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崛起〕〔巅峰狂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我的意识好神奇〕〔龙神在世〕〔重生之御医〕〔小青铜你别怂〕〔这个地球有点凶〕〔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我的师父很多〕〔最强豪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四十五章:野味
    翌日

    游戏时间am07:03

    紫罗兰帝国,马绍尔领,秘银城

    凝重的气息在空气中盘踞着,街道上时不时响起的铿锵声、踏步声、传令声让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山雨欲来的氛围中,往日里早早就已经出门工作的平民、冒险者、生意人大多都安分地偷起了懒,有人选择缩回被子里睡个回笼觉,有人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那隶属各个家族、平时难得一见的精锐战士,有人思考着这场战争所能带来的利益,有人揣测着眼下这片局势背后的风向……

    只有一件事,是每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的今天,是决定马绍尔家族存亡、马绍尔领地未来的一天。

    秘银城内,乃至任何一个通过种种渠道知道这件事的人,没有谁觉得马绍尔家族能赢,在他们眼中,凭借领地内的三大主力军团对阵八国……咳,八大家族的联军,这绝对是一场毫无胜算的仗,所以从一开始,这些人考虑的就不是谁应谁输的问题,而是马绍尔家族会‘输’到什么地步的问题。

    是在战败后跌下权利的巅峰,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贵族?

    是在战败后付出沉重的代价,元气大伤到需要缓几十年?

    是在战败后干脆利落的覆灭,让九大家族变成八大家族?

    这些都有可能,但只有‘战败’是不可避免的……

    只因为两个单纯的事实,论实力,马绍尔家族的全部精锐在各个家族的主力军团面前讨不到便宜;论数量,巴菲之剑骑士团、冰幕法师团、水银卫队加起来还不到领主联军的一半;论执行力,马绍尔的战士们虽然默契而服从,但领主联军却又‘紫罗兰鹰阵’这种各大家族常年演练的标准战术,就算是单元分区式指挥也绝不会若与对方。

    于是乎,无论从哪种角度去分析,以一敌多的马绍尔家族都没可能在今天这即将到来的一战中取胜,而且就算退一万步,哪怕他们赢了,领主联军也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锐战士可以支援到这边,而场面一旦拖入拉锯战,那前者就只有战斗力堪忧的自治军可用了,怎么看都是个死。

    今天这些或看热闹或观望的个人或势力,几乎都是这么觉得的……

    但从维恩城云游者旅舍出差到这里的克罗?伊卢米那却不这么想,站在西大街外沿某栋小楼阳台上的他,表情非常凝重。

    昨晚,他通过这几天一直在水银城上空徘徊的渡鸦十八号、渡鸦七号这两只鸟,看到了一些极为诡异的场景。

    鲜少有人知道,此时此刻的水银城里,已经没有半个正常且意识清醒的人了。

    当地琉璃亭、金币商会分会、冒险者公会分会、佣兵公会分会、云游者旅舍分舍等中立势力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某种力量催眠,陷入了沉睡。

    其作俑者,竟然是那些普普通通的平民!

    水银城的所有平民!

    开路边摊的、种地的、搬砖的、教书的、缝纫的、打铁的,这些平日里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似乎在一夜之间同时觉醒……或者说是解放了某种力量,然后极具默契地在昨晚闯入了各大中立势力的地盘,通过某种诡异的手段,悄无声息地放倒了里面的所有人。

    其中几个或底蕴雄厚或鱼龙混杂的地方,比如法师公会、盗贼公会,则是巴菲?马绍尔亲自带人闯进去的,克罗为了看清楚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甚至牺牲了一只渡鸦进行强行观察,而他最后看到的一幅画面,就是巴菲?马绍尔看似很平常的跟当地法师公会的分会长说了句话,紧接着后者就对自己放了一个高阶奥术,当场就昏过去了。

