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首富老公离婚后〕〔我家天使萌萌哒〕〔浴血归来:宅女为〕〔我的萌妃是大佬〕〔一见倾心:盛宠嚣〕〔医妻不种田:带娃〕〔随身空间之九幽〕〔重生国民校草矜贵〕〔她是一只鱼〕〔都市最强狂婿〕〔一夜惊喜,顾少轻〕〔攻略小社会〕〔明月清风不如你〕〔听时光说你爱我〕〔农门小恶女〕〔重生后女主又作死〕〔男主的钱都给我花〕〔契约总裁:冤家甜〕〔宿主她只想躺赢〕〔宠化全球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四十一章:意气风发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临时阵地前沿,近百名重装战士正在与大量突变者激烈地交战着,他们的武器、盔甲与战斗风格都截然不同,彼此之前的配合也算不上默契,这支从玩家到npc、从菜鸟冒险者到专业佣兵应有尽有的队伍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足够难啃。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那个难啃......

    这些挥舞着沉重武器,身披着沉重铠甲的战士,就算站那儿不动让突变者咬一时半会儿都死不掉,比起身后那些还要考虑到坐骑感受的铁罐头,这些脚踏实地的铁罐头显然要更加坚硬。

    包括负责传令的大耳蚊在内,重装截击团全员都死死地堵在阵地前方,对蜂拥而至的突变者进行展开痛击,这一过程到现在为止都还算顺利,因为直到两分钟前圣骑士团冲进阵地那一刻为止,心隐蔽且选位相对安全的众人还没有正式与突变者交战过,因为哪怕是那些被大部队落在后面的怪物,多数也都是在往大部队那边赶......

    然而,当圣骑士团一路从第三接敌区冲锋到山口处之后,情况就大有不同了。

    一群身体健康、生命力量澎湃的活物,显然能够对突变者们造成不的影响,比起前线那已经快要奋战至筋疲力尽的三个战斗序列,状态最好且人数也算不上少的圣骑士团自然更具吸引力,就算他们仅用一波冲锋就直接灭掉了近千只突变者,也无法阻止它们的‘热情’与‘追捧’。

    所以一大群突变者就直接被骑士团从战局中心生生带回了山口处。

    而重装截击团的任务,即是为刚完成一轮冲锋的圣骑士们进行恢复并争取重整时间,这也是其成员除了重装战士就是牧师神官的原因。

    “注意自保和拦截!我们的任务不是歼灭敌人,而是不让一只怪物突破防线。”

    原本应该和其他神职人员一起呆在后方的弗尔曼主祭不知何时挤了过来,一边大声咆哮着一边挥舞着自己那把钉锤凌空猛击,不断将冲在最前面的突变者生生抽飞,震声道:“不许挥霍体力,想想黑梵牧师为什么让大家尽量消耗,咱们还要在这里呆上很久呢!”

    身为一个理论上本不应该擅长肉搏的主祭,这位身材十分健美的中年兽人简直凶悍到不像话,宽大的神官袍袖口被他挽至肩膀,露出两条坚实有力、目测单身了挺多年的臂膀,将通常情况下用来施展神术的法锤狠狠地砸向一个个脑壳,砸的不亦乐乎。

    “辛苦了,兄弟。”

    高阶圣骑士格尔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弗尔曼身边,冲他呵呵一笑:“我之前就跟你过,骑士之道远远比牧师之路适合你。”

    弗尔曼抹了把飞溅到自己领口的脑浆,直接退了半步往格尔宾身后一站,耸肩道:“我就一胸无大志的混子,比起天天训练巡逻打架更喜欢拜拜神像混吃等死,你的骑士之道吸引不了我。”

    格尔宾抬手挥出了一道近五米宽的剑光,直接二十余只突变者斩成了四十多截,摇头道:“让大家稍微往后退退,我尽量在这次离开前多帮你们干掉点儿。”

    “没问题。”

    弗尔曼哈哈一笑,一边组织着大家向后退去一边冲面前的侏儒圣骑士提醒道:“不过你刚发动了联合净化,还是尽量悠着点儿,别硬挺。”

    “我心里有数,真正需要悠着点儿的是你们,弗尔曼,请尽可能让这些棒伙好姑娘们多活下来几个......”

