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电影世界中穿梭〕〔红尘篱落〕〔深山娇娘,愚夫当〕〔余生我只想给你〕〔亮在山村的太阳〕〔兵王之王〕〔我的极品老婆〕〔农家娇妻桃花多〕〔我当操盘手那些年〕〔全世界我只暗恋你〕〔极品王妃升职记〕〔日久生情:悄悄爱〕〔荣耀战神〕〔特勤精英〕〔全能女婿秦浩全文〕〔重生之凰途天下〕〔灼热的心脏〕〔剑道独尊之剑气纵〕〔天源令〕〔掌尘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五十六章:超额完成任务
    游戏时间a11:51

    正如两位冰雪聪明的姑娘所料,在科尔多瓦正式加入战局后的第十分钟,刺杀团终于被彻底打崩了,原本近两百人的捕奴团、邪教徒混编精锐此时此刻只剩下不到三十个人还在顽抗,而那些被彻底无力化或者断气化的死士尽管也拼掉了近百人,却依然无法为他们的同伴制造出任何机会,在科尔多瓦的强势盯防以及联军精锐的死守下,自始至终也没有半个人成功逃离这次截杀。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而加雯虽然依靠自己的狡诈多变活到了现在,但其生命、体能等各项数值都已经跌倒了30以下,行囊中的大量一次性消耗品也用了个九成九,治疗药剂之类的东西虽然还剩一些,但已经递减到一瓶连3生命值都恢复不了的程度,效果无限趋近于零。

    尽管仍未放弃抵抗,但加雯却已经不对自己能够幸存下来这种事抱有期望了。

    十个人只要再死十个人,周围的这道最终防线就会出现缺口,就算我在这个过程中不犯任何错误,大概也只能撑到那个时候了。

    加雯随手抓过一个刚刚耗尽了法力的捕奴团术士挡在自己面前,用这面人肉盾牌扛下了两枚角度刁钻地爆炸射击,然后放开那具焦黑的尸体,凭借刚刚冷却完毕的幻影骰子进行了一次极限位移,以毫厘之差避开了双叶接踵而至的一发掌心雷自创,出现在了一名伤痕累累却依然屹立不倒的高壮邪教徒身后,长出了口气后低声喃喃道“虽然说谈不上生气,但被逼到这种程度确实是有点太难看了”

    又是一阵爆响从不远处炸开,但见科尔多瓦用自己彪悍的实力再度让刺杀团减员两人,浑身浴血宛若一位煞神般地挥舞着制裁者之杖,每一击都势大力沉、气势磅礴,将最外围的几人敲得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加雯却看出了一些额外的东西。

    虽然看起来依然威猛,但那个男人的力量、速度以及杀伤力都远不如之前了,否则也不可能让我们坚持到现在,而他也不像是那种会轻敌的类型,也就是说这位战斗力第二存在着某种桎梏或缺陷,无法让他持续保持最佳状态么

    飞快地在脑海中盘算了一遍后,之前那张不知何时消失的泛黄纸页再次出现在加雯手中,但见她随手将其按在自己肋下那不断流淌着鲜血的伤口上,微微眯起了双眼“这样的话,我或许还真有机会送那丫头一个临别礼物呢。”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灼热的赤色火柱拔地而起,将一个躲闪不及的邪教徒灼成了重伤,而两个隶属守夜者战团的暗精灵刺杀者也同时斩首了一对背对而立的捕奴团成员,半秒钟后,科尔多瓦也不甘示弱地用他那柄完全就是在当战锤耍的制裁者之杖造出了一团马赛克。

    没时间犹豫了

    加雯银牙轻咬,一把将手中那沾满了血迹的羊皮纸撕成了碎片,目光牢牢地锁住双叶,低声呢喃道“以吾主的名”

    “诶嘿干得不错啊诸位,要么我给大家唱首歌慰劳一下吧”

    就在这时,一个令加雯颇为熟悉的嗓音忽然在她身后不远处响起,她回头一看,发现人群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那是个身材高挑,留有一头黑色乱发的半精灵,他抱着一把鲁特琴,手指修长、面容白净,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弧度,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则充盈着某种根本无法被解读的狂喜

    那是一双令人印象极深的眸子,加雯还记得两人上次正式见面时,这个化名安东尼达布斯的男人在即将被自己击杀前眼中也亮起过同样的光芒。

    他似乎开心的不得了

    但是,天知道这个甚至会被自己的死所取悦之人,这次又是为什么那么开心。

    估计是有人要倒霉了

    不知为何,加雯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并在下一秒做出了那个人可能是自己的靠谱判断。

