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狂兵〕〔我体内有仙府洞天〕〔我真的只是NPC啊〕〔绝世龙王〕〔绯闻影后,官宣吧〕〔重生九零小俏媳〕〔圣武称尊〕〔饲养全人类〕〔仙武帝尊〕〔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是练气期啊〕〔异世为营〕〔权宠天下〕〔我养子超有钱〕〔万界圆梦师〕〔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离人入画〕〔意志少女漫漫路〕〔孟拂苏承〕〔白晚舟南宫丞完整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百九十九章:为了自己的救赎
    尽管从客观角度上来看,加赫雷斯并不能代表任何人,仅仅只是一个被语宸拯救后皈依了曙光教会的普通信徒而已,其实际地位就连这段时间随处可见的普通牧师、修女都有所不如,但民众们却并不清楚这一点。『→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大家只知道这位身材消瘦、长相普通的年轻人每次都安静地跟在忘语圣女身后,单独出现时也会被周围那些圣骑士隐隐保护起来,之前的袭击更是证明了这一点,那位实力不凡的曙光骑士在突变者扑向前者时立刻做出了反应,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格杀,完全没有去保护那位精灵的意思,其地位可见一斑......

    而事实上,加赫雷斯每次出现都被隐隐保护起来只是因为没有身染瘟疫的他实在太容易成为目标了,根据卢娜的理论,突变者的袭击规律其实很好总结,即是越健康越富有生机的人会更容易成为目标,而身体情况越差的、生命力越稀薄的人比起前者十有*都不会被优先攻击,当然,除非已经完全失去生机,否则理论上是绝对不可能被放过的,除了使用或一些与常规去世几乎没有区别的假死技巧之外,趴地上屏住呼吸之类的手段根本没用。

    所以在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感染了瘟疫的情况下,身体健康但身手极差的加赫雷斯出现时自然会得到一些额外照顾,这与身份地位什么的完全无关,仅仅只是因为他更容易遭到袭击而已。

    至于那位惨遭啃脸的精灵,只能说他距离那位刚刚转化为突变者的老人实在太近了,近到罗伯特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总而言之,人们对于加赫雷斯的身份出现了一点点误解,觉得这位经常陪在圣女殿下身边的年轻人肯定很有地位,再加上他那句‘我可以在这里替殿下保证’,至少也得是个贴身助理的级别,所以在对方果断自残并将满满一瓶的污血混入自己伤口后,当即就被震住了。

    “......或许最先接受治疗的不会是你们,但最后一个接受治疗的,一定是我。”

    平静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加赫雷斯的身影微微摇晃了一下,缓步走到了之前那个叫声最大,但身体情况其实并不算太过恶劣的男子面前,看着他以及他身后的所有人,沉声问道:“这样可以么?”

    一时间,原本喧闹到近乎失控的场面顿时稳定了下来,大多数没有失去判断能力的人都能看出这位年轻人确实已经染上了瘟疫,且不说他伤口上那层令人作呕的霉菌,光看那张已经彻底褪去了血色,黯淡中带着一抹黑绿的面色就知道他情况非常不妙,至少要比在场的多半人要糟糕得多。

    毕竟那些真正被瘟疫折磨到极致的人根本就没有精力冲出来‘抗议’。

    注视着面前那一张张神色复杂的面孔,忍受着体内那难以遏制的剧痛,加赫雷斯的心情却是一片大好,他知道自己终于在某种意义上帮到那位少女了,以自己的方式。

    很愚蠢,很无谋,也未必会产生什么颠覆性的效果,但多少可以减轻一些她的负担......

