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之我是武神 第219章最后的赛事
    见刘文亮不愿帮他求情,秦志明心里对刘文亮一阵臭骂。

    此时此刻他仍旧不愿意当众下跪叫自己傻逼,想要继续求张丞放过他。

    “给我跪下。”

    一声冷喝从张丞口中发出,同时强大的威势从他身上绽放。

    瞬间就让秦志明心中掀起翻江倒海般的恐惧,这一刻她感觉眼前的张丞,就是天神降世,他哪里还敢丝毫违抗,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慌忙叫道,“我秦志明是个傻比……”

    人群的目光刷刷的汇集过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搞不清楚秦志明为何会突然跪在那里叫自己傻逼。

    “咋回事啊?难道那斯真的傻了?”

    “看那样子,八成是个真傻逼。”

    “正常人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那厮不是白痴就是傻逼,呵呵呵……”

    人群禁不住发出一阵嘲笑,还有人赶忙拿出手机录像,搞得秦志明颇为窘迫,满脸涨红,但是没有张丞的首肯,他没那个胆站起来,苦着脸可伶兮兮的看着张丞。

    “没错,你就是个傻逼。”

    张丞笑了笑,“起来吧。”

    秦志明这才站起身来,这一刻的他无限后悔,早知道莫要跟张丞打赌就好了,现在当众下跪叫傻b,自毁形象了,以后想要升倌发财那就难了。

    他也万万没想到张丞竟然这回又说对了,凭直觉就可以说对谁输谁赢,这也太牛逼了,真是个妖孽啊!

    他心头不由得一阵感慨。

    刘文亮说道,“小秦你回去吧,明天就不用来这里上班了,到‘西山村’去好好锻炼锻炼。”

    “啥,你要把我下放到西山村去?”

    秦志明闻言,不由得脸色一变,西山村是西山镇辖下一个村,极为偏远,那地方绝对是个山沟沟,非常穷,厕所都是茅草棚,吃水问题也困难,日常用水都必须得自己去山沟里挑水,那样的生活绝对艰苦,秦志明在镇上长大,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要他去西山村工作,那简直是要他的命啊。

    “对,明天你去西山村好好锻炼。”

    刘文亮点头回道,秦志明两眼一黑,差点就一跟头栽地上,说好听一点刘文亮是派他去西山村工作,其实上就是啊把他打入‘冷宫’了。

    “刘哥……”

    秦志明满脸苦逼,想要叫刘文亮手下留情,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不过刘文亮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冷脸道,“好了你啥也别说了,赶紧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去西山村。”

    “唉唉……”

    秦志明唉声叹气,苦着脸落寂的离开了。

    “张先生……我秦志明保证,此次把秦志明那个混账东西下放到西山村去,只要我在职一天,就绝对不会调他回来,今后他甭想过好日子了。”刘文亮陪着笑脸向张丞和陆明忠等人说道。

    张丞神色淡然,刘文亮怎样折腾秦志明,他真心无所谓,也不关心这种事情。

    “呵呵,刘镇长你干的好啊。”

    陆明忠却禁不住笑了。

    “哈哈哈,陆总过奖了过奖了啊。”

    听到陆明忠的称赞声,刘文亮禁不住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众人在愉快的氛围中继续观看今晚的这场擂台赛。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陆明忠父女俩和夏正阳一家三口,以及陆明忠的助理邓德强,皆是完全听从张丞的建议下注,整个赛事下来,仅是输了一场,其他都是赢钱。

    众人相当的高兴,对张丞佩服的五体投地,仅是凭直觉就能说对输赢,虽然偶尔会说错,但总体的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这能耐举世罕见。

    刘文亮对张丞自然也是佩服不已,同时也对陆明忠几人赢了这么多钱,感到极为羡慕。

    有那么一刻刘文亮甚至都想冒着被查处的危险参赌几把,但考虑到万一真被查处的话,不仅要丢乌莎帽还可能要被抓去住牢的,他又很是担心,真不敢下注参赌。

    ……

    擂台赛结束之后。

    张丞一行人径直回旅馆。

    他们正往前走着。

    突然。

    前方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将张丞几人包围住了。

    “咋的?这是要抢劫了?”

    张丞几人神色一凝,看对方这十几人的架势,肯定是要搞事情了啊。

    “我这里的镇长刘文亮,你们这是要干嘛?”刘文亮问道。

    “是?你是这里的镇长啊,那我们不动你好了,退一边去吧。。”

    当中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示意刘文亮退一边去,然后指着张丞几人,狰狞的喝令道,“动手,把这几人给我狠狠地打。”

    其他壮汉当即便要围攻张丞和陆明忠等人。

    “住手!”

