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东方幸运星〕〔我体内住着一个恶〕〔不死帝尊〕〔风动聆音〕〔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家娘娘太凶悍〕〔主播好难:老公比〕〔闪婚专宠:总裁爱〕〔郑原李茹萍〕〔我只想享受人生〕〔诛天之拳〕〔云上鸢飞〕〔无极异界游〕〔无上道境〕〔异界之最弱龙骑士〕〔无敌天帝〕〔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六十九章:拂晓前的疯狂
    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意外

    尽管黑梵确实没有让那位圣骑士特意去看问秋,但这并非因为他不在意或是忘了对方,只是因为他知道问秋是个玩家,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玩家,所以他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毕竟都是在玩游戏,谁也没有理由去要求对方陪自己怎样怎样,想要交流的话也有好友消息可以随时沟通情报,所以在天涯若比邻这一前提下,自然没有必要像跟npc打交道一样面面俱到。

    如果问秋不是玩家,只是一个npc少女的话,墨檀十有都会让这位骑士顺道去霍弗城探望一下,问问后者的情况和未来的打算,但问秋毕竟不是npc,而是一个可以无视距离随时发消息聊天的玩家朋友,或者说是小妹妹,再加上对问秋真实性格的错误判断,于是他就没想这么多。

    当然了,问秋也并不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毕竟她确实有在战后发给自己的黑梵哥哥发了好几条好友消息,而且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关于这点,我们确实可以理解为墨檀的不对,但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在镇魂曲战役彻底结束后,墨檀接到的好友消息实在是太多了,要知道在敢死队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绝大多数玩家都已经阵亡了,而那些迫切想要知道后续发展或者急于宣泄自己激动之情的人,但凡有‘黑梵’这个角色好友的,基本都给他发了几条或问候或感慨或求证的消息,而这段时间因为指挥需要,墨檀的好友栏里已经塞了上百个玩家,可想而知在胜利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爆出后,他的消息列表有多么的凌乱壮观。

    而小问秋在突变者数量归零后那几条撒娇般的消息,无疑在瞬间就被淹没在了消息海洋中,没有回复绝大多数人的墨檀自然没有回复到她,别说回复了,他根本就没看到。

    我们可以说黑梵色迷心窍,没有置顶除了‘晨忘语’之外的任何一个玩家,但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跟问秋的关系虽然很好,但对墨檀来说对方毕竟只是个惹人怜爱的游戏好友,而且还是很懂事的那种小妹妹型,再加上他那会儿的好友栏里满打满算也只有双叶加一堆现实里的新朋友,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所以没有置顶也是情理之中。

    而问秋对这位黑梵哥哥的定义则是第一个能跟自己好好玩(包括现实)、值得依赖的大哥哥,所以看到他的时候自然会不一样。

    而我们不能奢求一个孩子能有多理性,能有多讲道理,能有多符合逻辑。

    所以,这个足以令整个世界都扼腕叹息的意外就这么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小问秋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冲击,并将那位替语宸去给加赫雷斯送口信的骑士格杀当场。

    而直到现在语宸和墨檀都不知道,加赫雷斯其实也不是npc。

    “一个骑士在这里遇袭了,杀人者应该就是主公您之前感知到的恶灵气息,根据这些骸骨武器的状态来看,那个人应该并没有离开太久,如果我现在去追的话,或许还有机会。”

    太裳简短地把自己的发现向谷小乐报告了一番,严格来说是向与谷小乐建立了某种联系的纸片人报告了一番,后者当下还在砂瓦城那边慰藉亡者,本体距离这里十分遥远。

    “稍等一下”

    纸片人严肃地说了一句,然后便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那上百根鲜红的骨矛旁转了两圈,又不情不愿地挤进最中央那位圣骑士的尸骸附近驻足了一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你立刻回来,不要尝试去追踪凶手的行踪。”

    太裳愣了一下,略有魂淡的身体微微蹙起了眉毛“但是主公”

    “没有但是,差距太大了,我们跟对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谷小乐不容置疑地打断了自己的十九号老公,沉声道“如果是在我原本的世界还好说,就算是这种级别的怪物我也能想办法,就算打不过也能叫人收了那怪物,但在这个世界可不行,对方的实力已经高出我们太多了,在那个科尔多瓦与波霸船长离开的情况下,整个米莎郡都不存在能搞定那怪物的人,你现在追过去的唯一结果就是被直接打到魂灭,而且别忘了对方很有可能也会驱使‘灵’的力量,最糟糕的后果可能是强行将你‘湮灭’,就算身为御主的我也无法复活,懂了么?”

