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江首富乔富贵〕〔权妻谋臣〕〔人到中年〕〔玩家请自重〕〔农门丑女:养个夫〕〔穿梭奇幻的科技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踏破玉京〕〔天降我才必有用〕〔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穿越最狠驸马爷〕〔我能无限释放大招〕〔做首富从捡宝箱开〕〔神宠全球降临〕〔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开局神级选项强化〕〔我的佛系田园〕〔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墨爷你前女友又来〕〔乡间轻曲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四十九章:暴风雨前
    游戏时间pm18:42

    伴随着最后一缕昏黄的阳光消逝在地平线远处,夜幕终于彻底降临在这片饱受疮痍的土地上。 . .co

    一根根火把在霍迪尔山口处被点亮,却将夜色映衬得更加晦涩深沉。

    “螺蛳哥,再继续睡会儿吧。”

    见习盗贼艾尔莎见横躺在自己面前的螺姆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立刻蹙着眉毛轻声道:“等到该出发的时候我会叫你。”

    这位年轻的精灵少女运气相当好,尽管实力稳居联合部队除了平民之外的最底层,却并没有在之前受到什么重伤,要知道当时她所在的第三作战序列可是被墨檀连续数次安置在了战线最前面与那些突变者硬碰硬,战损仅仅比前两个序列低了不到百分之二十,但这个立下不少功劳的单纯少女唯一一次流血竟是因为平地摔这种坑爹理由把自己鼻尖蹭破了。

    而同为第三序列成员,实力还比艾尔莎高上两个阶位的螺姆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这位算上呆毛个头不到一米三的侏儒游侠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好肉,大大小小的伤口加起来至少有二十多处,其中有四五个地方都是那种只要角度稍微再刁钻一点就极有可能毙命当场的重伤,绝大多数装备和那套刻了三道基础附魔的皮甲已经彻底没法要了,只有一把保养精良的双手弩情况还算良好。

    那是一把款式和型号都很普通的重弩,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上面那根弦是用魔网蛛做的,比普通的钢线强韧耐用许多,普遍被用于制作锐刺陷阱和黏合陷阱,算是品质的素材,尽管质量不错但其实也不算什么珍贵的东西,连弦带弩的总成本目测也不超过十五银币。

    然而很多证据都能表明,这架弩一直被主人视作珍宝,嗯,至少从前段时间开始一直被主人视为珍宝。

    要知道螺姆那把砸进他两个月收入的都在不久前和突变者肉搏时被打烂了,而这架弩却一直神奇地完好无损。

    话说回来,游侠去跟突变者肉搏这种事本来就足够神奇了......

    “啊哈哈,我没事,这不是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么。”

    螺姆哈哈一笑,坐起身来对艾尔莎摇了摇头:“而且我可不信你真会在出发时候叫我,烂叶子一定跟你说过把我留在这儿之类的话,放心吧,你螺姆哥的状况好着呢,不至于稍微受点儿小伤就啥也干不了了。”

    艾尔莎张了张小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个从不远处响起的声音打断了......

    “你猜对了一半,艾尔莎确实没打算叫你来着。”

    一只通体乌黑的豹子无声地出现在两人身旁,露出了一个十分人性化的讥笑:“但我可没跟她说过啥。”

    螺姆撇了撇嘴,随手抄起了自己的重弩抱在怀里,回头瞪了刚才‘急救中心’跑过来的埃芒?黑叶一眼,哼道:“反正你说什么都没用,第四阶段我是肯定要参......哎?!”

    说到最后他才反应过来埃芒之前的话,当时就愣那儿了。

    “黑叶先生说的没错。”

    艾尔莎递给螺姆一杯温热的树汁,垂着头低声道:“我确实不想让螺蛳哥你参加下个阶段,虽然知道十有*是拦不住你的......”

    螺姆傻乎乎地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树汁,面色有些发红地干笑道:“哈哈,艾尔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个烂叶子看不起我就罢了,你可不能......”

    “你本来不需要伤这么重的!”

    大部分时间都恬静温和的小盗贼忽然抬起头,紧盯着螺姆那双大小眼沉声道:“如果你没有一直傻乎乎地掩护我的话,如果你没有每次都恨不得让自己被那些怪物撕了也要保护我的话,你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螺姆当时就呆住了,石化了半天才磕磕巴巴地说道:“我......”

    “你喜欢我对吧!”

