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最新章节 更〕〔仙武帝尊〕〔绝世狂兵〕〔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星光璀璨:慕少宠〕〔这个团宠有点凶〕〔从斗罗开始穿越之〕〔美漫新来的超级萌〕〔猎魔烹饪手册〕〔我不想当老大〕〔剑骨〕〔医妃遮天:嫡女不〕〔重生嫁给前夫死对〕〔陆地键仙〕〔万族之劫〕〔祭炼山河〕〔妖孽仙皇在都市〕〔元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氪金医生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七十章:拂晓前的暗流
    游戏时间

    沙文帝国,王都特洛恩,罪爵邸

    墨缓缓睁开双眼,离开了柔软的床铺,无声地走到了窗前。

    几秒种后,一缕薄云便挡住了银色的月光。

    “呵,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上线了呢……”

    清冷的声音在房间角落响起,身着一套白色长裙的暗精灵懒洋洋地站起身来,将手中的针线放到一边,轻笑着问道:“游戏外有事要忙?”

    或许是因为没有穿着全套装备的原因,少女那与生俱来的冰冷气质似是比平常少了许多,尽管表情依然冷冷的,但那单薄的体态却让她凭空多出了一抹柔弱,虽说只是错觉,可那也足够难能可贵了。

    墨自然不会就自己在忙什么的话题跟对方聊上两句,只是幅度很小地回头看了季晓岛一眼,并在留意到她只穿了一件风格保守的睡裙后微微皱了皱眉:“不要大意。”

    “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在关心我么?”

    少女嘲弄似的笑了笑,随手抓起一条薄毯披在肩上,走到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身后,鲜红的眸子越过后者肩膀注视着夜空:“就算我再怎么警惕,也不能在自家卧室里穿着那身装备吧,而且还是在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的前提下,更何况……”

    一把通体漆黑的细剑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少女手中,并在半秒钟后抵住了墨的脖子,上面涌动着层层叠叠的阴影。

    “在这种环境下,我的实力并不会打上太多折扣。”

    她轻哼了一声,随手把细剑收了起来,将其藏至周围无所不在的阴影中,甚至连视线都没从那片没有星光的夜空中移开半分:“而且还有隐嫉在。”

    宛若什么都无事发生般没有半点反应的墨冷冷地看着少女,不含情绪地说道:“那只会让你变得更没用。”

    季晓岛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既然你刚才有提醒我不要大意,那就代表我姑且还算蛮有用的,不是么?”

    “我并不否认。”

    面具后那没有丝毫情绪的黑眸微微眯起,却并没有映出那近在咫尺的倩影:“你确实帮我省去了很多麻烦,尽管我并没有要求过你什么。”

    季晓岛愣了一下,然后微挑着眉毛问道:“你是在感谢我?”

    “不,我只是觉得你在做对自己而言毫无意义的事。”

    墨摇了摇头,然后便略过了这个话题,淡淡地问道:“找到线索了么?”

    这座宅邸名义上的女主人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摇头道:“没那么快,就算有加洛斯他们最低限度的配合,我的行动还是会受到很多限制,虽然想要提高效率也不是不行,但那样的话太容易打草惊蛇,咱们这些玩家确实在某些方面比较有优势,但也仅仅是优势而已,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

    “没必要做那么多无用的解释。”

    墨转身走到床边的椅子前坐下,轻声道:“意料之中的事而已,你还有足够的时间。”

    季晓岛倚在窗边紧了紧肩上的薄毯,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我确实有一点收获,并根据那点收获做了一些相应的布置,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墨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对这件已经放手交给对方去做的事过问太多。

    “对了,加雯那边有事汇报,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联系一下她。”

    暗精灵少女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戏谑地眨了眨眼:“虽然她表示直接告诉我也没关系,但我觉得她更想和你直接对话,就告诉她等你上线之后再说。”

    墨并没有理会季晓岛话语中的调侃,只是随手打开了自己的好友栏,找到了‘寂祷/混乱邪恶’之外的另一个名字——‘加雯/混乱邪恶’

    五分钟后

    “紫罗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季晓岛察觉到对方已经停止了与远方某人的沟通,便心不在焉地出声问道:“她成功让那个奴隶贩子脱罪了么?”

