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精英老婆火力全开〕〔灵界优等生〕〔极品王妃升职记〕〔我有美丽系统〕〔暗恋成欢,女人休〕〔废婿翻身〕〔入赘为婿〕〔上门赘婿〕〔旷世神胥〕〔神都猛虎〕〔神级狂婿〕〔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慕医生,你老婆又〕〔重生暖婚:帝少娇〕〔王爷,娘娘又有喜〕〔凌天神尊〕〔八零甜妻超会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异界至尊妖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三十五章:挥剑的心情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在沉默的队伍中,雷蒙德感觉自己有些紧张,尽管周围的伙伴们都战意盎然,尽管他深知自己肩负着光荣而神圣的使命,但他的双手却依然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他有些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想起了那个总喜欢抱着把锈迹斑斑的破剑发呆,嗓门和鼾声都大到惊人的糟老头,那个阻挠自己成为伟大演奏家的罪魁祸首之一。

    如果不是另外两个罪魁祸首分别为自己的左手和右手,雷蒙德觉得自己当年对父亲的怨恨一定会更大。

    糟老头当了大半辈子冒险者,无病无灾地混到退隐后又整天盼着唯一的儿子以后也当个冒险者,为此甚至每天都会强行为自己灌输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知识,安排一些毫无道理的、被称之为‘训练’的折磨,丝毫没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

    毕竟,虽然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但拳头远不如自己父亲大的雷蒙德一直都没得选,比起接受那些乱七八糟的体能训练后累个半死,他更不愿意在违背老爹意志后被先修理到半死,然后再被迫去训练到九成死......

    实话,从来没见过自己母亲的雷蒙德年少时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如果不是他和糟老头在长相上至少有八成相似,这个怀疑或许会一直持续到现在。

    “你是个天生的冒险者,子,你注定要接过你父亲的长剑!”

    那个老头总是以这段话为开场白,一边让自己辨别有毒的蘑菇、尝试用枯叶和双手生火、寻找某片野林的水源或拎着大剑砍假人,一边振振有词地道:“相信我,过人的机敏没法让你找准旋律,却能够让你在战斗中多活半秒,强大的力量无法让噪音升华成艺术,但至少能够去砸烂任何一个艺术家的鼻子!”

    而雷蒙德也总是反驳道:“我不想去战斗,也不想砸烂任何一个人的鼻子!”

    然后被揍。

    最终,这位对音乐非常热忱,却非常遭音乐抗拒的年轻人到底还是没能成为一个演奏家,尽管雷蒙德在音乐上下的苦工比应付自己父亲时要多得多......

    练习分辨有害植物的时候,他在心里背诵乐谱。

    用假人做战斗训练的时候,他按照脑海中的旋律挥动着武器。

    每天被迫负重跑步的时候,他在乡野间、溪水旁沉淀创作的激情。

    终于有一天,他瞒着父亲报名参加了盘树城‘银竖琴’学院的入学考,并在主考官给出了‘弹琴的牛’这一评语后将其摁在地上爆揍了一顿。

    从那一刻开始,雷蒙德终于发现了艺术这条道路确实不怎么适合自己,而父亲之前的那些训练还真就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不少作用,比如被学院保卫科全城追缉的时候。

    那天晚上,雷蒙德想了很久,最终决定明天跟父亲好好谈谈,认真探讨一下冒险者这条路的可行性。

    “或许这并不是你想要走的道路,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眼前有一个可以让你抛开一切为之战斗的目标,以及身边有一群能够让你放心交出背后的伙伴是多么幸福。”

    然而雷蒙德的父亲第二天却并没有喜形于色地庆祝自己终于达成了目的,反而在沉默了良久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原谅我,孩子,我是一个自私的父亲,所以才把那些已经失去却依然难以割舍的东西寄托......不,强加在你身上。”

    雷蒙德听过之后只是沉默着,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看法。

    半年后的某天,老人抱着自己的长剑蹲在家门口打了个瞌睡,再也没有醒来。

    ......

