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怎么这么有钱〕〔锦鲤小农媳〕〔重生替嫁小绣娘〕〔她甜不可攀〕〔斗罗之莲扇斗罗〕〔国啤〕〔每天都是傻白甜免〕〔横推从拔刀开始〕〔上江首富乔富贵〕〔权妻谋臣〕〔人到中年〕〔玩家请自重〕〔农门丑女:养个夫〕〔穿梭奇幻的科技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踏破玉京〕〔天降我才必有用〕〔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穿越最狠驸马爷〕〔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零三章:光之都
    三天后

    2049年3月3号

    游戏时间a09:28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绝对中立的黑梵,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无罪大陆东北,圣域,光之都

    中城区,晨曦大道,圣莱特曙光礼拜堂,高等套间

    “呦,晚上好啊~”

    墨檀刚刚睁开双眼,就见一条魁梧矫健的人造兄贵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手中还捧着个看起来颇为昂贵的茶杯,正端坐在主厅的圆桌前看书,如果不是他身后那柄杀气腾腾的方天画咳,三尖两刃呃制裁者之杖的话,乍一瞅还真有那么点儿书香之气。

    这人正是天柱山的代行者、稳稳占据玩家综合实力排行榜第二、单身二十二年、芳龄二十二岁、现任fff团东亚分部第七特战队二等兵、前米莎郡钢铁游骑兵大队长、爷爷昨天又因为贩卖违禁刊物惨遭拘留、朋友眼中的好兄弟、爹妈眼中的乖儿子、鲁大师眼里的倒霉催、姓催咳咳,姓崔名小雨的、本书隐藏属性‘倒霉度’的有效计量单位(非官方)、无罪之界里的科尔多瓦先生!

    “我特么不是倒霉催的!!”

    科尔多瓦仰天怒吼,然后愣了一下,颇为尴尬地冲目瞪口呆的墨檀干笑了两声:“呃,最近好像总觉得有人在诽谤我,别在意,嗯,早安。”

    已经习惯自己这位朋友偶尔犯犯神经的墨檀挠了挠头发,无精打采地从床上出溜下去,一边从行囊里取出自己的靴子穿上,一边撇嘴道:“还是说晚安吧,从床上起来后被一个男人问早安的感觉超级糟糕啊”

    “你之前有被男人问早安的相关经历?”

    科尔多瓦翻了个白眼。

    “没有,之后也不会有。”

    穿好了鞋子的墨檀站起身来,又从柜子上抓起一件被浆洗得干干净净的牧师长袍给自己套上,然后慢吞吞地走出卧室,拿起科尔多瓦手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你好像很无聊啊”

    “还行吧,我是卡着点儿上的,刚去城里溜达了一圈,这地方可真大啊。”

    科尔多瓦哈哈一笑,然后斜眼看了看墨檀,挑眉道:“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啊。”

    已经整整三天没法在游戏里跟能动的语宸好好聊天,刚才还被迫第十一次向季晓鸽解释了逆鳞和裸男の辩证关系的墨檀干笑了两声,拿起杯子灌了口凉白开:“没有的事儿。”

    科尔多瓦耸了耸肩,然后贱兮兮地笑道:“是不是因为语宸同学最近都没有怎么和你互动啊?”

    这货有点儿神啊!

    被戳中了心事的墨檀当时就惊了,不过表面上却依然维持着平静与淡定:“你想多了。”

    “外加因为夏莲他们要研究怎么给语宸同学治疗,所以就算是你这两天都很难见到她。”

    科尔多瓦继续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用无比肯定的语气问道:“所以就更不爽了是吧?”

    你特么有毒吧!

    墨檀强忍着自己掀桌子的玉望,虚着眼轻哼道:“开玩笑,我干嘛要不爽啊”

    “嗯哼哼,其实被那么多人误会,被迫演情侣的时候你小子一直在暗爽吧!”

    科尔多瓦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散发着浅蓝色符文能量的大白牙。

    这游戏没有读心术这个技能吧!没有吧没有吧没有吧!你这货不去给人看相算命真是浪费了啊!

    墨檀的额角渗出了些许冷汗,在无言以对的前提下只得摆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试图通过颜艺让对方停止这轮并不算公开的处刑。

    “哦,青涩而美好的爱情~”

    科尔多瓦优雅地轻嗅着手中那杯白开水,淡淡地说道:“放心吧,当你成功追到语宸同学的时候,身为朋友的我会亲手烧掉你的。”

    不要用这么正经的口吻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啊!这样会让我情不自禁地去思考你已经烧掉多少对情侣的啊!话说跟你做朋友的风险是不是有点儿太高了啊魂淡!

