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杨辰回归都市〕〔与女神荒岛求生的〕〔万界仙王〕〔太荒吞天诀〕〔唐僧,你放下我的〕〔太古龙象诀〕〔圣光〕〔盖世〕〔超能仙医〕〔系统派我来抗战〕〔快穿女配冷静点〕〔带着青山穿越〕〔都市之仙帝奶爸〕〔总裁爹地惹不起〕〔冷宫娘娘有喜啦〕〔我不想当老大〕〔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星际之厨神她可盐〕〔我叫波风鸣人〕〔锦衣春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七十三章:贾德卡的犹豫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墨檀才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尽管贩奴这件事本身并不算复杂,但把各种具体情报合理呈现出来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仅仅只是玩家之间的交流还好说,大不了就直接用‘我有个朋友’的格式处理,但如果想让npc也能接受的话,就要稍微多费点功夫了。

    总而言之,虽然额外花费了一些时间(安东尼在这个过程中睡了四次),但墨檀终于还是把马绍尔家族的奴隶贸易、地下商会蝮蛇的暗中操作、火爪领多年来受到的迫害给讲明白了,最后借用的还是‘我有个朋友’这一名义,祭出了某小城旅舍的那位老板。

    我朋友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始末……以及,我告诉了我朋友这件事的来龙始末然后他知道了,这两件事其实并不冲突,最终结论都是那位朋友知道了,墨檀只是省略掉了那位朋友为什么知道这件事的原因。

    而见多识广贾德卡自然不会觉得某云游者旅舍的老板掌握着很多情报这件事有哪里不对劲。

    “我大概弄明白了,看来你的人脉比我想象中的要广很多啊。”

    老法师捋着胡子感叹了一句,然后紧蹙着眉头正色道:“所以夜歌跟踪的这波人就是那个地下商会的成员,而他们押运的则是马绍尔领在火爪捕捉到的平民?”

    “没错。”

    墨檀微微颔首,沉声道:“我早些时候曾经去过火爪领一次,能分辨出很多氏族的图腾,那天在安卡正好瞥到了其中一个被关在车里的兽人,绝对是火爪领的领民没错。”

    达布斯面色有些难看地挠了挠屁股,疑惑道:“那为什么不把这件事通知紫罗兰呢,他们既然已经判定那位马绍尔公爵有罪,自然不会坐视那些奴隶就这样被卖掉吧?那算是他们自己的家务事啊。”

    墨檀还没说话,贾德卡已经摇起了头:“不,他们十有八九是不会管这件事的,如果商队还停留在紫罗兰境内还好,但既然已经到了这边,那些大贵族就很那再插手进来了,蝮蛇商会可不是个一般的组织,尽管跟紫罗兰帝国没有可比性,但那些家伙要是想捣乱的话谁都得掂量掂量。”

    “而且紫罗兰帝国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墨檀适时地补充了一句,摊手道:“表面上是帝制,但皇室的权威却并没有很大,先不说有几个力挺马绍尔家族的大公,就连紫罗兰皇室内部都有矛盾,再加上那边的气氛非常紧张,所以就算我们把消息传回去并得到了重视,等到那边派人来的时候一切也都来不及了。”

    这是休?布雷斯恩的原话,跟混乱中立人格下的他判断完全一致。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只能靠我们啦。”

    季晓鸽扑棱着翅膀跟个吊灯似的悬停在天花板中央,紧握着小拳头咬牙道:“既然被我们碰到了,就不能置之不……呀!”

    她被牙牙扑下来了。

    “我没意见。”

    达布斯特别痛快地点了点头,掰了掰自己粗大的骨节:“既然正规渠道不起作用的话,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默小哥你先别说话,我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也很担心‘安东尼的安全’,但人生当世,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一定要教会他这个道理。”

    安东尼眨巴了两下眼睛:“安东尼,学道理。”

    ‘而且我有个天赋,关键时刻应该能保住安东尼的命。’

    达布斯又在好友消息里补了一句。

    墨檀没话说了,然后转头看向牙牙和贾德卡:“那你们……”

    牙牙从季晓鸽身上爬起来,晃着尾巴叉腰道:“汪觉得卖银不对!”

    “牙牙你发音清楚点啦!那叫卖人!”

