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拜师四目道长〕〔扶乱唐〕〔猫真人〕〔尘封的酒酿〕〔反派大佬三岁半〕〔神秘总裁,离婚请〕〔精灵学院的不适合〕〔我觉醒了强化〕〔陈玄苏蓉蓉〕〔画师快把我画活〕〔杜娥〕〔海上生明月番外集〕〔一不小心来到远古〕〔真玄传说〕〔重生后我只想种田〕〔淘气萌宝妈妈太痴〕〔团宠皇后总想踹了〕〔大唐逍遥驸马爷〕〔厉凌烨白纤纤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三十三章 再见,D市分公司
    “哥们儿,我们分公司的朱总要调到你们分公司去了。”方文斌的一个电话彻底搅乱了夏信从台湾回来后试图保持的平静心情。

    “不是开玩笑?”夏信追问了一句,其实内心就已经知道这肯定是真的了,不是真的,方文斌拿这消息开玩笑干什么,没事闲得?

    “这事怎么可能开玩笑呢?”果然方文斌确认了这个消息,“估计你们那马上也就知道了。”

    “那我们魏总去哪了,知道吗?”

    “好像调北京分公司去了,去大机构了,估计是总公司看他在d市分公司做得很好。”方文斌推测到,这个结果大家都可以猜到,北京和上海分公司是总公司特别看重的两个分公司,一个是首都,国家部委和监管单位所在地,一个是总部所在地,又是经济中心。调到这两个地方任职,本身就有提拔的意味在内。

    “对了,你们朱总怎么样?”夏信对这个朱总一无所知,就在泉州打过一个照面,好像叫朱友能,当时夏信心里还暗暗八卦了一下,这名起得很有意思。

    “呵呵,我就和你说一件事,你就知道这人怎么样了。传出消息他要调走,私底下我们好几个人喝酒庆祝了一下,这两天大家心情都开朗了很多,尤其是女员工。”方文斌讲到最后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女员工。

    “什么意思?”夏信觉得方文斌话中有话。

    “这个朱友能人性比较差,对上卑躬屈膝,阿谀奉承,每个总公司来的领导都是车接车送,而且据说都是大礼小礼不断,对下面员工很苛刻,而且还好色。”隔着电话,夏信都能感觉到方文斌鄙视的表情。

    “靠,这样的人怎么能到我们分公司来呢?陈总不知道吗?”夏信彻底无语了。

    “估计是走通上层关系了呗,陈总也不是神仙。”方文斌说道,又提醒了夏信一句,“哥们儿,你可要自求多福了,多保重啊。”

    放下方文斌电话,夏信仿佛一下掉进了三丈深的冰窟窿里,浑身冰冷,感觉人生都灰暗了,这杨晓春天天在那给自己穿小鞋,添堵也就算了,好歹魏仁强在,杨晓春还不敢太明目张胆。这魏仁强要是走了,来这么个总经理,估计自己的日子估计没法过了。

    很快,魏仁强要调走的消息像一阵风似的传开了,孙文旭听到这个消息后,专门找夏信核实了一下,又自己找其他分公司的人打听了一下朱友能的情况,估计对方也没有对朱友能什么太好的评价。没过两天,孙文旭就递交了离职申请,离开了d市分公司,去北京加入了丰泰人寿。在离开d市前,又找夏信吃了一次饭,再次提醒夏信,尽早离开分公司,并且告诉夏信,打听了一圈,都说新来的朱友能人性很差,孙文旭估计这人基本和杨晓春是一类人,或者说都是妒贤忌能的小人。两人吃完饭,紧紧握了下手,互相道了一下珍重,保持联系,孙文旭挥挥手头也不回的上车而去,夏信目送着孙文旭的车走远,一直到看不见为止,两行热泪夺眶而出。第二天,孙文旭就离开d市去了北京。夏信没想到的是这一别就是十二年,再见时,两人都已经是各自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了,而那时,两人都从20多岁的青年冲变成了40岁左右,两鬓已见白发的中年了。

    ”夏经理,魏总让您去一下他办公室。“魏仁强秘书来喊夏信。

    走进魏仁强办公室,办公室一看就是已经收拾过了,很多原来摆放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地上堆了几个纸箱子,估计那些东西都在纸箱子里了。见夏信进来,魏仁强伸手让夏信做到他一贯做的位置上,让秘书给夏信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特意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而是做到了夏信侧面的沙发上。

    “小夏,我要调走的事,你也应该听说了吧?”魏仁强开门见山地问道,看着坐下就低着头的夏信说:“你怎么没来找我问呢?”