    颇具正义感的太裳咬了咬牙,点头表示自己愿意服从命令后低声道“但是主公,我们难道就这样放他不管么,万一这次的灾难再度重演,这里可能会”

    “生灵涂炭。”

    谷小乐叹了口气,摇头道“我知道,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所以这段时间我打算留在这里,时刻注意着动向,如果有必要的话就匿名找那个什么圣教联合的高手过来,正规途径不行就通过檀酱,他不是跟那个超大波圣女打得火热嘛,一定会有办法找高手过来的,而且等你彻底恢复实力之后,或许真有可能在不引起那怪物注意的情况下盯住ta,到时候想仔细调查一番也不是不行,总之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太裳微微颔首“是,主公。”

    “清理一下现场吧,趁着普通人还没发现,这种事现在还是不要让别人察觉到的好。”纸片人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太裳脚边,一屁股坐在后者的鞋尖上,凝重道“ta估计就是引起这场灾难的真凶吧呵,如果有得选,我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想招惹啊。”

    太裳点了点头,然后一边布置能清除秽物的结界一边低头问道“对了主公,我感知不到这位死者的灵,按理说只过了短短一刻钟,他的灵不应该彻底消散才对。”

    “我也发现了,这种事通常有三种可能。”

    谷小乐坐在太裳的靴子上玩着滑梯,轻描淡写地说道“第一,这个圣骑士的灵太过微弱,以至于无法在现世坚持太久,这种可能性最低;第二,那个凶手有囚禁灵魂的能力,把他的灵带走了,这种可能性最高;第三”

    她停顿了一下,看向了不远处那半块印有曙光教派徽记的板甲碎片,轻声道“那就是他得到了一个新的归宿”

    “是这样么?”

    “但愿是这样吧。”

    “但愿?”

    “就是我希望是这样”

    游戏时间a06:29

    浑身浮肿的加赫雷斯正在夜幕下策马狂奔,他滑稽地伏在罗伯特骑士的战马背上,尽可能降低自己被摔下来的可能性,尽管体质本就糟糕透顶的他已经意识模糊、摇摇欲坠,却依然不愿意让身下这匹骏马慢上半分。

    三个小时前,身在盘树城外感染者营地的他听到了从前线传来的捷报,也得知了圣女殿下似乎平安无事的消息,不由得发自内心地赞美起曙光女神,然后到处找人打探消息,想要进一步了解前线的情况,但因为这里已经没有几乎了玩家的原因,所有消息都是模棱两可,几乎没有准确的情报

    加赫雷斯整整打探了一小时,才终于在一个刚从霍迪尔山道撤回来看老婆的民兵口中得到了切实消息。

    突变者被全歼,联合部队赢了,惨胜。

    本应被作为弃子的公主卫队幸存了下来,在忘语圣女的庇护下。

    幸存者大多已经抵达埃比城接受治疗,但据说两位圣女殿下已经离开了米莎郡,和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斯卡兰人一起坐船回圣域复命了。

    然后

    “没有了,就这样。”

    那个在霍迪尔山道负责做饭的大胡子矮人不耐烦地推开加赫雷斯,跑回盘树城找老婆团聚去了。

    没有了?

    忘语殿下离开了?

    跟斯卡兰人一起去了圣域?

    那我呢?

    加赫雷斯愣住了,原本就已经被瘟疫折磨到现在的他只觉得浑身冰冷,就连思维都已经停滞住了。

    但他毕竟还是被系统削弱了痛苦的玩家,而且也并非什么意志不坚之辈,很快便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

    比如光之都那边得知圣女遇险立刻将其紧急召回

    比如忘语殿下受了很重的伤,需要立刻进行治疗

    比如战斗中有了什么大发现,必须尽快通知总部

    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离开,所以才会来不及带上自己

    加赫雷斯说服了自己重拾信心,然后变得更加忐忑起来,他害怕圣女殿下真像自己刚才想的那样,受了什么很重的伤,正被火速送往光之都抢救。

    他如此想着,然后便开始坐立不安地等待了起来。

    因为如果是忘语殿下的话,就算她不得已离开,也会让人找自己的吧?