    这时一道喝阻声响起,出自陆雅轩之口。

    那十几个凶恶壮汉,便是条件反射的顿住了攻势。

    “你们这几个杂毛,竟然想要围攻我们,我看你们是想死了,告诉你们,本小姐一人,也足可以把你们收拾的哭爹喊娘。”陆雅轩看着那十几个凶恶壮汉。

    “闺女,你一个人真的打得过这十几个壮汉?“

    陆明忠有点不置可否的模样。

    “陆校长,你就放心好了,这些个家伙并非武修,以轩丫头现在的修为打败这十几人完全不成问题。”张丞开口说道。

    “那好,轩儿,这是几个家伙就交由你来对方了,不必手下留情,给我往死里打,到时哪怕天塌下来,老爸也会给你顶着。”陆明忠霸气的说道。

    “好。”

    陆雅轩点点头,然后俏脸一沉,冲那十几个凶恶壮汉说道,“杂碎们,赶紧动手吧。”

    “哟嗬,你这美女有意思啊,竟然想要一个人单挑我们十几人,等下你吃得消么?”

    当中一个凶恶壮汉打量着陆雅轩,语气轻浮的说道。

    “你这厮,真他妹的该死。”

    陆雅轩不由地俏脸大怒,当即扬起玉掌,猛地拍了过去。

    顿时掌风猎猎,凶恶男感受到了对方把掌上裹挟的狂暴的力量,禁不住悚然一惊,慌忙想要躲避。

    但陆雅轩的掌势极快,这个凶恶男根本躲不过去。

    啪!

    耳光声在他脸上炸响,凶恶男禁不住惨嚎一声,整个人被打的飞起,掉在地上后满嘴是血,半边牙齿也全碎掉了,瘫在地上如死狗一般哼哼唧唧,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爬起来了。

    其他壮汉皆是不由的一呆,看向陆雅轩的目光显出颇为惊讶的神情,这个娇美俏丽的女孩,竟然力气如此之大,一巴掌就把个一百多斤的壮汉抽飞了,真是太意外了。

    “妈的,这娘们绝对是个练家子啊,咱们是碰到硬茬了,好在咱们人多,肯定能把她收拾掉,大家给我上去围攻她。”

    为首的那个刀疤男,狰狞的喝道。

    其他那些凶恶壮汉便当即鬼吼鬼叫着,向陆雅轩围攻而去。

    “我看你们全是找死。”陆雅轩杀机盈然,纵身上前,与这些凶恶壮汉猛烈打斗起来。

    就像刚才张丞说的,以陆雅轩驭气镜的修为,对付十几个壮汉真是绰绰有余,只见她娇躯如风,在对方人群中掠动,同时挥动玉掌拍击,顿时响起一阵怦然之声,转眼功夫,十几个壮汉就翻倒在地,痛叫不止,个个伤势不轻,一时间都难于爬起来了。

    “我还以为你们很吊呢,没想到全是草包,不堪一击。”陆雅轩鄙视的骂道。

    “好!轩儿,你这武功让人惊艳,老爸与有荣焉,哈哈哈……”陆明忠哈哈大笑。

    “确实啊,陆总,你这闺女,年纪轻轻,修为就跨入了驭气镜,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

    夏正阳和梅秀夫妇俩,也不禁大赞。

    “雅轩妹,实不相瞒,我也是一名武修,而且我的修为现在也跨入了驭气镜,哪天,咱姐妹俩好好切磋一番?”夏娉娉笑着说道。

    “行,娉娉姐,改天咱找个时间,好好切磋。”陆雅轩笑着回道。

    “这这……”

    站在一边的刀疤男见自己带来的十几人,竟然被陆雅轩轻轻松松秒翻了,一时间真是惊呆,此刻他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顿时恐惧爬上了他脸庞,慌忙想要转身逃离。

    “敢逃跑,杀。”

    这时张丞冷喝一声,音量不大,但透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势,令刀疤男心头禁不住猛地一颤,可没那个单逃跑了,不由自主的转过身来。

    感受这股强大无匹的威势,刀疤男意识到,眼前的这位青年,远比刚才出手打人的那个美女更为恐怖,他看向张丞的目光,显出了惊恐的神情。

    “你们为啥把我们拦住搞事情?”张丞挑眉问道。

    “我是今晚这场擂台赛主办方的安保经理,你们今晚投注时几乎全都赢钱,因此我们严重怀疑你们出了老千,所以就跑来这里,想要把你们赢的钱夺回来……”刀疤男急忙回答。

    “出老千?你他妈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出老千了?”张丞骂道。

    “当时我们只是投注,输赢完全取决于你们聘请的那些比赛选手,我们怎么出老千了?”

