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丑妇,王爷〕〔都市古仙医〕〔三国之曹家逆子〕〔左道江湖〕〔都市之修仙归来〕〔女学霸在古代〕〔穿成大佬的反派小〕〔黎明之剑〕〔倦爷,你家夫人是〕〔震惊,我被女帝抢〕〔庶族无名〕〔大唐第一长子〕〔红楼春〕〔极品上门女婿〕〔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平步青云〕〔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傲世王龙〕〔快穿这个反派太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二十章:第一阶段(III)
    此时此刻,整个南境除了刻意被避开或留下的几个突变者集群之外,其余所有的怪物几乎全都被引到了金辉河支流北岸,毫无疑问,科尔多瓦和夏莲两人创造了一个奇迹,他们凭借着自身强横的实力以及严苛到极致的走位让自己踏遍了绝大多数怪物的仇恨范围,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卢娜特制的、隐蔽在各个高危区域的观察员、墨檀反复校验过多次才做好的行动路线等因素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两位诱饵能否成功完成引导任务,准确的说,是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引导任务。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这是一个难度系数远超于跟突变者大军正面硬刚的活计,因为夏莲和科尔多瓦这段时间都无法离开岌岌可危的双子城附近,所以根本没有机会预演或熟悉地形,只有一份几乎不存在误差的地图能够依靠,就这还是大部队那边在彻底收集完各个突变者集群的主要位置后抓紧派人送过来的,尽管上面的路线与参照都极为清楚明确,但这种完全没有提前踩过点,第一次出击就承载着作为整个计划基石的关键任务,稍微出点岔子就可能满盘皆输的压力之大自然不言而喻,崔小雨同学从今天(现实时间)中午开始就吃不下饭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一直都趴在电脑前背地图。

    说实话,这也就是两个人的方向感都还不错,这要是换墨檀本人来执行诱敌工作,嗯,那样的话米莎郡可能还真就安全了也说不定,不过附近的斯卡兰公国啊、自由之都啊、火爪领啊、圣域南部啊诸如此类的地方就很有可能会随机遭殃了~

    言归正传……

    且不说熟悉地形的问题,夏莲和科尔多瓦还要尽可能地不落下任何一个规模在三位数以上的突变者集群,这同样也是一个异常艰难的任务,尤其是在分秒必争半步都不能够停歇的情况下,就算有着焕发粉带来的‘嘲讽光环’也轻松不到哪儿去,速度太快容易让距离最远的突变者脱离牵引,速度过慢不但容易被追上,还会耽误第一阶段的完成时间,让坚守在桥头的人承担巨额风险,所以两人不但要掌控好突变者们对自己的‘仇恨’,有时候还需要适当的进行应变,才可能放好这次史无前例的大规模风筝。

    幸亏有众人之前总结出来的突变者行动规律,墨檀反复推翻重做的路线图中也有不少专门用于巩固仇恨的交叠式穿插走位,否则科尔多瓦和夏莲就算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可能在控制速度、确保路线、维持焕发粉的前提下进行大量且频繁的应变。

    总而言之,就结果来说,上述两点他们干的都还不错,不但没有让某一大片突变者脱离控制,还都在规定的三十分钟之内赶回了长桥。

    但中间也并不是没有意外发生,尽管科尔多瓦凭借着符文造物得天独厚的优势制造出了一片立场牢牢固定住了那些焕发粉,但夏莲的神术却发生了问题,如果不是她采取了极端手段加以应对的话,非但可能会出现近千突变者没有被成功诱导至既定地点的糟糕情况,埃比城前的长桥估计也很难剩下几个活人了……

    但夏莲终究还是在规定时间内赶了回来,不但重新拉回了因为之前那个失误而脱离控制的大量突变者,甚至还在完美达成了预定计划的情况下比科尔多瓦还要早半分钟赶回了长桥!

