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自带锦鲤穿六零〕〔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后我嫁给了死〕〔我是最强战神〕〔穿成赘婿文男主的〕〔重生娇妻撩夫记〕〔神壕继承人〕〔始乱终弃了偏执大〕〔重生神医小甜妻〕〔许你半生暖〕〔我在东京当主角〕〔超牛女婿〕〔把云娇〕〔陆先生的深情不负〕〔独宠盛世明珠〕〔御前心理师〕〔修罗重生之复仇嫡〕〔千帆过尽水悠悠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零二章:匕见
    游戏时间pm18:13

    沙文帝国,康达领边境,潜风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帝国公爵裘德?佛赛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他那华贵的长袍沾满了泥土,总是容光焕发的面容亦是憔悴不堪。

    远处的刀剑交戈声不绝于耳,偶尔还有魔法的闪光迸发在半空中,尽管周围那些训练有素的侍卫表情依然坚毅,但他们的内心却并不平静,因为这场袭击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

    是的,太突然了。

    事实上,就在裘德?佛赛公爵与康达亲王之子,即威特姆?伯何公爵刚刚会首,还没有说上半句话的时候,变故就发生了。

    最先到来的是地震术和扬尘术,这两轮结尾并不算高的土系法术顷刻间便将谈判现场的能见度变成了最低,紧接着就是数十位身穿黑色甲胄,将相貌隐藏在皮质面罩后的袭击者从四面八方杀出,其中实力最弱的都是高阶职业者,里面甚至还混着两个魔导师级别的土元素使用者,再加上他们以有心算无心,打了所有人一个猝不及防,五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占据了绝对优势。

    两个反应不及的皇家禁卫一上来就某个狂战士当场斩杀,而其他人虽然在第一时间以佛赛公爵为中心组织起了防御,却也在袭击者后续的攻击中节节败退,付出了七八具尸体为代价才成功突出重围,从谈判场地一路奔逃至不远处的潜风谷,最终退无可退,只得依托地势进行死守。

    一守就是两个小时......

    在这个过程中,原本负责保护佛赛公爵的三十余个侍卫折损大半,除了侯爵本人外其余幸存者也都个个带伤,而将众人逼至谷中的袭击者却几乎没有损失半个人,甚至连轻伤者都没有几个。

    包括公爵本人在内,很多人心里都产生了如此想法。

    “查尔斯......”

    佛赛公爵面色苍白地站起身来,轻声对侍立于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问道:“你说,消息究竟是如何走漏的呢?”

    查尔斯是佛赛公爵的亲信,也是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他并不隶属皇家禁卫,而是作为裘德?佛赛公爵本人的随行人员参与进来的,说简单点的话,就是个信得过的保镖,基本每个大人物身边都会有的那种。

    佛赛公爵能够在这一路奔逃中毫发无损,九成九都是这位准剑圣的功劳。

    不过查尔斯现在的表情却并不好看,准确点说根本就是阴沉的吓人......

    “恕我直言,阁下。”

    他凝重地盯着远处的峡口,咬牙沉声道:“这次会面的保密措施非常完备,除了您之外,无论是我还是这些陛下派来的禁卫都不知道此行目的,所以属下认为‘消息走漏’的可能性非常小。”

    “是这样么......”

    重新恢复了从容镇定的佛赛公爵微微眯起了双眼,他挲姿着自己的手杖,一边为不远处的某个士兵释放了两道治疗之流,一边缓缓地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威特姆公爵的阴谋?”

    查尔斯没有回答,但他已经用沉默很好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但这并不符合逻辑,查尔斯。”

    佛赛公爵却是在稍加思索后微微摇了摇头,皱眉道:“虽然你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但从威特姆的角度上来看,在这里杀掉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首先,那个风评甚佳的年轻人并非冲动之人,他并无必要在没有进行过丝毫试探的前提下去策划这样一场伏击,第二,就算他真的被仇恨与愤怒冲昏了头脑,首要目标也一定是威廉陛下,而不是我,否则就彻底本末倒置了。”

    “但是......”