    “你这混蛋还真是不紧不慢啊。”

    因为胜势已定,所以心情还算不错的双叶并没有严肃地要求墨檀赶紧让他身后那帮子人赶紧过来参与围剿,而是随口吐了个槽,然后笑盈盈地冲科尔多瓦喊道“科尔多瓦大哥,看见那个穿着白袍一脸贱相的男人没有,你要是有空的话就顺便把他也给整死呗”

    很显然,她这话从口吻到内涵都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毕竟墨檀身后那些人在穿着打扮方面都和已经与科尔多瓦并肩作战了好一会儿的战士们差不多,所以无论如何来者都只可能是友军,而双叶那句让科尔多瓦抽死其中某人的建议自然也当不得真。

    但是

    “啊,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突然停在了原地的科尔多瓦却是在沉默了几秒种后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墨檀那张笑意盎然的脸,咧出了一个分外狰狞的狞笑“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这个混蛋”

    “诶”

    双叶当时就是一愣,身后已经凝聚了一半的冰锥术愣是给惊散了。

    诶

    已经做好开大准备的加雯也是一愣,手上的动作也是慢了一拍

    “哦”

    墨檀更是一副好奇的模样,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科尔多瓦好几秒,然后才颇为迟疑地指着自己的鼻尖好奇道“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终于见到仇人的科尔多瓦这会儿已经激动地浑身发抖,只见他一边咯嘣咯嘣地捏着指节一边从两个本已经放弃抵抗的邪教徒面前走过,脖颈子后面噗嗤噗嗤地冒着蒸汽,咬牙道“你还记得一个叫帕托城的地方吗”

    后面的台词科尔多瓦都想好了,在对方回答记得之后,他就会用一种低沉到帅呆了的声线质问墨檀是否残害过无辜,并在他开口回答之前冷冷地挥手打断他,然后大声表明身份,说自己就是那个隔了三日现在已经碉堡了的士,正义的践行者、从地狱苏醒的复仇者、罪恶的制裁者科尔多瓦大人,最后华丽地将其打飞,完成这场风水轮流转的复仇之

    墨檀眨了眨眼“不记得。”

    之战

    战

    “淦”

    科尔多瓦顿时勃然大怒,暴喝道“你难道忘记了,自己曾经害死过一个有着远大前途的年轻人了吗”

    墨檀抽了抽鼻子,然后讪讪地挠了两下头发“忘记了耶”

    “耶你马啊耶”

    科尔多瓦的怒气值终于抵达了顶点,但见他爆喝一声,高大的身躯宛若离弦之箭般原地弹出,擎起血迹斑斑的制裁者之杖笔直地冲向墨檀“正义的践行者、从地狱苏醒的复仇者、罪恶的制裁者科尔多瓦大人现在就要替天行道”

    不知为啥,他特别执着想要说出这句台词。

    然而

    “哈从地狱苏醒的复仇者”

    墨檀屈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兴致勃勃地问道“哪个地狱啊犯什么事儿进去的”

    “你大爷”

    科尔多瓦眼睛都气红了,咆哮着一杖砸向墨檀的脑阔。

    结果就在制裁者之杖挥落的瞬间,墨檀竟然在眨眼间出现在了科尔多瓦身后,单手捂嘴一脸震惊地看着科尔多瓦“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

    科尔多瓦的大脑瞬间短路了那么一个刹那。

    “噗嗤”

    双叶却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当即就笑出了声,然后用力挥手冲墨檀带来那些准备帮忙的精锐喊了一句都是自己人,他俩私人恩怨你们甭管,赶紧帮忙砍那帮子敌人,并指了指刺杀团剩下的那点儿人,然后托着小下巴转向怒发冲冠的科尔多瓦和被怒发冲冠的墨檀,哼着小曲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而这回儿科尔多瓦才刚刚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尼玛猛地转身挥出制杖。

    啪

    结果墨檀仿佛未卜先知般地来了个深蹲躲开了科尔多瓦的一击,并在起身的同时顺手把自己手中那把鲁特琴砸在了前者头上,梗着脖子大叫道“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嘛”

    科尔多瓦把牙咬得嘎嘣直响“我”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没想到墨檀竟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翻着白眼高声唱了起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谈恋爱,谈恋爱,第一只是公哒,第二只也公哒,真奇怪,真变态”

