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武尊〕〔我的手机通三界〕〔霸气纵横九万里〕〔绝世富豪〕〔叶尘叶小倩〕〔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江婉陈平〕〔36888陈平江婉〕〔超品赘婿〕〔废婿当道〕〔第一狂婿〕〔狂医兵王〕〔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史上最强飞行员〕〔虞兮虞兮奈若何〕〔爹地,妈咪又跑了〕〔遇见花开遇见你〕〔豪门专宠:三爷的〕〔爆款神医〕〔重生99当大佬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八十七章:客户
    ‘冷静!’

    ‘别冲动。’

    电光石火间,墨檀和季晓鸽几乎同时发出了一条警示信息,并伸手按向对方的肩膀,然后在下一秒发现自己也收到了类似的消息,而且莫名其妙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他们面面相觑了大概两秒钟左右,然后同时颇为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又同时发了一条‘安心’。

    或许说起来有些拗口,但这番下意识地举动,却是很好地证明了墨檀和季晓鸽之间对彼此性格的了解,以及对彼此性格的不了解。

    有贾德卡和牙牙那次被‘过分解读’的前车之鉴,墨檀一直都觉得季晓鸽是个嫉恶如仇且容易上头的姑娘,并在刚才那一瞬得出了‘她可能会冲上去拔刀相助’的结论,进而企图在对方脑袋一热之前将其阻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连同季晓鸽在内的己方四人如果现直接一波莽上去的话,有很大可能会直接被对方干掉,而那个女兽人已经死了,就算把自己这边的几条命都搭上也救不活,所以与其冲上去怒送一波,还不如静观其变,在观察对方的同时等待支援。

    这并非冷血,只是一个相对理性的结论而已,如果能够以自己挂掉为代价救活那个无辜的兽人女子,那么此时此刻的墨檀绝不会有半点犹豫,但事实是,就算他现在冲上去也无法对当前的局面起到半点作用,换做季晓鸽莽上去也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他选择第一时间对季晓鸽做出提醒,并尽可能隐蔽而迅速地阻止后者。

    然而季晓鸽也抱着与墨檀相仿的心态,在这几个月的相处中,这位有翼美少女已经大概摸清了‘默’是个怎样的人,除了聪明、机敏、抗揍、温和、好脾气和战斗天赋出色等诸多优点之外,她更知道这家伙是个无私、善良且正直的人,否则也不会为那辆车理论上完全与自己无关的奴隶费尽周折,一心想要救他们脱离苦海,而且还为了自己与贾德卡等人的安全试图隐瞒……

    而这样一个人,在看到如此令人揪心的场面后能hold住么?

    季晓鸽不知道,但她觉得如果换做其它什么时候……或者说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头脑没有现在清晰的自己,估计这会儿已经操起菜刀冲上去送死了,于是便不暇思索地想扯住墨檀犯傻。

    说实话,她自己都很惊讶自己为什么没有冲上去。

    季晓鸽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已经愤怒到无以复加,然而这份愤怒却并没有冲昏自己的头脑,恰恰相反,自己甚至变得比平时还要冷静的多,不但在瞬间理清了所有可能性与后果,而且还能够以一种近乎于旁观者的角度从各种角度进行分析,并考量出一个个能够让利益最大化的、可以最大程度宣泄怒火的执行方案。

    这让她自己都感到奇怪。

    总而言之,两个最有可能冲出去战个痛的人都安静地继续蛰伏着,而贾德卡虽然表情同样阴沉愤怒,却也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举动,至于牙牙……

    “呜噜呜噜……”

    少女垂着脑袋发出了一连串细微的低吼,双眸微微有些发红,轻按在地上的右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攥出了几条深深地沟壑,俏丽的小脸因为某种痛苦而显得有些扭曲,身躯也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实验……好痛……呜……可恶……”

    旁边三人皆是一惊,然后季晓鸽便用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墨檀,让他继续关注空地处的情况后转向牙牙,轻柔无声地将后者搂在怀里,用微不可察的音量在少女耳边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牙牙乖,能告诉姐姐你在害怕什么吗?”