    “接下来我会和你们一起,吃一样的东西、住一样的地方、忍受同样的折磨,而且不会比你们先接受圣女殿下的治......咳,咳咳......治疗。”加赫雷斯略有些表演成分地咳出了一抹血丝,然后直起身来苦笑道:“所以请大家冷静一些吧。”

    罗伯特骑士面色复杂地看了加赫雷斯一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擎起长剑对后者俯身行礼,什么都没说。

    这位虽然脸型没有泰罗方正,但心思却足够细腻的中年骑士决定帮加赫雷斯把这场戏演完,所以他对加赫雷斯行了一个对上位者通用的礼节,也不说话,只是任由其他人脑补。

    几秒种后,见大多数人都垂下了头表示并无异议,只有几个跳脱份子面色不忿地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罗伯特才‘随手’垂下手中的长剑,‘不小心’在地上‘蹭’出了一道深深地沟壑,向众人问道:“这个处理方式,谁有意见?”

    当然,没人有意见。

    罗伯特隐蔽地叹了口气,尽管在加赫雷斯做出了如此举动后他已经可以‘合理’为这些不安分的人们施加些压力了,但是却没有半点舒畅的感觉。

    “谢谢您,骑士大人......”

    加赫雷斯回头冲罗伯特笑了笑,一边为自己裹着绷带一边压低声音道:“请不要告诉圣女殿下刚才这些事。”

    后者皱了皱眉:“但你这样能撑多久?”

    “谁知道呢?”

    加赫雷斯耸了耸肩,咬着绷带简单地打了个结,走向了人群:“这条命本来就是殿下给的......”

    他融入了那些表情不知道是敬佩还是畏惧的感染者中,带着这些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驻地中央,神色淡然地向远处那片这两天才刚刚变得不那么简陋的棚屋走去。

    没有从自己的奉献中得到藉慰,没有为自己的牺牲而感到不忿,没有想过得到丝毫回报,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救赎。

    加赫雷斯笑了起来,为母语的博大精深而感到庆幸。

    他并不想让这些人明白什么道理,也不在乎那些优先被救治的重伤患最终是死是活,这与玩家和npc之间的立场无关,哪怕这件事发生在现实,他也不会因为这些人的惨死而多眨半下眼睛,也依然会为了给语宸多减轻一点负担而做出同样的决定。

    只要能追随那道温暖的光......

    只要能为那个没有抛弃自己的人做些什么......

    就足够了。

    ......

    游戏时间pm21:24

    ‘羽莺,通知所有人按计划撤回控制区,安排几支补给团队轮流派人回盘树城补充物资,然后把位置往南推进两个区域,另外,明天出发前让所有中队规模以上的侦查队额外领取两成焕发粉和火雷石,最后通知所有值夜者,十五分钟之内赶到新安全线边缘,具体位置我已经发给你了,一定要让所有负责联络的玩家加到最近两个守夜队伍的好友。’

    ‘收到,不过新安全线那里为什么没有我的位置?’

    ‘你自由活动,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无限制巡逻m3到m7四个区域,做得到么?’

    ‘知道了,黑心指挥官,还有别的事没?’

    ‘没有了,今天的行动结束。’

    心力憔悴的墨檀发出了最后一条消息,然后整个人无力地倒在身后那几乎一整天都没有尽到责任的椅子上,疲惫地合上了双眼。

    持续了大半天的高强度指挥让他头痛欲裂,体能值也近乎于零,要不是卢娜之前送来两沓颜色可疑、味道可疑、成分可疑但确有奇效的药剂,否则就算头不疼也没掉线,光是体能值的快速滑落都不可能让他坚持到现在。

    几分钟后,伴随着行动结束的命令扩散开来,墨檀的消息栏迅速膨胀,转眼间就已经刷出了七八页......

    ‘黑梵大佬辛苦了!今天打得很爽!’

    ‘高玩你是不是军校毕业的啊,这指挥简直溜得一批啊!’

    ‘黑梵大佬您现在的世界任务贡献度是不是已经六七位数了?’

    ‘指挥指挥~其实我是xx论坛的区域版主,能对你做一段简单的采访喵?’

    ‘老大有空吗?我今晚想对女朋友表白,您能帮我调个班到值夜四组去么?’

    ‘团长,我妈明天过生日,我可能得晚俩小时上线,刚才羽莺姐没回我,跟你说一下哈,别耽误了咱们开荒进度。’

    ‘黑梵哥哥你是哪里人啊?我在g市,今年17岁,离得近的话能交个朋友吗?线下的那种。’

    ‘申请守夜,我想多刷点儿贡献度!’