    好不容易站起身的季晓鸽无奈地搂住牙牙,伸手在这位普通话严重不包准的犬娘脸上扯了一下:“实在不行说贩奴也成啊!”

    墨檀干笑了一声,知道其实一点也不笨的犬娘肯定也是劝不住了,然后便看向了贾德卡……

    令人惊讶的是,贾德卡竟然垂下头沉默了。

    “老贾?”

    季晓鸽也注意到了这边,歪着头问道:“你在想什……诶?”

    她发现墨檀忽然拽了自己一下,便心领神会地没再继续说下去。

    “我没事。”

    贾德卡似乎刚刚回过神来,有些不自然地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向有翼美少女问道:“夜歌你之前打听到……那些贩奴者要前往卡塞洛大草原是么?”

    季晓鸽飞快地点了点头:“昂,不过再仔细的就不知道了,其中一个人很快就察觉到了近距离通讯装置的魔力波动,当场就把那东西毁掉了。”

    “是这样啊……”

    老法师有些纠结地捏了捏自己那把冰敷中的法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道:“我陪你们一起到草原边,可以么?”

    “可以汪~”

    牙牙兴冲冲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后知后觉地甩了甩尾巴:“汪?汪德卡你不跟汪们一起去?”

    “我……”

    贾德卡的目光有些闪烁,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最后却还是垂下了头,低声道:“是啊,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吧。”

    牙牙有些茫然地想说些什么,却被墨檀一把捂住了嘴,之发出了一串吱吱汪汪的含糊狗语。

    “我先去休息了。”

    贾德卡有些疲惫地站了起来,转身往房间外走去,话语中第一次透出了与他年龄相符的苍老感:“有事的话随时叫我。”

    然后便快步离开了。

    “唔,好像电影里因为恋爱问题患得患失的小男生。”

    季晓鸽抱着胳膊做出了精辟的评论。

    墨檀/达布斯:“……”

    牙牙/安东尼:???

    “我觉得迪塞尔先生不是那种害怕危险的人。”

    达布斯挠了挠下巴(安东尼同时操控着另一只手挠了挠屁股),做出了更加精辟地的评论:“不然他早就把那根棍子扔了。”

    牙牙这次听明白了,然后大点其头。

    墨檀定定地看着门口,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我能稍微猜到一点原因。”

    季晓鸽扑棱了两下翅膀,飞到他旁边抱着膝盖坐下:“什么原因?”

    “据我所知,盛产战马的卡塞洛草原有数个大家族。”

    墨檀回忆着他之前在萨拉穆恩大图书馆查到的知识,又从行囊中拿出一本陈旧的金皮书低头看了两眼:“其中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家族名叫迪塞尔家族,它有着一万七点多年的历史,不但底蕴深厚,而且培养出过无数强大的骑士,尤其是每一代的族长,至少也是大领主级别的实力……”

    季晓鸽和达布斯均是一愣。

    牙牙倒是没楞,只是特别实诚地追问道:“那跟汪德卡有什么关汪?”

    “当然有关系。”

    墨檀叹了口气,悠悠地说道:“他的全名是贾德卡?迪塞尔啊。”

    “汪德卡其实是骑士?!”

    牙牙吓了一跳,然后一脸恍然地说道:“怪不得汪德卡力气那么汪。”

    墨檀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不,我觉得……”

    “不对,问题的重点不在这儿!”

    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羽毛球的季晓鸽一脸严肃地看向牙牙,正色道:“贾德卡很显然是迪塞尔家族的人,他应该就是在那片草原上长大的。”

    墨檀和达布斯点头。

    有翼美少女继续分析道:“而他为了追逐自己的法师梦,年纪轻轻便离开了卡塞洛草原,离开了迪塞尔家族。”

    墨檀和达布斯继续点头。

    “而他当年很可能在老家有一个青梅竹马。”

    季晓鸽那双漂亮的眸子瞪得大大的,轻声道:“或许他们本来约好成年后就结婚,但因为贾德卡一心想要踏上魔法之路,决定在成年礼的前一天离开卡塞洛,远离家族的束缚,而那位深爱他的女孩知道爱人坚定,便决定与他一起离开家乡、远走高飞,但不幸的是,两人在逃跑的路上被守卫发现了,体魄远不如贾德卡强壮的少女被家人抓到,挥泪让自己的爱人趁乱离开,贾德卡心如刀割,大声发誓等自己成为一代法神后脚踏七彩祥云回来明媒正娶,但世事难料,一晃已经过去了三…..四五……七八十……反正挺多年,菜级冒险者贾德卡始终没有回到故乡,而那位姑娘或许早就已经成为人母……或者人奶,而今天我们却要奔赴卡塞洛草原,贾德卡这才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也想起了自己当年发誓要成为法神回来娶她的诺言,所以他害怕了,既害怕那个姑娘还在等他,又害怕那个姑娘不再等他,最终还是选择逃避现实,将这段尘封的爱恋继续封存下去,哎呀好感动!!!”

