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江州往事〕〔隐退十年后复出,〕〔墨爷,夫人偷偷给〕〔墨爷,夫人给你偷〕〔凌天诀〕〔逃亡后,我靠随身〕〔漆黑的光芒:魔法〕〔生化末日之末世降〕〔星恋:睛周恋〕〔寻宝全世界〕〔九零年代独生女〕〔逃生游戏:NPC他疯〕〔神医王妃超难宠〕〔阴阳鲁班咒〕〔掉马后满级大佬被〕〔保镖太逆天,高冷〕〔锦鲤空间:全家穿〕〔为人师表〕〔不装了我是大佬的〕〔狐妖老婆是吃货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第二十章 扫我
    孟浪脸上有点烫,他觉得这一刻,应该就是自己的社交天花板了。

    不过……对方的反应似乎和段贤那家伙说的有点不一样啊?

    听完孟浪的“深情告白”,一开始的林海棠确实是错愕的,不过很快她的脸色就古怪起来。

    直到孟浪说完,她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盯着孟浪,直到盯得他目光闪躲,这才突然展颜一笑。

    “你说你喜欢我?”

    “啊?嗯!”孟浪硬着头皮点头。

    “你能对你说过的话负责吗?”

    “呃……”这情节展开怎么和我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

    正常预想中的林海棠,不该是要么严词拒绝,要么严词拒绝的吗?

    负责?孟浪的心脏很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不……不会吧?无心插柳柳成荫?

    难道这才是“我”不想改变未来的真正原因?

    “当……当然可以!”孟浪咽了口唾沫。

    “好!”林海棠笑的很温和,她拿出手机点了两下,然后放到了孟浪面前。

    “扫我!”

    看着手机画面上的二维码,孟浪整个人都懵了。

    林律师,你在写我自传的时候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扫啊!”林海棠见孟浪迟迟不动作,又催促了一声。

    那声音,传进孟浪耳中仿佛自动带了三分嗔怪,七分娇羞。

    怀着九分忐忑,还有一分莫名的期待,孟浪扫了飞信二维码,发过去一个好友申请。

    “海棠”,林海棠的飞信昵称一目了然。

    很快,好友申请通过。

    “叮!”孟浪疑惑地看着林海棠发过来的第一条信息,上面是一个音频文件。

    从自己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让孟浪目瞪口呆。

    他愕然的抬起头,林海棠正晃着手里的手机,笑眯眯的看着他。

    “没错,我录音了!”

    孟浪默默关上手机。

    他第一次如此厌恶自己的菊厂手机音质还原度为何如此之高……

    orz!

    社死了……

    头脑一热说出去的话刚刚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再听一遍,要死要死要死……

    “没错,如果你承认了你是许氏集团派来的,你刚刚所说的每一句话就会成为呈堂证供!虽然你没有承认,不过……”

    林海棠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缓缓走向孟浪,孟浪被对方的气势压着,脸色僵硬的后退了一步,直接被抵在了墙角。

    “啪!”被壁咚了。

    穿着高跟鞋的林海棠身高几乎与孟浪齐平,两人四目相对,一个杀气腾腾,一个目光游离。

    气势高下立判。

    “我警告你!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我不介意把这段录音,附上你的名片发个朋友圈。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一个精英律师朋友圈的广度的!”

    林海棠拿着手机抵在了孟浪的胸口点了点,看起来就好似一对亲密的情侣在打情骂俏。

    不过她咬着牙说出的话,带着三分杀气,七分威胁,却是让孟浪背心发凉。

    “我……我保证!”

    林海棠一脸心满意足的走了,留下孟浪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

    “我真傻,真的……”

    ……

    事实证明,一个半吊子的保险销售员,想和一名律师玩心眼,那纯粹就是给秦始皇修坟墓!

    林海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非常强势很有主见的人。

    她不会真的信任一个才刚认识两天,而且莫名其妙知道一堆事情的“邻居”。

    即便这个邻居看起来真的是站在她这边的。

    所以她会选择想方设法,让所有的事情重新回到自己的掌控之下。

    而律师最擅长的,就是寻找敌人的破绽,抓住别人的把柄……

    “这件事过后,她应该会把录音删了吧?要不回头找她签份协议?她会不会在协议里继续给我挖坑?

    啊~~我为什么要跟一个这样的律师做邻居啊!”

    被拿捏得死死的孟浪抱头哀嚎。

    所幸,小雨晚上送来的美味晚餐稍稍抚慰了孟浪受伤的心灵。

    不过这样一来的好处就是,林海棠对孟浪能够稍微放心一些了。

    这就好比是两国结盟,孟国主动交出去一名“人质”,双方信任度大大提升,真是可喜可贺……

    ……

    次日,外界的风暴依旧在继续。

    股市开盘继续大跌,华夏能源再次封死跌停板!

    “大家快跑!这股有毒!”

    “这盛世如你所愿,我割!各位,咱们后会无期!”

    “这么跌,你们的良心不会痛的吗?投降输一半,溜了溜了。”

    “两大流氓!历史上最伟大的操盘!404,我能说句脏话吗?”

    “大家别慌,这只是技术性调整!”

    “……”

    股民们慌得一批,更慌的还有一个人。

    “牛犇!你个煞笔怎么做的业务!你知道光这一笔单子,咱们分公司现在就亏了多少吗?!”