    夏信见魏仁强问起,不好再低着头,慢慢抬起头,看着魏仁强说:“魏总,您要调走的事,我听说有一段时间了,来问您,你说不定还为难告不告诉我。“转过头看着茶几上冒着热气的茶,夏信缓缓说道,“再说,问和不问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魏仁强看着情绪极为低落的夏信,心情也有点不是滋味,“夏信,接下来你怎么打算呢?”

    “我也不知道,杨总现在对我很不满意,总挑我错,我怎么做都不对。”夏信说道,眼眶都红了,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饰一下快爆发的情绪。

    魏仁强拿过一张纸巾,递给夏信,“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总有解决的办法。我现在有个想法问你一下,你别为难,怎么想就怎么说。”

    夏信抬起头,看着魏仁强,等他说下文。

    “你有没有想过跟我去北京分公司?”魏仁强说出了一个夏信从来没有想到的话题。

    “去北京分公司?”夏信反问了一下。

    “是啊,这是我今天想问你的,你个人能力强,带队伍也很好,还擅长培训。北京分公司正好缺你这样的人。跟我去北京分公司绝对可以发挥你的特长。”魏仁强鼓动道,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希望夏信跟他去北京分公司。

    夏信沉思了一会儿,看向魏仁强说:“谢谢魏总看得起我,但我孩子太小了,我们一直是两个人自己带孩子,如果我走了,剩爱人一个人带就太辛苦了,所以只要有万一的可能,我还是想留在d市分公司。”夏信还有个想法没有说出来,跟着去北京,过两年,万一魏仁强又调走了,自己难道还跟着走吗?如果去北京,那还不如像孙文旭说的,直接去丰泰人寿算了,好歹也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把自己命运拴在另一个人身上。

    “也好,就算你留在d市,杨晓春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他做人不至于那么差,再说我和老朱也很熟,我告诉他关照你一下。”魏仁强有点遗憾,但也知道夏信家的情况。

    。。。。。。。。。。

    春节期间,夏信和父母聊起魏仁强调走,杨晓春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的事,那云莉也是只能安慰夏信,也许事情不会像他想的那么糟糕。

    过完年,魏仁强就和朱友能进行了交接。朱友能看上去要比魏仁强大一些,40多岁样子,已经谢顶了的头皮油光锃亮,红通通的酒糟鼻是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挺着一个五个月孕妇那么大的肚子,走路一晃一晃的,不知道是收到了方文斌的影响,还是自己的感受,夏信第一眼看见朱友能就很不喜欢,感觉这个人就是一个酒色之徒。长盛总部怎么会把这么一个人派到d市来呢,其实夏信不知道的是,这几年东北经济一直在下滑,东北几家分公司的保费规模在全国并不靠前,而d市分公司更是新成立才两年多的新公司,魏仁强调去北京分公司是提拔,朱友能调到d市分公司却是属于被贬职使用。

    朱友能正式上任后,工作作风和魏仁强全然不同,首先把办公室重新装修了一下,家具全部换成了实木家具,铺上了厚厚的地毯,而且还专门隔成了里外间,外面是秘书坐的,任何人不预约,朱友能一律不见,一天躲在办公室也不知道干什么。夏信找他好几次,就第一次见到了,听夏信汇报个人业务,没听两句就不太耐烦了,耐着性子把汇报听完,朱友能对夏信说,这个个人业务部工作以后向杨总汇报就行了,听杨总说,你是高峰会长,业绩好,但比较骄傲,这可不好,年轻人嘛,要谦虚一点。汇报完,出了朱友能办公室,夏信一肚子气,怎么自己就骄傲了,这杨晓春给自己打的小报告还真是不少啊。

