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无敌了亿万年〕〔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婚宠娇妻:总裁深〕〔我师兄都是清华中〕〔一切从召唤圣灵开〕〔妖物配送中心〕〔超勇的我随身带着〕〔超速流言〕〔无敌副村长〕〔我想要幸福〕〔混子的江湖〕〔我能超级加倍〕〔恋战新梦〕〔医门圣手〕〔最强武医狂婿〕〔史上第一女婿〕〔签到奖励一个亿〕〔甜蜜的冤家〕〔韩娱之你的名字〕〔女总裁的全能高手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八十五章:调试
    用季晓鸽的话说,这几位蝮蛇干员之前在拍卖会上拿下的头盔与图纸都算是半成品,而且似乎还是天柱山那位鲁维鲁大师当年的黑历史,其初衷是制造一个名为的东西,具体效果大概就是通过放大使用者的精神力,进而使一定范围内所有具备思考能力的目标统统陷入混乱状态,乍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异常彪悍的创意,但是……

    当鲁维已经把图纸设计完毕,正准备将其付诸于实践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存在一种名为的高阶奥术魔法,虽然比较冷僻,对使用者的要求也很高,但效果却是与他那完全相同,这一发现让鲁大师震怒不已,当场就把那套自己呕心沥血设计了三天半的图纸给扔了。

    对于鲁维来说,通过工程学去实现那些无法凭借魔法与炼金学达到的成果才算有价值,比如科尔多瓦的符文之躯这种,但如果能通过其它手段去达到相同的目的,那么就算自己的研究再怎么高端、再怎么节省成本、再怎么便民都毫无意义,所以那套颇具价值的图纸就这么让他给扔了。

    当然,鉴于一个高端工程师的良好习惯,鲁维的所有图纸其实都有备份,就算他通过某些钻空子的方式离开天柱山,在外面的每一次创作过程也会被同步到第七外山那边,这也是季晓鸽后来去找东西时会发现那套图纸的原因……

    上述内容就是季晓鸽和鲁维所了解的全部了。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鲁维当年丢掉的那套图纸,其中有一小部分被某个矮人工匠捡到了,那位虽然没什么才华,但眼光却十分刁钻的老工匠立刻发现了其价值,并通过鲁大师随手在上面划拉出来的备注在几年内成为了一个大工程师,其毕生所愿就是还原另外三分之二的图纸,然后把那台极具价值的跨时代神作给造出来。

    于是他用了十几年攒下了一笔不菲的积蓄,然后便在自家地下开辟出了一间实验室,以万全准备开始了废寝忘食的研究,整天茶不思饭不想地钻研着鲁大师的图纸,终于在某一天……成功地把自己饿死了。

    在那之后,他那个傻……乖儿子便接手了自己老爹的研究,继续硬啃那几张零零碎碎的研究图纸,不过因为这儿子至少还知道吃饭的原因,所以并没有被饿死,而且还真找到了正确思路,将那套图纸还原了大半出来,甚至还打造出了一个半成品,然后也死了。

    而老矮人儿子的儿子,也就是他家那孙子便继续秉承着父亲和爷爷的遗志,拼命钻研着那张图纸,然,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这孙子最后把自己研究的穷困潦倒,眼瞅着就要饿死街头了,于是便看破红尘,找到了金酸梅拍卖行,委托他们将那头盔和几张图纸作为拍卖品公开出售。

    铁栓在加入蝮蛇前曾经跟那孙子有过几面之缘,也见过那张图纸和半成品头盔,近几年辗转进蝮蛇商会成为干员后立功心切,正好赶上其中一个奴隶买家提出了几个特殊要求,于是便想起了这档子事儿,提交了几份报告后就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预算,专门用来采购那孙子的图纸和半成品头盔。

    不过,铁栓可没打算继续研究那虚无缥缈的,在他眼里,现在这个半成品只要稍作调整,就可以完成很多很多有趣的事了,而调整工作他早在路上就已经搞定了,于是……

    “给他戴上。”

    铁栓指了指面前那个双眼无神的兽人汉子,微笑着重复了一遍:“看看他会不会死?”

    拎着头盔的塞尔盖皱了皱眉,沉声道:“你知道这一个奴隶值多少钱么?说弄死就弄死?”