    尽管只是单纯的推测,但克罗觉得包括那位分会长在内,水银城中所有的中立势力都没有受到什么致命打击,仅仅只是被无力化了而已,但这依然是一个不好的信号,这位卓有见地的年轻人觉得,如果自己坐视不管的话,这场战争十分可能会出现某种巨大……且糟糕的变数。

    所以在思考了很久之后,他自作主张地决定派一支渡鸦飞入领主联军的阵地,隐晦地向他们透露一些情报。

    克罗很是纠结,因为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已经严重违反了旅社规定,即是通过任何规定之外的方式,在不经过上级允许的情况下擅自泄露情报资源,从而对某人或某个势力进行帮助。

    这是莫大的忌讳!

    情节严重的话不但会被剥夺地位,甚至可能会遭到总部的追杀!

    但克罗还是这么做了……

    原因之一,是他觉得水银城昨晚所发生的现象实在太过于诡异,如果放任他们达成目的,极有可能会引发某种灾难性的后果。

    原因之二,在作出了如上揣测的情况下,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通知总部,所以根据某款相关条例,他可以拥有一定程度(但仍不包括擅自泄露情报)的自主权。

    原因之三,昨晚水银城那些平民‘催眠’的对象中也包括水银城分舍,尽管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暂时还不能定义为,但依然可以被视为。

    原因之四,昨晚的情报是克罗独立侦查来的,还未整理完毕汇报旅舍,所以其情报性质暂时还不属于‘旅舍独家’,就算交给领主联军也未尝不可。

    原因之五,现任旅舍的扛把子是克罗的老师。

    当然,第四条原因其实只是诡辩,毕竟克罗最开始跟总部那边说的就是‘我去收集紫罗兰帝国似有异像的相关情报’,从那时开始,他在这片土地上所收集到的东西就不属于自己了,而会被定义为:旅社独家+克罗?伊卢米那的业绩。

    让他有足够底气的,还是第一、二、三、五这四重原因,其中最后一条最为主要。

    当然了,就算自己是关系户,克罗也很清楚,但凡自己提供给领主联军的情报切实影响了战局,回头总部肯定还是会追究自己责任的,就算有充足的理由外加老师罩着,不守规矩就是不守规矩,该处理还是得处理,所以……

    “大概会输给那个君芜吧。”

    克罗小心翼翼地把写满了昨晚水银城情况的纸条拴在渡鸦十二号脚上,命令后者立刻飞入领主联军大营,然后轻叹了一声,露出了问心无愧的笑容:“但所有人都会知道,那并不是我不如他出色,所以没关系……”

    于是,五分钟后,寄托着克罗信念的渡鸦十二号,飞入领主联军在城外的驻地。

    然后……

    就被一颗精准的、硕大的、滚圆的、灼热的火球给打了下来。

    “什么?!”

    与渡鸦保持着精神连接的克罗当时就惊了,他合上了那只和宠物同步的眼睛,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懵住了。

    有必要一提的是,因为渡鸦十二号再被克罗转化时就被赋予了一定力量,所以被当下这只已经被烤到三分熟的猛禽并没有死,所以与主人的精神连接还未断开。

    所以在从视角打转的克罗缓过来之后,他依然能通过渡鸦十二号的视角去观察周围动向。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颇为熟悉的脸。

    克罗被吓了一跳,毕竟当初那个能吃、能喝、臭不要脸、爱占便宜的‘同行’可是让自己记忆犹新,还有那则‘我一直在想办法救治自己那个背门夹了脑袋的妹妹,双叶?鲁维’的故事,也让克罗难以忘怀。

    进入萨拉穆恩之后,始终在想办法探明最高会议真相的克罗自然没有错过双叶这个人,并在后续的调查中得知了大量情报,比如她是个天才法师,被阿娜?塔拉夏收做学徒、比如她是火爪大公在这次会议中的代言人、比如她跟巴菲?马绍尔有过节、比如她很有可能是这次风波的作俑者。

    但克罗依然没有把这个双叶跟那个‘科尔多瓦?鲁维’口中的‘双叶?鲁维’联系起来,毕竟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也不在少数。

