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他又被离婚了〕〔上门龙婿免费全文〕〔血魔霸天下〕〔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全能女婿秦浩全文〕〔江策丁梦妍〕〔逍遥战神〕〔叶辰萧初然免费章〕〔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我的房分你一半〕〔诸天圣尊〕〔狂战武尊〕〔绝代枭神〕〔我能看到世界属性〕〔云中之瞳〕〔逆武通天〕〔遣返者的游戏〕〔称帝二字,老娘都〕〔一世倾城〕〔我气哭了百万修炼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四百九十章:顽抗
    呯!呯!呯!

    三枚破片茶叶蛋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塞尔盖只是随便撑起了一个半圆形的气罩,就把那几道并不算强劲的冲击波截在了身前,然后抬起右手重重一拂,爆散而出的气劲便将那大片蛋壳直接吹飞了。

    但塞尔盖终究还是被耽搁了那么一小会儿,当他再次提速去追杀墨檀的时候,后者已经成功跑到了那只自爆绵羊身边,凭借一招硬抗了塞尔盖一记能够直接砸掉墨檀半管血的冲拳。

    “呵,还挺难缠的。”

    塞尔盖轻轻握了握自己那略有些发麻的右手,对躲在自爆绵羊下面的墨檀冷哼道:“放弃吧,早几分钟死和晚几分钟死根本就没有区别,不如说,你直接让我给个痛快还能来得轻松些。”

    说罢整个人便以一种颇为扭曲的姿势斜蹲了下来,凭借着惊人的平衡感在半个身子近乎与地面平行的情况下扫出一腿,并没有伤及自爆绵羊半分,却是将半跪在自家坐骑身下的墨檀踹了出去。

    塞尔盖没有选择直接干掉面前这只碍事的羊并非爱护动物或者被萌到了,而是他发现这头牲口并非血肉之躯,且质地非常坚硬,甚至能将自己那能够轻易撕裂普通钢铁的手震开,所以便打算把这玩意儿留下,回头上交给组织那点儿功绩什么的,至于墨檀……

    在塞尔盖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分分钟就能料理掉的那种。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个兽人盗贼也轻易挡下了季晓鸽的黑致盲糊,他将长柄匕首舞成了一团银芒,竟是滴水不漏地将那两杯粘稠香甜的黑色液体拦在了身前。

    “这么甜腻腻的味道,我还以为这玩意儿有毒呢。”

    他淡定自若地蹲下身子,看着地上那沾满了黑致盲糊,却并没有丝毫枯萎腐烂迹象的野草,嗤笑道:“原来什么都不是啊。”

    飞舞在半空中的季晓鸽一边向塞尔盖甩出了两张飞饼,一边冷冷地看着那个兽人盗贼以及他身后一脸惊慌的雷克斯?霍克伍德,并没有做出半句回应。

    她没兴趣,也没心情跟这些丧心病狂的恶棍聊天。

    “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雷克斯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半步,满头大汗地看着自己重金雇来的保镖:“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实话,这位仁兄此时此刻显露出来的模样,与他那棱角分明的长相、魁梧挺拔的身材、华丽厚实的铠甲非常违和,与某位在突变者集群中狂轮十字架开人脑壳的纤弱圣女有得一拼。

    “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大人。”

    兽人盗贼慢慢躬下身子,身上仿佛被笼上了一层不断摇曳的黑纱,只见他面色狰狞地舔了舔手中的匕首,露出了一个杀意盎然的微笑:“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您,这两位莽撞不速之客都是垃圾,我只需要两分钟就可以把他们给……唔……唔噗……呃……喀……咳咳……”

    嘭!!

    只见这兽人盗贼厥词刚放到一半,忽然一把卡住自己的脖子咳了起来,紧接着整个人就跟筛糠似的开始哆嗦,身上那层宛若水波般的也骤然溃散,惊惧交加的深褐色双眸慢慢变成了白眼,原地摇晃了两下之后竟然就这么抽搐着栽地上了。

    “啊!!”

