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心权少别惹我〕〔都市极品医神〕〔这个女主她稳了〕〔最强神壕〕〔刺骨〕〔深海恋歌〕〔匠心〕〔贵女楹门〕〔单身世子妃〕〔杏林女医:将军请〕〔今天女主黑化了吗〕〔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暴君今天又拿我当〕〔抢手货的兽世发家〕〔主播哪里跑〕〔如意小赘婿〕〔永恒主宰〕〔独步九天〕〔超级女婿〕〔倾国策之西方有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五十八章:亚瑟?伯何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

    无罪之界圣历9517年,诗之月咏唱10日

    游戏时间pm13:13

    ......

    “......”

    ......

    东南大陆,沙文帝国中央地区,弗洛德溪谷

    平稳奢华的马车中,身披墨色斗篷的罪爵缓缓地睁开双眼,愣了半晌才露出了一抹苦笑,挣扎着从身下的黑天鹅绒上坐起身来,轻声对端坐在自己正前方的管家问道:“我睡了多久?”

    “还差五分钟九个时,阁下。”

    有着一头灰发的中年管家对墨微微躬身,起身将手边的窗户拉开少许空隙,并在那令人精神一振的清新气息涌进来后一丝不苟地补充道:“如果您需要用餐的话,寂祷姐准备的行李中有很多......”

    墨却是微微抬手打断了他,面色稍显黯然地摇头道:“抱歉,道恩,我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情吃东西。”

    “既然如此的话,我建议您再休息一段时间,阁下。”

    道恩有些担忧地看着对方面具下那稍显苍白的脸颊,沉声道:“您的气色看起来不怎么好,寂祷女士在出发前特意叮嘱过,您伤势未愈,每天至少要睡十五个时以上,所以......”

    道恩并没有继续下去,毕竟他只是个管家,至少现在正扮演着管家的角色,而一个合格的管家,是不会在主人面前过多表达观点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

    墨将目光投向窗外,疲惫地笑了笑:“但‘至少需要睡十五个时以上’与‘持续睡眠十五个时’并不是一回事,而且那也只是寂祷的想法而已,我个人倒是觉得并不需要太矫枉过正......”

    道恩轻轻颔首,犹豫了一下后才低声道:“请恕我逾越,阁下,但我个人觉得陛下派您参与平叛并非一个明智的决定,当然,我并非质疑您的能力,只是在加洛斯大公和加拉哈特元帅都留在特洛恩的情况下,让您这位资历尚浅且身体抱恙的新晋贵族随军出征实在是让人想不太通。”

    “同样的话我已经听某人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你该不会是从她那里听来的吧?”墨单手托着脸颊倚在扶手上,看向道恩的目光颇为古怪:“那个......我应该可以信任你吧,道恩......”

    后者耸了耸肩,棱角分明的脸庞泛起一丝微笑:“寂祷女士给我下了死命令,如果您与其她任何......年龄在十五岁与五十岁之间的异性出现常规礼仪以上的交集,我就必须汇报给她,除此之外,道恩会遵循您的一切吩咐。”

    “十五岁到五十岁......”

    面色似乎又变白了少许的墨身形一晃,险些歪倒在那宽大的座椅上,不过他最终还是稳住了身体,扶着额头无力地呻吟了一声:“她真是疯了......”

    “我记得之前伯克夫人曾经跟寂祷女士讲过不少流传于贵妇人们之间的轶事。”

    道恩面露无奈之色,摊手道:“我的女主人似乎把它们当真了,不过她肯定也没有全都当真,否则我需要留意的内容就不仅仅只是您身边的‘女性’了。”

    “让我们结束这个有些糟糕的话题吧,道恩。”

    墨檀摇了摇头,然后靠在椅背上正色道:“尽管我也有着相同的疑惑,想不通陛下为什么会让我这个既没资历又没能力的人参与进来,但揣测君王想法这件事本就是愚蠢的,所以我担心的并非自己被派来这里的理由,而是自己究竟能不能好好完成‘参谋’这个任务,目前看来......情况很不乐观。”

    道恩则一边把窗户关了些,一边轻声道:“您不必妄自菲薄,且不加洛斯大公一直对您赞誉有加,就连身为一届下人的我也能看出来,阁下您的能力绝不亚于任何一位贵族,无论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谈吐、风度,亦或是性格或人格魅力,阁下都比很多同龄贵族要强出太多了,就算是迪戈里侯爵家的少爷,也远不及您......”

