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二十章 改弦易辙
    本站:m..“什么,一天50万?”听到夏信说的消息,魏仁强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没听错,不是一个月50万?”

    “魏总,这事我敢瞎说吗?我还专门问了t市分公司的同学,她是我们小组的组长。她们分公司六月份也收了有120万保费。”夏信说道,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边上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的杨晓春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魏总,要不您打电话问问总部各家分公司的情况?在这猜来猜去也不是办法。”

    “行,我来打电话问问。”魏仁强说着就拿起了电话,刚按了两个键,又把电话放下说,对刚要出门的杨晓春和夏信说“你俩也琢磨一下,如果情况真是这样,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说完,开始拨号打电话。

    杨晓春喊着夏信到自己办公室,进门刚坐下,杨晓春就说,“小夏,你觉得这个情况是真的吗?”

    “杨经理,我也希望这个消息是我听错了,但我觉得应该不会错,应该就是真的。”夏信看着阴沉着脸的杨晓春说道。

    “你觉得问题在哪里呢?”杨晓春问道。

    “杨经理,全国除了我们d市分公司走的是兼职道路,其他走的都是专职道路,这可能是个原因。这是我自己琢磨的啊,不一定对。“夏信小心翼翼地说,涉及到魏仁强的设想对错,夏信也不敢太肯定的说。

    ”为什么这么认为呢?说说道理。”杨晓春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起来,从桌子后面转出来,坐到到夏信面前问道。

    “我最近一直在自己展业,对兼职业务员的做业务状况也一直在追踪,我觉得这个人寿险业务要好,就像我在上海培训时,那个台湾侯老师讲的,拜访量很重要。而这个拜访量是应该有要求和管理的。”夏信一面看着杨晓春的脸色一面说。

    “嗯,你接着说。”杨晓春可能也感觉到自己脸色太阴沉了,用两手搓了搓两颊,特意放松了一下。

    “别的公司都是专职队伍,每天可以要求业务员每天出勤,同时追踪业务员去达成每天拜访要求,但我们是兼职业务员,见不到面,也没法对兼职人员进行拜访量要求,我体会,这个人寿险要是没有拜访的量,业绩就不会好。”夏信也豁出去了,把想说的都说了。

    听完夏信的话,杨晓春没有说话,站起来慢慢踱到办公桌旁,拉开抽屉,拿出了一盒中华烟,抽出两根烟,递了一根给夏信,夏信忙摇手拒绝。

    “我知道你不抽烟,我也不抽烟,不过今天咱俩抽一根。”杨晓春并没有把手收回去,反而把手又往前伸了一下,听到杨晓春这么说,夏信只好接过了烟。“啪。”杨晓春打着了打火机,点着后,把打火机伸向夏信,夏信忙接过来,自己点着了烟。

    杨晓春深抽了一口烟,呛得咳嗽了两声后,说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这兼职队伍管理起来是有问题。不过。。。”虽然杨晓春没再往下说,但夏信知道他要说什么,这是魏仁强的决定,他们如果说兼职队伍的决定是错的,那让魏仁强面子往哪放?

    夏信也抽了一口烟,吭吭吭地咳嗽了好几声,想说点什么,却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闷头又抽了一口烟。

    正当两个闷头抽烟之际,门一开,魏仁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被办公室的烟熏的咳了一声,抬手在面前挥了挥,说“你俩干什么呢?怎么都抽上烟了?”

    夏信一看魏仁强进来,赶紧站了起来,杨晓春说“我俩正琢磨这业绩怎么回事呢?”

    “给我也来一根。”魏仁强说着,自己走到桌旁从烟盒里抽出了一个烟,夏信忙走过去,给魏仁强把烟点着,问道“魏总,您怎么也想起抽烟?是不是。。。”后半句话没往下说。

    “对,你刚才说的别的公司的业绩是对的,j省上个月收了140万,最后一天收了50万,t市分公司收了120万,全国除了我们,其他分公司基本都在100万左右,最少的也有80万。”魏仁强说。

    “这么说,我们是最少的了。”杨晓春喃喃的说道。

    “是啊,你们觉得存在什么问题?”魏仁强问道。

    夏信抬头看了一眼杨晓春,正好碰见杨晓春望过来的眼神,夏信赶紧把眼睛低下了,我才不说呢,夏信心里说。

    “魏总,刚才我和小夏议论了一下,小夏觉得是不是因为我们和其他分公司走的路子不一样的缘故。”杨晓春回答道,一张口就把夏信卖了。好好好,死道友不死贫道,夏信对杨晓春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果然,魏仁强把目光转向了夏信,“小夏,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tmd,夏信心里骂了一句,没办法,把自己刚才和杨晓春说的话硬着头皮又讲了一遍,听夏信说完后,魏仁强沉思了半天,把烟头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又拿脚碾了一下,一句话没说,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完了,把魏总彻底得罪了。”夏信心里想着,低头也出了杨晓春的办公室。心头无数个草泥马跑过。

