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热恋:我家夫〕〔上门龙婿txt免费下〕〔快穿之这个反派我〕〔二爷的小祖宗马甲〕〔兽世之我被冷血暴〕〔电竞大神又掉马了〕〔我的功法全靠捡〕〔阴美人〕〔医疗器械供应商〕〔杀神岛〕〔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捡到一只始皇帝〕〔为师不下山〕〔朕的妖妃弟弟成了〕〔我有一座无敌城〕〔至尊龙婿叶辰萧初〕〔天生魔种:废材王〕〔日月风华〕〔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我侄子戒心实在太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同风起,九万里 第三百零四章 被告了
    过完春节也就二月底了,夏信这天正坐在办公司琢磨怎么来落实自己的活动百分百计划,就接到了保监办打来的一个电话,不是李士进打的,是吴晓芳打的。

    “吴总,请您下午三点钟到安江保监办来一下,李主任要和你进行监管谈话。”

    用词非常官方,感觉语气也和平常不一样。

    这是怎么了?过个年,怎么感觉变了个人一样呢。

    夏信本想开个玩笑,但听吴晓芳这种语气,还是忍住没有。放下电话,他托着下巴,在那沉思,那里出问题了?

    一敲门,高伟中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夏总,这是保监办给我们发来的监管谈话通知。”

    “这么正式?”夏信吃了一惊,看样子这事挺大啊,“知道什么事吗”

    “我侧面问了一下于,好像是那家老公司把我们告了。”那家老公司,就是安江市场上另外一家国有的公司。

    “他们把我们告了?不能吧,我和他们老姚关系很好的啊?”夏信对此难以置信,我还给他们老姚安排了他女儿的工作呢。

    老姚是那家老公司安江分公司的一把手,作为市场上仅有的两家寿险公司,夏信和老姚走的还算挺近。去年老姚女儿在s省大学毕业,不想回安江,还是夏信找了韩元,给安排的工作。

    想长盛这种民营公司,比起老姚的老公司,在用人机制上,还是姚灵活,方便很多。

    当然了,国有老公司的用人机制,也有其长处,这是很多年以后,当夏信走上高位时,体会到的。

    “不是老姚,老姚去北京总部的党校学习半年,现在主持工作的是那个郑树南。”

    “郑树南?那个觉得长盛来安江是多余的傻叉?”夏信吐出了一句不太脏的骂人话。

    郑树南是老姚的副总,又一次开会时,他替老姚去参会,当着李士进的面,大放厥词,什么安江市场这么,有一家寿险公司就可以了,其他寿险公司根本没必要进来,当场被李士进一顿训。

    李士进,引进其他寿险公司,打破垄断,让安江的客户有更多的选择,这本身就是一件对客户有利的事情,而且可以把安江寿险市场的蛋糕做大。

    同时还特别了一句,长盛寿险来了以后,增速很快,给安江寿险市场带来了活力。

    夏信当时也没什么,但因为李士进表扬了长盛寿险,看郑树南临走时的眼神,夏信觉得这个梁子估计算是结下了。

    后来遇见老姚,夏信专门起了这件事,老姚叹着气和他,这个郑树南,仗着有个同学在总公司是个副总,在分公司是耀武扬威,幸好自己资格老,能压得住他,要不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这老姚刚走,郑树南就开始兴风作浪了。

    “知道具体什么事吗?”

    “这个于没,我也没好太问。”高伟中摇摇头。

    夏信点点头,这个于能够透露这歌信息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太多强求就是难为人家了。

    ........

    下午两点五十分,夏信带着胡新春和高伟中准时来到了保监办的会议室,这次事正式约谈,自然不能像往常一样,直奔李士进的办公室了。

    吴晓芳听夏信来了,先自己过了一下,笑着对夏信:“夏总,不好意思,这事必须要走一个流程了,希望您能理解。”

    “没问题,吴处,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您放心吧。”夏信也笑着道,顺便问了一句:”能给我透一下,到底是什么事吗?“

    吴晓芳哈哈一笑,:“夏总,马上李主任就和你了。”

    完感觉好像有点太官方了,笑着了一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公司你们在下面地市有人展业。”

    夏信一下抓到了吴晓芳传递过来的两个意思,一是跨区域违规展业,因为安江分公司到现在为止其实还是一块牌子,寿险和财产险实在一起的,只是内部分设了,虽然这个事实,监管机构也知道,但当时申请牌照时,是以财产险的名义,当时的展业范围限定在了兴庆市。

    但后来在于文杉当一把手期间,有些营业部经理就开始往下面地市渗透,而于文杉对此根本不管不问,夏信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既定事实了,这也一直他的一个心病,可以是悬在安江寿险头上的一把“达摩利斯克之剑”。

    真话,这也是夏信着意和老姚搞好关系的恶意个原因,因为李士进私底下曾经告诉过夏信,跨区域展业这事,只要没人举报,他们也不会查。

    而最近保监会发的关于营销服务部的文件,也让夏信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

    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去解决,郑树南就把自己告了。

    吴晓芳传递过来的第二个意思,也不是什么大事,结合一开始她的,必须要走一个流程,夏信知道李士进估计也是因为郑树南举报了,必须要走流程和自己约谈一下,毕竟超可经营区域展业还是违规的。

    几个人正着话,就看李士进和雨康一起走了进来,在于康的眼睛里,夏信似乎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

    于康?

    难道是他和郑树南一起搞的鬼?

    对啊,这个于康原来就是国有公司的一个处长,应该和郑树南是比较熟的。

    来安江后,这个于康每次见到夏信都是阴阳怪气的,夏信就有点不喜欢他,在加上于康本身和李士进关系就不好,夏信自然就不怎么理他了。和李士进,夏信最少每半个月就会在一起吃个饭,有时带上吴晓芳,有时就是夏信和李士进两个人。

    但真话,和于康吃饭,在夏信印象里,只有每年的春节,请保监办的干部们一起搞联欢,才会和于康在一个桌上吃饭。

    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坐下后,李士进道:“夏总,我们保监办接到举报,是关于长盛寿险超经营范围展业的问题,所以今天专门找你们来面谈一下。”

    夏信赶忙打开笔记本,拿出笔,做好了准备记录的样子。

    记了什么不重要,但记录这个动作很重要,明你很用心在听对方讲,尤其在对方是监管部门,或者领导的时候。

    看夏信三个人这个态度,李士进暗暗点了下头。

    “接下里,有于康副主任详细谈一下这件事。”他把这个“副”字的很是明显,夏信暗暗发笑,这个时候,也要压对方一下。

    于康咳嗽了一声,拿起面前的一份材料,有板有眼的念了起来,中间还夹杂着他自己的判断和猜测。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巫师人设不能崩〕〔老婆请安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烂柯棋缘〕〔伏天氏〕〔世子很凶〕〔万古神帝〕〔三寸人间〕〔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