    艾尔莎目光灼灼地盯着螺姆,气势汹汹地说道:“就算我经常记错你的名字,就算我虽然叫你螺蛳哥但其实比你多活了一百多年,就算我笨手笨脚的只会添麻烦,你还是喜欢我,对吧?!”

    “?”

    蹲在旁边的埃芒?黑叶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没......没有......不对,啊不是,我......”

    螺姆先是条件反射般地摇了摇头,然后又更用力地摇头去否定自己刚才的摇头,整个人看上去跟抽了疯似的。

    “我错了,我当时就不该给你那袋魔网蛛丝!”

    艾尔莎那张总是笑盈盈地表情忽然冷了下来,咬牙道:“死心吧,螺蛳哥你这个......你这个臭矮子!我......我不喜欢一米三的,我喜欢三米一的!知道了吧!”

    螺姆当时就跟被雷劈了似的定那儿了,双眼无神地喃喃道:“三米一......三米一那不是食人魔吗?”

    “你闭嘴!”

    而艾尔莎依然跟上了头似的处于狂躁状态,原本挺呆萌的一个小姑娘跟吃了火药似的大声嚷嚷道:“反正事先说好了,我不喜欢你!所以不要跟着我!第四阶段你要是一定要参加的话,好,那我就留守在这里!反正一个见习盗贼也起不到多大作用,要是羽莺姐实在点名让我去我就自残重伤!满意了吗?!”

    她豁然起身,泄愤似的把两把备用匕首往地上一摔。

    “那我要是不去呢......”

    螺姆呆呆地看着艾尔莎,过了好一会儿才垂头丧气地问道:“我不去的话,你就不会自......唔,自残了吧?”

    艾尔莎点了点头:“那我就乖乖在预备队带着,反正只要你没在我半径一公里内我心情就好了!”

    “我考虑一下......”

    螺姆面若死灰地点了点头。

    艾尔莎哼了一声,满脸嫌弃地指着螺姆手中的杯子:“先把药喝了,然后考虑好了跟我说一声,我先去想想你要是非要去的话捅自己哪里会比较不会痛!”

    然后就怒气冲冲地转身跑掉了。

    半分钟后

    “你说......”

    螺姆率先打破了沉默,转头向埃芒问道:“如果我非要去的话,艾尔莎她会乖乖留在这里吗?”

    后者用他的豹子头扯了个干笑:“不可能,不过她应该会想办法避开你。”

    “这样啊。”

    螺姆耸了耸肩,轻轻晃了晃手中那被暖呼呼的树汁:“那帮个忙呗。”

    埃芒翻了个偌大的白眼:“有屁就放。”

    螺姆随手把那被树汁泼到了地上,微笑道:“一会儿等艾尔莎回来的时候,你能告诉她我乖乖把这杯东西喝掉了么?”

    埃芒叹了口气:“你果然发现了啊。”

    “安神粉嘛,而且估计还是从炼金工坊那边要来的高级货。”

    螺姆咂了咂嘴,把杯子放到一边,摊手道:“我要是真喝了的话,估计天亮之前就别醒过来了。”

    “你就那么不放心那丫头?”

    埃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已经重新躺回去闭上眼睛的螺姆:“亏她把话说的那么绝,你知道那艾尔莎在你被抬回来之前酝酿了多久么,而且话说回来,她确实是是被安排在预备队里的,应该没有太大危险......”

    螺姆哼了一声:“咱们第三作战序列就不是预备队了?之前战死了多少兄弟你心里没数吗?这还是有黑梵牧师时刻在前线盯着的情况下。”

    埃芒皱了皱眉,沉声道:“但是你的情况......”

    “我的情况我心里有数。”

    螺姆摇了摇头,攥紧了包裹着绷带的右手:“你是羽莺大人的左右手,到时候肯定照顾不过来那么多,之前那场仗如果不是我的话艾尔莎都死十次了,所以最终阶段就算只有第三阶段十分之一的风险我都不敢留在这儿等,因为我不想让她死,就这么简单。”

    埃芒沉默地点了点头,苦笑道:“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瞒着她的。”

    “谢了。”

    螺姆咧嘴一笑,然后忽然有诡异地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个啥,艾尔莎她......不会真喜欢三米一的吧?”

    “......”

    十分钟后

    偷偷折返的艾尔莎见螺姆已经倒在了毯子上,只有依然维持着黑豹形态的埃芒蹲在那里,便蹑手蹑脚地溜了过来,先捡起那个倒在地上的杯子看了看,然后才讪讪地向埃芒问道:“他喝了?”

