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雾之下〕〔娱乐:从军艺校草〕〔灌顶返百倍修为:〕〔捡了个魔王做老婆〕〔天道五千年〕〔荒岛生存大师〕〔全能小神农〕〔时代红人〕〔重生之江州往事〕〔隐退十年后复出,〕〔墨爷,夫人偷偷给〕〔墨爷,夫人给你偷〕〔凌天诀〕〔逃亡后,我靠随身〕〔漆黑的光芒:魔法〕〔生化末日之末世降〕〔星恋:睛周恋〕〔寻宝全世界〕〔九零年代独生女〕〔逃生游戏:NPC他疯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第四章 双标狗
    “砰!”“哐哐哐!”……

    会议室内的动静不小,持续了好一会儿,外面的众人自动脑补了一番里面“战斗正酣”的画面。

    过了十来分钟,两人终于从会议室出来,老张显得怒意未消,孟浪整个人却像是霜打的茄子。

    “还待着干嘛,还不快滚出去找客户?这个月业绩再不达标,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张狠狠瞪了眼孟浪。

    “哦。”孟浪一副低眉顺眼的走出办公室。

    王志平透过玻璃窗看到这一幕,嘴里露出一丝冷笑……

    ……

    “唉~”走出公司的孟浪颇为郁闷的抬头看着突然阴沉下来的天空。

    没有业绩,得罪了上司,还连累了张叔。

    想在大城市立足,怎么这么难呢……

    “嘿!戏演的不错啊!”就在这时,肩膀一重,马乔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出来。

    孟浪看了眼他,“你又知道了。”

    “老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想干好销售,就得有一双会看人的火眼金睛。”马乔笑了笑。

    孟浪闻言,又想到张叔刚刚对自己的评价,整个人都有些沮丧。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适合干销售?”

    马乔闻言,瞪大眼睛给了一个你逗我的表情。“那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吗?”

    “呃……”

    更受打击了。

    “嗡!嗡嗡!”就在这时,一辆奥迪a4突然停在了两人身边。

    那踩踏油门引起的引擎轰鸣,仿佛在刻意炫耀着自身的存在。

    “嘿!马乔兄弟去哪儿啊?要不要搭你们一程?”

    孟浪看向驾驶座,说话的是一个流里流气,打着耳钉的年轻人。

    嗯,看着有点眼熟,似乎也是公司的同事。

    “阿诚?可以啊!鸟枪换炮啦?”马乔看清来人,笑着上前拍了拍有些骚包的红色车身。

    “嘿嘿!这不是搞投资赚了点小钱嘛,怎么样,还可以吧?”

    “什么叫可以,这叫人靠金装马靠鞍,你这一下子混入上流社会了啊?这车不得小几十万。”

    “40万,整数吉利!”阿诚有些得意道。

    “嚯!发财啦?”

    “嘿!炒股赚了点小钱。”

    “什么股这么妖?”

    “别说兄弟不带你飞哦,华夏能源,最近可涨疯了,怎么样,一起来玩玩?”

    “我还是算了,你们一组业绩好,每个月佣金都有上万了,我可是月光族,哪有本钱去炒股啊!”

    “行吧,后悔了可别说兄弟不仗义,怎么样,上车兜一圈?”

    “算了,我还得去健身房,下次吧。”

    “行,下次去健身房找你,那回见咯,昨天刚泡到的小美眉还等着我呢,嘿嘿!”

    临走,他还瞥了一眼马乔身边的孟浪,目光中露出一丝不屑。

    “嗡!嗡嗡!”红色奥迪轰鸣着远去,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马乔回过头,就发现孟浪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的样子。

    “喂!你怎么啦?”

    “啊?哦!没事。”孟浪回过神,神情有些古怪的问道。“刚刚那个是一组的人?”