    科尔多瓦刚刚停止了大仇得报的兴奋颤抖,就被气得开始哆嗦,整个人跟开了震动模式似的一拳轰向墨檀胸口“你特么耍我呢”

    “对呀”

    刚用掉了闪影背刺的墨檀忽然冷笑一声,凭借一招迅刺矮身与科尔多瓦交错而过,背对着后者悠然道“之前当然是开玩笑的,毕竟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神乎其技的枪法,还有那杯不加蜂蜜的甜滋滋蜂蜜水,都令我记忆犹新,没错”

    他转过身去,目光灼灼地看着科尔多瓦“你就是”

    已经不知道该做何表情的科尔多瓦嘴角抽搐了两下,举着制裁者之杖回以墨檀一道堪称蛋裂的目光“我就是”

    “那个在塔楼被我背刺而死的耳语教徒吧”

    “我是你爸”

    科尔多瓦面无表情地冲墨檀砸出了一道冲击波。

    而早在说出那句甜滋滋蜂蜜水时就已经悄然开启了疾行的墨檀则飞快地斜蹿了出去,连续在地上翻滚了三圈半才重新爬起来,愣是把科尔多瓦那挥出的那道波给躲了个干干净净。

    “啊五十五年前的电影梗还真是让人无力吐槽呢”

    对两人报以持续关注的双叶瞪着死鱼眼嘟囔了一句,然后轻轻咬牙道“那家伙怕不是早就过来了啊,不然怎么可能对科尔多瓦的攻击套路掌握得那么清楚,不过他俩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结下的梁子呢还有就是,如果那家伙被科尔多瓦干掉了的话,算不算是我赢了赌约呢”

    很显然,就算墨檀在没掉一丝血的情况下躲开了科尔多瓦数次攻击,双叶也丝毫不觉得他会赢,毕竟双方的差距太大,就算檀莫再怎么拼命,实力还不如那个阴阳人的他最多也就拖个几分钟罢了。

    “你是个可敬的对手”

    墨檀一边撒腿狂奔一边回头冲科尔多瓦大声道“虽然你上辈子是个邪教徒,但也是个很有骨气的邪教徒,比那些被我随手捅死的扑街仔强多了。”

    嘭

    科尔多瓦的双腿青芒一闪,整个人携夹着一道飓风冲到了墨檀面前,反握制裁者之杖来了一记凌厉的回马枪“你说谁是扑街仔”

    “路上顺手捅死的几个衰男啦,可能是太没存在感,所以记不太清了。”

    墨檀在看到对方的背影后就果断地仰倒在地躺平了,躲过那记回马枪后一边往旁边滚一边笑道“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运气不太好吧,嘿,还真别说,那印堂跟你一样一样的。”

    “我不是倒霉催的”

    科尔多瓦长杖倒悬,跟叉猹似地捅向墨檀“给我死”

    结果不知为何,他身上那不断流转的蓝色能量流忽然黯淡了一个瞬间,导致其动作慢了半分,让本已经准备付出一条胳膊为代价的墨檀毫厘之差地躲过了这一击。

    原来如此,呵,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呢,照这样看来的话,或许连脱逃都用不上了。

    凭借腰力从地上弹起的墨檀咧出一口白牙,指着突然慢了半拍的科尔多瓦大笑道“哈哈,你累了”

    “不,我只是玩腻了”

    被一连串能量不足2刷屏的科尔多瓦酷酷地说了一句,随手抠掉了制裁者之杖顶端那枚已经龟裂了大片的水晶,然后趁着备用符能还在体内流转,以一个炫酷到宛若海马社长抽卡的姿势从行囊中捏出了一枚全新的、满能量的天启水晶,一边往制裁者之杖顶端的凹槽上按一边冷笑道“并准备用名为满负荷超载的秘技华丽地把你”

    下一瞬,他手中那充盈着能量的天启水晶应声而碎,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冲霄而起,在正午的烈日下显得分外乍眼。

    而刚才还帅到一塌糊涂的科尔多瓦,则一边大吼着尼玛坑爹呐,一边在那光柱的映衬下缓缓蜷缩成了一个otz,绝望地看着那个曾经杀过自己一次的疯子抄起两把斧头狞笑着向自己走来。

    我特么这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么

    这是科尔多瓦在自爆装置启动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第五百五十六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放开那只妖宠〕〔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手掌上的爱情〕〔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明末不求生〕〔山沟知万界〕〔竹马草莓味〕〔大数据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