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体内有无数个怪物〕〔女神的第一高手〕〔我在诸天神话里当〕〔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网游之我的宝宝有〕〔带着城池闯三国〕〔医路繁花〕〔重生医妃〕〔造化图〕〔陈轩邪医传承〕〔重生之我要当有钱〕〔贞观俗人〕〔抗日之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大符篆师〕〔诸天打手〕〔正版修仙〕〔大田园〕〔我有最强抽奖系统〕〔不努力就会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六十一章:造星准备
    “看来我得再出趟远门了。”

    夏莲抖了抖耳朵,长出了口气,轻笑道:“真是的,本来还以为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来着。”

    现任教皇圣安布罗蹙起了眉头,佝偻着身子摇头道:“你确实应该再休息一段时间,黑暗女神的力量比想象中还要顽固,如果你不好好静养的话,很容易留下永久性的创伤,我想你也不希望让年轻人为自己担心吧?”

    满脸无所谓的夏莲直到安布罗出最后一句话时才微微愣了半秒,然后扭头看向另一边的两位年轻人,并意料之中地看到了语宸那张掩不住关切的脸,以及墨檀那稍有些担心的眼神。

    “就你话多......”

    夏莲先是白了自己的教皇冕下一眼,然后走上前大大咧咧地抱了抱语宸,乐呵呵地道:“乖,我出几天差,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回来。”

    “出了意外怎么办?”

    因为知道自己旁边这姑娘实在有点容易被服,墨檀便抢在语宸面前问道:“冕下黑暗女神的力量很顽固,意思就是你现在的状态还很糟糕吧?前段时间几万只低阶亡灵就差点儿把你淹了,这种情况下出门真的没问题吗?”

    安布罗冕下在旁边大点其头:“黑梵牧师所言极是。”

    “别逼我骂你......”

    夏莲又瞥了身后那老态龙钟的蜥蜴人教皇一眼,然后又冲墨檀挥了挥拳头,用一模一样的口吻咬牙道:“也别逼我揍你。”

    老教皇和牧师同时缩了缩脖子,乖乖地把嘴闭上了。

    “但是,圣女姐姐......你现在应该还是不能使用神术吧......唔......”

    并未被威胁的语宸不安地抿了抿嘴,然后怯生生地看着夏莲那颇为坚定地眼神,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低声道:“要不我陪你去吧,遇到危险的话,你打架,我加血。”

    “啊!可爱死了你!”

    夏莲嚎了一嗓子,然后使劲儿搓了搓语宸的脸,直到对方那白皙柔嫩的皮肤变得红彤彤才放下双手,特洒脱地一甩头发:“不过不需要,你们别听安布罗在那儿夸张,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好着呢,而且这次又不是去闯暗夜大礼拜堂,只是去南边的破城......呃,是破城吧?反正就是去那个叫叠岩城的地方看一眼,能有什么危险?难不成那个紫罗兰帝国还能蹦出一帮子异端围殴我?”

    墨檀和语宸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个只可意会的苦笑,但并没有多些什么,毕竟昨天某倒霉催的已经发来消息跟两人粗略提了一下情况,今天墨檀刚上线的时候又装模作样地联络了一下双叶,并把马绍尔家族已经明亡实亡、耳语邪教徒近乎全灭的消息转告给了语宸,所以他们现在还真不是很担心夏莲会碰到什么危险。

    就算是知道巴菲马绍尔有可能依然活着的墨檀也不担心,毕竟他很清楚前者已经可以是半截身子入土了,毕竟他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那场交易的当事人......所以对其中黑幕门儿清的很。

    “所以嘛,你们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

    夏莲见两人没吭声,便继续笑呵呵地道:“放心吧,我去不了多长时间的,路上也不能出什么事儿,实在有麻烦找上门来的话,啧,大不了就打一架嘛,我前天晚上刚去地下圣库走了一圈,重新把储物戒指给塞满......卧槽!!”

    她到一半忽然面色大变地转头看向表情莫测的教皇冕下,干笑道:“你没听见吧?”

