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杨辰回归都市〕〔与女神荒岛求生的〕〔万界仙王〕〔太荒吞天诀〕〔唐僧,你放下我的〕〔太古龙象诀〕〔圣光〕〔盖世〕〔超能仙医〕〔系统派我来抗战〕〔快穿女配冷静点〕〔带着青山穿越〕〔都市之仙帝奶爸〕〔总裁爹地惹不起〕〔冷宫娘娘有喜啦〕〔我不想当老大〕〔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星际之厨神她可盐〕〔我叫波风鸣人〕〔锦衣春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四十八章:守护骑士
    ;游戏时间p17:53

    米莎郡南境,霍迪尔山道入口处

    坐在一截木桩上的墨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步伐有些踉跄地向不远处一排简易的露天帐篷走去。

    他着上身,左肩和两肋处缠了几圈血迹斑斑的绷带,之前已经被语宸差不多治好的胳膊软塌塌地垂在一边,脸上也多了好几道爪痕,看上去分外狼狈。

    然而比起附近那数以百计的重伤者,墨檀现在的情况已经算好的了。

    这片之前驻扎着重装截击团的临时阵地已经被改造成了治疗中心,或者类似于治疗中心的地方,主要功能就是收纳并安置伤员,提供有限但效果聊胜于无的治疗或抢救,以及安置死者。

    那些被尽可能地收容或收集起来的尸体都被集中在西侧,周围堆积着大量木柴,谷乐和几个耗尽魔力的修女正在那里低声祈祷着,她们会尽己所能让那些英魂安息,至少不会被这片仍没有被解放出来的土地束缚,最后将这些尸体就地焚烧。

    尽管沉眠在这里的绝大多数战士们生前都不会被瘟疫感染,但死后却很难再有同样的抗性,因此他们只得被统一火葬,其骨灰会在战后接受圣教联合的净化,最终安置在费尔城那尚未开工的纪念碑下

    那座被突变者屠戮一空的城市已经不可能重建了,尽管圣教联合不会坐视那里变成诅咒之地,但那座埋葬了上万怨灵的遗址也不会再适合呆人,所以几位一直与联合部队保持联系的城主与夏莲、弗尔曼等人之前就决定好了,等到米莎郡彻底光复之后,费尔城的旧址将会在接受净化后继续保留,以此纪念这场难以言表的悲剧,而阵亡者纪念碑也会建在那里,以便于未来每一个想要追悼英雄的人祭奠。

    当然了,这一切都建立在镇魂曲计划成功的前提下,如果失败的话,整个米莎郡都会成为‘纪念’。

    “愿女神保佑你们。”

    墨檀遥遥地对那些战死者行了一礼,轻声道:“你们的牺牲不会白费”

    他并不是一个信神的人,至少不是一个常规意义上信神的人,所以很少在装模作样之外的时候出‘愿女神保佑你们’这种话,但刚才那一句却是发自真心。

    一方面是他知道这个世界神是真正存在的,就算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依然不算‘信仰’神的概念,但墨檀却不得不‘相信’神的存在,毕竟曙光女神帕可茜可是真正和他打过交

    交道的。

    另一方面,现在的他有些词穷,所以在注视那些死者时除了女神保佑之外一时间却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可的。

    毕竟,下令让他们去送死的人是自己。

    实话,直到现在,墨檀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能当指挥官的料,尽管他不否认现在的自己在这方面确实有些天分,但有没有天赋和适不适合是两码事。

    有一句古话的特别有道理,叫慈不掌兵。

    所以自认为心理素质有些差劲的墨檀始终觉得自己并不适合现在这个位置,或许他的三观与大多数同龄人一样都不怎么端正,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够漠视死亡,能够从容地让那些听从自己命令的人去送死,哪怕是为了更多人能活下来。

    大义也好,道理也好,他都很清楚,但清楚是一回事,亲自背负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些迈不动腿的墨檀在原地驻足了良久,最后用微不可察的声音呢喃了一句:“对不起”

    “你在跟谁道歉?”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身旁响起,墨檀转头一看,发现之前还在和那些修女一起为阵亡者祈福的谷乐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绕了过来,正背着双手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

    他轻轻摇了摇头,耸肩道:“没什么。”

    “没什么?我看可不像。”

    谷乐笑了笑,然后轻声打了个响指:“太裳,现形。”

    她旁边的空气忽然扭曲了一下,然后那个变得有些魂淡的式神便缓慢地浮现了出来:“我在,主公大人。”

    “咱们的指挥官大人抑郁了。”

    谷乐眸中带笑地瞥了墨檀一眼,乐呵呵地道:“来,告诉檀酱,那些阵亡的战士们都了点儿啥。”

    墨檀眨了眨眼睛:“啊?”

