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狂兵〕〔我体内有仙府洞天〕〔我真的只是NPC啊〕〔绝世龙王〕〔绯闻影后,官宣吧〕〔重生九零小俏媳〕〔圣武称尊〕〔饲养全人类〕〔仙武帝尊〕〔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是练气期啊〕〔异世为营〕〔权宠天下〕〔我养子超有钱〕〔万界圆梦师〕〔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离人入画〕〔意志少女漫漫路〕〔孟拂苏承〕〔白晚舟南宫丞完整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一十五章:想要的
    修盯着对面正在吸溜蜂蜜水(没有蜂蜜)的墨檀看了整整两分钟,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算了算了,不想还的话就放你那儿吧。”

    “嚯~”

    墨檀颇为惊讶低咂了咂嘴,特别意外地对前者瞪大了眼睛:“这么大方?”

    修莞尔一笑,耸肩道:“反正凭你的实力就算能进到三色庭院里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明里暗里的监视一样都避不开,最后不是被带到父皇面前就是被我捞出来,拿着就拿着吧。”

    “啧啧,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墨檀从善如流地把那块珍贵无比但实质用途确实十分有限的皇令收进行囊,然后玩味地笑了笑:“不过这东西好像一共也就几块吧,给我之后你自己怎么办?”

    修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吸管,这会儿正在往自己那被蜂蜜水(同样是没加蜂蜜的)里吹泡泡,听到墨檀的问题后分外纠结地抬起头来:“你要是真这么担心我,直接把那东西还我不就好了?”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很关心你的错觉?”

    墨檀反问了一句,然后抱着膀子斜眼瞥着修:“事先说好,我这人虽然多而滥情,狩猎范围也比较广,但目前还没有出柜的打算,请你不要去做无谓的尝试。”

    修夸张地做了一个干呕的表情,掐着自己的脖子哼道:“虽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但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喜欢女人!”

    “活女人还是死女人?”

    “当然是活女人!!”

    “你要求还真低啊,只要符合这两点要求就好了么,看来皇子也有皇子的难处啊……”

    墨檀幽幽地感叹了一句,有些同情的看着对方,还很是骄傲地补了一句:“顺便一提,往杯子里吹泡泡这种幼稚的行为,我从去年开始就没再玩过了。”

    修虚着眼瞪着他:“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表示自己被一口老槽噎住了,想吐但是吐不出来?”

    “不,这种话不应该由自己来说。”

    墨檀摇了摇头,轻笑道:“不过你可以表示自己有橘麻麦皮不知当桨不当桨。”

    修皱了皱眉,一时间竟是难以理解墨檀刚才说的那句话,要知道这种事从他懂事以来就几乎没再发生过了。

    后者倒是轻松愉快地吹了声口哨,笑嘻嘻地问道:“说实话,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有我这种人存在的?”

    “首先你得告诉我,这个问题究竟是指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还是你这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修也没有继续在麻麦皮的问题上纠结,只是面色平静地……继续往杯子里吹着泡泡:“如果是前者的话,具体时间应该是刚刚你打算吞掉我那块皇令的时候,后者的话,大概是在一个多月前吧。”

    墨檀微微颔首:“我并不是一个典型例子,所以自然是后者,方便说说么?”

    “虽然我现在很微妙地并不想满足你的好奇心,不过好吧……”

    修停下了往杯里吹泡泡这种既不符合自身年龄的举动,轻描淡写地说道:“当时我发现萨拉穆恩忽然多了一群乍看上去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却与周围环境违和感十足的人,他们的种族、身份都不一样,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明显不像是有常识的普通人,这让我产生了一定的好奇心。”

    墨檀挑了挑眉:“看来当时无论是天气还是你的心情都不错。”

    “所以你为什么忽然不对我用敬语了?”