    查尔斯还想说什么,却被佛赛抬手打断了。

    “听我说完,查尔斯。”

    思维敏捷的公爵已经逐渐找回了状态,他语速飞快地说道:“我们的保密措施虽然做得不错,但依然远远称不上完美,如果被有心人盯上的话,就算只用最最愚蠢的笨办法,也就是全天候对我进行监视,就能得知我们的出城时间,然后自然会有大把的机会找到这里,这一条对威特姆那边也同样适用,或者换个思路,如果我们这些人里有袭击者的内线,或者对方掌握着某种特殊的追踪技巧,都有可能追到这里来,只要他们满足一个前提......”

    “前提?”

    “是的,前提。”

    佛赛公爵深深地吸了口气,缓声道:“那就是知道这场会面的发生,只要满足了这一条,想要做些小动作就不难了。”

    查尔斯点了点头,一边分心关注着远处的战局,一边轻声问道:“所以您怀疑的是......”

    “什么都不是,查尔斯。”

    佛赛摇了摇头,沉声道:“至少据我所知,这场变故对特洛恩的所有知情者都没有丝毫好处,不过......虽然只是个猜测,我觉得这场事故的目标并不是我,原因很简单,无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是谁,裘德?佛赛的死活都不会对时局产生什么影响。”

    “那么阁下您的意思是......”

    “没什么,你去帮禁卫们的忙吧。”

    佛赛公爵单方面地终止了话题,直到查尔斯离开许久后才轻声低喃了一句:“应该......不会吧。”

    ......

    三小时前

    游戏时间pm15:11

    “不好!”

    大地轰响,烟尘激荡,侍立于威特姆?伯何身侧的李斯特管家第一时间回过神来,用力将少主人往旁边一推,紧接着就被一支不知从何处射来的劲弩贯穿了手臂,本就伤势未愈的老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冲惊疑不定的威特姆大吼道:“有埋伏,少主人快跑!”

    沉闷的轰鸣从近处响起,掩盖了李斯特管家的咆哮,但威特姆依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不过他并没有遵循老人所想,而是飞快地拔出腰间的佩剑俯身削掉了箭头,将被钉在地上的管家扶了起来,低喝道:“一起走!”

    “不要管我,少主人,快点传送!”

    年轻七十的老管家须发皆张,愤怒地仰天大吼道:“皇室埋伏,有意斩草除根,大家立刻按照三号计划撤退,全力掩护少主人返回皇棘堡!”

    话音刚落,便见数组身影从烟尘中电射而出,头也不回地分散着往东南方的皇棘堡电掣而去,令人惊诧的是,这些人中每一组都有一位威廉姆?伯何,他们或是单独行动,或是有人护卫,总之都顶着一张与康达领领主完全相同的脸,头也不回四散而出,拼命奔逃着。

    很显然,这是康达领这边事先准备好的计划,若是发生变故的话,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有五分之一的侍卫变成威廉姆?伯何,并以最快速度撤离现场,在混淆视听方面非常有用。

    这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对于身正不怕影斜的皇室方来说,对方设计埋伏这种事完全是多此一举的行为,所以并没有做出太多针对性的准备,但对于康达领的人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不知道亲王究竟到底是不是被皇室所害,但如果是真的,那么对方绝对有理由在谈判过程中突下杀手,力图斩草除根!

    尽管是公爵间的平等会晤,但就算裘德?佛赛公爵死了,对特洛恩也不会造成多少损失,但若是威特姆?伯何公爵死了,那么康达领也就名存实亡了。

    但威特姆等人也没有办法,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身为沙文皇帝的威廉?伯何是不可能亲自前来‘交涉’的,委派佛赛公爵这种实权派的皇室亲信已经算是相当给面子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威特姆不得不防,就算他不愿意相信,以李斯特管家等人为首的康达领高层也容不得半点大意,还是那句话,佛赛死了就死了,但作为康达领最后一根独苗的威特姆绝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

    于是,他们制定了一系列安全措施,没想到还真就用上了......

    抵达约定地点的瞬间,对方便出手了。

    图未穷,匕已见......