    太裳也笑了起来,然后对墨檀俯身行了一礼:“檀酱大人,刚才那些战死者的灵告诉我,他们并没有什么遗憾,而且有很多人都很感激您。”

    “你在什”

    墨檀先是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然后便飞快地反应了过来,讶然道:“你能和死者对话?”

    太裳微微颔首:“如果是那些生前意志力很强的人,我是可以看到他们并与其简单交流的。”

    旁边的谷乐也紧跟着道:“我也可以哦。”

    墨檀愣了一下,随即对面前的一人一灵莞尔道:“谢谢

    谢。”

    “我觉得你就是把死掉这种事儿看得太重了。”

    谷乐挑了挑眉,摊手道:“好吧,我承认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对死亡看的挺重,但只要不是太过于凄惨或者憋屈的挂掉,其实‘死’并不是什么令人难过的事,毕竟每个生命都会死,如果能死得其所的话,我倒觉得是件挺不错的事儿,而且很显然,那些自愿在你麾下战斗的家伙都算是死得其所。”

    “我知道。”

    墨檀看着面前这位难得有个姐姐样、正在试图开导自己的少女,轻轻点了点头:“别担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只是有些不习惯这种感觉罢了。”

    谷乐咂了咂嘴,然后用力拍了拍墨檀没受伤的肩膀:“那我就放心了,你忙的你的去吧,我过去再陪那几个修女呆会儿,给她们做做心理辅导。”

    罢就带着依然很魂淡的太裳转身离开了。

    而整理好心情的墨檀也没有多做停留,继续一瘸一拐地往那排专门用于抢救重伤员的露天帐篷走去。

    两分钟后

    第一座露天帐篷下

    “黑梵大人”

    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女骑士挣扎着坐起身来,对从不远处走来的身影轻轻挥了挥手,被旁边的暗精灵德鲁伊给重新按回毯子上后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墨檀。

    埃芒黑叶眉头紧蹙地将一团被捣成浆糊的植物敷在女骑士左臂,勉强将那道狰狞的伤口糊住,怒道:“你能不能别乱动,浑身上下一共三十七处重伤,要是不想死就老实点儿。”

    “黑梵大人”

    因为失血过多而心神恍惚的女骑士又扑腾了一下,才在剧痛下蜷缩了起来。

    刚好走过来的墨檀也注意到了这边,便走过来蹲在那位面色不断在红与白之间转换的太阳教派女骑士身旁,低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黑梵大人”

    女骑士似乎并没有听清墨檀的问题,只是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她穿着已经被浸成暗红色的亚麻布衣,身边满是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那套被堆在旁边的骑士铠已经彻底扭曲到没法穿了,让人完全不敢想象她当时是怎么被人从盔甲里解救出来的。

    “辛苦了,埃芒。”

    墨檀对那位一边调制草药一边向自己鞠躬致意的暗精灵德鲁伊微微点头,指了指身前这位意识模糊的女骑士:“她还好么”

    “勉

    强救回来了,但这辈子应该都没法再拿剑了。”

    埃芒把面前的泥罐放在地上,用德鲁伊特有的法术为里面那些草药赋予魔力,苦笑道:“她在最后一次冲锋中被十几只怪物拉下了战马,被救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被那些东西撕碎了,不仅大量失血,浑身上下足以致命的伤势也至少有十几处,就算太阳神力对那些不死生物有所克制,她这身盔甲也足够厚重,总算是把命保住了她的骑士生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墨檀沉默地点了点头,垂首看着这位面容姣好,紧紧抓着自己右手的年轻女子,长叹了一口气。

