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常东〕〔最强无敌宗门〕〔龙神斗尊〕〔人间纪〕〔终庭〕〔教父的荣耀〕〔我是心悦大佬〕〔假装自己是学霸〕〔帝霸天下〕〔光头宗师〕〔诸天降临现实〕〔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医道仁心〕〔青白传〕〔神山圣尊〕〔枭雄〕〔砍死那群作者〕〔大侠萧金衍〕〔我真没想当救世主〕〔万古神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六十四章:米莎日记(I)
    【现在是2049年2月27号,游戏里的日期是圣历9571年,歌之月,旋律7日,这篇已经更新了有一段时日的‘日记’终于也连载到了最后几页。

    首先感谢水友们的支持,能让我这个不怎么会讲故事的人坚持到现在,也没有去诟病之前那些帖子里可笑的错别字和乱七八糟的排版,请务必相信,这该死的输入法确实跟我有仇(笑)

    当然还要感谢版主慈祥暴鲤龙大大的抬爱,能让‘日记’在这个版面置顶了这么长时间,隔壁美食区的烤鸽子姐姐都快怀疑咱俩有py交易了。

    好了,那么我们言归正传,回到米莎郡那场旷日持久,终于在今晚……好吧,其实是今早画上了一个惊叹号的战争。

    不过说是言归正传,其实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整理出一个很好的思路,来讲述自从我三年前发现自己胖了五斤那天后最漫长的一夜。

    所以这次请容我以自己的第一视角来进行叙述……

    我昨天是卡着开服时间上线的,尽管对npc来说仅仅只是眨一眨眼的功夫,但对我们来说其实已经过去了整整12小时,那是让我分外难熬、食不下咽的12小时。

    上一篇日记中已经说过了,我们整个联合部队都驻扎进了霍迪尔山道,那是位于米莎郡南境偏北(无误)的一条山道,在黑梵大佬的指示下,我们做好了一切自己能做的准备,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无论是我们玩家还是那些npc都发了疯似的努力工作着,为了与那些僵尸(官方名似乎是突变者)决一死战。

    因为这方面已经在之前的日记里讲过了,我在这里便不再赘述。

    总而言之,似乎并没有考虑到士气的问题,黑梵大佬在两天前就已经公布了镇魂曲计划的全部细节,共有四个阶段,而且也明确地表示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我们都有可能全军覆没,而且就算没有什么地方出岔子也绝非万无一失。

    用大佬的话说,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豪赌。

    从最早霍弗城那会儿就已经加入了联合部队的我很清楚,他已经做到了能做到的最好,很多跟我一起或者之后来的小伙伴也抱相同观点,说实话,如果不是黑梵大人有那位圣女殿下,或许跟我一起的几个妹子早就找机会出手了。

    其实之前还有几个姑娘抱有一线期望,本着人鬼殊途的原则坚持自己还有机会,直到前些日子有人在公共空间的综合实力排行榜里看到了圣女殿下的名字,我们才知道人家根本就不是什么纸片人老婆,人家是高玩、是真老婆!

    咳咳,又不小心跑题了,反正用黑梵大佬的话说,该做的准备我们都已经做了,人事已尽,剩下的就看天命了。

    于是,游戏时间早上七点整,在我登录游戏的一分钟后,镇魂曲计划便正式拉开了帷幕,由曙光教派的圣女夏莲殿下和科尔多瓦巨佬率先展开行动,冲出那两座长桥开始‘拉仇恨’,近两万只怪的仇恨!