    他的信心忽然又不那么坚定了。

    一小时后,与加赫雷斯关系还好的罗伯特骑士回来了。

    加赫雷斯耐心等到罗伯特与盘树城主的会面结束,才急匆匆地迎了上去,抓住对方的手问道“忘语殿下还好么?”

    是的,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而并非‘忘语殿下有没有提到我’。

    罗伯特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但因为瘟疫而导致视野模糊的加赫雷斯并没有看清,只听到了对方干脆果断的回答

    “忘语殿下很好,非常好,所以就这样,我还有事,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吧。”

    “殿下现在在哪儿?”

    加赫雷斯紧追不舍地问道“据说她去了”

    “对,殿下回圣域了。”

    罗伯特点了点头,停下脚步看着加赫雷斯“因为一些普通的琐事。”

    “琐事么”

    加赫雷斯愣了一下,然后长出了口气,抬起自己那浮肿的脸向罗伯特问道“我能借你的马用一下么?”

    罗伯特终究还是把自己的马借给了加赫雷斯。

    后者又在盘树城等了一段时间,却依然没有等到任何跟自己有关的消息

    于是,他便策马向北狂飙而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知道圣域在米莎郡北边

    于是,加赫雷斯就这样迷迷糊糊地上路了。

    在瘟疫的摧残下,他意识不清、身体孱弱、皮肤糜烂、视野模糊,尽管这些糟糕的状态在被系统削弱后就跟普通的醉酒差不多,但这依然足以让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加赫雷斯变得浑浑噩噩。

    直到他一头从战马上跌落,蜷缩着倒在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

    加赫雷斯感觉自己的体温正在急速变低,四肢也变得僵硬了起来,而且逐渐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两个字从他脑海中闪过。

    “哈哈”

    他干笑一声,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突变者了,于是便闭上眼睛,等待着系统的死亡提示。

    只过了几秒钟,他就听到了

    “你是谁?”

    那是并不属于系统的清脆童声,他吃力地睁开双眼,发现一个玉雕粉琢的小女孩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小问秋?”

    加赫雷斯嘶哑着开口问道,却只发出了怪物般的嘶吼,发现了什么的他用力挥手企图让对方远离自己,却看到了女孩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加赫雷斯哥哥”

    问秋蹲在加赫雷斯身边,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笑嘻嘻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已经蔓延到全身的痛苦消退了

    彻底恢复了思考能力的加赫雷斯猛地坐起身来,下意识地喃喃道“忘语殿下她”

    “忘语殿下?”

    问秋翻个白眼,摊手道“忘语殿下跟黑梵哥哥甜甜蜜蜜的去光之都啦。”

    加赫雷斯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一个圣骑士哥哥告诉我的。”

    女孩耸了耸肩,嘟起了小嘴“我被抛弃了”

    被抛弃了

    被抛弃了

    被抛弃了

    加赫雷斯看着女孩那气鼓鼓的小脸,脑海中一片空白。

    忘语殿下离开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跟那位智计无双的黑梵指挥官一起去了光之都,把自己跑到了脑后,把之前的承诺抛到了脑后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个想法——

    不,其实并不是的。

    加赫雷斯现在却是发自内心的觉得,与其对方就这么忘记自己,还不如重伤濒危不得已才被送回圣域呢或者干脆……

    至少那样,圣女殿下依然会是自己心目中的圣女殿下

    那道破开绝望与黑暗,照亮了自己的光。

    而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加赫雷斯忽然笑了起来,他笑得浑身发抖、捶胸顿足、泪流满面、歇斯底里、七窍流血,似癫似狂地笑了足足五分钟才捂着额头跪倒在地

    “这种想法这种想法果然啊,无论是我,还是这个世界,都已经烂透了啊”

    “加赫雷斯哥哥?”

    问秋歪着小脑袋看着面前那已经被某种瘟疫之外的东西彻底摧垮的男子,轻轻拉了拉对方的衣角

    “要问秋哄哄你吗?”

    第四百六十九章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明末不求生〕〔手掌上的爱情〕〔仙王的日常生活〕〔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从1983开始〕〔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