    “我……呜,没事……”

    牙牙那不知何时变得冰凉的身体在被搂住时又轻颤了一下,然后她反手抱住季晓鸽,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呢喃道:“好了,谢谢夜歌姐,我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如此流畅标准的通用语,很显然牙牙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狂暴’状态,当然,与这个世界广义上的狂暴不同,牙牙在当前状态下仅仅只是脾气大了一小点、性子急了一小点外加通用语流畅了一大点而已,理智什么的都还在。

    “你确定自己没问题么?”

    季晓鸽捧着牙牙的小脸,认真地盯着对方那深蕴着少许红光的双眸,有些担心地说道:“有事一定要告诉姐姐哦,千万千万不许逞强!”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切与忐忑,还有那仿佛能把人融化在里面的温柔,就这样七分宠溺三分委屈地盯着牙牙,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招杀伤力巨大,季晓岛从小到大每次生病硬抗时基本都是这么服软的。

    牙牙自然也没抗住,哪怕是现在这个有点不良少女性格的牙牙也是如此,不过她确实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会失态,也没有发现身体方面有什么异常,所以便特别诚实地摇了摇头,悄声道:“真的没问题啦,我们继续盯着吧。”

    “要不我再陪你缓缓?有默和贾德卡看着呢。”

    “我真的没事了。”

    “唔,好吧,要吃零食吗?”

    “汪!?”

    ……

    且不说牙牙被吓到炸毛的问题,空地上蝮蛇麾下的两人这会儿也没闲着,他们并没有发现墨檀等人,在那个兽人女子死透之后,塞尔盖就一脸厌恶地拎起尸体走进林子去处理了,而铁栓则命令另一个双腿尽废的兽人男子爬到自己面前,摘下了那顶头盔。

    “嗯,效果不错,对普通兽人来说浮动不会超过三个点。”

    铁栓接过头盔,一边挲姿着那圈诡异的水晶一边乐呵呵地笑道:“既然已经算是成功了,回头商会肯定还会提供给我更多素材,这样用不了多久就能把绝大多数种族的干涉阈值测出来了,呼,那么最后再来试试这个”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黑色的药丸,塞到那只能匍匐在地上的兽人奴隶手中,命令对方将其吃掉,而后者就算摘下了那顶头盔也依然对铁栓的命令无比顺从,毫不犹豫地就将那颗药丸塞进了嘴里。

    几秒种后,伴随着一声沉闷的低吼,名叫帕特的兽人竟然足足涨大了两圈,原本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干瘪的身体骤然变得肌肉虬结,那鼓胀的躯体甚至撑破了上衣,崩裂了皮肤,让这个一百八十公分的兽人平民瞬间暴涨到二百三十公分,宛若一只发育不良却十分精壮的食人魔。

    当然,因为双腿已经被塞尔盖彻底废掉的原因,已经变成仿佛魔鬼筋肉人般的兽人帕特依然无法重新站起,但光从卖相上来看,就算他伏在地上也已经算是颇有震慑力了。

    “这是什么?”

    季晓鸽这会儿已经和牙牙重新爬回了视野良好的位置,一抬眼便看到了仿佛穿越到某个健身房被操练了两年半的兽人帕特,立刻有些不忍地蹙起了眉毛,尽管后者的表情没有丝毫痛苦之色,但这一幕依然让季晓鸽有些不舒服。

    目睹了全程的墨檀面色微沉地摇了摇头,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最为见多识广的贾德卡。

    “我也不知道。”

    老法师也跟着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某种炼金产物。”

    墨檀轻轻颔首,补充道:“而且造价应该不会太高,否则那个地精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地喂给已经不剩多少价值的‘货物’,所以可能是某种价值低廉而且副作用显著的消耗品,至于具体效果……或许是用来增强力量或者体能的吧。”

    他有些无奈揉了揉头发,觉得如果是自己认识的某位见习炼金师在这里的话,估计看上一眼就能给出标准答案,甚至连具体成分都能分析的清清楚楚。

    通过之前那段时日的相处,以及与圣域那边几位炼金师的印证,墨檀可以打包票,卢娜在炼金学方面的学识非常非常地深不可测,就算排除人体炼成那种禁术也绝对称得上是知识渊博。

    只可惜卢娜并不在这里,那姑娘这会儿现在应该正和语宸、夏莲以及自己的另一具身体在船上,在宝拉以及一干斯卡兰水手的护送下沿着金辉河向圣域进发呢。

    然而就在这时,牙牙忽然有些失神地嘀咕了一句:“黑魔药……”

    “什么?”