    杨晓春在朱友能上任后,变得非常的积极,天天召集营业部经理开会,还专门调了一个下面机构的负责人来担任夏信的副手,美其名曰是加强个人业务部的管理力度。夏信明白这是准备替换自己的节奏了。果然,过了一个多月,杨晓春找夏信去他办公室谈话。一进门,杨晓春很热情的招呼着夏信,“小夏,来了,坐坐坐。”话里说着坐,却不像往常走到沙发上坐,而是屁股动都没动地坐在自己办公椅上,于是夏信就坐到办公室前面的椅子上。

    “杨总,您找我有事?”夏信平静地看着杨晓春问道。

    “这个也不光是我找你,是朱总和我商量了一下,他觉得你个人业务能力比较强,管理能力也很好,在分公司当个部门经理太屈才了,所以想重用你,准备让你去筹建市区的远山支公司。”杨晓春说到后来,目光闪闪烁烁。

    “去筹建支公司?杨总,这次准备筹建几个支公司啊?”夏信语调没有任何起伏,果然来了,杨晓春,你也太急了吧,这么个借口都能找出来。

    “嗯,这个,先筹建一个,有经验了再接着筹建。”杨晓春支支吾吾地说,没想到夏信会问这个问题。

    “哦,是这样。”夏信语气依然很平静。

    “小夏,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杨晓春看夏信如此平静,反倒心里感觉发毛。

    “没什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夏信说完起身走出了杨晓春办公室,出门的时候狠狠地把门一拽,门梆的一声关上了。杨晓春愣愣的看着夏信离开,这夏信怎么一下变得这么陌生呢?这还是前一阵怎么说他都不吱声的夏信吗?

    牧锦听夏信说完这个安排,也是气得火冒三丈,这不是明着欺负人吗?就劝夏信不行就去北京,去丰泰人寿算了,前两天孙胖子还来电话邀请呢。

    过了两天,夏信正在自己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和新的个人业务部经理交接一些工作,突然手机响了,打开一接,夏信吃了一惊。

    “夏信,我是程玉祁。”电话里传来一个夏信万万想不到的人的声音,总公司个人业务部总经理程玉祁。

    “程总,您好!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夏信惊喜的说。

    “哈哈,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接我电话?”程玉祁在电话那头爽朗的笑道,这笑声让夏信一下心情好了很多。

    “哪能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夏信说道。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程玉祁说:“这个电话是陈总让我打的,想和你确认个事。”

    陈总让打的?夏信大吃一惊,赶忙说:“程总,您请说。”

    “郭董事长让陈总成立一个策略研究中心,专门负责寿险未来的发展研究和推动,陈总全国在调人,第一个提的就是你,但你们分公司说,你家里有困难,来不了总部。我具体问了一下,说是你们那个杨晓春说的,陈总让我和你本人确认一下是不是这样,因为陈总说,她在台北问你的时候,你说没问题的。”程玉祁一口气把问题说了。

    什么?夏信真想冲到杨晓春的办公室把他揪出来痛打一顿,这人真的就是黄达说的,阴损毒辣的小人啊。

    “程总,事情不是这样的,他们没有问我意见,我肯定可以去的!”夏信斩钉截铁的说,“家里没有任何困难。”

    “就是嘛,我也觉得挺蹊跷,好,我向陈总汇报,很快我们就是一个部门同事了,哈哈。”程玉祁说完,笑着挂了电话。

    一个部门同事了,难道程总也调到策略研究中心去了?

    很快,总公司调令就下到了d市分公司,面对已成事实的调令,杨晓春怎么也想不明白,不是已经说家里困难去不了了吗?

    看到夏信要调到据传是总部“锦衣卫”的策略研究中心,朱友能假惺惺地说要给夏信举办送行宴,夏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没必要再压抑自己的内心。

    拿到调令,夏信二话没说,把手里工作交接完,告别了妻子和年幼的夏英睿,踏上了一条前往总公司的飞机。

    临行前,牧锦问,这一去大概要多长时间,才会回d市分公司,夏信说,估计要一两年。

    但谁也没有想到,在寿险的这条道路上,夏信越走越远,再也没有回到过d市分公司,而夏信的寿险传奇经历也从此拉开了新的篇章。

    。。。。。。。。

    本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美利坚〕〔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战国万人敌〕〔我真的不想谈恋爱〕〔汉阙〕〔世子很凶〕〔玩家凶猛〕〔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