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精英老婆火力全开〕〔灵界优等生〕〔极品王妃升职记〕〔我有美丽系统〕〔暗恋成欢,女人休〕〔废婿翻身〕〔入赘为婿〕〔上门赘婿〕〔旷世神胥〕〔神都猛虎〕〔神级狂婿〕〔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慕医生,你老婆又〕〔重生暖婚:帝少娇〕〔王爷,娘娘又有喜〕〔凌天神尊〕〔八零甜妻超会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异界至尊妖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零一章:你不知道的事
    那个死平板留给自己的‘惊喜’还真不赖啊......

    虽然墨檀能感觉到面前这两位女士在自己出现的刹那明显松了口气,但在这口气松完之后,她们的目光就变得非常,非常,非常微妙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死心塌地追随自己的小神官还好,虽然那双亮晶晶的眸子中暗含着不耻、仓惶、纠结、无奈、沮丧等情绪,但还保有着一如既往的崇敬,以及某种来源成谜的恨铁不成钢。

    不过坐在小艾旁边的蕾莎可就不一样了,最初看到墨檀时的惊喜与安心仿佛错觉般转瞬即逝,那张苍白的俏脸飞快地沉了下去,只见她银牙轻咬,血红的双眸中蕴含着杀意,直勾勾地盯着墨檀的眼睛,接着之前那句话一字一顿地问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无视了前者那择人而噬的目光与寒光凛冽的小虎牙,墨檀用了大概零点七秒的时间进行了一番思考,又花了将近两秒的时间隐蔽地观察了一下身前两女的表情细节,才敛起笑意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他并没有直接矢口否认,更没有立刻指控双叶撒谎或努力澄清自己,而是面色复杂地起了个头,然后也不说下文,只是步履沉重地走到蕾莎和小艾对面的沙发前坐下,变魔术般地随手摸出了一个高脚杯,又变魔术*2般地拿出了小半坛光凭味道就能把不少人熏醉的,给自己斟上半杯,喝了半口,脸上带着异样的潮红咳了两声。

    “你是嫌自己伤得不够重么?”

    蕾莎被那股酒气熏得柳眉微皱,看着面前那忽然不复往日从容、不再嬉皮笑脸的男子,眼中的怒意竟是莫名消散了大半,扭过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东西难闻死了,不许喝!”

    说罢便用力挥了挥手,凭空唤出了一团浓稠的血光,直接将墨檀面前的酒坛酒杯吞没,通过某种腐蚀性极强的负能量令其自行消融到连渣都不剩。

    “先......先生,那个,我......我去帮您煮杯咖啡吧......”

    小艾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一溜烟地跑到了主厅的角落处,从柜子里取出了印着琉璃亭logo的小壶,又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小皮夹里拿出了一把咖啡豆,笨手笨脚地开始忙活起来......

    这还是小神官第一次看到那位自己立誓追随的人露出如此表情,褪去了那仿佛恒古不变的从容、褪去了那玩世不恭的跳脱、褪去了那让自己难以看透却能够莫名感到安心的气质,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碧绿色的双眸瞳孔变得深邃而黯淡,单薄的身影在主厅暖洋洋的光芒下却显得有些萧瑟,双手在蕾莎融去了那坛烈酒后有些发抖,嘴角那抹笑容不知何时重新扬起,但往日那弯似是在嘲讽世人的弧度现在却更像在讥笑着自己,让人情不自禁地想从背后将他轻拥入怀,喃声安抚。

    这样的‘檀莫’,无论是小艾和蕾莎都从未见过。

    不知为何,悄悄用余光回望的小艾和坐在墨檀面前却刻意不去看他的蕾莎都情不自禁地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却不知自己为何会有此感想、对方那令人感到难受颓然究竟源自何方。

    特别巧的是,此时此刻的墨檀也在思考与两女相同的问题......

    墨檀痴痴地望着自己身前那已经空无一物的矮桌,一边为自己的牛辶叹了口气,一边为自己刚顺来没多久还没喝完的感到悲哀,第三边黯然神伤地对蕾莎笑道:“这是我最后一坛了。”

    “你不是喜欢喝咖啡么?”