    “嗯,陈诚,家里亲戚都是公务员,人脉广,和我差不多同期进的公司,混的还算不错,常去我在的健身房泡妞。

    不过你也看到了,为人张扬,比较喜欢炫耀。”

    马乔这个百事通,几乎把公司所有人都摸的门清。

    特别神奇的是,不管三教九流,他仿佛都很混得开,跟谁都称兄道弟的。

    “陈诚……”孟浪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先是遇到托尼老师一通安利,然后在公司又诸事不顺,紧接着又遇到了陈诚豪车炫富……

    而且这么巧,居然都提到了“华夏能源”……

    孟浪不由进入了一种名为“事后诸葛亮”的推理状态。

    假设自己没有看过那本“自传”……自己的人生轨迹会不会真的就如同书上说的那样……

    想想看,正值自己落魄迷茫之际,突然一个已经被人证实的发财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不会心动?

    凭什么都是人,人家就能豪车开着,靓妞泡着,自己却连房租都付不起?

    我就说嘛!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怎么可能冲动到举债炒股!

    可这一套组合拳三连击下来,自己想不冲动恐怕都不行!

    孟浪仿佛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就是“我的未来”?

    马乔看着孟浪这幅失神的模样,以为对方是被陈诚给刺激到了,眉头微微一皱。

    “我说,你不会是动了什么歪心思吧?”

    “嗯?我能有什么歪心思?”孟浪疑惑的看向他。

    “没有最好,我还以为你也想去炒股呢,给你一句忠告,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那怎么可能,炒股?我这辈子……”

    话刚说到一半,孟浪突然就愣住了。

    等等!我之前只是想着怎么不去重蹈覆辙,却没有意识到,“自传”里那些未来人生中遇到的“坑”,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机遇?

    论逆向思维的重要性!

    谁能知道未来不久以后会发生股灾?

    只有我啊!

    这不就是独一无二的内幕消息?这就是信息差啊!

    不过问题来了,连下个月房租都头疼的自己,哪儿有本钱去炒股?

    孟浪沉默良久,突然有些扭捏地抬起头。

    “那个……能不能借我点钱?”

    马乔:“……”

    ……

    钱,自然是没借到。

    不仅没借到,马乔还黑着脸扭头就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孟浪只能感慨一句借钱果然是友谊的试金石。

    他急匆匆地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就往出租屋赶。

    上楼、关门、落锁、又搬了一堆杂物堵门。

    拉上窗帘,打开手机夜视功能检查每个房间有没有隐藏的摄像头。

    确认过安保等级已经提升至最高,孟浪这才稍稍安心的走进卧室,打开台灯。

    从垃圾桶里翻出那本昨天还让自己咬牙切齿的“悲惨一生”,小心翼翼的摆在桌上,仔细擦干净些许污渍。

    孟浪无比庆幸昨天没有一时冲动直接将它给一把火烧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如同朝圣一般再次翻开书页,动作轻柔,如同最虔诚的信徒在拜读“圣经”。

    结果下一刻。

    “咦?”孟浪惊疑一声。

    这字迹……怎么好像变淡了?

    孟浪调整台灯的光线和角度,仔仔细细又看了好一会儿,确认这不是自己的错觉。

    如果说昨晚的字体是正常黑体,那么现在这个透明度已经被拉到了50%。

    这咋还能掉色呢?孟浪傻眼了。

    就愣神的功夫,书上的字体却似乎是又变淡了些许。

    孟浪揉揉眼睛,确认这不是自己眼花。

    他盯着书页上越来越淡的字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字迹正在消失……这是不是说明,自己的未来已经发生了改变?

    原来这本自传不是一次性用品啊?!

    孟浪心中惊喜。

    弦理论?平行宇宙?蝴蝶效应?时空悖论?

    孟浪搜肠刮肚想给这本自传的存在找一个合理的科学解释。

    不过显而易见,脑子里贫瘠的物理学知识不足以支撑一个二本毕业的学渣完成如此壮举。

    他开始思考一些更现实的问题。

    如果自己的行为能够改变未来,而这本书又会因为自己的行为再次呈现新的未来,而自己又会因为看过书中新的内容再次改变行为从而衍生出新的未来……

    如此循环往复,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可以有无数次“改变未来”的机会?

    未来,你乱了没?