    牙牙听的那叫一个眼泪汪汪,哽咽着嘟囔道:“汪德卡好可怜汪!”

    刚睡醒的安东尼看了牙牙一眼,慢吞吞地问了句:“贾德卡……饿了?”

    达布斯这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面色僵硬地向墨檀小声问道:“这姑娘怕不是个折了翼的作家吧?”

    “呃,好像有点儿可能。”

    同样满头大汗的墨檀扯了扯嘴角,用同样低的音量说道:“其实我一直以为她是个折了翼的厨师。”

    “所以不想当厨师的美女不是好作家?”

    “有道理有道理……”

    他们尬聊了两句,然后同时深深地叹了口气。

    沉浸在幻想中的季晓鸽也讪笑着吐了吐舌头:“应该不可能会这么展开吧?”

    “反正应该跟近乡情怯脱不了干系。”

    达布斯猛地站起身来,并因为磕到天花板抱着脑袋蹲了半分钟,然后沉声道:“我觉得我应该跟他聊聊,你们等一下。”

    说罢就猫着腰往门外走去。

    “等下。”

    季晓鸽忽然叫住他,有些不放心地说道:“要是贾德卡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要是真有难言之隐,也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了,人要学会往前看。”

    达布斯摇了摇头,耸肩道:“我就不信迪塞尔老爷子不想家,这次刚好是一个机会,你们几个放心,我第二擅长的就是给学生做心理辅导了,达者为师,他这心态不对。”

    “唔,有道理。”

    季晓鸽眨了眨眼,然后对面前这位‘达者’好奇地问道:“话说你第一擅长的是什么呀?”

    “拖堂。”

    达布斯傲然一笑,然后便离开房间去找贾德卡了。

    季晓鸽又懵又萌地看着墨檀:“拖堂也算?”

    “他开玩笑的~”

    墨檀莞尔一笑,看着被达布斯撞出个坑的天花板,感叹道:“其实我也跟达布斯一个想法,只是没他这么强的行动力罢了。”

    “哈哈,结果绕这么一大圈最后还是汇合了。”

    季晓鸽一边给眼泪汪汪的牙牙挠着耳朵,一边对墨檀做了个俏皮地鬼脸:“你说咱们这几天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嗯,怪我。”

    墨檀痛快地承认了错误,然后走到窗前扫视着外面的小广场,很快就找到了那几辆不甚起眼的黑色马车,低声问道:“那些奴隶就这么一直关在那里?”

    季晓鸽微微颔首,皱眉道:“嗯,中间有人送了些吃的过去,奴隶贩子目测有四个人,每次停驻时都会留下一人在最前面马车里呆着,其他人去吃饭休息,每隔几个小时做一次轮换,至于那些奴隶,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后面几辆马车,食物和饮水都是送进去的,而且量很少……我冒险靠近过几次,却从没有发现任何声音或抵抗,别人应该也发现不了,根据上次听到的内容,他们今天应该会在这里停留到晚上,然后连夜赶路。”

    “辛苦了,让你一个人做了这么多。”

    “没事没事,路见不平嘛~”

    “你真的很有正义感……”

    “诶嘿,我也这么觉得。”

    因为知道目标应该不会过早离开,所以两人便还算放心地聊了会儿天,伏在季晓鸽腿上的牙牙很快就睡着了,发出了阵阵细微的鼾声。

    一小时后

    达布斯和表情讪讪地贾德卡推门而入,而后者一上来的第一句话就直接把墨檀和季晓鸽雷那儿了。

    “我跟一个人发过誓,要风风光光地回卡塞洛……”

    第四百七十三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天国的水晶宫〕〔伏天氏〕〔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老婆请安分〕〔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万古神帝〕〔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