    惑人的觅血者女士瑶鼻轻皱,冰冷的不是很到位地哼道:“喝这东西有什么好的,呛得让人难受。”

    这话没毛病,毕竟可是无罪大陆有数的烈酒,给点儿火就能烧起来的那种,对于蕾莎这种最多只喝过红酒的‘前贵族女士’来说自然不太友好,而从来没沾过酒的小艾就更不用说了,小神官现在还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呢。

    “我虽然喜欢喝咖啡,但也总会有想让自己醉一醉的时候。”

    墨檀洒然一笑,除了眸中那依然难以遏制的痛苦之外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轻轻耸了耸肩:“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酒量越来越好,一般的酒都灌不醉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蕾莎扁了扁嘴,极力让自己正在软化下来的表情变得冰冷:“双叶的事到底......”

    “我不想知道她到底对你们说了些什么。”

    墨檀并没有避讳这个看似很戳自己伤心处的话题,也没有压低音量防止正竖着耳朵的小艾听到,只是靠在沙发上轻轻闭上了眼睛:“那丫头的话,说我什么都不过分......”

    当然了,尽管他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到让人心疼的表情,但事实上墨檀这么做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真心不知道双叶到底bb了点儿啥,而蕾莎和小艾也不可能原封不动地转达给自己,从而找不到丝毫空子可钻罢了。

    对方可是那个只要冷静下来,在各方面都不比自己差到哪儿去的四眼死平板,不但极为腹黑还深谙蒙骗之道,而这种又卑鄙又危险又神经简直可以和自己媲美的家伙在之前已经给蕾莎小艾两人做了好几个小时的‘话疗’,这段时间足够她把一段信口胡说的扯淡编织得天衣无缝,而且还有极大可能跟自己挖了不知道多少坑,直接在两女面前矢口否认或者辩驳的话只会起到反效果,九成九都会让糟糕的事变得更糟糕......

    所以他干脆变了个画风,不去正面否定对方的扯淡,而是自己另扯一个淡。

    虽然就算让蕾莎和小艾误会点儿什么也无伤大雅,但墨檀却很乐在其中地玩了起来。

    果然,在听到他刚才那句话之后,原本表情已经愈发柔和的蕾莎顿时又火了起来,冷冰冰地说道:“所以你是承认了?”

    墨檀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疲惫地问道:“你是在指哪方面呢?”

    “因为双叶给你生了个有先天缺陷的孩子,所以你就抛弃了她!”

    觅血者女士柳眉倒竖,面色负责地喝问道:“是不是真的?”

    小艾这会儿已经快把水烧糊了,这丫头听得特别认真......

    “这件事我并没有义务回答你,亲爱的。”

    墨檀面带倦容地睁开双眼,然后在蕾莎发火前身体微微前倾,轻叹道:“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必须要保守的秘密,所以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稍微说说......”

    不知为何,看着对方那双愈发黯淡灰败的双眸,蕾莎忽然产生了一种起身抱住对方,让他不要再提伤心事的冲动,然后......

    “说吧。”

    她交叠起双腿,托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确实很想听。

    人啊(泛指),就是这么矛盾的一种生物。

    墨檀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在轻轻颔首后回头对窗边的小艾笑道:“你也过来吧,水已经快被你煮没了。”

    “啊!”

    小神官顿时手忙脚乱地关掉了火,然后又着急忙慌地把就剩一个壶底的沸水倒进杯子里,往里面丢了一把咖啡豆以后快步将其端到墨檀面前:“十......十分抱歉,先生。”

    墨檀摇了摇头,然后示意她在蕾莎身边坐下,轻抿了一口真心非常难喝的咖啡水,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低声道:“果然,直到现在那丫头还在为我没有给她留下个孩子而耿耿于怀啊......”

    蕾莎和小艾当时就惊了,异口同声地‘啊(二声)’了出来。

    前者更是满面质疑地说道:“但双叶告诉我......”