    “我也没说一定会死,不过在最终调试的过程中应该免不了会消耗掉一些。”

    铁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一脸狂热地看着那顶已经‘竣工’的头盔:“一个奴隶是不便宜,但如果我们达到了对方的要求,你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会翻上多少倍吗?所以少啰嗦,赶紧照着我说的办!”

    “你最好注意点,我和你一样都是三等,谁也不是谁的下属。”

    塞尔盖冷哼了一声,然后便缓步向那个正在适应阳光的兽人奴隶走去。

    铁栓激动地拽了拽自己的大耳朵,喃喃道:“没关系,等这件事大功告成之后,我就能变成二等了,哈哈,我会有更多的资源,做出最厉害的发明,让那些把我从协会赶出去的垃圾知道什么是天才!”

    塞尔盖抽了抽嘴角,没有搭理莫名兴奋起来的铁栓,只是抄起手中那贴了一圈水晶、看起来只有个简单框架的头盔往那个兽人奴隶头上扣去。

    直到这时,那个浑浑噩噩的兽人才猛然察觉到情况下不对,下意识地仰头躲开了对方手中的头盔,却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的原因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嗯?”

    塞尔盖微微眯起了双眼,一个闪身便出现在那兽人奴隶面前,抓住后者的肩膀将其猛地提了起来,冷笑道:“没想到你这杂碎竟然学会反抗了,呵,看来我们掺在饲料里的药也并不算多嘛。”

    “放……放开我……你这混蛋!”

    浑身软弱无力地的兽人奴隶目眦欲裂地盯着对方,双手紧紧地抓着塞尔盖的手腕,却完全无法将对方那只钢铁浇筑般的右手撼动半分。

    后者恶毒地笑了起来,又暗暗在手上加了两成力,将对方的肩胛骨捏得咔咔作响,悠然道:“我要是不放开呢?”

    “啊!!!”

    虚弱的兽人发出了一声痛呼,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凄厉地怒吼道:“大酋长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些肮脏的、愚蠢的、令人作呕的混……”

    呯!

    塞尔盖用一记凌厉的膝撞狠狠砸在了兽人左肋,笑盈盈地问道:“肮脏的什么?”

    呯!!

    带着呼啸声的勾拳直击腹部,直接将后者打的弓起身来,哇地一声喷出了大滩秽物。

    “愚蠢的什么?”

    呯!!

    “令人作呕的什么?”

    塞尔盖甩了甩胳膊,提起面前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兽人奴隶,将头盔重重地扣在后者头上,不屑地啐了一口:“呸,渣滓!”

    铁栓翻了个白眼,冷冷地说道:“我需要他是清醒的,你这白痴!”

    “他当然可以是清醒的。”

    塞尔盖晃了晃手中那比自己还要壮硕两圈的兽人,随手打出了一股微弱的气流融入后者胸口,将其强行唤醒之后随口问道:“然后呢?”

    有着高阶武僧实力的塞尔盖在拿捏力道方面非常专业,就连刚才那三记痛击都没有对那个兽人奴隶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仅仅只是赋予了对方极大程度的痛苦而已,这也是铁栓和另一个尚未现身之人完全没打算阻止他的原因。

    “然后把他放下,之后交给我。”

    铁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机械装置,并在自己的同伴照做后轻轻挲姿着上面的一块水晶,咧嘴笑道:“好了,现在让我们先来试试最低程度的干扰,看看他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

    说罢他便激活了装置顶端的。

    在这块水晶散发出朦胧蓝光的瞬间,那个兽人奴隶脑袋上的头盔也发出了一阵嗡鸣,并扩散出了一圈微不可察的无属性魔力波纹,下一刻,头盔外沿处的干扰魔晶和抑制魔晶同时亮起,在以自身为中心的半径两厘米内造成了一阵空间扭曲,看起来就像是因为密度改变而导致光线无序折射的某种现象。

    紧接着,那位兽人奴隶微弱的挣扎便瞬间停止了,他的双眸变得空洞而茫然,仿佛一个提线木偶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在某种诡异力量的驱使下转向铁栓。

    塞尔盖抱着膀子冷笑一声,悠悠地‘感叹’道:“嚯,还真是精彩啊,你是把他的脑子煮熟了吗?”

    “闭嘴,你这蠢货,我需要安静!”