    康达领的少领主几乎咬碎了牙齿,他扶起李斯特管家那枯瘦的身体,在四面八方地喊杀声中拼命向东跑去,因为身上带有几个珍贵道具的原因,威特姆倒是并不担心对方能留住自己,要知道他本身就有着大剑师的实力,再加上那些有价无市的稀有道具,哪怕是剑圣贤者级的人物都难以将其秒杀,除非已故的法拉?奥西斯死而复生,否则就算是加拉哈特元帅都难以在短时间内擒下威特姆。

    说明白点儿,就是财大气粗,简称钞能力。

    事实上,威特姆身上还有两件能够进行空间转移的道具,一个是能够让使用者随即传送两公里的耳环,一个是极为昂贵的定向空间传送卷轴,前者十有八九能让他脱离险境,后者更是可以将他即刻回到安全的皇棘堡。

    然而,威特姆并没有动用其中任何一种手段,因为无论是耳环还是卷轴,都只能让他一个人离开,没法带上已经负伤的李斯特管家。

    而为人正直的威特姆是不可能会这么做的,把数十年如一日地服侍父亲与自己的老人扔在这里独自逃生,这种事他无论如何都干不出来。

    所以他决定跟那些‘幌子’一样,带着老管家以常规的形式逃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绝不传送。

    “别管我,少主人。”

    老管家面色苍白地喃喃着,一边努力试图挣脱威特姆扶着自己的手一边催促道:“快传送,快点传送离开啊!”

    “别说话,李斯特爷爷。”

    威特姆在积雪中步履如飞地游走着,他的身形灵动无比,仿佛蝴蝶穿花般优雅地躲开一个又一个不知从哪里轰来的范围魔法,微笑道:“我们会没事的,您已经为我的父亲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能再因为我把命送在这里了。”

    喊杀与爆鸣声不绝于耳,后面的追杀者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但或许是因为实力有限,或许是因为对地形尚不熟悉,更有可能是因为侍卫们的拼死阻挡,敌人并没有第一时间追过来,随着威特姆的脚程不断加快,竟是逐渐将那些‘不知名’的敌人甩在了身后。

    ......

    三十分钟后

    游戏时间pm15:46

    终于脱离了‘伏击圈’的威特姆长舒了一口气,用手中的长剑在雪地中清出了一小块温暖干燥的区域,将李斯特管家轻轻放在了地上,然后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了下来,随手将一颗红宝石抛在地上,升起了一团不甚明亮但分外温暖的元素之火。

    “大家都过来休息一下吧。”

    他冲身后仅剩的几个侍卫招了招手,一点架子都没有的笑道:“我们应该已经安全了。”

    临危不惧、处事不惊,威特姆?伯何无疑是一位非常有领袖气质的人,尽管对于一方领主来说他有些过于年轻了,但在父亲是个‘废柴亲王’的前提下,早早就开始接触领地内大小事务的他在资历方面可是一点儿都不浅,从很早以前就得到了绝大多数属下以及领民们爱戴与用户。

    “好的,少领主。”

    四个颇为疲惫的侍卫立刻快步走到威特姆旁边,安静地蹲在雪地里考起火来,在这个一年中最冷的月份里,保持体温是非常重要的,就算是职业者也不例外。

    在这里需要额外提一下,同行者只有四个侍卫的原因,并非因为康达领的其他人都死光了,而是众人为了配合之前那个幌子计划尽可能地分散而已,具体死伤人数其实并不多。

    两分钟后

    “少领主,您陪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请尽快离开吧,我们能自己回去。”

    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的李斯特管家挣扎着坐起身来,面色苍白地咳了两声,诚恳地对威特姆说道:“无论如何,您绝不能有事。”

    威特姆摇了摇头,低声道:“再等一等,如果能确认咱们已经安......”

    “少领主......”

    老管家低声打断了威特姆的话,对后者轻轻招了招手,低声道:“您不觉得......有些古怪么?”

    “嗯?”

    威特姆斜着身子靠了过去,用同样低的声音问道:“您是指哪方面?”

    “您不觉得,我们逃出来的太容易了么?如果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话。”

    李斯特管家颇为警惕地环顾着四周,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而且......”

    “而且什么?”

    威特姆又凑近了一些。

    噗!

    下一秒,一把漆黑的匕首飞快地从他勃颈处抹过,带出了一蓬殷红的鲜血。

    “没什么,少主人......请安心的去吧。”

    第五百零二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数据修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逆天邪神〕〔第一序列〕〔我是半妖〕〔明日之劫〕〔仙王的日常生活〕〔仙墓〕〔傻丫变形记〕〔超脑太监〕〔一剑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