    第二天,夏信把孙文旭等十个营业部经理喊在一起开了个会,把形势和他们讲了一下,要求他们抓紧对业务员的追踪和督促,把业务搞上去。

    “老大,不是我们不努力,这个兼职业务员,我们根本抓不住啊,一打电话,就说最近工作太忙,打多了,人家就不接了。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孙文旭一听夏信的要求,就在那抱怨。

    “是啊,这个兼职真的不好管。”其他营业部负责人也是敲着边鼓。

    “大家最近再勤点督促,把业务搞上去,别让领导们太为难。”夏信只能这样说了。虽然自己都知道,这是一句毫无营养的话。

    “老大,我们的业务模式是不是有点问题啊?”王跃在会议结束以后,低声问夏信。

    “老大,我就觉的这个兼职模式好像不是很行啊。”孙文旭在王跃文问题问完以后,面对每个月就只有40多万,忍不住吐槽了。

    “别瞎说。”夏信瞪了孙文旭一眼,这种话是随便说的吗?孙文旭一看夏信眼色,讪讪不说话了。

    接下来七月份一个月,夏信一方面盯着自己第一营业部的业务员尽快出单,一边督促其他营业部。但效果依然甚微,七月份,d市分公司的个人寿险保费不涨反跌,只完成了30万保费,分公司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寒霜,努力不见成效啊。魏仁强的脸色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

    “夏经理,魏总让您去一下他办公室。”魏仁强的秘书通知夏信。最近一段时间,夏信都躲着魏仁强走,生怕被魏仁强臭骂。魏仁强每天的办公室里都可以传出魏仁强骂人的声音,挨骂最多的是杨晓春,这种情况使得夏信和其他营业部负责人每天一大早就出去展业,往往到晚上快下班时才回来。

    一听魏仁强找自己,夏信只好硬着头皮来到魏仁强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杨晓春已经在了。“魏总,您找我?”夏信问了一句。

    “对,我找你们,坐吧。”魏仁强看见夏信进来,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夏信那天说的话,也许兼职队伍目前还不是很适合目前的国情。”魏仁强坐下就抛出了一个让杨晓春合夏信想不到的话题。

    杨晓春和夏信互相看了一眼,杨晓春小心的问了一句,“魏总,您的意思是兼职队伍不搞了吗?”

    “我觉得那次小夏讲的特别有道理,其他分公司之所以保费高,因为他们走的是专职路线,可以要求,可以追踪,而我们d市分公司走的是兼职的路线,兼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听招呼的,我们还没法要求他们。”

    “魏总,您的意思是,我们搞专职队伍吗?”夏信问了一句。

    魏仁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夏信和杨晓春说,”如果我们现在搞专职,你们有信心把保费做起来吗?“

    杨晓春朝夏信抬了一下下巴,意思是你回答。几个月来,夏信俨然成了d市分公司个人寿险业务的第一人。

    看到杨晓春的动作,夏信只好说“魏总,我觉得如果有专职队伍,应该会比现在好很多。”夏信一字一斟酌的说。

    “我不是要应该,我是说你们能不能保证有专职队伍一定会比兼职队伍强?”魏仁强没有上夏信的套,依然咬着问题不放,同时眼睛盯着夏信。

    杨晓春也不说话,同样盯着夏信。看着杨晓春的表现,不知道为什么,牧锦对自己的提醒突然又冒了出来。

    “魏总,嗯,我觉得,这应该,不,肯定会比现在强吧。”夏信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话。

    “夏信,你敢打保票吗?”魏仁强还是盯着不放。

    “魏总,这个。。。”夏信还是不想打保票,听到夏信吞吞吐吐的话,魏仁强眼睛一瞪。

    “好吧,魏总,我保证一定比现在光有兼职队伍强。”夏信倔劲也上来了,杨晓春你不表态,好,那我来说,我就不信,我们东北人就干不过其他分公司的。

    “好。”听到夏信这个表态,魏仁强似乎下了一个决心。“从现在开始,我们改弦易辙,组建专职代理人队伍,这件事,夏信,你全权负责。”

    “啊?”夏信感觉自己跳进了一个自己挖的深坑。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女总裁的终极保镖〕〔昏君哪里跑〕〔因为怂所以把san值〕〔剑徒之路〕〔全职国医〕〔从斗罗开始打卡〕〔银龙的黑科技〕〔至尊神医之帝君要〕〔我真要逆天啦〕〔我真的是最强炼药〕〔重生成偏执大佬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