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三十八章 夏英睿的观念启蒙教育
    夏天周末的公园里,带着孩子出来玩的人很多,尤其现在正好是暑假期间,公园碧波荡漾的人工湖里脚踩的鸭子船,手划的木船载着一家家的大人和孩子欢快地笑着,在湖上飘来飘去,湖边的广场上,人声鼎沸,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熙熙攘攘的人流让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愉悦。

    “英睿,我们也来比赛跑步好不好?”广场上,夏信看着还处在划船兴奋中,小脸上淌着汗珠的儿子说。

    正到处张望的英睿看着其他孩子在广场上跑来跑去,也想着跑过去,一听爸爸这么说,马上说:“好啊,爸爸,看我们谁跑得快?妈妈你来喊开始。”英睿冲着在一边的牧锦喊道。

    “好,那你们谁先跑到前面那个卖饮料的亭子,谁就算赢。”牧锦乐呵呵地指着前面十米左右的一个小卖部说。

    “一、二、三,预备,开始。”父子两个在牧锦的发令声中向前跑去。夏英睿撒开小腿,挥着小手,使劲儿往前跑,夏信慢慢跟在后面跑。快到小卖部时,可能因为速度太快,夏英睿一下失去了平衡,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后面跟着走的牧锦身体一动就要冲过去,夏信一把把她拦住,“不要管他,让他自己起来。”

    夏英睿摔在地上,磕得好疼,咧嘴就要哭,夏信看儿子要哭,跑到英睿边上说,“儿子,快起来,不起来,爸爸就赢了啊。”作势就要往前跑。夏英睿一看爸爸要超过去了,一骨碌爬起来,也忘了哭了,撒腿就接着往前跑,没两步就跑到了小卖部,回头看见爸爸正吃力的往前跑,顿时喜笑颜开,跳起来,拍着小手喊道“爸爸,你输了,妈妈,我赢爸爸了,我赢爸爸了。”

    牧锦跑过来,蹲下身,帮儿子把刚才摔倒沾在短裤上的灰拍掉,看了看摔的地方,还好,就是红了,倒是没破皮,不放心的问道:“儿子,疼不疼啊。”

    “不疼,妈妈。”英睿摇了摇头说道。

    夏信买了三根雪糕走过来说:”儿子,好厉害呀,赢了爸爸,奖励你一根雪糕。”

    三个人找了一个阴凉地方坐下,夏信看着吃得满脸都是雪糕的英睿说:“英睿,刚才跑步摔倒疼不疼啊?”

    “疼。”英睿点了点头。牧锦一听,一下紧张了,又蹲下身去摸着儿子膝盖,问道:“现在还疼不疼啊?”

    “现在不疼了。”英睿满不在乎地说。

    “小孩摔一下没事的。”夏信安慰道,接着问英睿:“跑步如果摔倒了,要不要再起来跑呢?儿子。”

    “要。”小英睿使劲儿点了一下头。

    “为什么呢?儿子?”夏信伸手摸了一下儿子的头,问道。

    “因为不跑就输了呀。”英睿抬头看着爸爸说道。

    “对呀,儿子,跑步我们自己挑的,对吗,那我们就要对最后的结果负责,就算中间摔了,我们爬起来还是要往前跑。对不?”

    “嗯,对。”英睿只是使劲点头,但估计没有听懂夏信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牧锦瞅了一眼夏信,说:“咱儿子才四岁多,你说这些,他哪听得懂啊?尽难为孩子。”

    夏信说:“这可不一定,我这几个月在研究训练方法,看了很多书,有些书专门谈到了潜意识。也许我现在讲的很多东西,英睿是听不懂,但还是会留在他的潜意识里,等他长大了,这些童年留在潜意识的记忆就会慢慢浮出来,进而形成他的价值观。这是我在心理学的书上看的,很多专家都提到了这个观念。”

    “听着好像也有点道理,这有点像你昨天说的谢逊和张无忌。”

    三人说说笑笑出了公园,在附近吃了一顿夏英睿特别爱吃的肯德基,回家给英睿下了个澡,可能是玩累了,英睿倒床上就睡着了。看儿子睡着了,夫妻两个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厅里坐下。牧锦感觉夏信这次回来比上次回来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眉宇之间也舒展了很多,估计这段时间夏信工作心情比较好,想起韩元调走的事就又问了一下。

    夏信就把经过和牧锦仔细说了一下。原来事情经过是这样的,l省分公司的原来管业务的副总因为调到西北一个新公司当一把手了,作为寿险干部摇篮的策略研究中心的三大组长之一的姜武,就成为了候补人选。姜武离开,需要人去接那个试点机构的项目,韩元就被紧急调去救火了。本来夏信和韩元都已经对五个配合人员做好了培训以及分工,准备两人各带一个小组,深入到督导区的营业部,手把手去教营业部经理如何开早夕会,如何追踪业务员活动量,如何开营业部例会。中心突然调韩元去那个组,一下把夏信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才会像前两天和牧锦说的,又用了几天重新做了一个规划,准备下周去江南督导区。

    牧锦听到这,问夏信:“这个姜武业务能力很强吗?”