    “撤回城里。”

    从天而降的圣女殿下稳稳地落在四十几个幸存者面前,只见夏莲握了握左手,一道圣光璀璨的十字虚影便宛若闸门般在她身后掼下,直接截断了那些怪物悍不畏死的攻势,将冲在最前面的那百余只突变者化作一团团流炎四溢的金色火炬,转瞬间便彻底魂飞魄散,甚至没留下半点污秽。

    “愿女神保佑圣女殿下。”

    幸存者们并没有犹豫,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很清楚自己就算继续留在这里也只会给圣女殿下拖后腿而已,而且命这种东西虽然可以拿来拼,但却没有多少人会选择浪费与挥霍,所以众人便不怎么整齐地对夏莲行了个礼,然后就尽可能迅速地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是‘尽可能’,自然是因为这些人早已经到了极限,只是在看到夏莲回来后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早就应该坚持不住了,然后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一个几秒钟前还中气十足地喊着‘保佑圣女殿下’的兽人大汉在转身之后刚刚走了两步就直接倒在地上,再没有了半点声息。

    毫无疑问,他死了,死的彻彻底底,就连现在的夏莲都救不回来了。

    因为从这个家伙身上的伤势来看,他早该死了……

    能在夏莲赶回来的前一秒还顶在最前面抡刀子这种事,才让人难以理解。

    或许就连最优秀的神职人员与药剂师都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一个实力刚摸到中阶门槛的普通佣兵,能够在失去了三分之一个心脏的情况下继续高强度战斗将近三分钟……

    夏莲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兽人佣兵,以及更多先他一步牺牲在这座桥头上的遗骸,默默地诵念了一句什么,然后便转过身去,面对着那些终于将曙光十字消磨到溃散的突变者晃了晃脖子,咔嚓咔嚓地掰了两下自己那纤长白皙的指关节,低声道:“愿女神也保佑你们。”

    她轻巧地跃起,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两片若有若无的光翼虚影,将其稳稳地托在半空中,长及脚踝的金色发丝在微微摇曳着,虽然没有季晓鸽那种令人感到炫目的美感,却散发着一股神圣而超然的气息,宛若神祇亲至……

    那是一种就算不在长裙底下打圣光,旁人也不敢抬头窥伺的神圣气质。

    仅仅只是暂时恢复了一点点力量的夏莲,便足以让脚下那无数悍不畏死的突变者噤若寒蝉,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战栗,甚至压倒了这些怪物仅剩的*与本能。

    已经有了数百年工作经验的夏莲圣女,就算是在整个光之都的神眷者里,都有着稳居前三的实力,这也是圣域那边最开始压根就没想到支援什么战斗人员,后来得知夏莲‘受到重创’后更不敢送人过来的原因。

    就像在家里玩电脑的你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己方有一台高达在xx地点被不知名敌军重创了,希望你赶紧拿把菜刀过去支援顺便探明情况,你去不?

    别说什么领导、大人了,就算这话是亲爹说的都得掂量掂量吧……

    虽然联合部队里的大多数人都有一种夏莲殿下力气贼大,实力强大到甚至能揍趴看起来可唬人的科尔多瓦这种基础判断,但此类理解显然是有些错误的。

    要知道夏莲虽然力气确实有点儿大没错,但她走的可不是圣骑士路线,而是专精与神术的施法路线,也就是说,夏莲能把科尔多瓦揍翻的力量,是一个法系职业者的力量(字面意思),那么有着如此力量的法爷,其法术……嗯,或者说是神术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呢?

    “虽然只有全盛时期不到三成的水准……”

    夏莲叹了口气,随手掷出了自己那把沉重的十字架,将其直接砸在大量突变者中间,在半空中慢慢张开双手:“不过多少还是能做一些事情的。”

    下一秒,以那柄星金十字架为中心,一道不可视的波纹缓慢而坚定地扩散开来,宛若微风般轻抚过周边数百只突变者的躯体,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却在这些被亵渎的生命身上留下了一个小标记。

    然后……

    “神说,生者前行,逝者安息。”

    雨幕般密集的金色雷霆轰然落下,以夏莲的十字架为中心,顷刻间便将之前那些被标记出来的突变者化作飞灰,

    ……

    霍迪尔山道,指挥大账

    “科尔多瓦与夏莲回归长桥,除z5、z11两个区域总计遗留了四百余只突变者之外,其余目标均已集中在金辉河支流北岸,正在冲击长桥!”