    墨檀在心底吐了会儿槽,然后才一本正经地看着科尔多瓦,耸肩道:“我没想追她。”

    冥冥之中感觉对方似乎并没有在说谎的科尔多瓦顿时一愣,愕然道:“为毛?你可别说自己一点儿都不喜欢语宸同学,哥们儿我看人可是相当”

    “不是那个意思。”

    墨檀摇了摇头,托着腮帮子垂首道:“我没说自己不喜欢语宸只是没打算追她而已。”

    “哈?”

    科尔多瓦又是一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难道你想让人家小姑娘主动追你?”

    “不是”

    “那就是你们两家是世仇,但目前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单方面知道真相的你没办法追求她?”

    “现在的韩国大妈都不敢这么写故事了,伙计。”

    “啊!我记得语宸同学的母亲是医生,经常一天七八台手术的那种王牌级大夫!难道她曾经治死过你家”

    “所以你记得语宸的母亲是医生,却忘了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是吧?”

    “啊!我记得语宸同学也是领养的,所以说你俩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弟!”

    “喂,且不说从遗传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个结果根本不成立,我比她大两个多月呢,为什么是亲姐弟啊!”

    “那特喵的到底是为什么啊!有什么问题你先说啊,你不说我要怎么帮你嘛!”

    科尔多瓦的表情十分崩溃,不得不说这货是个特别矛盾的人,虽然口口声声地各种表示情侣去死去死,但现在却还特别热心肠地打算为墨檀出谋划策。

    不过后者却并不领情

    “哈哈,先心领了,不过事儿是我的个人问题,别人帮不上忙的。”

    墨檀摇了摇头,苦笑道:“咱能换个话题不?”

    科尔多瓦吹了声口哨,揶揄地笑道:“换个话题?行啊,我出去遛弯的时候在大教区碰到夏莲了,她说让你有空的时候到你们那个曙光大礼拜堂走一趟,说是对语宸同学的治疗方法已经有思路了。”

    “哈?”

    墨檀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定定地看着科尔多瓦:“你怎么不早说?”

    后者优哉游哉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笑道:“人家都说是‘有空’了,而且你之前也没问啊。”

    “算你狠。”

    墨檀立刻转身向房门走去,然后在临离开前脚步微微一顿:“那个,刚才说的话”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行了呗?”

    “谢了~”

    “客气。”

    几分钟后,墨檀便离开了圣莱特曙光礼拜堂,这里是曙光教派给几位客人安置的临时居所,除了他和科尔多瓦之外,斯兰卡公国的宝拉将军也住在这里,不过人家可没他俩这么闲,一大早起来就和各大教派能说得上话的人打招呼去了。

    墨檀此时所在的这条晨曦大道位于光之都北区,道路两旁除了各种琳琅满目的商铺、餐饮以及各种功能性设施之外,最多的就是各种教堂与礼拜堂了,其中绝大多数都隶属于曙光教派,每栋建筑都显得分外气派。

    光之都与墨檀和科尔多瓦想象中的并不一样,这座有着紫罗兰皇都三倍大小的‘圣地’并没有那么严肃古板,事实上,这地方简直可以说是相当接地气了。

    三成前来朝圣的虔信徒、五成各大教会核心成员以及常驻在光之都的商人与民众、两成涵盖了各种人物的流动人口,总计近千万人组成了这片东北大陆规模最大的‘城市’,它生机勃勃,不保守、不排外、秩序井然且充满生机,尽管已经有了上万年的历史,但这个地方却不会给人半点陈腐、苍老的感觉,恰恰相反,人们会在这里见识到当代最受欢迎的餐饮与娱乐,听到最流行的吟游诗歌,就连那些多年都不曾踏出圣域半步的人都能跟你扯二十分钟这个季度的流行色。

    你可以十分轻松地在这里找到云游者旅舍、冒险者公会、法师公会、佣兵公会、骑士协会、炼金师协会等设施,就连盗贼公会也在光之都的地下拥有好大一块儿地盘,除了不允许那些与圣教联合对立神(比如跟曙光女神对立的黑暗女神)的虔信徒(浅信徒都没关系)进驻以及不承接非法服务之外,这些游走在黑白两道中间的人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在光之都中,而且不会受到丝毫不公平的待遇。