    铁栓喝骂了一句,然后表情狂热地走到那个兽人奴隶面前,将手中的机械装置戳到自己嘴边,清了清嗓子后沉声道:“你好,奴隶,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服从的对象。”

    两秒钟后,那个已经宛若行尸走肉般的兽人汉子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呓语般地重复道:“主人……服从……”

    “没错,我是主人,而你要服从我,服从我的任何命令!”

    铁栓兴奋地笑了起来,然后忽然抬手指向塞尔盖,尖声命令道:“杀了他!”

    “喂喂喂,你在搞什么鬼?”

    塞尔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转头看向以及快步向自己走来的兽人奴隶,耸肩道:“你打算让这个垃圾弄死我?”

    铁栓摇了摇头,冲塞尔盖正色道:“废掉他两条腿,不用掌控力度,尽可能地让他足够痛苦,别死就行。”

    “这可是你说的啊。”

    塞尔盖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然后晃了晃膀子,轻而易举地避过了那个兽人的飞扑,然后随手甩了个耳光将其扇倒在地,一脚在踩了后者的腿上。

    “啊!!!!!”

    兽人奴隶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嚎,抱着自己已经彻底被踏碎了骨骼的右腿在地上打起滚来。

    而塞尔盖则毫无怜悯地走上前,用力踏碎了他的另一条腿。

    “叫什么!杀了他!奴隶!杀掉你面前这个人!快点!”

    铁栓冲正在大声哀嚎的兽人怒吼了一声,蹲在他面前指着塞尔盖大叫道:“杀了他!听见没有,立刻过去杀了他!”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声愈加凄厉的嚎叫。

    “好吧,我就知道最低程度的抑制行不通,他甚至还保留着痛感。”

    铁栓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一本正经地嘀咕了几句,然后再次拿起手中的那个机械装置,用力挲姿了几下顶端的水晶,使其爆发出一阵暗蓝色的光芒。

    兽人奴隶脑袋上的头盔附近再次出现了扭曲,与此同时,那接连不断的惨叫与哀嚎声也戛然而止。

    “你这东西……”

    塞尔盖的表情终于变了,他颇为凝重地看着铁栓,迟疑道:“不但能控制别人,还能屏蔽痛觉?”

    作为亲自废掉对方双腿的人,他很清楚那个兽人奴隶正在承受何种等级的痛苦。

    铁栓点了点头,咧嘴道:“还算精辟,不过实验才刚刚开始,我需要找到一个最稳定的阈值,以保证这些人肉傀儡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放心,不会花太长时间的。”

    塞尔盖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因为他忽然发现,如果铁栓把这件事儿做成了,那么家伙还真有可能被提为自己努力多年都还没摸到门槛的二等干员,到时候……

    “我该怎么配合你?”

    塞尔盖言简意赅地问道。

    “好说,你再去拖一只奴隶过来,弄晕之后放在这里。”

    铁栓并没有在意塞尔盖那颇为露骨的示好,只是头也不抬地蹲在那个正努力爬向后者的兽人旁边说道:“我需要收集更多的数据。”

    “好。”

    塞尔盖微微颔首,然后便转身走向了马车,很快便扛来了一个身材消瘦、昏迷不醒的女兽人,将其平放在铁栓面前。

    铁栓咧嘴一笑,掏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小刀塞到那个双腿尽废、戴着头盔的兽人奴隶手里,指着那个昏迷不醒的女兽人命令道:“捅她肩膀。”

    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疼痛的兽人汉子艰难地撑起身体,往那个之前跟自己关在同一辆车的‘同伴’处爬了半米,然后扬起小刀毫不迟疑地朝后者的肩膀处刺了下去。

    林间骤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你……你在干什么!”

    被剧痛唤醒的短发女兽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盯着面前那张熟悉的面孔:“帕特!帕特你为什么要……”

    “刺穿她的小腹,帕特。”

    铁栓冷冷地打断了女兽人的质问,对紧握着小刀的兽人奴隶‘帕特’命令道:“立刻动手!”

    话音刚落,帕特便飞快地再次扬起了小刀……

    却并没有向刚才那样刺下去。

    而是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第四百八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开那只妖宠〕〔诡秘之主〕〔逃命吧作者君〕〔甜蜜宠爱:萌妻,〕〔妈咪抢手,爹地要〕〔修仙界归来〕〔盛唐风华〕〔猛爹〕〔都市跨界高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废婿当道〕〔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最后一个大魔头〕〔墨唐〕〔我的世界突然变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