    雷克斯大惊失色,竟是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披风重重地跌倒在地,面色苍白地看着自己这位狠话刚撂一半就迷之扑街的保镖兼打手兼狗腿子,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雷克斯的叫声实在太过于惨烈,正准备冲上去胖揍墨檀的塞尔盖下意识地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兽人盗贼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抽抽,整个人当时就方了。

    尽管素未貌面,但塞尔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性格颇为恶劣的兽人盗贼肯定是个狠角色,对方身上那毫不遮掩的阴沉杀意实在是太明显了,就算硬性实力比较差劲的铁栓和外强中干的雷克斯?霍克伍德感觉不到,但对气息十分敏锐的高阶武僧塞尔盖却是感知得一清二楚,他毫不怀疑此人手上至少有三位数人命打底,就算理论实力差不多,实战的话很可能要比自己强上一个层次!

    结果丫怎么就不明不白地倒了呢!?

    难道对方是有备而来?之前种种只是在麻痹自己?实则暗有杀招?

    客户的保镖跪了,下一个会不会就是自己?

    一时间,塞尔盖心里七上八下、又惊又疑,连忙环顾四周观望情况,连不远处刚爬起来的墨檀都顾不上追了,殊不知后者此时此刻其实跟自己一样懵逼,一样茫然,一样不知道那个兽人盗贼到底是怎么跪的。

    不过有人知道!

    但见一道窈窕身影忽然从林间乍现,挥舞着一把奇门兵刃嗷嗷叫着扑了过来,笔直地杀向那个倒在地上不住抽搐的兽人盗贼,并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高高扬起了那造型酷似齿轮的双手战锤,狠狠砸落!

    啪叽!!

    一蓬殷红的鲜血在原地炸开,那个不断挣扎的兽人盗贼终于彻底不动了。

    “算你厉害,沾着夜歌姐料理的匕首都敢直接舔!”

    牙牙在一锤击毙了那位至死都没有名字的兽人盗贼后长舒了口气,抹了把刚刚溅到脸上的鲜血后轻哼道:“死得不冤。”

    于是真相就这么大白了……

    简单来说就是那位无名盗贼先完美地挡下了季晓鸽丢过来的黑致盲糊,然后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判断这玩意儿无毒无害,并出于某种天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坏习惯舔了一口匕首,少量摄入些许季晓鸽精心熬制的甜品……

    遂,扑街。

    当时正在交战中的墨檀和塞尔盖并没有看到,雷克斯?霍克伍德虽然看到了,但却没弄明白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季晓鸽自己倒是目睹了全程,并在艰难地接受了现实之后掏出了几颗茶叶蛋准备扔下去补刀,但有一个人的动作比她还快!

    那就是与贾德卡分头进行迂回的牙牙,这姑娘刚在草丛里组装好自己的武器,就见那盗贼冲着自己那沾满了鸽氏料理的匕首舔了一口,于是便特别有前瞻性地猜到了结尾,本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原则,二话不说就轮着家伙冲了出去。

    果不其然,当她跑到一半的时候,那个没见过世面的盗贼果然被小半口黑致盲糊放倒了,然后痛苦地抽搐起来,彻底失去了抵抗力。

    于是牙牙就抡起大锤帮他解脱了。

    这一过程非常迅速,尽管对方是高阶职业者,但在完全无力抵抗的情况下仍然难逃一死,要知道牙牙狂化后的力量甚至要超过墨檀和贾德卡(?),鲁维给她量身打造的战锤更是尤为沉重,别说这位无名盗贼了,就算是个身穿板甲的高阶骑士,在这(食)种(物)情(中)况(毒)下被正面砸上一锤估计也得没半条命。

    综上所述,这位颇具实力的盗贼就这么憋屈地被锤死了。

    “下一个就是你咯!”

    平生第一次杀人的牙牙心态非常过硬,她在把那倒霉兽人锤成一团马赛克之后立刻转身走向已经快被吓到失禁的雷克斯,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狞笑:“别怕,duang的一下就结束了。”

    “休想!”

    塞尔盖这会儿已经狂奔着冲了过来,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盗贼究竟是怎么被放倒的,但从刚才这个半兽人少女的力量与速度来看,这丫头也并不算什么强者,跟那个被自己胖揍了一顿的羊骑士也就是伯仲之间,所以心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无论如何,至少不能让身为客户的雷克斯死在这里,否则对蝮蛇商会的信誉绝对会产生大量负面影响,那样的话自己也就没几天好活了。

    情急之下的塞尔盖爆发了全力,一个腾挪便出现在了牙牙身后,双手虚握,带着阵阵风雷之声像少女的后心按去,尽管并没有什么炫酷的特效,但武僧这个职业的特点就是如此,他们的一招一式都没有半点花哨,但威力却是一点儿都不小,这一击要是让塞尔盖打实了,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好快!”