    “加雯失败了。”

    墨微微摇头,轻叩着椅子的扶手:“不过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然后呢?她已经准备回来了?”

    “她并不甘心,所以想要再努力一下,不过我给了她加了一个时间限制,特洛恩与皇棘堡的战争开始前她会回来的。”

    季晓岛瞥了他一眼:“怎么?你打算把她派到那边去?”

    “前提是那个人和威廉不够聪明,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墨玩味地笑了笑,有节奏地敲起了扶手:“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话,就会把我派到前线去,到了那时,加雯会留在特洛恩,以她为主,你在明、她在暗。”

    “看来这才是你的打算。”

    季晓岛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地问道:“虽然我大概已经猜到原因了,但姑且还是问问为什么吧,如果你不愿意或者没兴趣回答的话也无所谓。”

    “她有这方面的才华。”

    墨这次倒是没有无视她,而是懒洋洋地解释道:“而且没有被任何人盯上,而你则是罪爵名义上的伴侣,已经无可避免地走进了很多人的视野,入局太深且多有不便,很容易会犯下一些不那么客观的愚蠢错误,就这么简单。”

    少女笑了笑,轻轻颔首道:“很合理,我会配合她的,对了,要喝咖啡么?”

    这次她却被意料之中地被无视了。

    “那就咖啡吧。”

    季晓岛走到墨身后的柜子旁,从行囊里拿出了一捧精挑细选过的咖啡豆,放进小壶里娴熟地操控着火元素开始加热,背对着墨闲聊似的说道:“我的手艺一般,不过至少要比姐姐好,她十岁时就把老爸的咖啡瘾治好了。”

    “……”

    “她往里面加了姜片和参片,还有半斤枸杞和一堆中草药,那东西被老爸偷偷扔掉之后,小区垃圾桶附近两个月都没出现过苍蝇。”

    “……”

    “对了,前段时间我碰到了几只小奶猫,其中一只感觉跟你特别像。”

    “……”

    “我跟加雯聊过一些你的事,她似乎把你当伯乐了,不过没有误会咱们两个的关系,让人松了口气。”

    “……”

    “你说加拉哈特和加洛斯他们,现在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在效忠你呢,我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

    “……”

    “之前被你杀掉的那个玩家叫科尔多瓦,战斗力排行榜第二的那个,我在游戏外跟他认识。”

    “……”

    “那位伊丽莎白……呵,或者说是那位卡珊娜女士已经第十一次企图过来探望你了,不知罪爵大人对此作何感想?”

    “……”

    “对了,你有去过公共空间么?”

    ……

    少女就这么自顾自地说着,齐腰的长发在她身后微微摇曳,被不知何时又偷偷钻出来的月光映衬得分外美丽,那身雪白的睡裙更是让那背影显得十分惹人怜爱,如果忽略掉她那清冷的气质,简直就像是一幅温馨恬静的画卷。

    只可惜她身后是一个不懂画,或者说是不愿意懂画的人……

    墨只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那些话一般。

    不过季晓岛并不在意,因为这也是两人的‘日常’之一。

    十分钟后,一杯喷香四溢的咖啡摆放在了墨身前。

    “这种级别的豆子如果放在游戏外,就算是有钱也很难买到吧。”

    少女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动作娴熟地往里面放了两枚蔗块。

    “那具符文身体的解析进度怎么样了?”

    墨拿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完全卡住了,无论是特洛恩炼金协会的人,还是那些加洛斯从别处笼络来的‘大师’,研究到那些类跟附魔似的纹路后就没有半点进展了,不过那个天柱山一直以来都很神秘超然,我觉得这也算是正常情况,如果有需要的话,用不用我在游戏外帮你打探一下,那个科尔多瓦跟我姐姐关系不错。”

    “不用。”

    墨不甚在意地表示没有这个必要,简单地吩咐道:“告诉加洛斯,这轮研究结束后继续留意这方面的人才,不过要等到接下来的风波结束后再发出邀请,这段时间先低调一些。”

    “嗯,天亮后我会跟他说的。”

    “雇佣兵安排好了么?”

    “上午刚有人接单,地下佣兵‘北风之牙’已经在路上了,明天就能抵达这里,时间方面应该来得及。”

    “实力方面怎么样?”