    “我听见了。”

    “那你能装没听见不?”

    “不能。”

    “屑......”

    夏莲撇了撇嘴,嘟囔了句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脏话,垂头丧气地褪下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一脸肉疼地往安布罗身前一递,咬牙道:“等我回来再给你补申请......”

    老教皇却并没有接过那一戒指‘赃物’的意思,他只是摇了摇头,平静地道:“算了,我会让人去清点圣库里这次又少了些什么,这些东西就破例等到你回来之后再还吧,如果有少,就从你的月供里扣。”

    夏莲闻言连忙把戒指重新戴回手上,然后笑呵呵地拍了拍安布罗的肩膀:“谢啦,那我就先走咯。”

    “别抱什么期望,提菲罗冕下对我们的手段和渠道一清二楚,现在还留在那里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了,你十有**只是白跑一趟而已。”

    在夏莲那大到出奇的手劲儿下,安布罗那佝偻消瘦的身躯竟然没有丝毫晃动,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夏莲,慢条斯理地问道:“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知道啊。”

    夏莲耸了耸肩,并没有多些什么,给了语宸一个大大的熊抱后便转身走进了那层层叠叠的光芒中,转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于是千光穹顶便只剩下了墨檀、语宸以及现任教皇圣安布罗阿希尔三人,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毕竟少了夏莲这个几乎看着教皇冕下长大,可以随便插科打诨的人在,无论墨檀还是语宸,在这位曙光教派最高领袖面前还是比较拘谨的,当然了,也仅仅只是拘谨而已,毕竟俩人不但是玩家,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连曙光女神本尊都见过了,自然不会像普通信徒那样产生一种近乎于‘朝圣’的心态,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迷之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墨檀率先打破了沉默,对安布罗微微躬身道:“那么冕下,我们俩也......”

    “不介意的话,我想稍微占用一点你们的约会时间。”

    沐浴在一抹晨光中的圣安布罗轻笑着打断了墨檀,缓走到两位年轻人面前,慈眉善目地道:“忘语虽然之前跟我见过几面,但这种私下场合似乎还是第一次,至于黑梵牧师,我早就想和你好好聊聊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反正本来也没什么事,刚才的请辞也只是不愿意打扰人家,而既然安布罗已经这么了,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去拒绝这位教皇冕下‘稍微占用一点时间’的要求。

    “无需拘谨,女神面前众生平等,教皇也好、圣女也好、牧师也罢,我们之间的区别仅仅只是职责不同,而这次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

    安布罗莞尔一笑,然后轻轻抬了抬手中那柄顶着巨大水晶的白金权杖,下一瞬,一套朴素的雪白色桌椅便出现在了三人中间:“坐下话吧。”

    于是墨檀和语宸便带着少许紧张感落座了,彼此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困惑......

    “真的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我来这里本来是找夏莲的。”

    安布罗见状不由得哑然失笑,只得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并无特殊目的这一事实,然后才颇为随意地靠在椅背上,对语宸问道:“体内的黑暗神力情况怎么了?”

    面对这个略有些犀利的问题,墨檀和语宸都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色,毕竟夏莲都知道的事,这位教皇冕下没可能不知道,而‘玩家’这一概念之外的东西,那位圣女姐姐也不可能会对曙光教派的最高领袖有丝毫隐瞒。

    “感觉已经没有大碍了。”

    语宸讪讪地笑了笑,似乎对自己能够驾驭黑暗神力这一事实有些不好意思,糯糯地道:“现在身体情况很好,神术的使用方面也没什么问题,唔......也包括黑暗神术......对不起......”