    然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将其联系起来了……

    因为这俩人当下正站在一起,有说有笑俨然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

    就算因为某人太过谨慎的原因,导致克罗并未获悉‘安东尼?达布斯’这个人的存在,他现在也知道面前这俩人关系匪浅了。

    通过观察两人的交流,他很清楚地了解到,一火球把渡鸦十二号轰下来的就是双叶,而提议者,则是那位过去曾经吃掉了前渡鸦七号的科尔多瓦?鲁维。

    克罗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渡鸦十二号非常同步地、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所以说啊,你为什么拜托我帮忙把这只鸟打下来?”

    双叶一脸嫌弃地看着墨檀,以及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疯狂挣扎的、三分熟的渡鸦,撇嘴道:“嫉妒它长得帅吗?”

    墨檀咂了咂嘴,颇为怜悯的看了少女一眼:“你啊,难道不知道乌鸦这种东西是难得的野味吗?”

    克罗:“……”

    渡鸦十二号:“……”

    双叶:“诶?”

    “就是说烤鸦很好吃啊!不但营养丰富、肉质鲜美,还有淡淡的土腥味作为点缀,剃干净的鸦架更是可以拿来煲汤,超滋补啊!在很多国家都超流行啊!”

    克罗在内心疯狂的咆哮着。

    墨檀吸溜了一下口水,然后低头淫……咳,微笑着盯住了那只同步着克罗思想、正在瑟瑟发抖的渡鸦,吧唧着嘴说道:“不过现在这玩意儿已经很少能抓到了,啧啧,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啊,不但有这么多野生乌鸦,就连烤过之后的味道都跟一模一样,我之前有幸吃过一只,简直就像是尝到了天堂啊!”

    克罗继续在心底咆哮着。

    不过他也只能在心底咆哮了,因为就在下一秒,墨檀就直接从行囊里掏出一块板砖,对着那乌鸦的后脑来了个脆的。

    在那之后,克罗只觉得视野一阵剧震,然后就再也无法跟他的渡鸦十二号建立联系了。

    “所以,我现在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搞个野炊。”

    墨檀对双叶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那只不但被烤到三成熟,而且还已经死透了的乌鸦,挑眉道:“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就分一点给你吃。”

    “免了。”

    少女翻了个白眼,转身钻回马车结束了上线后短暂的‘踏青’,头也不回地说道:“这种难得的野味您还是自己享用吧,不过……”

    她慢吞吞地钻进车内,又从里面拉开了帘子,探出半张小脸对墨檀轻哼道:“你最好注意点时间。”

    “不劳费心。”

    墨檀咧了咧嘴,大刺刺地对双叶挥了挥手,就拎着那只可怜的鸟一溜烟的跑了。

    ……

    “那只乌鸦有古怪?”

    直到墨檀的背影彻底消失在窗外,双叶才淡淡地说了一句,而且是疑问句。

    半秒钟后,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现在她身旁,阿娜?塔?拉夏那双隐藏在假面后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颔首道:“猜的没错,我从那只鸟身上感受到了稀薄的暗影气息,应该是某个人的役兽或者使魔。”

    “谢谢你,阿娜,呼哈……我稍微休息一会儿。”

    双叶打了个哈欠,然后便抱着垫子在座椅上蜷缩成了一团,合上了双眼。

    从离开萨拉穆恩起始终隐匿身形跟在自己这位学徒旁边的阿娜?塔?拉夏笑了笑,轻声问道:“用不用我帮你看看那小子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不用了。”

    双叶用力在怀里的垫子上蹭了蹭,喃喃道:“我猜他根本就没在搞什么花样,只是突然犯神经了而已,所以……”

    “所以?”

    “雨我无瓜啦~”

    “你们这些孩子还真是奇怪……”

    “嘛,毕竟年龄方面的代沟太大啦~”

    “你……你说什么!”

    第五百四十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