    牙牙在听到呼啸声的瞬间就原地蹲了下去,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塞尔盖那势若奔雷的双拳,然后头也不回地反手抡出战锤,企图重击对方的头部。

    但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并没有被某些迷之料理削弱战斗力的塞尔盖冷笑一声,抬起左手在锤头上一拂一拍,竟然愣是卸掉了牙牙八成力道,然后随手拨开了去势已尽的重锤,欺身冲到少女身侧飞快地点出一指,戳到了牙牙的手腕上。

    “呜!”

    牙牙只觉得右手一麻,竟然不受控制地松开了自己的武器,并在那齿轮重锤落地的瞬间被塞尔盖一记肘击顶在了小腹上,顿时便喷出了一口鲜血,踉跄着一头栽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竟然还活着?”

    塞尔盖却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颇为讶然地低头看着牙牙:“凭你的身体素质,正面被我的寸劲击中后五脏六腑应该都已经碎掉了才对。”

    “唔噗……”

    牙牙又喷出了一口血,然后竟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小脸煞白地盯着对方:“碎…..碎你妈个头!本姑娘命硬着呢!就凭……咳咳……就凭你也想打死我?”

    “是啊。”

    塞尔盖不怒反笑,再次拍出一掌,目标直指牙牙的心脏:“我很想打死你啊!”

    轰!

    就在这时,一道火墙忽然在两人之间腾升而起,挡在了塞尔盖的拳头面前,而牙牙则趁着后者迟疑的瞬间弯腰拾起了武器,一边抽身飞退一边不满地冲不远处喊道:“太慢了,贾德卡!”

    “是你冲的太快了。”

    不知何时摸到那群奴隶身后的老法师扯着脖子喊道,然后又挥舞着法杖向塞尔盖甩出了两枚火球,他这会儿正连拉带拽地引导那些浑浑噩噩的兽人向林中退去,但因为对方大多都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所以这项工作进行的并不是很顺利,除了几十个抗药性较强,身体素质还算不错的人之外,大多数奴隶都目光呆滞地站在原地,只有被拉扯或推搡时才会下意识地走上一步两步。

    这是他和牙牙之前商量好的,后者找机会去帮墨檀和季晓鸽牵制敌人,前者则尽可能地将那些站在空地边缘的奴隶接进林子里,然后让他们迎着即将赶到的援军跑。

    这个办法不错,前期实施的也还算顺利,甚至顺利的有些过头了,毕竟谁也没想到那个兽人会作死到去舔季晓鸽扔出来的东西,进而给了牙牙一个趁你病要你命的机会,直接就被锤死了。

    但引导奴隶这个环节却出了麻烦,也不知道他们是被喂了点儿什么东西,大多数人都表现出了明显的呆滞和迟钝,虽然看起来除了明显的营养不良之外并不大碍,但精神状态方面却无限趋近于弱智,使贾德卡根本就无法迅速地完成疏散工作。

    “还有个法师?”

    塞尔盖微微眯起了眼睛,面色阴沉地锤爆了凌空飞来的两枚火球,冷声道:“而且还是个学徒级的垃圾?”

    他头也不回地挥出一拳,硬碰硬地把牙牙再次挥来的重锤咋飞,然后飞快地闪身到少女面前卡着脖子将其拎起,猛地甩出一腿将她踹到了七八米外,然后一个箭步冲到雷克斯面前,按住后者的肩膀沉声道:“这几只杂鱼交给我,你现在立刻往马车那边跑,只要跑过去你就算是安全了,听明白了么?”

    雷克斯立刻飞快地点着脑袋,在塞尔盖放开之后连滚带爬地向那三辆黑马车的方向跑去了。

    而塞尔盖则轻轻掰了两下指关节,然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向挣扎着往起爬的牙牙,狞笑道:“你知道吗?半兽人女奴可是上等货,尤其是你这种姿色的,就算我们开价十万金币都会有人抢着把你买回家调教。”

    “调你妈个头!”

    牙牙双眼通红地瞪着他,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噜呜噜地低吼声。

    “调你妈个头!”

    季晓鸽凌空飞至,手持迦忒琳女武神再次开火。

    “调你妈个头!”

    贾德卡愤怒地挥舞着法杖,甩出一道灼热的火链。

    “调你妈个头!”

    剑光一闪,羊骑士拍马杀到。

    第四百九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