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免费全文〕〔至尊龙婿叶辰萧初〕〔天生魔种:废材王〕〔日月风华〕〔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我侄子戒心实在太〕〔神医毒妃:妖孽王〕〔花都天才医圣〕〔枭爷您夫人又掉马〕〔笑傲不群〕〔太荒吞天诀〕〔封印自己成祖神〕〔我送快递有神豪奖〕〔我的重生不一样啊〕〔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横推从拔刀开始〕〔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万族之劫〕〔穿梭奇幻的科技大〕〔Re,骨傲天屠戮的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六十七章 宫文革的一点小心思
    跟着宫文革到了一个饭店,一进房间,四个督导区经理迎了出来,夏信看着都很眼熟,但要说能叫上名字,那还做不到,其中有一个好像在啤酒大赛时见过一面,但后来邢建伟来了,这个经理就不见了,其他几个都是白天培训时和宫文革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几个人。

    几个督导区经理齐齐的喊了一声夏老师,倒是把夏信下了一跳,忙摆手说,大家坐吧。宫文革招呼大家落座后,给夏信坐了介绍,那个啤酒大赛见过的经理,叫李瑞峰,中山区经理,那个戴个黑框眼镜,瘦瘦高高的叫杨军,人民路督导区经理,长得像个弥勒佛的,体重看着最少200斤的叫赵楠,春田督导区经理,夏信好奇的问了一下体重,果然是210斤,最后这个脸上带着腼腆笑容的年轻人叫贾兴律,他却不是督导区经理,而是分公司个人业务部的一个主任。

    介绍完众人,宫文革对夏信说:“夏老师,这哥几个早就想请您吃个饭,讨教一下,今天总算有了这个机会,也谢谢夏老师给这个面子。”

    “是啊,夏老师,您带江南区取得的成绩,真是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倒数第一的督导区三个月成全省第一,太牛了。”赵楠捧着自己大大的肚子说。

    听大家又说起这事,夏信赶紧摇着手说:”这不能都算在我的头上,文革也同样出了很多力的。”

    “切!”李瑞峰在边上不屑地说。“他水平,我们都知道,差远去了,要不是您来,我估计宫文革早被老邢搞死了。”

    “李瑞峰,我水平怎么差了?好像你比我强很多似的。”宫文革不服气的说道。

    几个人看两个人呛了起来,都是哈哈一笑。看样子,这个李瑞峰和宫文革关系极好,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抬杠了。

    说着话时,菜就开始上来了,贾兴律站起来走过去,把带来的酒打开,夏信一闻到酒味,就是一阵反胃,忙说:“哥几个,我昨天喝大了,今天就喝啤酒了,白酒是喝不动了。”

    宫文革把昨天营业部经理送夏信,夏信喝到失忆的事情说了一遍,大家一听,说那夏老师就喝啤酒吧,我们喝白酒,今天主要敬一下老宫。

    酒可以说是男人间的感情融合剂,几杯酒喝下去,大家和夏信就熟络了很多,老夏老夏地就喊上了。

    ”老夏,今天的培训啊,尤其是下午的内容,我觉得真的是太好了,太实用了,我直后悔这试点怎么没有在我们区推呢?”李瑞峰端着酒杯,对夏信说。

    “行了吧,老邢那时就想着怎么坑试点的,你忘了和我们怎么说的了?”杨军推了推眼镜问道。

    “老杨,怎么说的?”夏信听到杨军这个问话,放下手里的啤酒杯问道。

    “老邢说,这就是总公司吃饱了撑的,整天给分公司添乱。所以他直接让你们去的江南区试点,拿他的话说,成功了固然好,失败了也不伤大局。”

    “嗯,那天宫经理的脸红的像烧红的烙铁,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贾兴律说道。

    听到贾兴律的话,夏信回头看了一眼宫文革,宫文革却是笑了一笑,看着宫文革的神情,夏信突然心里一动,难道宫文革拉自己来和他们吃饭是另有目的。

    接下来大家互相敬酒,喝着,吵着,骂着,夏信看到这一幕,会想起自己离开d市前,和孙文旭,王跃在一个小饭店喝酒的情景,感慨良多,也是拿起啤酒杯,和大家喝了起来,越喝夏信觉得越舒服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还魂酒吗?

    于是,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又上演了,夏信来者不拒,和每个人是称兄道弟,推杯换盏,眼睛越喝越亮,又一次用自己的酒量把一起吃饭的人给惊着了。

    结果吃完饭,出门的时候,那几个人都是摇摇晃晃地打车而去,夏信却是走的极为稳健,夏信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今天的酒量这么好,走的时候,特意自己数了一下,自己一个人竟然喝了12瓶啤酒!

    宫文革帮着夏信打了个车,然后说送夏信回宾馆,就一起上了车,夏信猜宫文革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而且和刚才那几个人有关。

    果然一进宾馆房间,房间里的暖风让两人都舒了一口气,夏信看宫文革喝的有点多,特意做水泡了杯茶端到宫文革面前,却发现宫文革一点醉意都没有。

    “夏信,你是不是奇怪我今天拉你来喝酒?”

    “是啊,你对这几个人有什么想法,是吗?”

    “是,我先告诉你一个我的最后决定,我已经决定要走了!”

    “嗯,我猜到了,那和今天吃饭有什么关系?”

    “我想问问你,对今天这几个人的看法,你不是说过吗?醉其酒以观其志。”宫文革说出了今天饭局的目的。

    “不是我说的,诸葛亮说的。”

    “管他谁说的呢,你说说对这几个人的看法。”

    “你是想带着他们一起走?”夏信看着宫文革问道。

    “我不瞒你,有这想法,但还没有和他们说,我不知道该和谁说。”

    “好,那我谈谈我对这几个人的看法,不一定对啊,供你参考。”

    夏信把今天对这几个人的看法逐一说了一遍,特别提到了赵楠,认为这个赵楠,外表看着很憨厚,其实心眼很多,喝酒会耍滑,好几次碰完杯,酒进嘴后,又吐在毛巾上,恐怕这人平时也是这样的,这里面还是李瑞峰最实在。贾兴律还年轻,当个副手还可以吧。

    宫文革听夏信逐一点评,点头说,你说得真的很对,赵楠就是那样,干活喊得多,但干的少,最实在是李瑞峰,而且性子很直,所以他也被老邢搞得很难受。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数了。

    宫文革走了后,夏信坐在沙发里,手里端着茶杯,想了很久,为什么这样能干的人却要离开呢?而像邢建伟这样专业能力不强的人却能够在高位上?

    周五一大早,夏信就坐车到了分公司,跟着李总秘书走进李总办公室,却看见出了李总,还有一个人也坐在里面。

    一看见夏信,这人站起来笑呵呵地说:”夏信,又见面了。”

    夏信大吃一惊,他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巫师人设不能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老婆请安分〕〔大周仙吏〕〔烂柯棋缘〕〔伏天氏〕〔万古神帝〕〔世子很凶〕〔黎明之剑〕〔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