    修随口问了一句,然后也没指望对方回答,只是继续说道:“于是我就比较隐蔽地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持续观察,发现这些人之间的许多共性,比如就算再怎么弱小贫穷的人似乎都持有着空间道具;比如能够通过类似但绝对不是传音魔法的形式去完成沟通,而且不限距离;比如往往都非常‘热心’,无论本质如何都很乐意会去帮助他人,然后在不索取任何回报的情况下凭空得到一些东西;比如会忽然凭空蒸发一段时间,而且绝不会留下半点痕迹;比如他们会说一些我虽然能听懂,但却完全不得要领的话,比较典型的有‘卧槽’、‘麻麦皮’、‘要什么自行车’、‘上线下线’、‘寒假作业’等;比如都不太怕死……”

    这一次,墨檀终于货真价实的被惊到了,看向修的目光中多出了不少讶然。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位皇子殿下竟然几乎摸透了玩家这一群体的存在,尽管还没有产生有关于‘维度’的联想,但如此成果已经足够鬼畜了,要知道就连在天柱山几乎无所不能的高阶观察者都没做到他这种程度。

    换位思考的话,墨檀觉得就算是换做自己,也不可能……嗯,不可能比修做得好太多,所以他心悦诚服地感叹道:“牛辶。”

    “哦对,还有‘牛辶’这两个字出现的频率也非常高。”

    修轻轻拍了拍额头,然后哭笑不得地耸肩道:“因为搞不清楚究竟是称赞还是骂人的话,我当时还特意好奇地详细调查了一下,最后发现竟然是……”

    墨檀撇了撇嘴:“你还是别说了,反正你总结的肯定没有我诠释的精彩。”

    “好吧。”

    修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轻笑道:“不过在我面前主动表示自己是‘异界人’的倒是只有你一个。”

    墨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语气有些蛋疼:“主要是你当时的试探蠢到让人恶心,我再不显露一下自己有多牛辶的话就不合适了。”

    “所以你就直截了当的跟我聊国情、定罪、审判、人证这种事?”

    修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说道:“还表示自己可以抓个证人回来,最后甚至跟我要走了皇令。”

    墨檀点了点头,特别嘚瑟地翘着腿笑道:“所以我们对彼此的试探都挺成功,你没想到一个帅呆了的异界人能帮自己这么大一个忙,我也没想到一个喜欢拿别人当白痴的小皇子出手这么大方,家传的玩意儿说给就给。”

    “尽管你这句话里有很多需要介意的地方,但看在合作愉快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修露出了一个比墨檀帅很多的微笑,然后敛起笑意正色道:“我得谢谢你,不然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没这么容易把握住。”

    墨檀长长地‘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我记得当时你还跟我扯什么大义正道、惩奸除恶之类的言论呢。”

    “你会毫无保留地相信一个陌生人么?而且还是来路不明的陌生人。”

    修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会啊。”

    “……”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而已。”

    墨檀对差点儿被自己噎岔气的王子笑了笑。

    “总而言之,既然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我们至少可以比之前更加开诚布公一些。”

    修用自己彪悍的心理素质强行抑制住了骂人的冲动,淡淡地说道:“比如好好地谈一谈彼此之间都想要些什么。”

    墨檀呵呵一笑:“我还以为你想招揽我。”

    “我之前确实动过这个念头,动过很多次,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愿意为我效力,我可以承诺给你普通人能想象到的一切,但遗憾的是你并非普通人……”

    修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沉声道:“你是个疯子,一个完全无法掌控的疯子,所以比起当你的效力对象,还是只作为合作伙伴更能让我感到安心,这就是我没有招揽你的理由。”

    墨檀狡黠地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问道:“难道你觉得作为我的合作伙伴就很安全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依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尽可能地不要跟你扯上关系才是上策。”

    修把玩着手中的紫罗兰家徽,从容不迫地说道:“但对于我来说,如果仅仅只是彼此利用的程度,还是能够挥得起你这把双刃剑的,而且你同样不得不忌惮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合作空间就大得多了。”