    反正我是挺乱的。

    “砰砰!”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陷入蚊香眼死循环状态的孟浪强行拉了出来。

    孟浪猛地合上书,有种被突然查房的慌乱。

    将书比划了半天,枕头底下?衣柜?

    可不管藏在哪儿都有点不放心,干脆往怀里一塞,拉上拉链。

    ……

    “砰砰!”

    门外,一个不施粉黛,绑着条马尾,穿着运动装和人字拖的女人有些不耐烦的又敲了敲门。

    虽说装扮有些不修边幅,不过精致的面容,前凸后翘的身材,还有引人注目的大长腿,无不说明这是一个大美女。

    关键是,手中钥匙板上挂着的几十串钥匙晃起来“哗啦啦”作响,走在街上回头率绝对超高……

    “咔~”终于,房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露出一双警惕的眼睛。

    “怎么这么久?”女人有些不满道。

    “原来是房东小姐啊,不好意思,刚刚在洗澡。”孟浪有些心虚道。

    这是这间出租屋的房东,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当然,每次都是在收租的日子。

    只是在签订租房合同的时候,孟浪才知道眼前这个美女房东叫做闫薇薇。

    大白天的洗澡?

    闫薇薇有些疑惑的透过门缝看了看屋内,发现黑乎乎的好像没开灯,而且连窗帘都拉上了。

    洗个澡需要关灯拉窗帘?

    你糊弄鬼呢?

    闫薇薇当即就打算推门进去看看,结果发现门后面居然挡了东西,推不动!

    闫薇薇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

    “嘿!我这火爆脾气!我闫薇薇收租这么多年,头一次遇见暴力抗租的,你给我开门!”

    “诶?别别别,别误会!我没有暴力抗租,我是每次洗澡没有安全感,所以会堵着门。

    再说了我这也没穿衣服,你现在进来也不合适!”

    孟浪眼看这娘们儿居然这么虎,竟是撸起袖子就准备踹门,头皮一炸赶紧解释道。

    “放屁!洗个澡还没安全感,你以为你吴彦祖啊?”

    “我妈说了,出门在外,男孩子总得懂得保护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顿时陷入一阵尴尬。

    闫薇薇上下扫了一眼连身子都藏在门后的孟浪,先是若有所思,旋即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节制啥?孟浪无语的看着对方,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误会。

    “行了,你的私人爱好我不感兴趣,不过上个月的租金你打算什么时候交?”

    “呃……这个……”孟浪尴尬的笑了笑。

    “能不能再宽限几天,等我工资下来了连这个月的一起交。”

    “可以,小本经营,利息10%。”闫薇薇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在她眼中,孟浪无疑已经被划入了“人品黑名单”。

    “……行!”孟浪咬着牙。

    丫丫的,比银行还黑!

    闫薇薇懒得再搭理孟浪,扭头就去敲旁边的房门。

    孟浪松了口气赶紧关上房门,木门隔音效果不好,门外隐约传来闫薇薇和一个小女孩糯糯的声音。

    “房东姐姐好。”

    “哎哟,小雨真有礼貌,越来越可爱了,长大肯定是个大美人,来姐姐亲一口,mua~”

    “谢谢房东姐姐,不过我姐姐现在不在家。”

    “又不在家,不是我说她,工作要紧,可也不能老把你一个人放家里吧?真是的。”

    “没关系,我自己在家可以写作业看电视,不用姐姐陪。”

    “哎哟,我的小心肝,真是懂事到让人心疼,和你姐姐说,房租打八折,让她多抽点时间陪你。”

    “谢谢房东姐姐!”

    “嗯!姐姐走啦,关好门,谁敲门也别开,特别是隔壁那个猥琐大叔。”

    “知道了房东姐姐,除了姐姐和房东姐姐,谁我都不开。”

    “嗯!真乖!”

    紧接着,就是关门声和“吧嗒吧嗒”人字拖走远的声音。

    孟浪听得一阵咬牙切齿。

    这特么什么双标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唐人的餐桌〕〔深海余烬〕〔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