    安布罗愣了一下,然后才哭笑不得地摆手道:“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事情我都听夏莲了,你又不是自愿成为黑暗女神的神眷者的,而且力量是力量,信仰是信仰,尽管无论是两位女神,还是曙光、暗夜两个教派之间的关系都很紧张,但那终究还是信仰层面的冲突,而力量是无罪的,只要你的信仰依然坚定,我和夏莲都会毫无保留地信任你、帮助你,还有汤姆他们,当然了,知道这件事的人终究还是不宜太多,毕竟还有更多人搞不清楚力量与信仰的差别,所以忘语你的黑暗神力终究还是稍微藏着点好。”

    “是,教皇冕下。”

    语宸像模像样地对安布罗行了个曙光信徒的通用礼,用力点了点脑袋:“我一定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稍微藏着点并不是绝对不许用。”

    安布罗先是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正色道:“在性命攸关以及你在仔细斟酌后断定是关键时刻的情况下,我希望你可以毫无顾忌地使用一切手段,就像......在砂瓦城里的那次,你为了予以他人救赎不惜冒着巨大的危险,呵呵,我想我应该并没有错,毕竟当时你们应该还不确定我对此事的看法......总之,你不惜冒着巨大的危险去运用黑暗神力,只为让当时守护自己的骑士们活下来,我由衷地为你感到骄傲。”

    语宸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磕磕巴巴地道:“那个,其实是......多亏了墨......黑梵才对,战术都是他制定的,我只......只是听他的话而已,所以......那个......”

    “行啦,不适合撒谎就不要强行扯淡,你脸都红到耳根子了。”

    墨檀又感动又好笑地看了语宸一眼,然后对安布罗摊手道:“当时的局面场面确实是我一手促成的,不过在我的计划中可没有让忘语暴露黑暗神力这一环节,事实上,当时我给公主卫队的命令是‘牺牲’,给忘语的命令是‘努力活下来’。”

    语宸顿时捂住了嘴,给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发了一大串消息——‘oo、、o、*/#、╯╧╧’

    不过三观似乎非常端正的教皇冕下似乎并没有感到不快,只是微笑着向墨檀问道:“是为了让忘语活下来么?”

    “不完全是。”

    墨檀沉吟了半秒,实话实道:“因为在我的判断里,就算忘语她与那些护卫们并肩作战,也绝对坚持不到大部队进城,所以当时摆在我面前的选项只有两个‘全死’以及‘活忘语一个’。”

    安布罗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他继续问道:“那么如果你当时知道,如果忘语使用黑暗神术参战的话有可能全员生还,还会让她优先保护自己么?”

    “不会。”

    墨檀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哦?”

    安布罗挲姿着手中的权杖,转头看了一眼仍在因为自己刚才那句拙劣地谎言而低头对着手指的语宸,笑道:“其实我觉得黑梵你完全可以为了让忘语开心点而表示‘依然要以她的安全为重’。”

    “没必要。”

    墨檀却是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她理解我的。”

    毕竟两人同时玩家,在游戏里死顶多也就是建号重来,所以三观完全可以更正一些。

    “不错,你们很好,都很好。”

    安布罗对两人投以赞许的目光,将权杖平放在膝盖上轻轻拍了拍手:“身为神眷者的忘语就不了,她总让我想到圣典里的那位初原圣女安吉尔,倒是黑梵牧师你......前途不可限量啊.......”

    墨檀的表情当时就僵住了,并在下一秒语速飞快地道:“冕下过誉了,其实我这人就是个胸无大......”

    “联合已经决定出兵前往北部的圣山苏米尔,帮助那里的人们剿灭邪教徒。”安布罗用比墨檀更快的语速打断了他,笑道:“我们已经讨论过了,黑梵牧师你将作为随军牧师跟我们教派的牧师团、圣殿武士团一起随大部队前往苏米尔,当然了,不是让你去挑大梁的,只是希望你感受一下真正的战场氛围,重点是在你回来之后,届时有参与了两次联合行动的你才能顺理成章地出现在台面上,教派也会配合进行一些宣传的。”

    墨檀在心底嘟囔了一句,然后努力摆出一张特别诚恳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

    语宸在墨檀出言婉拒前弱弱地举起了手,特别期待地看着面前的教皇冕下。

    “那个,我可以跟着一起去么?”

    第五百六十一章: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美食供应商〕〔我铸造了仙界〕〔一世高手俏千金〕〔天下第九〕〔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张牧李晴晴〕〔顾念念温庭域〕〔我只想享受人生〕〔庄牙奋斗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