    “老骗子!”低头走在队伍中的雷蒙德用力捏了捏手中那把锈剑,摇头驱散了脑海中那张其貌不扬的老脸,声嘟囔了一句:“要不是那个直肠子考官从学院里追出来把你贿赂人家的那两枚金币还我了,老子还真就被你给蒙过去了。”

    “敌人还是三十秒抵达战场,第一战斗序列,准备迎战。”

    温和而沉稳的声音从队伍前方传来,那个总让人感到无比亲切的年轻牧师止住了脚步,转身对所有人露出了一个十分干净的微笑:“尽管我此时此刻应该告诉大家,女神与你们同在,但她老人家日理万机还真不一定有空过来,不过我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会与你们并肩作战。”

    “是!黑梵阁下!”

    包括雷蒙德在内,第一战斗序列总计六百零三人轰然应诺。

    “谢谢。”

    面前这位曙光教派的黑梵牧师微笑着,这位一手缔造了米莎郡联合部队、未卜先知般地扼杀了北境隐患、仅用五天便肃清了中部绝大多数突变者、顶着绝对劣势带领大家在人间地狱般的南境站稳了脚跟、间接拯救了无数人的总指挥官轻轻颔首:“那我就把自己这条命托付给诸位了。”

    “是!黑梵阁下!”

    地面被震得颤抖了一下,两下,三下......

    半秒钟后,一条浑浊的、看不到尽头的洪流从远处决堤而下!

    那是近万只疯狂的不死者。

    雷蒙德拿剑的手也颤抖了起来,就算他身高将近两米、有着一身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而且仅用了半年时间就从一个普通文青晋级成了中阶剑师,但他的性格终究还是不适合做一个战士,冒险也好、厮杀也好,都与这个颇具文艺范儿的人类青年格格不入,他终究无法摒弃恐惧、无法漠视死亡。

    雷蒙德深吸了一口气,怯懦而坚定地踏前了一步,自嘲地笑了笑:“但我终究还是接过了你的长剑。”

    前面的蜥蜴人盾战士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奇道:“雷蒙德大队长,你什么长剑?”

    “没什么,好好注意前面。”

    雷蒙德耸了耸肩,有些僵硬地笑道:“尽量别死了啊。”

    对方嘿嘿一笑,与其他站在最前面的人一起将盾牌狠狠地插在地上,咧嘴道:“哈哈,大队长你别担心,包括前面那些烂肉,方圆百里之内就没一个怕死的。”

    雷蒙德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然后特别诚恳地了句:“我就挺怕死的。”

    “啧啧,队长你又在开......”

    半跪在塔盾后的蜥蜴人战士做了个鬼脸,结果话只了一半就被不远处的指挥官高声打断了。

    “曙光——虔诚光环开启、前排愈合祷言,准备链接治疗。”

    下一瞬,十余道璀璨的金色光芒在队伍中扩散开来,与此同时,顶在最前面擎盾的战士也迅速地‘亮’了起来。

    被均匀安排在第一战斗序列中的十几个曙光教派圣骑士与位居序列后方的数十位神职人员高声颂扬着女神,在墨檀话音落下的瞬间便完成了加持。

    “丰饶——前排荆棘护甲、第二梯队坚韧祝福、第三梯队生命滋长。”

    丰饶教派的牧师与神官高颂神号,播洒出一片柔和的辉光。

    “法师——正前方十五米,大范围攻击魔法准备。”

    一颗颗闪烁在法杖顶端的魔晶被点亮,空气中的元素飞快地躁动了起来。

    “左翼盗贼——死尘,隐匿,离队。”

    数十个纤细的身影‘唰’地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或短剑,然后整齐划一地将一蓬灰色的粉尘洒在身上,悄无声息地脱离了大部队。

    “萨满——前方十米地缚图腾,前排以及第二、三梯队石肤术。”

    整个联合部队最强大的萨满祭司抬手虚托,闭目沟通着大地之灵。

    “术士、召唤师——地缚图腾位置,低阶召唤生物。”

    一只只燃烧着邪火的鬼、没有五官的半透明畸变怪从次元裂缝或恶魔法阵中现身,围着刚刚拔地而起的地缚图腾狂欢了起来。

    “游侠——束缚射击准备,抛射,三、二、一,放!”

    弦声四起、不绝于耳。

    嘭!!!

