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年浴血王者归来〕〔重生逆流崛起〕〔旧日主宰〕〔我一生经历三千主〕〔大唐杨国舅〕〔妖者无疆〕〔宋时风流(宋煦)〕〔无敌天王归来〕〔洪荒之鲲鹏绝不让〕〔农夫凶猛〕〔垂钓之神〕〔海贼之苟到大将〕〔暴君闺女五岁半〕〔我真的是反派啊〕〔我成了反派的亲闺〕〔斗罗之噬神者〕〔漫威里的旅法师〕〔联姻后大佬天天拆〕〔我自镜中来〕〔斗罗之诸天抽奖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十四章 寿险要独立了?
    本站:m..1

    分公司开业后,没多长时间就迎来了95年的元旦。在元旦假期以后,杨晓春就开展了人身险部员工的大练兵,也就是业务学习,每天下午利用一个小时时间,每个人轮流给大家讲一个险种,在这个人讲完后,听众进行提问,在实施过程中,夏信发现这样的形式非常有效,很多平时模棱两可的地方都通过学习搞清楚了。只是每个人在台上被问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感觉还是很尴尬的,尤其夏信作为一个相对老的员工也被问倒,就更让夏信觉得很丢人,不过这倒也促进了人身险部员工的专业知识提升,这件事也让夏信对杨晓春的专业能力感到佩服,感叹毕竟是老保险啊。私底下,夏信和牧锦说起这事,八卦地猜想,该不会当年也是被魏总逼的吧。

    95年的春节是在1月31号,随着业务大练兵的结束,夏信也迎来了在长盛保险公司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了。放假最后一天,年终奖金也发了下来,夏信的年终奖是12000元,这是他上班五年来最高的一笔收入了。回到家,把奖金交给牧锦。

    牧锦一看这么多,惊诧的问道“年终奖怎么这么多呢?你不是才转正不久吗?不合规定的钱我们可不能要。“

    “你放心吧,这是年终奖,因为我业绩好,所以奖金高,绝对没问题的。”夏信说道,“别看我4月份才到分公司,但今年业绩我在分公司排在第八名。”

    “哦,那我就放心了,这保险公司奖金是比原来机床厂高很多啊。”牧锦放下了心,看着那叠奖金笑眯眯的说。“我数数,你贪污没有。”说完,跑到沙发上打开信封开始数奖金。

    看着妻子高兴的笑容,看着儿子趴在地毯上玩车时活泼可爱的样子,夏信暗暗下了个决心:我一定要让我妻子不会因为嫁给我而觉得不如人家,我一定要让我儿子不会因为是我儿子而觉得不如别人,我要让他们过上最好的生活,我要让我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我要努力!

    年三十晚上,那云莉和牧锦收拾完碗筷,从厨房走出来,在沙发上坐下来,问正和父亲夏悠然聊天的夏信。

    “小信,这一年感觉工作怎么样?今年效益怎么样?“

    “妈,今年奖金一万多,比机床厂多很多。工作嘛,感觉挺好,就是上次上海回来后和你们说的那个个人寿险没接着推动挺遗憾的。”

    “后来都没推动起来吗?还是就你们分公司?”

    “杨经理告诉我是北方几个分公司,后来我问了培训时认识的胡斌,他们分公司也没推,他们是南方的分公司啊。不知道怎么了?”

    “应该是在过程中有重大政策改变,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动。”一旁的夏悠然说道。

    “爸,您觉得会有什么改变呢?”

    “什么改变不好说,但无外乎不是不推了,就是要大搞了。根据你说的,我觉得你们总公司极有可能是在准备大动作了。”省行副行长的分析总是比人前瞻一步。

    “是吗,如果是这样,那今年我可以施展拳脚了。”夏信听到父亲这么说,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爸,您觉得会是什么大动作啊?”牧锦在一边问道。

    “这个就说不好了,但我想肯定会很大,出乎意料的大。”夏悠然肯定的说。

    出乎意料的大动作?夏信一下盼着春节后上班了。

    2

    “给我一杯忘情水。。。。”夏信哼着春晚上刘德华唱的《忘情水》走进星月大厦的办公室

    95年的春晚可谓群星闪烁,刘德华第一次参加春晚,演唱的成名曲《忘情水》和孟庭苇演唱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在春晚后唱遍神州,赵丽蓉,赵本山等的小品也是让人笑得前仰后合。但夏信最喜欢的还是刘德华的《忘情水》,春节那几天,一直在学唱。

    陆陆续续的同事都来上班了,每个人互相拜着年,打着招呼。一会儿,杨晓春也进来了,夏信和大家一起给杨晓春拜了年,杨晓春也笑着给每个人拜了个年,还拿出了从g省给大家带回来的特产。一上午除了张总过来拜了个年,人身险部的同事都是在坐在桌上旁,吃着特产,聊聊天的氛围中度过的,中间时间,夏信还去给刘芸雅,业务部周经理几比较熟的人拜了个年,路过办公室时,也和朱易玲拜了个年。

    吃过午饭,夏信正准备出门去给几个保健站的主任拜年,突然张总秘书找他说,张总让去一下。张总找我能有什么事啊?夏信纳闷着来到张总办公室。敲门进去,张总看见是夏信,很热情的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招呼夏信坐下,还让秘书泡茶进来,这一下搞得夏信不知所措了,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啊。

    “来来,小夏,吃点桔子。”张总说道,把桌上装着桔子的水果盘往夏信这推了一推。

    “谢谢张总,听小钱说您找我有事?”小钱就是张总秘书。

    “对,我让她找你来的,趁着刚上班下午没什么事,和你聊聊。”张总笑着说,顺便站起身,到办公桌上把自己的茶杯拿了过来。

    “谢谢张总关心,听小钱说您找我,把我吓一跳,以为犯什么错误了呢。”看张总心情好,夏信也开了句玩笑,心想我们也没这么熟啊。

    “哈哈,小夏,你来了也快一年了,你觉得公司怎么样?”