    “这……经理,这笔单子我前两天可是问过您的啊,当时您不也……”托尼老师哭丧着一张脸。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你现在立刻给我想办法,让那个客户尽快行权结束合同,立刻止损!”

    “可是合同约定的行权时间是一个月,这才两天,现在又是这种下跌趋势,对方恐怕不会愿意这么早退场吧?”

    “那我不管,谁给公司挖的坑,谁就负责把他填上!你填不上,那我就把你填进去!”

    秃头经理气急败坏地瞪着牛眼。

    “牛犇我告诉你,这华夏能源要是继续跌下去,咱们分公司今年一整年的利润可能就全赔进去了!”

    “不……不会吧?”

    见托尼老师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秃头经理的一双牛眼瞪得更凶狠了。

    “不会?华夏能源都已经连续两个跌停,总计跌了接近两块了,以300万股标的来说,对方即便是现在行权,扣除50万的权利金,那也净赚500多万!

    我问你,咱们苏市分公司一年的净利润有没有一千万?

    要是再跌几天,咱们今年一整年就直接喝西北风了!”

    闻言,托尼老师脸色更苦了。

    你倒是算的明白,人家也不傻啊!

    形势大好的时候人家都敢下重注赌华夏能源会跌,现在形势摆明了跌跌不休,人家会这个时候离场?

    这不是和钱过不去吗?

    本以为碰到的是个愣头青,没想到居然是个踩了狗屎运的愣头青!

    500多万啊……

    才两天时间财富翻了十倍!直接就财富自由了有木有?

    托尼老师怀着羡慕和嫉妒,见证了一次令人瞠目的人生逆袭。

    “那要是价格重新涨回去了呢?毕竟这才两天,如果政策面上有好消息,说不定……”

    “唉!现在形势难料啊!”秃头经理颓然一叹。

    “总部那边的投资研究部门得到了一些可靠消息,这场风波短时间怕是过不去的……所以我才火急火燎的要赶紧止损。

    再等下去……风险太大了!

    我已经上报总部咨询过了,总部那边的意思也是抓紧时间,让客户赶紧获利离场。”

    “这……好吧,那我尽力试试,但是这个客户,怎么说呢……赌性很大!”

    想到孟浪当时认真说着自己信用卡一分钱也刷不出来的那一幕,托尼老师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碰到这种疯子,你让他获利离场?

    他们这一行有句行话。

    让赌徒输钱不难,难的是让他上赌桌。

    让赌徒上赌桌也不难,难的是让他下赌桌……

    你想让一个赢疯了的赌徒获利离场?这不扯淡吗?

    “唉!行不行,总也要试一试吧?你现在就联系他!”

    托尼老师无奈拿出手机,拨打了孟浪的电话。

    “喂~”对面的声音似乎有些无精打采的,完全没有一个刚赢了500多万的人该有的亢奋。

    “是孟先生吗?我是星河证券的托尼啊,您今天看股市行情了吗?”

    “没有啊,怎么啦?”

    我一个好家伙!

    50万的投资,几百万的利润,外面都快闹翻天了,你跟我说你没在看盘?

    麻烦你做个专业点的股民行不行?!

    不一天18个小时分析k线,至少也麻烦开盘的时候敬业一点吧?

    孟浪的这一句“没有啊”整的托尼老师都有些不会接了。

    本来整理好想往下说的腹稿胎死腹中,过了好半天才干巴巴的笑着开口。

    “那我得先提前恭喜孟先生了,您的这笔投资,现在是大赚特赚啊!”

    “嗯!然后呢?”

    对面平静的就像是你和他谈的不是一个几百万的投资盈利,而是今天天气不错。

    托尼老师觉得对方肯定是还没意识到自己到底赚了多少,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他深吸了一口气,石破天惊道。

    “孟先生,如果您选择现在行权,那么您获得的净利润将超过500万!”

    “哦!500万?那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孟浪满是疑惑的一句话,将托尼老师又给整不会了。

    说好的识破呢?说好的天津呢?

    那可是500万!不是500块啊!

    能不能稍微露出点兴奋的语气?哪怕音调给我提高几个百分点也好啊!

    “孟先生,是这样的,作为您的投资顾问,我需要提醒您,最近的股价波动十分剧烈,所以我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向您请示一下,需不需要现在获利了结。

    毕竟十倍的利润,这已经相当夸张了……”

    托尼老师很隐晦的建议孟浪赶紧离场。

    作为券商投顾,实际上是不能给客户做明确的投资建议的,所以托尼老师不敢说太明白,只是踩着红线打擦边球。

    “哦,离场啊?暂时不考虑离场。

    这样吧,你也不需要老来请示了,等什么时候利润到1300万了你再来通知我吧。”

    什……什么?

    1300万?!

    这个目标弄得在场的托尼老师和秃头经理是目瞪口呆。

    现在虽说市场行情不好,但是1300万……那得是再来好几个跌停才行!

    托尼老师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对面的孟浪已经挂断了电话。

    秃头经理足足愣了半天,脸色先是由红转青,紧接着办公室内传来一声怒吼。

    “他这是想钱想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唐人的餐桌〕〔深海余烬〕〔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