    后者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嗯,喝了,一边纠结一边喝的,结果还没纠结完就睡过去了,这小子躺下之前都哭了,哭得嗷嗷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昏睡’中的螺姆额角出爆出了几根青筋。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艾尔莎却是没有丝毫察觉,只是特别弱气地小声嘟囔道:“但是螺姆哥真的不能再出战了,他一直都只顾着保护我,我......唔,很心疼......”

    埃芒的豹子头在微微有些颤抖,幸亏他现在并非人形,否则表情一定十分精彩,隔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问道:“那啥,问你个事儿,你真喜欢三米一的吗?”

    “啊?”艾尔莎懵懵地眨了眨眼,然后跟拨浪鼓似的摇起头来:“怎么可能啦!三米一的是食人魔吧!”

    面前的豹子头露出了一个难度系数9.0的贱笑:“那你喜欢一米三的吗?”

    精灵小姑娘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别过头去:“唔,那个......分人......”

    “噗!”

    螺姆直接就喷了。

    “诶?!”

    艾尔莎大惊失色,轻呼道:“螺姆你怎么......”

    “啧啧。”

    结果只见螺姆咂了咂嘴,眼睛依然合得紧紧的,梦呓般地嘟囔道:“唔......妈妈再打我一次......zzzzz......”

    他的脸颊红彤彤的,仿佛真的被妈妈扇了俩大耳刮子一般。

    艾尔莎嫣然一笑:“真可爱。”

    埃芒作势欲吐:“真恶心。”

    ......

    游戏时间pm19:45

    已经恢复了多半体能值和生命值的墨檀从弗尔曼床边离开,走到外面与刚刚回来的语宸并肩而立,轻声道:“刚才是最后一批吧?我是说能救回来的。”

    语宸轻轻拭去了自己额前的汗珠,莞尔道:“嗯,我们是该出发了么?”

    “是啊,两个小时了,且不说科尔多瓦,夏莲那边估计也快到极限了......”

    墨檀微微颔首,抬头仰望着那没有星星的夜空:“再等十分钟,如果‘那边’再没有消息的话,咱们就准备动身吧。”

    少女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好奇地眨着大眼睛问道:“等下,墨檀你说的‘那边’是哪边?夏莲姐姐么?”

    墨檀揉了揉额角,摇头道:“不是,夏莲既然说能撑四个小时,那四个小时之内她就绝对不可能让人跟我们联络,我指的是另外一边。”

    “另外一边?”

    “嗯,或者说是有可能的援军吧。”

    “是这样哦~”

    “话说回来,你到时候一定要严格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做,绝对不能犹豫,知道了吗?”

    “是是是,要喝红茶吗?还剩最后一点哦。”

    “那就拜托了。”

    ......

    同一时间

    米莎郡西南,金辉河支流旁

    一支仅有两人的玩家小队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岸边,尽管同是联合部队的一员,但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两个主战场都非常远,从开战到现在就连半只突变者都没见到,除了蹲在这里发呆就是蹲在这里发呆。

    因为一个特殊的使命......

    “玄正啊,你说小黑到底为啥让咱哥俩呆在这儿啊。”

    一个有着锃亮大光头的白胡子老大爷打了个哈欠,对旁边的另一个老大爷问道:“不会是觉得咱们几个老头子在那边派不上用场吧?”

    “忘生老弟你着相了,黑梵小伙让咱们几个在这儿看着肯定有他的原因,切莫心浮气躁啊......哟,上钩了!”

    名叫玄正的白胡子老大爷笑了笑,然后目光微凝,猛地一拉手中的鱼竿,将一只破靴子钓了起来,当即震声道:“卧槽!”

    “你瞧瞧你,刚刚还说切莫心浮气躁呢。”

    “卧槽!!”

    “淡定,这儿的鱼本来就少。”

    “卧槽!!!”

    “喂,你差不多行了啊......”

    “不是!快看那边!看河上!”

    “啥和尚?呃......卧槽!!”

    就在不远处,数艘直径至少二十米有余的战船正缓缓驶来,上面的魔晶灯闪烁着迷离的光芒,将两侧的工程火炮,以及......斯卡兰公国的沧澜雄鹰徽记映衬得熠熠生辉。

    第四百四十九章: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伏天氏〕〔万古神帝〕〔绝对一番〕〔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人设不能崩〕〔世子很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