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狂兵〕〔我体内有仙府洞天〕〔我真的只是NPC啊〕〔绝世龙王〕〔绯闻影后,官宣吧〕〔重生九零小俏媳〕〔圣武称尊〕〔饲养全人类〕〔仙武帝尊〕〔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是练气期啊〕〔异世为营〕〔权宠天下〕〔我养子超有钱〕〔万界圆梦师〕〔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离人入画〕〔意志少女漫漫路〕〔孟拂苏承〕〔白晚舟南宫丞完整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五百七十七章:错乱的魅力
    “请帮我重连。”

    ……

    游戏时间a:2

    西北大陆,龙族之末,遗迹,二层工坊

    “唔,今天怎么搞的……”

    墨檀艰难地睁开眼睛,揉了揉自己隐隐有些发痛的额角,低声嘟囔道:“一大早就‘断片’的情况可真不怎么样,虽然剩下大半天不会提心吊胆,还打断了我犯神经时候的噪音扰民,但果然还是很难适应啊。”

    尽管现在已经大体认定了自己的‘那一面’并未失控,或者是虽然始终处于失控中却无能力引发各种恶**件,但每次被强行‘断片’的体验依然不会因此变好,毕竟他在‘守序善良’、‘绝对中立’、‘混乱中立’三个状态间切换时多少还能触发个,算是有个心理准备,但如果发生的是‘断片式’顶号,别是‘默’与‘檀莫’的天赋了,就连可操作性最强的也无法虑到,依然没有半点反应时间。

    这种无论如何都无法变得可控的‘常规性意外’始终都在困扰着墨檀,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墨檀。

    但这毕竟是个无解的问题,就算再怎么发愁也找不到任何解决的途径,所以现阶段来他除了抱怨之外也只能抱怨了。

    幸好,虽然‘断片’时间飘忽不定,但却很少在关键时刻突然掉链子,甚至连墨檀在米莎郡作战那会儿于关键时刻突然被切换至‘混乱中立’那种级别的麻烦都没引起过,还算令人欣慰。

    至于他之所以能这么肆无忌惮地嘟囔自己的**,自然是因为这间空荡荡的废弃工坊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个昨天下线时还跟自己道晚安的女孩并不在这里。

    “她应该已经回天柱山了吧。”

    墨檀甩了甩脑袋,把不安的思绪抛到脑后,一边扶着墙慢慢从地上起身一边轻出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个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惊人活力的阳光美少女。

    朝夕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对方这么一猛地离开,还真让他感到有些不适应。

    尽管当时在迪塞尔家族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同为玩家的两人也可以随时发消息沟通,但经历了昨天那一系列颇为刺激的冒险,又共同与阿丧同学探讨了各种有关于‘时间’的史诗级话题后,伙伴的离开到底还是让墨檀稍微感到了那么一丁点儿的怅然,以至于情不自禁地开始回忆起对方的模样来。

    嗯,其实也没什么好回忆的,毕竟无论是谁,只要在季晓鸽没戴头部装备时看到她的模样,基本就不可能忘记这姑娘那已经堪称论外级的绝美容颜。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感觉有些奇怪啊……”

    墨檀微微蹙起了眉头,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尾巴一边低声道:“只是一个头饰而已,既不是整容也不是ps的,摘掉前后的相貌完全相同,为什么给人的感觉会相差这么多呢?真的只是因为那个天赋么……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就连退出游戏后依然会受到影响呢?”

    这是一个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

    虽然季晓鸽早就把天赋的详细内容给他看过了,且除了之外的另外两个天赋,即、的效果墨檀都很清楚,但这依然无法解释对方那近乎于犯规的魅力。

    尽管可以很简单地用‘技能效果’这种近乎于万能的解释来带过,但墨檀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他并非没有在无罪之界中见识过所谓的‘精神影响’,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紫罗兰那场内战中的耳语教徒,墨檀在事后与双叶的交流中了解到,就连身为玩家的后者也受到了影响,险些漏过眼皮底下的上百个刺杀者,最后还是凭借好友消息中的记录才发现端倪的。

    但这仍不足以解释季晓鸽的颜值问题,因为据墨檀所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玩家在游戏里受到的任何影响都绝不会波及到现实,他甚至还在论坛中专门搜集过相关方面的情报。

    然而当墨檀仔细去思考、回忆的时候,他却察觉到现实中的季晓鸽依然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尽管非常细微,跟少女在游戏里激活了的时候完全比不了,但却依然存在着,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他还记得自己在一月初那会儿出门去商场买猫粮的那天,偶遇季晓鸽的自己可是着着实实地愣了半秒。

    虽然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当墨檀在游戏中数次目睹了并未带有发饰的季晓鸽后,他终究还是联想起之前在游戏外的那次偶遇。

    不同的量级、同样的惊艳。

    在加上之前那个‘容貌并未有丝毫改变’的前提,事情就变得有点儿诡异了。

    以杀伤力为单位,由轻至重的排序大概是‘游戏中戴着头部装备的季晓鸽’、‘现实中的季晓鸽’、‘游戏中未戴头部装备的季晓鸽’,以及仅限于理论上的‘游戏中未戴头部装备且主动激活的季晓鸽’。

    而无论是上述状态中的哪一个,少女本身的相貌都没有出现改变,非区别的话也只有现实中是短发而已,影响并不大。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同样的人、同样的相貌,在不同情况下会有着天差地别的魅力与杀伤力?