    在第一阶段被任命为z21区观察员的我昨天下线时就已经抵达了指定位置,在和羽莺姐简单地联络过一次后便开始执行任务,在那数以百计的怪物附近展开近距离观察,并每隔五分钟做一次汇报。

    这是并不是一个困难的差事,比起夏莲殿下和科尔多瓦巨佬来说,我们这些观察人员所冒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当科尔多瓦巨佬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我依然无可避免地被惊到了,数千只跟在他身后的怪物浩浩荡荡地从我面前经过,最近的只有不到两米,甚至能闻到它们身上那腐朽的臭味。

    但个人实力排行榜第二的大佬无所畏惧,他就像散步似的一路小跑向远处,顺便引走了z21区所有的怪物,而被吓了一跳的我足足过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

    我赶紧将情况反馈给了羽莺姐,然后便被告知任务已经完成,即刻按照之前规定好的安全路线返回霍迪尔山道。

    重新给自己身上撒了点烂木头味的死尘后,我就撒丫子开始往回跑……

    路上还接到了一个名叫‘戈登’的小伙伴的消息,那位负责z8区观察任务的老哥表示自己心里咯噔一下,同时希望我把这事儿写进今天的日记里,说是想出名,总而言之就是——戈登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戈登你看的话记得给我发红包啊)

    大概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霍迪尔山道,并在简单地报告后被分到了s17特别监控小队,负责第二阶段其中一块区域的监控,然后……然后黑梵大佬竟然在几分钟后主动加了我好友!还跟我问了个好!啊啊啊我死了!

    很快,我就以传令官的身份和三位队友一同出发了,他们都是npc,尽管之前我并不认识他们,但一路上的氛围相当不错,大家聊天聊得也很开心,而且都很照顾我这个有些笨手笨脚的小剑士。

    说真的,我看不出他们跟咱们这些‘真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们爬上山坡,洒满死尘潜伏在一片不算茂密的灌木丛后,主要通过法师之眼去观察近百米外的一群怪物,因为要每隔半分钟就要进行一次简短的汇报,所以我自己几乎没有时间去留意目标的动向,大部分时间都是几个队友在执行盯梢和警戒工作,这个过程的前半个小时还算轻松,直到远处那些僵尸突兀地离开了原地位置。

    几分钟后,之前那并没有让我感到多少‘决战’气息的轻松氛围消失了,黑梵大佬突然发来的一系列命令给我们s17特别观察小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接下来的将近一小时里,我们始终处于在四面楚歌中疲于奔命的状态,跨过数个无人监控区设置焕发粉、赶到最近的补给点担任临时护卫工作、到某个指定地点去确认仅仅几十只怪物是不是乖乖待在原地、跟在怪物大部队后面沿途做下标记、莫名其妙地去某个地点待命再莫名其妙地撤离,这些莫名其妙的任务一度让我觉得黑梵大佬是不是故意在耍我们,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我趁着为数不多地休息时间跟几个朋友发消息吐槽之后,才发现几乎所有被派出去来的队伍都在疲于奔命,所有人都肩负大量任务,相比之下我们s17小队还算轻松,那些代号‘鹰眼’,全员都由玩家组成的队伍差点跑断了腿,接到的命令几乎是我们这些普通小队的两倍,一个个都被累得吐信子了。

    我很难想象黑梵大佬究竟要彪悍到什么程度才能同时发出那么多指令,也不清楚我们这些人所做的事究竟起到了什么效果,这无疑是一盘很大的棋,尽管身为棋子的我们无法窥视到全貌,但最终的结果却足以证明黑梵大佬这盘棋下赢了,我记得很清楚,当天上午十点四十九分,作为第二阶段核心的晨忘语殿下以及公主卫队成功将一万两千余只突变者拉离金辉河支流,直奔霍迪尔山道。

    至此,第二阶段已经完成了超过百分之九十,而刚刚赶回驻地的我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休息与准备时间。

    我被分到了第一作战序列,稀里糊涂地被轰到炼金工坊那边,从两个面无人色的老兄那儿领到了五瓶生命药剂和半试管颜色可疑的‘体能药水’,然后就去驻地那边找大部队汇合了,负责率领包括我在内总计五十几号人的雷蒙德队长很亲切,跟我们聊天时总是拎着一把看起来挺有故事的锈剑,性格和他的体型完全成反比,是一个很细腻很知性的人,甚至为了舒缓大家紧张的情绪即兴借了把鲁特琴弹了两首曲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罪之界的音乐体系跟现实不大兼容,反正我觉得是挺难听的。