    “想听的话,有问题就等我说完了再问吧。”

    墨檀淡淡地打断了蕾莎,宛若呓语般地说道:“毕竟不是什么想起来会让人开心的事,只是想忘也忘不掉罢了。”

    蕾莎抿了抿嘴,颇为‘乖巧’地垂下头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墨檀才重新出声道:“七年前,我的家乡出现了一首还算流行的诗歌......”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在面前两位女士的注视下轻声唱了起来——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

    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

    你的泪滴像倾盆大雨,碎了满地~

    在心里清晰......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

    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尽管只唱了一个小节,尽管墨檀全程没有半点情感流露,但蕾莎和小艾却依然从他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连墨檀自己都不是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情感,并为之动容。

    与之前在公共空间用扭曲魔音攻击双叶的墨檀这次唱得还算认真,所以虽然猎奇程度下降到无限接近于零,但杀伤力却依然不低。

    而且这首几十年前的老歌也确实挺好听......

    反正小艾是情不自禁地攥起了小手:“好好听。”

    “这......这首歌怎么了?”

    刚才同样听痴了的蕾莎倒是还算淡定,只是面无表情地向墨檀问道:“这跟你要说的事有什么关系?跟双叶......和她那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这首歌是我写的,可以说是我成为吟游诗人之后的第一个作品吧。”

    墨檀恬不知耻地胡诌道。

    两女顿时瞪大了眼睛:“啊!”

    “准确的说,是我给双叶那丫头写的。”

    他又恬不知耻地补充道。

    “咦!?”

    两位女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个觅血者一个太阳神官下意识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异口同声地向墨檀问道:“为什么?”

    如果让有常识者看到最热衷于干掉‘异端’的太阳神教神职人员与极为符合‘异端’模板的觅血者之间如此亲密,绝对会让人惊掉下巴的,虽然这俩都挺非主流的就是了。

    “为什么?”

    墨檀苦笑着重复了一句,摇头道:“我只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出来而已,虽然只是强调了‘不能说’而已。”

    蕾莎和小艾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乖巧地坐在那里等着墨檀的下文......

    而墨檀也并没有让她们等太久,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就即兴根据之前那首《你不知道的事?节选》编好了下文。

    “我第一次遇到双叶的时候,还是在十年前。”

    墨檀侧着头望向窗外那无垠的星空,嘴角流露出了一抹怀念的笑意:“那年,她十六、我一百六,离家出走的她与刚开始流浪的我相遇在某一个溪谷,因为不小心惹到了两个熊地精部落而被追赶的狼狈至极。”

    小艾倒是没什么反应,但见过双叶出手的蕾莎却是愣了一下。

    墨檀猜到了她的想法,微微摇头道:“当时的她并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我也没有现在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只是一个白莲花般纯洁的普通半精灵。”

    蕾莎翻了个白眼,对墨檀的话嗤之以鼻,完全没想到自己就是个被哄得挺开心的女孩。

    小艾想笑但是没好意思笑,憋得十分辛苦。

    不过两人都稍微放心了一些,至少她们眼中的‘檀莫’、‘先生’还能说句一两句不着调的话来,没有完全沉浸在那伤心的往事中......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下意识地脑补出‘伤心往事’这个设定了。

    “之后我们总算躲过了对方的追杀,逃进了一个普通的小镇中。”

    墨檀继续讲述着,丝毫没有提起他们是在什么地方被追杀的、逃到了哪个山沟沟里的小镇中,只是分外怀念地慨然道:“危险过去后,我大病了一场,发了好几天的高烧,那个连教堂都没有的小镇自然也没有牧师,如果不是当地人好心,再加上双叶每天悉心照料,经常冒着危险进入是森林拿一些不知道有毒没毒的草药回来,可能我早就已经死了吧......”

    片刻的沉默后,小艾情不自禁地问道:“那,然后呢?”

    “然后?”

    似是愣在原地的墨檀如梦初醒般地轻颤了一下,反应了好半天才露出了一抹惨笑......

    “然后我们就对上眼了。”

    第四百零一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