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怎么这么有钱〕〔锦鲤小农媳〕〔重生替嫁小绣娘〕〔她甜不可攀〕〔斗罗之莲扇斗罗〕〔国啤〕〔每天都是傻白甜免〕〔横推从拔刀开始〕〔上江首富乔富贵〕〔权妻谋臣〕〔人到中年〕〔玩家请自重〕〔农门丑女:养个夫〕〔穿梭奇幻的科技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踏破玉京〕〔天降我才必有用〕〔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穿越最狠驸马爷〕〔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一十四章:雌蜂的主人
    凭你也配?

    这是紫罗兰帝国有史以来首个敢对一位现任大公爵这么说话的皇子,而且还是个之前不显山不露水几乎完全没有存在感的皇子,比起他那位频频在各种社交场合中露面、在各个领域都有所活跃的兄长,修?布雷斯恩的名声几乎从没有传出过三色庭院,就算偶尔有什么事迹流传出去,也最多不超过萨拉穆恩皇家区。

    尽管在某些大规模社交场合迫于皇室的身份必须出席,但就算如此,修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只会专心地胡吃海塞,顺便对每个前来找自己打招呼的人报以微笑,仅此而已。

    所以尽管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克莱沃有这么一个儿子,瑞博有这么一个弟弟,但其中大多数人对于修的了解也仅限于名字和身份,充其量还知道这人颇为纨绔且不学无术,至于更多的了解就半点也没有了。

    但现在看来,之前对这个人的一切判断基本都可以作废了……

    一个能说出刚才那三种可能,不但直接全盘推翻了瑞博精心准备的说辞,甚至还将侯赛因大公逼迫到缩着脖子装鸵鸟的人,绝对跟不学无术这种字眼沾不上半点关系。

    “失礼了,公爵大人。”

    修不甚在意地移开了目光,先是随口对侯赛因道了个毫无诚意的歉,然后转头向克莱沃微笑着问道:“父皇,刚才那番话是否足以说服您呢?”

    老皇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对方那双宛若隐藏在一层迷雾后的天蓝色眸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问道:“你刚才说先聊比较现实的问题,那么现实之外的呢?”

    “哦,那个啊……”

    修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漫不经心地说道:“非要说的话,就是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帝国已经有必要去开始着手处理一些隐患了,否则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嗯,可能是明天,也有可能是两三百年之后的随便哪天无可避免地走向末路。”

    话音刚落,就有一只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咳咳,不好意思啊。”

    墨檀讪笑了一声,在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后慢慢放下了手,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发:“您刚才说的那些我是真没听懂……”

    “哪里,是我讲的太含糊了。”

    修完全没有半点介意,只是和颜悦色地解释道:“请想想看吧,在发难者是同为帝国九大家族中的火爪,各方面证据也都足够明确,但这件事的进展却依然缓慢到令人发指,就算巴菲?马绍尔被软禁在一座小小的庭院里,无所不在的干扰和阻力依然充斥着整个调查过程,而且还是在诸位基本都对真相心知肚明的情况下,最后就算给巴菲定罪了,如果后续按照正常情况发展的话,结局多半也只会是个笑话。”

    双叶歪了歪小脑袋,满脸天真地问道:“那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如果我们再不作出改变,那么帝国千百年来从未变过的游戏规则就会继续孕育出一个又一个毒瘤。”修对双叶莞尔一笑,摊手道:“放过一个巴菲?马绍尔无足轻重,但如此一来,九大家族那些铭记着这段历史的后人中就很有可能冒出第二个、第三个更加猖獗的贩奴者,或者性质更为恶劣的什么东西,而那时的受害者可未必像火爪一样有资格坐在这里,身边也未必会有这么多明事理的支持者,多来上那么几次,这个国家基本也就完蛋了。”

    瑞博面色铁青地摇了摇头,沉声道:“阿修,这个帝国已经屹立了三千多年,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崩塌。”

    “没错,亲爱的哥哥,这个帝国确实已经屹立很久了,整整三千七百二十五年,没有丝毫改变的屹立着。”