    ......

    游戏时间pm15:25

    在简单地进行了整顿和恢复后,圣骑士团于山口处的临时阵地展开了第二轮冲锋,他们穿过重装截击团让出的通路,重新向主力部队所在的第三接敌区杀了过去,格尔宾在带队离开前凭借一己之力几乎干掉了两百余只突变者,大大降低了其余战士们的消耗,首轮冲锋时更是率领骑士团在五个呼吸之内冲散了聚集在战线前沿的大量怪物,给留在这里继续坚守的重装战士们减轻了很大负担。

    但就算如此,已经引起突变者注意的重装截击团依然在骑士们离开后感到了巨大压力,预料之中的巨大压力。

    尽管敌人的数量已经一减再减,多数也都聚集在大部队所处的山道中段,可饶是如此,人数仅有二百,其中还有近半神职人员的重装截击团也依然轻松不到哪儿去,他们没有时刻处在最前线进行即时指挥的黑梵、没有多种多样的职业配合、没有可以进一步后退的空间,更没有预备队可以与他们轮换。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按照最初的计划,位于后方的近百位神职人员还不能全力为他们进行治疗与恢复,因为作为核心战力的骑士团在第三次冲锋过后还会回到这里,而那时后者的状态理论上应该好不到哪儿去,所以队伍里的神官、牧师等治疗职业都必须留有至少四成余力。

    这就是墨檀之前严禁他们擅自加快速度的原因,要知道这支队伍原本就是无垠之水,一个搞不好就容易出现全军覆没的结局。

    但没有办法,从大局层面上来看,圣骑士团是联合部队最强大、最有可能取得大量战果的核心战斗力没有之一,墨檀必须要尽可能地维持住他们的战斗力,最大程度上地发挥出其价值,简单来就是要让他们多冲锋几轮。

    而既然要反复冲锋的话,除了三个接敌区之外就必须还有一个能够让骑士们摆脱干扰、恢复体力、重整队伍且具备足够加速空间的阵地。

    重装截击团就是这个阵地。

    所以,面对虽然已经不算密集却依然数量可观的突变者,他们必须坚守,坚守到最后一刻,直到镇魂曲第三阶段终了或者全军覆没为止,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们还是来了。

    如果不是为了减少节外生枝的可能性而限制了人数的话,报名者可能还会更多。

    这并非因为真善美、无私与奉献、责任与勇气、牺牲与信念是这个世界的常态,事实上恰恰相反,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这种程度,也正因为如此,那些耀眼的身影在关键时刻才会愈加耀眼。

    举个并不太贴切的例子,如果只看报道的话,我们或许会觉得飞机这种交通工具实在是太特么危险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那么一两架出事儿,但事实上,飞机的事故率要远远于火车、汽车,当然了,不得不这玩意儿的事故死亡率也高得过分......

    而正因为飞机出事的几率,所以出事了才会被重点报道出来,要是这东西像汽车一样,每天都能发生个几十上百起事故的话......

    好吧,那估计也就没人敢坐了。

    总而言之,那些被着重提到的有志之士其实非常稀少,稀少到跟飞机事故率差不多,所以才被映衬得格外耀眼,而绝不是因为他们的数量很多、比例很大。

    想想看吧,整个米莎郡的幸存者加在一起有数十万人,而联合部队一共也才两千人出头,这个数字比例其实就很能明问题了。

    英雄这种生物,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能会成为主流的。

    所以那些人才值得我们去尊重、去传诵、去刻画。

    ......