    “我和他聊过几次,我觉得他业务不算特别强,他不是销售出身,我问过韩元,他也觉得老姜业务能力一般。”

    听夏信这么一说,牧锦笑道:“你们两个倒是挺自大的,好像就你们两个最厉害一样。”说完,接着问了一句:“那为什么会提拔他呢?”

    “可能岁数比我们大吧,老姜快四十了,比较成熟,年资也比我们长。”夏信想了想说道。“老姜为人挺好的,很友善,有个大哥样,吃饭都是他请客,从来不让我们掏钱。”

    “那你们有没有机会啊?”牧锦很关心这个问题。

    “老姜不是出去了吗?总部人都说策略研究中心是长盛寿险的干部培养基地,这次老姜的提职,大家觉得都是个信号,韩元他们也都着急提职好赶紧回机构呢。对了,我给你说个总公司流传的一个笑话,你就知道这个研究策略中心有多牛了。”

    “还有笑话?”牧锦很好奇的问道。

    “说有一次在电梯里,人比较多,有人被一个人踩了脚,被踩的这个人就问那个人,你是董事长办公室的吗?那人说不是。又问道,那你是人事部的吗?那人说不是。再问道,那你是策略研究中心的了?那人说也不是。听到都不是,被踩的这人顿时提高声音说,你不是董办的,不是人事部的,不是策略研究中心的,那你凭什么踩我呢?”

    牧锦听到这里,忍不住咯咯咯乐了起来,“太逗了,谁编的的啊?太有才了。”

    “这你就知道我们这个部门还是挺牛的。还有人说我们是陈总的锦衣卫,专门收拾那些干得不好的。所以我们去机构,表面上他们都很客气。”

    ”我正想问呢,你在h省分公司怎么样啊?配合不?“

    于是夏信又把自己和韩元刚到分公司时的情形说了一遍,末了说:”这个邢建伟啊,没安好心,看着很客气,其实不想我们做出成绩。“

    “为什么呢?你们这是给他干活啊。”牧锦不解地问道。

    夏信轻轻一笑,说:“你想啊,我们要是做出成绩,那不显得他水平差,能力不够吗?他是政府出来的,没做过业务,我和韩元和他讲业务,太深了,他就听不懂了。说不定他还害怕我们做好了,把他给替代了。”

    “这怎么和杨晓春这么像呢,都不是好人。”牧锦恨恨的说,要不是杨晓春,夏信怎么会背井离乡呢。

    “这回和在d市分公司不一样,他要敢给我设置障碍,我给他打小报告。没事的。”夏信哈哈一乐。

    牧锦觉得还是要提防小人,建议让韩元在给领导汇报时,顺便说一下,反正他现在不在h市了,方便说。夏信一听,觉得是个好主意,同时也是需要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被人坑了都不知道,夫妻两个也是被杨晓春给搞怕了。

    聊着聊着,两人话题就又回到了儿子的教育上,夏信觉得对孩子还是要根据孩子表现出来的天赋进行引导和培养,不要根据家长的个人喜好来强制要求孩子,谁也不能保证家长觉得好的东西一定就适合孩子,而且强迫还极容易引发孩子的逆反心理,最后导致孩子心理不健康。

    牧锦听着夏信讲,感觉到夏信对儿子的教育想的要比自己多,自己更容易受到身边人的影响。就从今天在公园英睿摔倒这件事来看,夏信对孩子的鼓励,教育就比自己往常的方式更有效。于是也就决定和夏信保持一致,对孩子以鼓励为主,不强制儿子干不愿意干的事。但同时夏信还是让牧锦平时要和儿子多讲讲一些积极的价值观,不要觉得孩子听不懂就不讲。

    夏英睿不知道,在97年7月,就在他睡觉的时候,父母就他的教育方式取得了一致。20年后,在夏英睿的哈佛毕业典礼上,当夏信,牧锦和四万多个学生家长一起站在哈佛大学的草坪上,等着儿子从远处入场的空档聊天时,才发现一件两人都没想到的事,夏英睿从小到大,没有挨过父母的一个巴掌,换句话讲,夏信和牧锦从来没有打过夏英睿。和儿子谈起这个事,夏英睿也觉察出像他这样可以和父母平等对话,和父母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孩子,在自己的同学里居然一个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女总裁的终极保镖〕〔昏君哪里跑〕〔因为怂所以把san值〕〔剑徒之路〕〔全职国医〕〔从斗罗开始打卡〕〔银龙的黑科技〕〔至尊神医之帝君要〕〔我真要逆天啦〕〔我真的是最强炼药〕〔重生成偏执大佬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