    羽莺第一时间接到了双子城那边的报告,在墨檀身后沉声道:“镇魂曲第一阶段完成,疏漏在可控范围之内。”

    墨檀随手捏起两枚宛若围棋般的黑色棋子,将其分别放在地图上z5和z11区域,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面色发苦地坐回长桌前的椅子上:“太刺激了……”

    “刺激?”

    羽莺挑了挑眉,眨眼道:“我还以为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呢。”

    截止到第一阶段的计划告于段落,这位充当临时信息处理器的姑娘总算是松了口气,尽管只是普通的消息传递,但同时传递几十条从性质到类别都尽数不同的情报,而且还要在这个过程中将它们整理排序后再口述出来,再加上替墨檀进行反馈,这种程度的工作量绝对是羽莺经历过的最大考验。

    金币、津贴以及良心的在上,她终于还是撑下来了。

    “给科尔多瓦发消息,顺便让埃比城那边的观察员转告夏莲,从现在开始,他们必须在长桥上撑足至少三到四个小时。”

    墨檀仰在椅背上合着眼睛,一边揉着自己的额角一边淡淡地说道:“在镇魂曲的第三阶段结束之前,他们绝对不能倒下,也不能后退。”

    “知道了~”

    羽莺伸了个懒腰,过了两秒钟后忽然摊手道:“科尔多瓦先生回信表示‘三到四个小时?你还不如让我去死!’。”

    “死?”

    墨檀苦笑了一声,摇头道:“别做梦了,他现在连死都死不起。”

    然后羽莺就原话转达了,再然后科尔多瓦就没动静了。

    墨檀的闭目养神持续了半分钟左右,然后便睁开双眼重新看向桌上那张已经无限接近于鬼画符的南境地图,此时此刻,其中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只剩下空荡荡的脚注,只剩下两枚代表着突变者的黑色骷髅紧紧地贴在标注有‘双子长桥’的支流北边,在它们对面,则是两颗散发着浓郁红光的骑士白棋。

    镇魂曲的第一阶段,即是机动性与实力最强的符文造物、圣女殿下两人联手出击,将盘踞在费尔城周边到金辉河之流之间大部分的突变者全部集中在一起,将其引到背靠莎瓦、埃比城且充满生机的长桥前,利用强大的单兵战力以及地势将那些怪物死死地堵住,将这些形成集群后会下意识地集体行动,且无法抗拒生者诱惑的半亡灵生物尽可能地集中在一起。

    可谓是夏莲与科尔多瓦两人的独角戏。

    而即将开始的镇魂曲计划第二阶段,则是墨檀和语宸的独角戏。

    其主体跟第一阶段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还是引怪!

    只是换了一个诱饵而已。

    “她什么时候走的?”

    墨檀托着腮帮子毫无形象地倚在扶手上,抓紧这难得的几分钟休息时间努力放空大脑,一边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好准备,一边尽可能地恢复着体能值,就连跟羽莺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松垮:“我都没注意……”

    羽莺眨了眨眼睛:“诶?哦,啊……忘语啊,她刚才走没多一会儿,你刚才太专注了,没注意也正常,怎么,还有什么需要跟她交代的?”

    “该交代的都交代不知道多少遍了。”

    墨檀耸了耸肩膀,换了个更加舒服点的姿势,随手掏出一瓶肾宝……咳,补充体能值的药剂灌了两口,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她没必要那么早过去,那边稳仇恨还得稳一段时间呢。”

    羽莺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坏笑道:“说白了就是你舍不得人家呗?还是因为她马上就要去冒险而担心的不得了,一眼没瞅见就浑身不踏实?”

    “这话说的。”

    墨檀干笑了一声,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俗人吗?”

    羽莺毫不犹豫:“像,你整个就一普通群众甲。”

    “得得得,你说是就是吧,我就是舍不得了,就是担心了,就是不踏实了,怎么地吧?”

    “哦,不怎么地,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emmmm~”

    “emmmm?”

    “忘语其实还没走,一直在你后面站着呢~”

    “啥?!”

    墨檀大惊失色,猛地回过头去,却是没发现半个人影。

    “逗你玩的。”

    “呼,以后别这么玩,心脏不好……”

    第四百二十章: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一品修仙〕〔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托身白刃里,浪迹〕〔妖魔哪里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伏天氏〕〔万古神帝〕〔时空斗甲行〕〔中医许阳〕〔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