    墨檀、季晓鸽、贾德卡同时将视线投向有些恍惚的犬娘。

    “啊?”

    牙牙那双有些迷离的双眸顿时恢复了清明,然后有些困惑地抖了抖耳朵:“看我干嘛?”

    贾德卡困惑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黑魔药?”

    “什么是黑魔药?你说毛呢?”

    牙牙一脸茫然,如果不是她现在的嘴皮子贼溜,看起来简直就是平时那个呆萌宠物版的傻狗狗。

    “没事,我们静观其变吧。”

    墨檀摇了摇头,将这个话题一笔带过,然后转头重新看向空地那边,沉声道:“不过大家还是做好战斗准备……”

    贾德卡愣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我之前说过的帮手,至少还需要半小时。”

    “能赢吗?”

    “能。”

    “好,我知道了,希望一切顺利。”

    墨檀在贾德卡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后轻轻舒了口气,然后虚扶着剑柄继续观察那片还残留着血腥味的空地。

    两分钟后,拖着尸体离开的塞尔盖重新回到了空地,他飞快地走到了铁栓面前,斜眼瞥着旁边那几乎看不出原本模样的高大兽人,随口问道:“你给他用了?”

    “是啊,因为调试已经完成了。”

    铁栓拍了拍手中的头盔,表情十分兴奋:“他们的身体素质都差不了太多,而且现在都虚弱的厉害,剩下的奴隶完全可以用同样规格来处理,所以我打算趁对方来之前先试试魔药。”

    塞尔盖挑了挑眉,耸肩道:“结果如何?”

    “跟预期的差不多。”

    铁栓走上前捏了捏兽人帕特的肩膀,又掏出一把小刀在他身上戳了几下,咧嘴道:“身体素质大概提高了三倍左右,没有痛觉、不会疲惫、悍不畏死而且服从命令,虽然这种劣质魔药已经将他的寿命压缩到只剩三个月左右,但在这段时间内绝对是一个非常合格好用的工具,而且还可以量产,绝对符合客户的需要。”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这番话墨檀等人听得一清二楚,几人在愤怒之余也开始思考那个所谓的‘客户’究竟是何许人也。

    四人并没有思考太久,因为就在两分钟后,正当塞尔盖测试兽人帕特的基本能力时,一条高大的身影伴随着铿锵之声出现在了这片空地上。

    铁栓、塞尔盖以及墨檀等人同时将目光投了过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相貌粗犷的人类骑士,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穿着一套看起来很奢华的银色骑士铠,手中拎着一把珠光宝气的长剑,殷红的披风在他身后猎猎飞舞,看起来特别有范儿。

    “这是……”

    墨檀看了贾德卡一眼,隐蔽地冲那位造型很是炫酷的中年骑士扬了扬下巴。

    “不是。”

    老法师皱了皱眉,压低声音说道:“看到他胸甲上那个血眼黑熊的徽记没,这人应该是霍克伍德家族的人,不过我对他没什么印象。”

    墨檀微微颔首,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贾德卡已经离开卡塞洛草原大半个世纪了,不认识这种岁数的‘小辈’并无问题。

    问题在于……

    这位霍克伍德家族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紧了紧手中的剑柄,然后打开系统时间瞥了一眼,发现距离贾德卡承诺的时间还有整整二十三分钟。

    听到两人说话的季晓鸽和牙牙表情也颇为凝重,两位姑娘都不是笨蛋,已经和墨檀一样隐约有了某种猜测,并不是很好的猜测。

    半分钟后,他们所担心的事就变成了现实……

    “你们两个都是‘蛇’的人没错吧?”

    中年骑士走到铁栓和塞尔盖面前不远处,轻轻敲了敲骑士铠上的家徽,用傲慢的腔调缓声道:“我就是你们的客人,霍克伍德家族的下任领袖,雷克斯?霍克伍德。”

    “您好,先生。”、“蝮蛇商会向您致敬,高贵的雷克斯大人。”

    两位三等干员露出了诚挚地微笑。

    雷克斯?霍克伍德也笑了起来……

    “那么,我的货呢?”

    第四百八十七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开那只妖宠〕〔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手掌上的爱情〕〔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明末不求生〕〔山沟知万界〕〔竹马草莓味〕〔大数据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