    修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无奈:“在这段时间里,第一位在紫玖之厅接受审判的大公罪名是毫无节制地提高赋税,导致了那年冬天饿死了两百多人;而最后一位接受审判的巴菲?马绍尔却酿造了一场持续了十几年的悲剧,让超过十万的无辜者惨遭不幸,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超过百倍,呵,诸位不妨思考一下,如果我们这次仍然循规蹈矩的,下一位坐在这张桌子旁被审判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从两百人到超过十万人,从一个冬天的悲剧到持续十几年噩梦,这些简单到极点的数字轻而易举地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座与帝国同岁的紫玖之厅……”

    修轻轻用鞋尖点了点地面,语调轻快地说道:“已经从最初那个用来警告、震慑我们这些‘高贵姓氏’的地方,变成了一片无比肮脏,却充满了养分的土壤,波及了十余万人的奴隶贸易则是这上面至今为止规模最大、波及范围最广、情况最恶劣的毒瘤,当然,它并不一定能动摇帝国的根基,就算今天的最终结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诸位改成‘观察’,火爪大公那边的工作也不是不可以做,我之前说的那些可能也未必会尽数实现,但是……如果我们继续‘观察’下去的话,下一个毒瘤的规模又会是什么样呢?谁能保证下一位大公所犯下的过错同样不会动摇帝国根基呢?”

    轻而易举地推翻了自己几分钟之前的话,修那平静而淡然的目光从在座每个人身上缓缓扫过,最后重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代表着紫罗兰家族意志的克莱沃?布雷斯恩,缓慢地摇了摇头:“您能保证么?陛下。”

    老皇帝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疲惫中带有些许欣慰地合上了双眸……

    “我不能,孩子。”

    ……

    游戏时间am12:16

    紫罗兰帝国,王都萨拉穆恩,旧城区酒馆

    靠窗的一张木桌旁,墨檀拿起冰凉的甜滋滋蜂蜜水,对面前那位穿着白色斗篷、面容精致的精灵男子举杯致意,夸张地笑道:“祝您健康,尊敬的王子殿下~”

    “你应该继续叫我雷恩。”

    乔装打扮了一番的修?布雷斯恩挑了挑眉,端起面前的蜂蜜水和前者碰了一下,笑吟吟地提醒道:“别忘了这里可不是三色庭院,虽然不学无术的二皇子并不怎么受重视,但如果暴露身份的话总归还是一件麻烦事。”

    “嗯,你说的有道理。”墨檀‘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杯冰凉的饮料,嘴角翘起了一抹特别恶劣地弧度,冲不远处坐在矮凳上打瞌睡的侏儒少女招了招手:“小钠,过来一下。”

    有着一头粉色卷发的服务生打了个激灵,然后飞快地‘蹬蹬蹬’小跑过来,仰头对坐在椅子上还比自己高上一大截的墨檀问道:“再来一杯甜滋滋蜂蜜水吗?檀莫先生。”

    “不,暂时还不需要。”

    墨檀摆了摆手,然后弯下腰凑到少女的耳边,完全没有降低音量地说了一句:“告诉你个秘密,其实这位雷恩先生的真名叫做修?布雷斯恩,是咱们帝国的皇子~”

    小钠当时就愣那儿了,反应了好半天后才期期艾艾地看着正在疯狂翻白眼的修,轻声问道:“那,殿下您要再来一杯甜滋滋蜂蜜水吗?”

    “行了,你也别装了……”

    修叹了口气,随手把自己那两只明显是炼金产品的精灵尖耳摘了下来,捂着额头说道:“咱们估计早就露馅了,还有,我明明为店里设计了那么多饮料,为什么你每次都只向客人推荐甜滋滋蜂蜜水?”

    “哦。”

    侏儒少女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刚才那副紧张与期待的模样,随口回答道:“因为省事啊,只用水和糖就能兑出一大壶,还不怕过期。”

    修的嘴角一抽:“等等,那蜂蜜呢?”

    “我自己吃了。”

    小钠嘿嘿一笑,然后转身往柜台后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反正都是甜的嘛,之前您自己来的时候也没喝出来什么区别。”

    “喂!”

    修猛地一拍桌子,气急败坏地冲侏儒少女的背影大声叫道:“为了偷吃点蜂蜜至于连我的份都要偷工减料吗?你有这么穷吗?每个月给你的那些钱都花到哪儿去了啊!!”