    ‘那个啥,黑梵大佬啊,能不能介绍一下卢娜姑娘认识认识,呃,没别的意思哈,就是觉得她挺好看的,是我的菜......’

    ‘小哥哥,你晚上是跟晨忘语一起住吗?你们能亲亲吗?能做羞羞的事吗?npc自愿的话系统限制吗?我特别喜欢我们队的那个圣骑士小哥哥,想勾引他~’

    黑梵嘴角抽搐着划动着消息栏,给几个说请假或者想调班的统一回了条消息,让他们晚些时候找羽莺汇报,又义正言辞地告诉最后那位思想很危险的小菇凉‘不能跟npc做羞羞的事也不能亲嘴’,随后便关掉了消息栏,懒洋洋地瘫在椅子上不动了。

    乍一看就跟这儿猝死了个加班过度的年轻社畜似的。

    几分钟后,语宸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帐篷里,垮着小肩膀从角落处拖了把椅子走到墨檀旁边,然后就软绵绵地倒在上面不动了,姿势与半死不活的前者一模一样。

    乍一看就跟这儿猝死了一对儿加班过度的年轻社畜似的。

    沉默了几秒钟,墨檀从行囊里掏出了一瓶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墨绿色液体,歪着脑袋冲语宸晃了晃:“回体能的,要来点儿不?”

    “不了,她昨天塞给我半瓶,虽然挺好用的,但是......”

    少女累得就连缩脖子的速度都慢了两拍,颇为敬畏地看着墨檀手中那瓶,怯生生地摇头道:“味道方面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比......比藿香水还刺激。”

    “是么?”

    墨檀耸了耸肩,仰头吨吨吨地就把那瓶感觉跟藿香正气水配芥末油的玩意儿喝光了,笑道:“我觉得还行啊。”

    “唔......”

    语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抿嘴笑道:“你一定很好养活。”

    墨檀干笑了一声,在心底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语宸又躺了几分钟,才慢慢转动着身体反向趴在椅背上,露出小半张脸看着墨檀:“今天的战果怎么样,羽莺刚才发消息告诉我行动结束了。”

    “已经把所有能争取的时间都争取过了,现在盘树城附近应该已经暂时安全了,但南境突变者的总数目测连一成都没少。”

    体能多少恢复了一些的墨檀伸了个懒腰,扭头对少女展颜一笑:“不过目前情况还在掌握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天大概能把安全区域再往南推一截。”

    “辛苦你啦。”

    语宸笑眯眯地晃了晃脑袋,眨眼道:“我在精神上给你捏捏肩膀吧。”

    墨檀闭着眼睛甩了两下膀子,然后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嗯,手法很娴熟嘛......”

    少女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尖,乐呵呵地摇着小腿:“是吧是吧,我在家经常帮妈妈捏肩膀嘛。”

    “是什么是啊,有本事你真来帮我捏啊?”

    墨檀虚着眼吐了个槽,然后忽然没头没尾地向语宸问道:“那些被感染的人,现在情况怎么样?”

    “诶?”

    语宸眨了眨眼,愣半秒才反应过来,轻声叹了口气:“还好吧,今天转化为突变者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但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唔,你要是不让大家看我看得那么严就好了,我今天都被送回来四趟啦!”

    “猝死可不是闹着玩的。”墨檀随口回了一句,然后继续问道:“除此之外呢?”

    语宸皱了皱鼻子,掰着自己的手指轻声道:“那个,刚才白塔城那边又来了两百人,情况都特别不好,幸亏我当时就在那边,现在已经没事了,还有就是大家住的地方都已经翻新得差不......”

    “咳,停一下停一下。”

    墨檀有些无奈地打断了她,苦笑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诶?”

    “我想问的是,有没有人......搞事情?”

    “搞事情?”

    “嗯,搞事情。”

    第三百九十九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战国万人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