    最现实的解释是:因为久宅不出门且单身多年导致现实惊艳、因为天赋效果导致游戏里惊艳、平时没事则是因为看习惯了外加天赋没触发。

    但这不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对、哪里不对,但此时此刻的墨檀就是觉得不对。

    结合游戏、现实的情况,以及自己多年以来总结出的一些东西,墨檀总觉得季晓鸽并不是在某种游戏独有的特质增幅下才能倾城倾国的。

    而且退一万步,玩家在游戏中的本身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天赋,拿他自己距离,无论身为‘黑梵’的、身为‘檀莫’的以及当下身为‘默’的等天赋,全都是他本身具备的特质,哪怕是、之类在游戏过程中得到的天赋,也都与他自身的行为或心态有关,并非无中生有的产物。

    以此类推的话,如果季晓鸽的是同样的道理呢?

    那么这个问题会不会出现另一种无限近乎于异想天开的解释,那就是这姑娘原本就有着论外级别的颜值,只是在游戏中因为的天赋被‘修正’了呢?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游戏外的季晓鸽没有引起太大骚动又要怎么解释?这个不是把头发剪成齐肩短发就能掩饰过去的问题。

    还是,她魅力在游戏外也被‘修正’了?

    游戏内的是系统,游戏外的又是什么呢?

    是自己早已经察觉到却始终未敢越线的‘神秘’?

    还是别的什么……

    逐渐开始乱想的墨檀情不自禁地为对方担心起来。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要知道现实世界可不比无罪之界,要是季晓鸽在游戏外同样具有游戏里状态下的魅力,绝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别人来都是。

    身为她的朋友,尽管因为特殊原因并没有让游戏里的‘默’与现实中的‘墨檀’画上等号,但墨檀还是情不自禁地担心了起来。

    他回忆着季晓鸽的相貌,努力想要证明自己只是杞人忧天,却逐渐发现记忆中那日常状态的少女竟然变得有些失真,虽然自己能够清楚地在脑海中还原出她的一举一动、一眸一笑,却有一种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感觉。

    举例来的话,就仿佛我们在看某个汉字时,虽然乍一眼能够认出它是个什么字,但只要长时间去盯着它看,就会发现自己慢慢变得不认识它了。

    那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错乱感,但又确实存在着。

    于是乎,墨檀就在这份错乱感中发起了呆……

    恍惚中,似乎有一阵声音在墨檀耳边响起,但他却没有听清,直到十几分钟后骤然回过神来之后才想起自己似乎漏听了什么。

    但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绝对不能够再想下去了!

    最好从今天开始就将这份疑惑彻底封印起来!

    至于季晓鸽的安慰,且不人家平平安安地活到二十多岁都没引起什么骚动,就算真有什么问题,自己这个普通人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只是庸人自扰而已……

    墨檀摇了摇头,意义不明地干笑了一声,心里却是一阵后怕。

    要是自己刚刚再多‘发呆’一会儿的话,或许……

    “呀!默你上线啦!你今天上的好早呀!”

    “果然还是出现幻觉了么…….”

    墨檀叹了口气,轻轻弹了弹自己的额角,低声喃喃了一句:“真是脑阔痛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有哪里不舒服吗?难道是这座塔的效果吗?那为什么我还好好的呀!”

    宛若艺术品般精致,仿佛拥有一切赞美之词解释权的少女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将两只手背在身后,歪着脑袋俏生生地打量着墨檀,眼中蕴着单纯的、淡淡的关切,拉长声音问道:“你~没~事~吧?”

    “呃?!”

    墨檀直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为漂亮得一点也不含蓄的少女并非幻觉,而是真真切切的、活蹦乱跳的季晓鸽。

    “呃什么呃呀!人家在问你有没有事呐!”

    季晓鸽翻了个白眼,皱着鼻子道:“你不是自己脑阔痛嘛,到底是怎么个痛法啊?是不是低血压啊?要不要先下线休息一会儿啊?”

    墨檀将目光从对方的俏脸上移开,颇为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不,我没事,刚才那句只是随口一……”

    “哦哦,我知道了。”

    少女用力点了点头,笑靥如花:“就像平时大家蛋疼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蛋疼,对吧?”

    墨檀的额角当时就见汗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算是吧,算是吧……话回来,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天柱山了呢,传送信标的冷却应该早就已经结束了吧?”

    “肯定结束了啊,毕竟只有十时而已嘛。”

    季晓鸽耸了耸肩,笑盈盈地道:“不过反正已经可以用了,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嘛,而且我忽然想到你会不会有点舍不得我,上线之后就没马上撤,一直在外面遛猪来着。”

    “遛……遛什么?”

    “遛猪啊~”

    季晓鸽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那本之前被用来做实验的《铁鬃豪书》,莞尔道:“就是这个啦,阿丧之前不是给它加了两个新功能嘛,除了原本的带刺书外,还多了普通书本状态和召唤这两个形态。”

    墨檀这才想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昨天阿丧去帮自己忙活之前特意过这本书就送给他俩了,而墨檀在看过物品明之后表示这东西的风格跟自己不是很搭,所以最后便决定交给季晓鸽来使用。

    咋就给忘了呢……

    “默你今天真的有点奇怪哎!”

    季晓鸽有些讶异的样子,看着墨檀狐疑道:“你确定自己的身体没问题么?可不要硬撑哦,无论是蛋疼还是脑阔痛,太严重的话一定要去医院。”

    墨檀呆呆地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有翼美少女,发现对方确实是认真的之后才哭笑不得地摆手道:“不了不了,我就是这两天睡得有点儿少,嗯,玩游戏正好等于补眠了。”

    “是吗?那就好~”

    季晓鸽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恶作剧般地冲他抛了个媚眼……

    “所以我有猜对没有,你是不是有点儿舍不得我来着?”

    ……

    墨檀的脑阔再次痛了起来。

    第五百七十七章: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战国万人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