    游戏时间pm15:39

    刚撤下去歇了不到两分钟的大耳蚊再次奋身冲了上去,尽管他的体能值只剩下不到30%,生命药水的效果也开始递减,但他还是手脚发软地走上了阵地,换下了两个npc战士,那是一对年轻的冒险者情侣,或者是一对年轻的,前段时间才成为情侣的冒险者,他们原本在两个南辕北辙的冒险者队中分别担任主力战士,结果却在联合部队中阴差阳错地搅合到了一起,并且凭借着过人的身手双双入选这支重装截击团,与那些怎么杀也杀不完的突变者浴血搏杀到现在。

    而大耳蚊冲上去换下两人的原因,倒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要好多少,只是他觉得比起npc来,自己这种玩家成为‘英雄’的成本相对比较低廉,所以在有可能随时‘就义’的情况下还是踊跃一点比较好。

    毕竟自己的痛觉被削弱了不知道多少,就算被拉出去啃了也痛苦不到那儿去,大不了就当不心得罪邻居家那条大狼狗了。

    而且就算无罪之界这个游戏的死亡惩罚再怎么严重,如果能用自己两个来月的成果换人家二三十年的人生得以延续,好像还是挺划算的。

    用手中的大剑把几只突变者连拍带砸地敲回去后,大耳蚊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这么想的话好像又亏了啊!”

    他低声嘟囔了一句,却还是用一个冲到了不远处的蜥蜴人伙身前,用自己快被砸烂的肩铠为对方挡了一爪子,并反手一剑把那个突变者的胳膊卸了,往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吐沫:“算了,但求个他娘的问心无愧吧......”

    自诩为‘现役混混’的达尔文扯了扯嘴角,觉得现在是自己这辈子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暂时没有之一。

    ......

    游戏时间pm15:42

    联合部队重装截击团出现了首位阵亡者,一位腹部被开了两个大口子的半兽人战士在阵地前沿悄然停止了呼吸,他直到最后都没有暴露自己致命的伤势,以求让后方那些目眦欲裂却必须精打细算着为大家进行治疗的神职人员多节省一些魔力。

    游戏时间pm15:47

    接下来的五分钟内,重装截击团的牺牲者迅速突破到了两位数,在突变者的一波又一波攻势下,七名玩家和四位npc战士相继倒在了最前线,如果不是丰饶教派的那位大神官及时用了两个大范围治疗神术缓解了一定压力,这个数字可能还要再翻一倍。

    同一时间,正在进行第三波冲锋的圣骑士团也出现了牺牲者......

    一匹战马哀嚎着重重摔倒在地,它的一条后腿在半分钟前被某只突变者狠狠咬了一口,失去了好大一片血肉,尽管这只训练有素的坐骑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拼命奔驰了三十秒之久,旁边几个出身曙光、丰饶教派的圣骑士也施展了一些应急用神术帮忙稳定伤势,但其速度终究还是无可避免的慢了下去,最终被七八个怪物连撕带挠的拖倒了。

    “愿诸神保佑你们!”

    那位骑士在跌落在地的瞬间大声咆哮了一句,然后颇为狼狈地翻身站起,半跪在自己那匹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伙伴身旁,一边轻轻抚摸着它的鬃毛,一边将手里那把近三米长的骑枪丢到地上,拔出了背后的十字剑,面色平静地看着那数十只正在包围过来的突变者:“来吧......”

    这里是位于接敌区与山口处的中间地带,距离两边都有着一定距离,不太均匀的分布着近千只突变者,这位掉队的骑士已经不可能或者抵达安全位置了,所以当跌落在地的瞬间,他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战友们是不可能停止冲锋的,每一个训练有素的骑士都不会这么感性,决不会用这种势必产生大量伤亡的方式来救一个掉队者。

    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刚才那句‘愿诸神保佑你们’,与其是提醒战友们务必继续冲锋不要停,还不如是一句对大家的安慰,以一个必死者的身份对生者的安慰。

    然后,就像格尔宾之前所过的,以一个骑士梦寐以求的方式谢幕。

    “还有你,亲爱的。”

    他缓缓合上了自己爱马那双已经不再痛苦的双眸,微笑道:“诸神也与你同在。”

    下一秒,年轻的骑士挥舞着长剑,纵身冲向那些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怪物。

    他的目光清澈而明亮,他的步伐迅捷而有力,他的腰杆宛若标枪般笔直挺拔。

    直到被数不清的突变者彻底淹没,他的笑容却还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第四百四十一章: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四重分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