    “很好啊,张总,这一年我觉得我学到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嗯,你的成长大家都看在眼里,去年在总公司培训时还得到表彰,分公司像你这么优秀的员工还真不多。“张总今天对夏信的表扬比过去一年还多,这让夏信感觉晕晕的。

    在和夏信又聊了一会儿春节过得怎么样的一些闲话后,张总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小夏,有没有想过不在人身险部干了,到财产险部干。你个人素质很好,家里关系也不差,关键是个人能力也很强,干财产险会更有发展。”

    “干财产险?张总,我现在有机会也在做财产险啊,在人身险部不是也一样可以做财产险吗?”夏信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是这样的,人身险部毕竟不是财产险部,你人在人身险部,好多财产险培训,提拔的机会就轮不到你了啊,当然不是说人身险部没有机会,但刚起步,发展时间会比较长啊。”

    “这个事情,我真没想过,张总,您和杨经理说过这事吗?”夏信问道。

    “这个没有,我是先看看你本人有没有这个想法,如果有我再和杨晓春说。”张总说道。夏信敏锐的察觉到张总在说到杨晓春的时候,不像往常说的是晓春,而是连名带姓一起说的。回想起上午到人身险部拜年时,张总奇怪的表情,再回想起这一段时间,有时遇到刘芸雅时,刘芸雅笑称人身险部仗着总部有靠山,是听调不听宣的二郎神。夏信觉得张总和杨晓春之间应该是有了什么矛盾了。

    “张总,我还真没认真想过,要不我琢磨一下,然后给您答复,您觉得行不?”夏信打算回去和牧锦合计一下。

    “好啊,这没问题,小夏,不管最后是去财产险部,还是留在人身险部,我都很看好你的。”张总站起来,拍了拍夏信肩旁,结束了这次谈话。

    晚上回到家里,夏信和牧锦说起这事,两人讨论半天,讨论结果是可能杨晓春仗着自己和总公司魏总的关系,日常工作中没有太把张总的要求当回事,人身险业务本身也和财产险业务区别比较大。但夏信觉得如果仅仅是因为总公司有人就这样不听招呼,这杨晓春不是自己作死吗?再说了,有矛盾为什么找自己呢?唉,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第二天一早,夏信就直接去了保健站,给几个主任都拜了个年,又去了一趟东湖饭店给林晓拜年,林晓一看夏信专门来给自己拜年,很是感动,非留着夏信一起吃了中午饭,席间告诉夏信,自己要去北京发展了,这也让夏信怅然若失。在去年夏信业务很难的时候,林晓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对此夏信一直感激在心。

    下午三点多,夏信回到公司。杨晓春正在自己办公桌上写着什么东西,看见夏信回来,笑着说,“找你一天,你可好,才回来。”

    “杨经理,我给几个客户拜年去了,昨天晚上我让传呼台给您留言了。”夏信赶紧解释。

    “呵呵,没事,忙完了?”杨晓春看着心情非常好。

    “基本都忙完了,对了,您找我有事吗?”夏信问道,很奇怪怎么张总和杨经理都找自己呢?难道自己成香饽饽了?

    杨晓春看了看周围,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说“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要不去二楼的咖啡厅吧。”说完起身走出办公室。”“好的。”夏信跟在杨晓春后面,心里想,这会是什么事?这么神秘?

    二楼咖啡厅,杨晓春要了一杯拿铁,夏信也跟着要了一杯。闲聊了两句,杨晓春突然问道“小夏,你是愿意干寿险,还是干财产险啊?”

    来了,来了,夏信心里说道,神仙果然打架了。

    “杨经理,我是一进长盛保险就在人身险部,对寿险比较熟,当然和您比是差远了。”夏信拍了句马屁后接着说“不过我也做过财产险业务,我们培训有同学回去就干财产险去了,说寿险没有财产险好干,分公司好多人也说财产险才是正宗。”夏信没说张总找自己的事。

    “小夏,你参加过总公司的培训,应该知道寿险未来会有巨大发展的。”

    “杨经理,您怎么想起今天和我聊这事啊,我不一直在人身险部吗?没说要去干财产险啊?”夏信问道。

    “呵呵,昨天张总找过你吧,是不是想让你去干财产险?”杨晓春问了一句。

    “啊,您听说了,昨天张总找了我一下,问我是不是愿意去干财产险。”夏信赶紧解释,心里想会是谁和杨晓春说的呢?突然想起出门时遇见的朱易玲,难道是她?

    “你自己怎么想的呢?”杨晓春问道,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我也不知道啊,从我本人来说,其实我很愿意干寿险啊,特别是个人寿险,我觉得那个一定会有发展的。但如果张总说了,我说不去,那不是就得罪张总了。那未来在分公司也呆着难受了,当然张总不一定和我一般见识。”夏信愁眉苦脸地说。

    听到夏信这个问答,杨晓春笑了,“呵呵,小夏,如果你担心这事,那大可不必。”

    “为什么啊?”夏信不解地问道。

    “夏信,我先告诉你一件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杨晓春一脸笑容的说,“人身险要独立了!或者说寿险要独立了!”

    什么?寿险要独立了?难道这就是父亲说的出乎意料的大事?夏信是彻底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巫师人设不能崩〕〔老婆请安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烂柯棋缘〕〔伏天氏〕〔黎明之剑〕〔世子很凶〕〔万古神帝〕〔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