回来了。”

    穆迪微微颔首:“原来如此......”

    “呵呵,这些话我也对陛下说过了。”

    墨似笑非笑地与穆迪对视着,轻声道:“所以您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歉然地笑了起来:“好吧,我正式向您道歉,罪爵阁下,请不要介意我的职业病,毕竟监察厅就是干这些事儿的。”

    “如果您能隐晦地提醒一下帕莎夫人......”

    墨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言谈甚欢的两位女士,面色发苦地小声道:“让她尽量少传授寂祷一些‘驭夫之道’什么的,我保证自己非但不会介意,反而会十分配合您的职业病。”

    “嗯。”穆迪沉吟了片刻,长叹了一声:“要不你还是介意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刚才那点尴尬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当帕莎和季晓岛那狐疑的目光扫了之后,新贵子爵与老牌伯爵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宛若两只因为聒噪而被主人掐住了脖子的家禽。

    片刻之后,一阵清风拂过,身穿天青色法袍、面容略显疲倦地巴特?加洛斯公爵忽然出现在墨和穆迪面前,然后看了一眼那边言谈甚欢的季晓岛和帕莎,对两人露出了一抹揶揄的微笑:“都被甩了?”

    “公爵大人。”

    “大公阁下。”

    墨和穆迪立刻俯身行礼。

    “时间差不多了。”

    加洛斯微微颔首,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并行而来的两辆华贵马车:“佛赛和迪戈里也来了。”

    与此同时,图拉行宫的大门也缓缓开启,露出了加拉哈特那与其年龄违和感十足的高大身影。

    “陛下已经在里面等了。”

    早已抵达的老元帅冲几人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率先走入了行宫。

    ......

    十分钟后

    图拉行宫,侧厅

    比起上一次在这里开酒会的时候,坐在主位的威廉?伯何显然憔悴了一些,但也仅仅只是憔悴了一些而已,待到被邀请至此的众人全都落座后,这位气度非凡的商人王便站起身来,他稳稳地端着酒杯,从容与威严地沉声道:“就在昨天傍晚,皇棘堡传来了一个噩耗......”

    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

    “这杯,敬世人眼中的废柴亲王、我的好弟弟——康达?伯何,愿他......安息。”

    举座皆惊!

    第三百九十四章:终四重分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一品修仙〕〔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托身白刃里,浪迹〕〔妖魔哪里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伏天氏〕〔万古神帝〕〔时空斗甲行〕〔中医许阳〕〔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