    “懒得去商会取……”

    侏儒少女挥了挥小手,紧接着便飞快地消失在柜台后。

    修在原地僵了好半天,才异常尴尬地转头看向墨檀:“嗯,其实冰糖水的味道也不错是吧?”

    “我能笑吗?”

    “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

    “行。”

    墨檀宛若瞬间换了张脸似的停止了爆笑,晃了晃手中那杯并没有加蜂蜜的甜滋滋蜂蜜水,悠然道:“那姑娘挺对我胃口的,回头介绍介绍呗?正式的那种。”

    “呵,据我所知,你的胃口好到连在琉璃亭前台打工的那位地精寡妇都会抽空撩拨。”修似笑非笑地看着墨檀,然后随口岔过了刚才的话题,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说说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墨檀眨了眨眼睛:“这家酒馆的实质掌控人是你这件事?大概是在咱俩第一次见面之后的第二天吧,只要结合你的身份,然后联想一下这个名字,最后再稍微收集点细枝末节的情报,这个答案并不难得出。”

    “你总是喜欢把最关键的内容轻飘飘地带过。”

    修扬起了眉毛,然后面色复杂地拿起自己面前这杯同样没有加蜂蜜的甜滋滋蜂蜜水,轻抿了一口之后特别无所谓地说道:“算了,反正我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次就识趣地先不问了。”

    “敢情你要是没猜出来就该不识趣了是吧?”

    “谁知道呢,我的好奇心往往会根据天气与心情而产生浮动,你呢?”

    “我的好奇心倒是不会浮动。”

    墨檀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宛若西蒙大公一样一板一眼地回答道:“但心情却往往会根据当天大的便是否通畅而产生变化。”

    修当时就呛住了,干咳了半天之后才愤愤地向墨檀问道:“你确定巴菲?马绍尔能从三色庭院的地牢里逃出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会吧。”

    墨檀紧跟着对方无缝转移了话题,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尽管他身上的所有魔法道具和炼金物品都已经被拿走了,但这应该不影响他从所有看守的眼皮底下离开,当然,如果那货打算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去死就另当别论了。”

    “但愿你没猜错。”修转头看向窗外的运河,有气无力地说道:“否则我就只能动用另外一套方案了。”

    墨檀不置可否地翻了个白眼,也有模有样地学着修转过头去,瞥了一眼窗外那几只盘旋在天空中的乌鸦:“对了,你之前在紫玖之厅说那些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你是指哪些?”

    “就是后的三种可能性啊,腐朽的规则啊,滋长的毒瘤啊之类的,其中有哪些是发自真心的?”

    “哦,你说那些啊……”

    修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翘着腿对墨檀微笑道:“基本都是扯淡,仅仅只是逼迫那些家伙承认审判的结果而已,跟大哥之前那番冠冕堂皇的演说一样,都是经不起推敲的片面理论而已,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发自真心的。”

    墨檀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特别不走心地夸奖道:“片面也好、经不起推敲也好,只要能让这场闹剧落幕就足够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皇帝陛下会让你来投最后一票?”

    “因为我足够了解父皇,也马马虎虎能判断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修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枚紫罗兰家徽,一边拿在手里把玩着一边说道:“就像我同样了解大哥,知道凭他的性格今天肯定会拽着我同去紫玖之厅当陪衬一样,在这个前提下,只要视情况做出一点点简单的诱导就足够了。”

    “哦?如果你不小心失败了呢?”

    “如果我说自己不会失败,你会怎么想?”

    “我会转身就走,避免被你的愚蠢传染。”

    “开个玩笑,你注意到我当时站的位置没有?”

    “呵……原来如此。”

    “身负紫罗兰家族血脉的我随时都可以激活那些光球,而且动作绝对会比父皇和大哥快得多。”

    “为您的智慧干杯~”

    “先别急着干杯,我皇令呢?”

    “啊?”

    “是不是也该还我了?”

    “还什么?”

    “皇令啊!”

    “什么皇令啊?”

    “……”

    第四百一十四章: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伏天氏〕〔万古神帝〕〔绝对一番〕〔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人设不能崩〕〔世子很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