    作为这个世界宗教最为密集的地方,这里的神职人员也并不迂腐,虽然也有那些张嘴闭嘴都是‘吾主’的人,但更多的神职人员都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在酒馆喝到神志不清被老板扔出大门的牧师、堵在修女宿舍外面吹口哨的圣骑士、为了砍几个铜币跟卖菜大妈吵得口沫横飞的主教、上午带信徒唱圣歌下午帮金币商会发传单赚外快的高阶祭司,这一切都让前天晚上刚抵达光之都的墨檀叹为观止。

    他不是没听过语宸的描述,但只有真正见到这一切的时候,脑海中那庄严的、肃穆的、奢华的、刻板的、恋童癖的、死气沉沉的宗教圣地才真正烟消云散。

    这是一座洋溢着朝气与生命力的城市。

    “就是太特喵的大了!”

    很快便迷失在不知道那条街的墨檀气喘吁吁地坐在一张长椅上,异常悲愤地发现自己又迷路了。

    当然了,墨檀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一方面是他对这种事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地习惯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周围有许多行人,其中任何一个方向感在他之上的本地人(简单来说就是所有人)都能够帮他脱离窘境。

    于是把气喘匀(他之前是小跑着的)的墨檀当机立断,直接起身走到不远处某个疑似正在晒太阳的娇小女孩面前,彬彬有礼地问道:“那个,不好意思,请问内城区的曙光大礼拜堂怎么走?”

    在这里简单说明一下,占地面积巨大的光之都一共有三个城区,分别是外城区、中城区和李狗蛋开个玩笑,其实是内城区,总之,除了内城区是各大教派的总部所在而稍显超然之外,另外两个城区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反正都挺繁华的,而夏莲让墨檀去的地方,正是位于内城区的曙光大礼拜堂,即是曙光教派的总部所在。

    “顺着这条路一直走,第一个路口往西拐,过两条街后顺着‘阳炎大道’往南走就能进入内城区了,曙光大礼拜堂就在内城区的东边。”

    怀里捧着一本大书的少女并没有抬头,只是用她那空灵且稍显缥缈的声线回答着墨檀的问题。

    “呃,真是十分感谢,但是我卢娜?!”

    墨檀先是被对方话语中的那一堆东南西北弄得神魂颠倒,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女惊呼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错,这个因为一直低着头所以看不清容貌的少女正是卢娜,前天晚上与墨檀一通抵达光之都的见习炼金师!

    “嗯?黑梵?”

    卢娜在墨檀叫出自己的名字后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睡眼惺忪地抬起小脸,分外平静地问道:“早安,你也刚起床吗?”

    墨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僵硬地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吧,那个,你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夏莲殿下让我暂住的炼金师协会。”

    卢娜指了指身后那栋占地面积颇大的六边形建筑,神色淡然地阐述道:“前天晚上你和科尔多瓦先生还帮我往里面搬过行李,宝拉请我们吃午饭的地方就在这条路对面,你一回头就能看到。”

    墨檀:“”

    “要进来喝杯茶么?”

    卢娜指了指身后那行人络绎不绝的协会大门,邀请道:“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煮一点可可味的浓茶。”

    墨檀耸了耸肩,摊手道:“我喜欢可可味,不过夏莲殿下有事找我,所以嗯,现在不行。”

    他拒绝并不委婉,因为要是说得太委婉的话卢娜十有仈jiu会听不明白。

    “好吧,你在这里等。”

    卢娜点了点头,就自顾自地转身走进了协会大门。

    墨檀:“”

    五分钟后

    “给你,可可茶。”

    重新走出炼金师协会的卢娜冲墨檀点了点头,递给他一个稍微有些焦黑的试管,然后又将一个光滑的椭圆形金属片塞到他手里:“我去年做的玩具,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不是很需要它,送给你。”

    墨檀低头一看,只见这个金属片的四条边分别写着‘东’、‘南’、‘西’、‘北’四个小字,正在微微转动着。

    “谢谢,卢娜。”

    墨檀差点儿没感动哭了。

    “嗯,那我先回去了。”

    卢娜打了个哈欠,拖拖踏踏地再次走进了协会大门。

    第五百零三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万古神帝〕〔伏天氏〕〔绝对一番〕〔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人设不能崩〕〔世子很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