    “黑梵大人”

    意识模糊的女骑士又低声呢喃了一句,双眼似乎恢复了少许清明,虚弱地笑了笑:“我是太阳教派的低阶圣骑士朵拉朵拉希卡,您的崇拜者。”

    墨檀勉强让自己露出一抹微笑,点头道:“我记得你,镇魂曲计划开始前那几天你一直在我的帐篷外执勤,感觉好些了么,希卡骑士。”

    “我已经没法再做一个骑士了吧”

    朵拉憔悴地笑了笑,歪过头对半跪在自己身旁捣药的暗精灵德鲁伊眨了眨眼:“埃芒先生的话,我都听到了,伤势似乎有些重呢。”

    后者沉默了几秒钟,缓缓点了点头:“抱歉,以你的身体状况,就算这次能撑过去,以后应该也很难恢复到现在的程度了当然,只是很难而已,如果好好调养身体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发生奇迹”

    埃芒没有撒谎,痊愈的可能并非没有,只是不到万分之一而已,但他还是想给对方一个活下去的动力,否则别什么‘未来’了,这位重伤濒死的骑士就连三天都撑不过去。

    在医学方面也有些功底的墨檀显然也猜得出来,身为牧师的他很清楚,朵拉的伤势已经严重到了用神术都难以治愈的程度,在大量脏器都受到损失的情况下,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夏莲估计也只能保证她可以活下去。

    “奇迹么?”

    朵拉低声喃喃了一句,然后忽然对墨檀展颜一笑:“既然如此的话,黑梵大人,我有个请求”

    不只是因为疼痛还是什么,那只因为常年握剑而满是茧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墨檀用力点了点头:“你。”

    “如果我的伤能够痊愈”

    朵拉那双疲惫而痛苦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墨檀,轻声道:“如果我以后还有机会重新拿起武器,跨上战马的

    的话,您可以允许我做您的守护骑士吗?”

    墨檀微微一楞,然后立刻点头道:“可以。”

    尽管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守护骑士,但这并不妨碍他已经察觉到朵拉根本没指望自己能重新成为骑士这件事了。

    “谢谢您”

    朵拉释然地笑了笑,然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五分钟后

    抢救区最后一个露天帐篷外

    “弗尔曼主祭的情况好些了么?”

    被强行按住休息的墨檀抿了口狮王之傲药剂,转头向自己身后的圣女殿下轻声问道:“既然你出来了,就代表已经没事了吧?”

    语宸点了点头,柔声道:“嗯,已经脱离危险了,还有泰罗先生、巴萨卡他们也都没事了,别担心。”

    “那就好,我去大部队那边看看呃!”

    墨檀笑了笑,刚想站起身来,就被语宸一把按住了肩膀的绷带上,强行压了回去。

    “你哪儿都不能去。”

    语宸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指间涌动着温暖的光晕:“节省点体力吧,你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墨檀因为自己着上身所以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别扭地干咳了一声:“那什么,下个阶段我应该也没机会冲在最前面了,也没有什么指挥压力,所以”

    “不~行~”

    语宸摇了摇头,依然坚定地否决道:“你就在这里跟泰罗先生、弗尔曼主祭他们一起休息。”

    “干坐在这里我不踏实啊。”

    “我踏实。”

    “呃?”

    “没什么大家大概还有多久的时间可以休息?”

    语宸转头看向远处,忧心忡忡地问道:“夏莲姐姐和科尔多瓦他们还能再坚持么?”

    墨檀揉了揉额角,苦笑着耸了耸肩:“科尔多瓦那边还好,夏莲的话,她能撑四个时,但估计是在胡扯,最多三个时吧,如果三个时之后第四阶段还没有开始的话,她估计就真的要拿命去扛了。”

    “三个时”

    语宸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也就是大家的休息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啊,如果以这个状态去进行第四阶段的话”

    “嗯,估计损失会很大吧。”

    “但是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对么?”

    “嗯”

    第四百四十八章:终 /p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四重分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天国的水晶宫〕〔伏天氏〕〔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老婆请安分〕〔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万古神帝〕〔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