    第一只踏入地缚图腾的突变者膝盖中了一箭,随着惯性扑倒在地后被一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匕首从侧面切断了脖子,

    对于一个中阶盗贼来,干掉一个综合实力等同于普通人数倍,感知力为零且摔倒在地上的敌人宛若呼吸般简单,还没有躲自己人的攻击费劲。

    拔地而起的风刃龙卷、从天而降的烈焰飞舞、四散飞出的冰棱尖刺、凭空乍现的奥术弹幕,一个个法术不断冲刷着顷刻间便踏碎了地缚图腾阵的死亡洪流,在制造伤亡的同时减缓着突变者们的速度。

    收效甚微......

    但是,意料之中。

    一只邪火鬼在歇斯底里地尖笑中抱住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某条大腿,然后迅速地膨胀到原本的三倍大,伴随着一声闷响骤然爆炸,将半径数米内的突变者统统震倒在地或掀飞到半空中,紧接着其余的召唤生物也急吼吼地分散开来,点燃自己体内的全部魔力与能量,接连不断地为这条势不可挡的死亡洪流制造着涟漪。

    血肉横飞的涟漪。

    “前排盾卫,抗冲击准备!你们至少需要坚持两分钟。”

    墨檀挥动着手中的十字架遥遥释放了一个,将死死挤在一起的十余只突变者定在了原地,使它们被身后的同类直接踩成了地毯,沉声道:“第二梯队准备接敌,自由攻击!”

    雷蒙德死死地握着手中那把锈迹斑斑的长剑,体表浮现出了一层宛若火焰般燃烧着的深青色战气,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顺着额角留下。

    近了,近了,更近了......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就在他已经能够看清其中一只突变者那烂掉了大半张的脸时,前面的蜥蜴人盾战士已经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到了雷蒙德脚边。

    “第二梯队顶上去,填上缺口!”

    墨檀手中的圣典无风自动,迸射出两道金光飞快地融进了蜥蜴人士兵体内,而他本人却是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只是大声高呼道:“全体自由迎击,绝不能让敌人打穿这里,治疗和辅助者务必保护好自身安全,优先前排和第二、第三梯队,其余人注意自保,心那些已经突进来的家伙,右翼盗贼立刻点名击杀!”

    “杀!”

    还未见过这般大阵仗的雷蒙德拾起地上那面塔盾狠狠地插在自己身前,手中化作一团青炎的长剑将两只突变者拦腰斩成了四段,却依然无法阻止更多怪物从各个方向‘渗’进防线。

    尽管这段地形颇为狭窄,但突变者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就算最前面的擎盾者没有倒下,它们也能踩着自己同类的身体越过盾牌,张牙舞爪地扑向任何一个带有生命气息的人。

    几个呼吸间,身处最前排左端的雷蒙德便被七八只突变者包围了,虽然这些突变者难以在短时间内给他造成什么有效伤害,但它们那杂乱无章的亡命攻势却依然让人胆寒,与此同时,塔盾上传来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撞在上面的突变者、撞在上面突变者上的突变者不断给他制造着压力,不给这位中阶剑师半点喘息的机会。

    如果不是他身上有着四五个增益性神术或魔法,还被萨满祭司的石肤术点名加持,最多就再坚持几分钟!

    这并非雷蒙德自己的坚持,而是面临此等情况下的最外层防线也就再坚持几分钟,如果按照这个趋势继续下去的话,那么当冲进来的突变者达到一定数量后,第一层防线也就名存实亡了。

    如果这么快就溃败了,之后会怎么样?

    镇魂曲计划彻底失败,联合部队被屠戮殆尽,米莎郡无数本已经看到希望的平民,遭遇灭顶之灾。

    这样也可以么?

    “给我回去!”

    雷蒙德随手卡住了一只突变者的喉咙,将其当成武器狠狠地从盾牌内砸了出去,直接放到了一片怪物,然后又旋身划出两道十字剑光,将三只正向从盾沿处翻进来的不死者一分为四。

    那个老东西当年所的话,总算能够稍微理解点了。

    尽管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幸运,但这种就算颤抖不止也想要挥剑的心情,倒也还不赖。

    第四百三十五章: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四重分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