    同队的五十几人里大概有十来个玩家,不过我们并没有太深入的交流,只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而已,我太紧张了,如果不是在游戏里,我肯定已经开始胃痛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过的真是太快了,仿佛只是眨了眨眼,说两句话的功夫,零号接敌区的轰鸣就遥遥地传了过来。

    上午十一点五十一分,第三阶段正式开始,那是我最后一次有空去看系统时间。

    掩埋着大量爆炸物的第一道基本防线(简称一本线)被引爆了,我们几乎是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接到了命令,在队长们的带领下快速赶到第一接敌区严阵以待,每个人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做好了死在第一波冲锋下的准备,萨满们的战鼓声开始回荡在山道中,但对我们这些玩家却起不到太大效果,我依然紧张的浑身发抖。

    一个又一个萨满祭司从我们身旁匆匆跑过,头也不回地向零号接敌区冲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嘶吼声,然后便看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雷霆风暴。

    我知道法师团已经出手了,也知道快轮到我们了……

    雷雨止息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黑梵大佬很轻松地对我们摊了摊手,宣布前菜结束了,然后便带头向零号区走去,大家紧随其后,每个人都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我注意到雷蒙德队长也跟我一样在发抖,相比身为职业佣兵的他已经血液沸腾了吧,而我却只是在患得患失,尽管并非恐惧‘死亡’,但我却很害怕这段时间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再然后,我就没时间害怕了……

    我甚至不知道那些怪物是在什么时候冲过来的,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挥舞着武器和那些东西战作一团了,或许不应该说是战作一团,只是机械般地向那些已经铺满了自己视野的丧尸抡刀子而已,前面的十几个战友瞬间就被吞没了,雷蒙德队长用怒吼唤醒了其他人,但那些怪物已经几乎越过了第一梯队,它们充斥在每个能挤人或不能挤人的地方,用牙齿与利爪撕扯着自己面前的一切,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扑倒了,半小时前还跟我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半龙人大哥被至少十几个突变者围在中间,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一滩殷红的碎片!

    黑梵牧师的呼喊从不远处传来,指示第二梯队顶上去,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我们勉强遏制住了第一波冲击,盗贼部队从两边突了进来,帮忙击杀那些已经和第一梯队不分彼此的怪物,施法者也开始掩护我们,拼命把技能扔向远处的怪物,战斗就这样突兀地打响了。

    就像一台满功率运转起来的绞肉机一般!

    战争古树、支援序列、骑士团相继加入了战局,将战火燃遍整个霍迪尔山道,我们被撤下去,顶上来,随军后退,再撤下去,再顶上来,再随军后退,三个战斗序列无一例外地超负荷运转,每秒都有人倒下,每秒都有更多的人扑上去,直至退无可退。

    请原谅我无法更加仔细地进行描述了,因为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最后一波冲锋中活下来的,我只能告诉大家,当最后一只突变者倒下的时候,我身边的所有战友全都瘫倒在地,有些人甚至再也没有站起来,短短几个小时,联合部队却是死了整整一半的人。

    然而,双子城那边还有同样多的怪物在等待我们。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驻地,接受了一番简单的治疗后便就近找了个地方恢复体力,用夏莲殿下和科尔多瓦巨佬拼命争取出来的时间调整状态,直到被羽莺姐偷偷叫到了山口几里外的某个地方。

    那里聚集着联合部队所有还有一战之力的玩家。

    片刻之后,羽莺姐把黑梵大佬带来了。

    大佬问我们愿不愿意成为敢死队,成为最终阶段的先锋。

    出于一个很滑稽的原因,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因为当时我觉得那些本身只是智能数据的npc比我们这些玩家的命值钱。

    我现在甚至还这么觉得。

    于是我加入了敢死队,并死在了最终阶段开始后的第十分钟。】

    第四百六十四章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仙王的日常生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明日之劫〕〔逃命吧作者君〕〔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一剑斩破九重天〕〔明末不求生〕〔三爷你画风又歪了〕〔大数据修仙〕〔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