    “这种事我们根本无法出老千,说我们出老千你特么是脑袋抽风了还是故意找茬?”

    陆明忠,陆雅轩,邓德强,以及夏正阳一家三口皆都感到愤慨。

    刀疤男憋嘴无言,真是无法反驳了,因为这种事说起来押注的观众也确实无法出老千,他颇感费解,“那么,为啥你们每次押注,几乎都能押对输赢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功率,不可能完全是靠运气吧?”

    “这并非运气,而是我凭直觉做出的正确判断。”张丞说道。

    “凭直觉就可判断谁输谁赢?这……不可能。”刀疤男一副完全不信的神态。

    “不可能?妈的,老子就告诉你,这位张先生乃是举世罕见的奇人,他能够神机妙算,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是事实,胆敢污蔑我们出老千,还带人跑来这里想把我们赢的钱抢回去,你真特么活得不耐烦了。”

    这时邓德强臭骂一声,便要动手修理刀疤男。

    “别别别……别打别打我……”

    刀疤男大惊,慌忙向陆明忠说道,“陆总,咱是熟人,还认得我吗?我是京城华海集团的……一年前咱们还在一个饭局上喝过酒呢,咱是有交情的人,你就饶我一回吧。”

    陆明忠闻言,仔细看了刀疤男几眼,发现这厮果然不陌生,一年前他去京城跟华海集团洽谈一笔业务,当时在饭局上好几个华海集团的人作陪,其中有一人就是这个刀疤男,当时这个刀疤男跑过来敬了一杯酒。

    不过陆明忠跟这个刀疤男仅是一面之缘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但是他与华海集团公司的老总,倒是有一些矫情。

    “今晚的这场擂台赛,也是华海集团主办的?”

    陆明忠问道。

    “对对,正是华海集团一手主办的……”

    刀疤男连忙回道。

    闻言,陆明忠扭头看向张丞,说道,“张先生,这厮我确实是认得,而且我跟他们公司的老总有些交情,所以……我看这事就算了,放过他们吧。”

    “行吧。”

    张丞点点头,然后对刀疤男说道,“你回去后,告诉你们公司的老总,商业讲求信誉,愿赌服输,输钱了就找客人麻烦?这他妈的太不像话了。”

    “是是,我回去一定会将你的话转告给我们公司老总……”

    刀疤男连连点头,看向张丞的目光,显出一抹敬畏,因为他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青年,绝对是个牛逼人物,或许他真有神机妙算的能耐?

    他决定等下回去后一定要要跟公司老总好好说一下这件事。

    “走,咱回去。”

    张丞招呼一声,然后众人继续回客栈。

    ……

    第二天晚上。

    张丞几人又去观看擂台赛,观赛的过程中,陆明忠父女俩,夏正阳一家三口,以及邓德强皆都踊跃投注,不过肯定是昨天那个刀疤男跟他们公司老总说了张丞会‘神机妙算’这件事,而且很显然,他们公司的老总也行。

    所以这天晚上擂台赛下注金额受到限制了,每人每次下注金额不得超过30万,所以陆明忠几人赢的钱就相比昨天更少了。

    两天下来。

    不知主办擂台赛华海集团有没有赢钱,总之陆明忠等人却大赚了一笔,几人总共赢了上千万。

    第三天。

    江东王李泽龙举办的擂台赛如期举行。

    今晚李氏公司举办的这场擂台赛,也是在原先的那个场地,但把那个巨大的围幕拆掉了,只保留了一个擂台。

    而且今天的擂台赛并非晚上举行,而是上午九点举行,因为这场擂台赛不用收门票,所以有大批人前来观看,擂台的四周人山人海。

    人群当中。

    有不少武者。

    这些武者已然知晓了今日李泽龙举办这场擂台赛目的不纯,并非普通的商业赛事,而是他李泽龙想要以此方式征服整个江南市的武林,想要把江南市的武林强者统统踩在脚下,以达到他一统江南武林的目的。

    所以今日前来的这些武者,皆都面露怒色,对李泽龙的行为感到愤慨。

    ……

    张丞一行人刚来到现场,就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张丞耳朵里。

    “张丞,咱又见面了呀……”

    张丞扭头一看,不由眼眸一凝,前方一名俏丽女孩正迈步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林琪。

    “你不是回京城了吗?咋又出现在这里了?”张丞问道。

    “前几日我的确回了京城,但昨天我又返回这江南市了,乃是要执行一件任务,而且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要调查你。”林琪一本正经的说道。

    “调查我?”。

    张丞脸显惊讶,“干啥要调查我呢?”

    “这是机密,我不能向你透露了。”林琪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烂柯棋缘〕〔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