    “很好,很好,紫罗兰的修?布雷斯恩,就冲你这么个有趣的人,我这次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墨檀用力拍了拍手,大笑道:“那现在让我们来聊聊正事吧,抛开之前以及之后那一连串令人愉悦的计划不说,你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继承皇位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你来说应该不存在任何难度,就算巴菲?马绍尔被无罪释放也是一样。”

    修也笑了起来:“跟聪明人说话真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没错,我与皇兄不同,图谋的根本就不是皇位。”

    “但这并不代表你不会跟他去争,没错吧?”

    墨檀随口插了一句,乐呵呵地说道:“皇储殿下那张大脸都快被打肿了,邓蒂斯那老货的表情我想你也不会没看到,如果说之前你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不稳定因素的话,现在已经算是肛中钉肉中刺了。”

    修直接无视了前者的最后一句话,面色淡然地说道:“当然,虽然我图谋的并非皇位,但这并不代表我不需要这个位置,恰恰相反,皇位是我达成目的必要因素之一。”

    墨檀没有说话,只是招呼小钠过来给自己续了杯蜂蜜水(没有蜂蜜,且记在修的账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告诉你也无妨。”

    修摇了摇头,百无聊赖地托着腮帮子说道:“我只是想让紫罗兰帝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紫罗兰帝国而已。”

    墨檀没有懵辶也没有震惊,只是咂了咂嘴:“啧啧,果然所图甚大啊,皇储殿下的野心当量跟你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皇兄的格局比历史上太多皇帝都要广,而且还有邓蒂斯大公的协助。”

    修的眼中闪过一抹无奈,摊手道:“只可惜他并没有足够的责任感,他所做的一切,为之努力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别人而已,为了别人眼中的形象、为了别人口中的赞美、为了别人心中的地位,这种人或许会有一个好的开端,但绝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墨檀轻轻颔首:“我并不否认这一点,不过亲爱的殿下,你跟瑞博皇储的区别又在哪儿呢?千万别说什么为了苍生社稷百姓疾苦之类引人发笑的话,那可不是你这种人应该思考的东西。”

    “你刚才所说的同样是为了别人而活,我可没有那么高尚。”

    修摇了摇头,将手中那枚家徽放在桌面上,轻声道:“我是个自私的人,而且还不幸的很有责任感,所以我希望这个冠以紫罗兰之名的帝国名副其实,我希望统合整个帝国,让它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我希望所有家族都团结在紫罗兰的旗帜下,我希望这个国家只存在一个坚实而有力的声音,我希望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去掀起一场风暴,一场能够彻底搅乱局面、打碎平衡的风暴。”

    “你想要的倒是不少。”墨悠悠地说了一句,嘴角微微翘起:“但现在似乎只等到了一个契机而已,呵呵,你所谓的那份责任感,就是让这个紫罗兰帝国真的姓紫罗兰,并成为那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意志,然后让它变得强大昌盛万世不竭么?”

    “没错。”

    修痛痛快快地承认了,然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事实上,无论是父亲、皇兄还是我自己,始终都被布雷斯恩这个姓氏束缚着,从这点上来看,我们三人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同。”

    墨檀‘呵’了一声,装模作样地说道:“但你觉得自己比他们优秀,对么?”

    “不,准确的说……”

    修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洒然一笑:“他们和我之间根本不存在可比性。”

    “你这么狂妄你爸知道吗?”

    “不知道,而且这不叫狂妄,只是诚实。”

    “好吧,说实在的,我越来越看好你了,亲爱的殿下~”

    “那你呢?”

    修忽然话锋一转,对神情颇为诚恳的墨檀问道:“你又想要些什么呢?”

    墨檀也画风(无误)一转,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了起来,笑了足足得有两分钟,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咧开了嘴……

    “一切足以取悦我的东西~”

    第四百一十五章: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战国万人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