    “塞德里克是我的好朋友。”

    墨淡淡地打断了道恩,平静而真诚地看着对方的双眼:“我并不希望通过贬低一位值得尊敬的绅士来抬高自己,也不希望自己的管家这么做,道恩。”

    后者立刻垂首道:“实在抱歉,阁下,我只是......”

    “无心之失,我当然知道,所以不用这么紧张。”

    墨有些费力地倾着身子拍了拍道恩的肩膀,笑道:“刚才只是实话实而已,虽然佛赛公爵对军略并没有什么研究,但有既然有亚瑟殿下在,我是着实不觉得自己能在‘参谋’这个职位上发挥出多大作用,要是没受伤还好,至少还能当个马前卒什么的,但现在......”

    他顿了顿,见道恩并没有接话茬的意思,便在短暂地沉默后轻叹道:“因为这副不中用的身体,竟然让皇子殿下和自己交换马车,你觉得我过意的去么?”

    “你当然可以过意的去。”

    爽朗的声音忽然在车外响起,但见那印有沙文皇室纹章的乌金木门猛地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剑眉星目、衣着华贵的褐发年轻人正策马维持着与车门平齐的速度前行,他笑呵呵地对车内瞠目结舌的墨眨了眨眼:“明明是我强把你赶到这辆车上的,怎么到了墨你嘴里就变成了‘让皇子殿下和自己交换马车’啊?”

    好不容易才平复了表情的罪爵连忙站起身来,苦笑道:“到底还是因为我的身体状态......”

    “状态不佳,才需要好好休息,你要是过意不去我就陪你坐会儿好啦。”

    今年刚满二十三岁的亚瑟??伯何笑了笑,然后竟然猛地从马背上跃到车内,且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将近一米八的俊逸身影宛若灵猫般轻柔,可见其实力之强。

    事实上,这位沙文帝国的皇储确实很强。

    强到能在与加拉哈特元帅的切磋中百招不败的程度,要知道后者可是传级强者,就算不可能在和皇储的‘切磋’时全力施为,那位三朝元老也不是会严重放水的类型,足以见得亚瑟的实力有多强。

    亚瑟是技巧、意志、体魄都无可挑剔的高阶巅峰剑士,其佩剑正是与加拉哈特麾下那支骑士团同名的,而他的剑术则是从沙文宫廷剑术中领悟出的王道之剑,真打起来的话,就算是碰到初入史诗的对手也未必没有机会取胜。

    值得一提的是,这方面的‘实力’仅仅只是亚瑟??伯何个人能力中最不起眼的一部分,并不是他要是努力努力就能跟坐火箭似的变强,而是他在其它方面的天赋更加耀眼。

    首先是兵道,与武技一样有着加拉哈特作为启蒙老师,如果在战斗力方面亚瑟仅仅只能算是个好苗子的话,那么在谋略方面,这位善用阳谋的年轻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加拉哈特,如果能让他得到更多实战的机会,让他有机会实践并修缮自己的战略思想,青出于蓝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

    而他最出色的一点则是‘王道’,通俗点就是为王之道,举例来的话,如果亚瑟??伯何这个人并非沙文帝国的皇储,而是紫罗兰帝国的皇储,那么修??布雷斯恩可能早在多年以前就离开萨拉穆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不能亚瑟的心机有多么深重,智计有多么超绝,只能他是一位天生的王者,就是有着那种近乎于不讲道理的人格魅力,再加上沙文帝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威廉??伯何无形间的耳濡目染,以及一点有意识的引导,亚瑟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优秀帝王的一切条件。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与一位普普通通的子爵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好友,还是相见恨晚的那种。

    “所以,殿下您为什么要骑马,是不是因为我那辆车......呃......唉......”