    “后台应该是那个蝮蛇商会,咱们这次承诺的酬劳很高,应该会有高手临时过来。”

    “蝮蛇商会……”

    墨微微颔首,沉吟了几秒种后轻声道:“放弃之前的灭口计划,酬劳加三成,让那些人完成任务后在特伦恩潜伏七天,我抽时间去见他们一下。”

    季晓岛没有多问,她知道墨不喜欢在这种时候做太多解释。

    就在这时,卧室隐蔽处的一个法阵闪动了一下,半秒钟后,两页羊皮纸凭空出现在床下。

    “加洛斯的传讯……这个时候?”

    季晓岛皱着眉拾起了那两张字迹工整的羊皮纸,几眼扫完后面色微变:“紧急情报,就在十分钟前,佛赛公爵带着少量护卫离开了王都,已经在赶去康达领的路上了。”

    “随他去,另外让加洛斯立刻停止追踪,装作无事发生就好。”

    墨接过少女递来的羊皮纸,随意翻看了几眼后轻描淡写地说道:“接下来的事就交给那个‘北风之牙’了,既然有信心蹚这滩浑水,自然不可能连谈判场地都找不到,然后就是……”

    他抬手轻握,只见一层紧贴着卧房内壁的结界瞬间显露了出来,然后飞快地消失到杳无痕迹。

    ‘给加洛斯回信,内容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

    墨一边异常平静地给季晓岛发了条消息,一边有些着急地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

    十分钟后,两人给加洛斯回完信后便直接‘就寝’了,而且直到临睡前都没有发现卧房的结界因为某种‘偶然’而失去了魔力供给。

    ……

    现实时间

    季晓岛面色通红地从罪爵邸回到了游戏舱,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尽管故意破除了结界,但她还是没有想到那个家伙竟然会那么自然地抱过来,将自己搂在臂弯里躺了好几分钟才下线……

    自己跟一个男人在同一张床上躺了好几分钟!

    哪怕是退出游戏后的现在,无罪之界中‘寂祷’的身体也依然蜷缩在那家伙的怀里,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停止了颤抖而已。

    尽管在对方下线前极力维持着平静,但季晓岛却仍然在墨离线的瞬间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大脑空白了整整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下线。

    “真是糟糕……”

    少女穿着姐姐强行给自己买的卡通睡衣坐了起来,捂着额头低声抱怨道:“无论是那个家伙还是我自己,简直糟糕透顶。”

    穿着同款睡衣的季晓鸽还在旁边那台游戏舱中安睡,看起来完全没有离开游戏的意思,事实上,这段世界她每天都是玩满12小时的,跟那些游戏里认识的小伙伴们一起……

    “那个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季晓岛站起身来,轻叹了口气,打算去冰箱里找点喝的,结果刚一开门就看到自己老爸蹑手蹑脚地走出厨房,手上拿着自家姐姐昨晚试制的烤馕,边走边闻边找地方下嘴。

    饶是淡定如季晓岛都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爸爸别……”

    然而已经啃下了第一口的中年睡衣男已经翻着白眼扑倒在地,什么都听不见了。

    ……

    游戏时间:06:47

    卡兰城,云游者旅舍

    “惊!曙光双圣女重伤垂危,米莎大联军力挽狂澜!

    可怕!有史以来最恐怖的见习炼金师,迷糊呆妹驾豪车肆虐战场!

    你不知道的事!灾难催生的奇迹,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熊地精牧师闪瞎狗眼!

    曝光了!诡异的人造傀儡,神秘势力天柱山疑似进行人体试验!被害者已死亡超过五次,目前情绪平稳!

    别不信!紫罗兰帝国大公爵巴菲?马绍尔被判有罪,将被处以极刑,马绍尔领前途未卜,贵族世家人人自危!

    万万没想到!低阶牧师和高贵圣女的惊天虐恋,关系尚未确定便趁女方昏迷深情拥抱美女秘书!

    揭秘!斯卡兰公国美女将军究竟如何汹涌!

    丰胸广告栏位招租。

    这特么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目瞪口呆的君芜一头栽倒在桌面上。

    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天窗照了下来……

    正在擦盘子的未鸯小跑到门口往外瞅了一眼,回头冲君芜笑了笑:“快打起精神来,天亮了~”

    第四百七十章: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