    墨话刚了一半,就被亚瑟一把按到了座椅上,只得苦笑着闭上了嘴。

    “自然不是因为你那辆车不够舒服,让我这位养尊处优的大人物坐不惯。”

    后者哈哈一笑,大大咧咧地在自己这位新朋友对面坐下,而且还颇为不修边幅地翘起了腿:“我很少离开特洛恩,所以出发前就打定主意骑马兜风来着,至于这车嘛,其实是为了装母后给我准备的那些行礼用的,结果呢,我的车比你的舒服,你的车没有这些杂七杂八的装饰,所以地方比较大,用父皇的话,这完全就是一举两得的买卖啊。”

    墨继续苦笑:“您觉得我会信吗?”

    “你应该信。”

    亚瑟眨了眨眼,莞尔道:“至于信的是真是假,就并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

    墨耸了耸肩,轻吁了一口气:“我就不什么感谢殿下或者不胜惶恐之类的话了。”

    亚瑟咧出了一个八颗牙的爽朗笑容,拍手道:“不愧是我看好的男人,墨啊,要么我回头让父皇随便找个理由封你为伯爵吧。”

    “美意心领,殿下。”

    墨一般正经地摇了摇头,干笑道:“我已经因为加洛斯大公的原因博得不少关注了,殿下您要是再来这么一出,可就是把我这个被看好的男人往火坑里推了。”

    “的也是,那这事就先暂缓吧,道恩先生~”

    亚瑟点了点头,然后忽然转向侍立于旁边的道恩。

    “有何吩咐,殿下。”

    道恩立刻俯身行礼。

    “会骑马么?”

    “会。”

    “那就麻烦你去替我骑一会儿吧。”

    亚瑟笑呵呵地指了指窗外那只紧跟在马车旁边跑的骏马,交代道:“它要是不听话,你就轻轻挠它左眼下两寸的地方。”

    道恩应了一声,又行了一礼,并在这个过程中隐蔽地看了墨一眼,并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眼神,于是连忙探出半个身子让车夫稍减速度,在车速降到三迈后直接打开车门跳下去了,跳完了还顺手把门带上了。

    “辛苦啦~”

    亚瑟先是拉开窗户对已经爬上马背的道恩挥了挥手,然后才转头对墨笑道:“道恩先生是个优秀的管家。”

    墨立刻点了点头,耸肩道:“所以我这段时间已经给他加两次薪了。”

    “应该的。”

    亚瑟打了个响指,然后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块看起来像是纯金打造的怀表,随手扔给墨檀:“礼物。”

    “呃,殿下......”

    墨檀结果那块确实是纯金打造的怀表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开玩笑似的道:“这个礼物应该跟我是‘您看好的男人’这件事并无关系吧?”

    “我看好的是你的才能。”

    亚瑟哭笑不得地摆了摆手,指了指窗外:“礼物是给道恩先生的。”

    “好的。”

    墨将那块怀表心地贴身收好,颔首道:“我会尽快转交给他。”

    “不,这是你送给道恩的礼物,所以不要用‘转交’。”

    亚瑟眨了眨眼,狭促地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不是很富裕吧?至少对于一个世袭子爵来。”

    罪爵面具下那稍显苍白的皮肤脸颊微微一红,然后大大方方地点头道:“确实如此。”

    “所以我还打算在回特洛恩前给你准备些用于送给加洛斯公爵、元帅阁下、迪戈里侯爵、佛赛公爵以及我父皇的礼物,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寂祷女士,我们可以在返程时派人提前去买,沙文帝国从不缺钱,所以沙文的皇子自然也不缺钱。”亚瑟挲姿着拇指上一枚昂贵的储物戒指,轻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特洛恩贵族街的工坊在幻之月祈颂10日那天好像有个什么活动,肯定能淘到不少好东西。”

    墨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而是在短暂的沉默后轻声重复了一句:“幻之月......祈颂10日......”

    “没错,咱们之前已经聊过很多方面的东西了,所以接下来......”

    亚瑟风轻云淡地看着墨,热切地笑了起来......

    “如果你能在军事上给我一些同等水平的建议,让咱们能在一个月内返程,我就好好帮你这位拮据的罪爵在各方面‘打点打点’,怎么样?”

    第五百八十五章:终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明末不求生〕〔手掌上的爱情〕〔仙王的日常生活〕〔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从1983开始〕〔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