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 嘟嘟捣乱
    闻言,邹语脸色骤变,白皛皘偷偷看了一眼,窗外的灯光敲好照射进来,对方脸色煞白无比。

    她微微皱眉。

    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乔氏是世界前一百强企业,如果能与乔氏合作,不仅国内的市场能打开,在国外的可能得到不错的发展。”白皛皘以为她不知道乔氏,特有解释一番。

    “乔氏...总裁叫什么?”邹语稳了稳声,问出一句,放在下边的手不断拽紧,甚至泛起冷汗,心跳加速起来。

    “靳绍煜。”这个名字,白皛皘记得很清楚。

    温舒韵的丈夫。

    邹语点点头,没再说话,嘴边的笑意却越来越僵,白皛皘暗暗观察着,越来越疑惑,却强忍着什么都没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车在公路上平稳行驶着,无比寂静。

    江靖才回来得很晚,邹语坐在沙发上,见他回来立马站起身来,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又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关切道,“你吃饭了吗?”

    “恩。”江靖才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身后揉了揉眉间,看向她,“我不是说等这边稳定了就会回去吗?你怎么过来了?”

    “我...我想你和小凯了。”邹语坐直了身子,拿出早就想好的说辞,“小凯到这边来了,你也来这边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我吃不好也睡不好,你就当我度假好了,你忙你的事情,我过我自己的生活。

    “你在这边认识谁?又不认识路,你还能出去?”江靖才一脸无奈。

    “有导航啊。”她说着,又看向他,“要不你就跟我一起回去,这边工作交给谁都可以,又不是一定要你,大不了就不做了,钱又挣不完,别熬坏了身子。”

    “胡闹!”江靖才呵斥了一声,“这是工作,不是在过家家,你说的是什么话?既然打入这个市场,投入这么多资金,自然要尽力去做。”

    邹语见他脸色难看起来,也没敢再说话。

    江靖才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一些,放软了声音,“你既然不习惯,那就在这吧,我也没请什么佣人,既然你在,那就请几个吧,要是出去也可以让她们带一带。”

    “恩。”

    “我先去洗个澡。”江靖才说着往房间走。

    这些天,他不放心,各种数据都要把关,好不容易争取到乔氏的商谈,更是上心万分,无形中也就加大了工作量。

    人老了,身子也就受不住了。

    邹语看着他的背影,垂在一边的手落下来,轻轻握紧。

    ——

    “嘟嘟,帮妈妈把那个瓶子拿过来。”温舒韵蹲在地上,指着不远处放着的瓶子,“在哪呢,嘟嘟有没有看到?”

    她的前面放着一个行李箱,里面有几套衣服,还有一些李零零碎碎的东西。

    靳永奕往前看了看,他爬了过去,非常快,裤子上装饰的尾巴还摇摇晃晃着,温舒韵笑了起来,坐在原地看着他。

    小孩变得特别快,他现在是一天一个样。

    小家伙拿着小瓶,爬了回来,没爬一下,手里的小瓶和地板碰撞,发出响声,他觉得很有趣,爬到她身边的时候,坐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玻璃瓶,往地上一砸。

    温舒韵脸上的笑僵了,伸出手,“宝宝,给妈妈,别砸坏了。”

    靳永奕一看,将小瓶子放在怀里,快速又转了一个身,护得特别紧,生怕妈妈跟他抢,将刚刚想要帮妈妈拿过来的心情忘得一干二净。

    “嘟嘟。”温舒韵也哭笑不得,“你还给妈妈,妈妈要用的。”

    靳永奕撅着嘴,低头看着手上的瓶子,又放在地上敲了两下,眼底一闪,温舒韵都没反应过来,他直接丢了出去。

    “砰。”

    质量很好,没碎,小家伙却来了兴趣,快速又爬了过去。

    小瓶子滚啊滚,滚啊滚,滚到了床底下,他眼睁睁看着瓶子不见,一下子急了起来,伸手要去拿,一下撞到了床边。

    温舒韵心颤了颤,快速过去,结果小家伙根本不当回事,小手往床底伸,整张脸都被挤压得变形了,还在不断坚持,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她松了一口气,刚刚其实也撞得不重,看着对方这幅样子,又笑了起来,看向坐在书桌的靳绍煜,“阿煜,你儿子好可爱。”

    靳绍煜抬头看了一眼,对方肉呼呼的脸被挤压,小手还往床底伸,晶莹的口水流啊流,一副蠢到家的模样,他收回视线,扶着额低头。

    头疼。

    随了谁的基因?

    长大得变成什么样?这让他很慌。

    靳永奕掏啊掏,根本没有,小眉头皱成一团,趴在身子,又高撅着他的小屁股,将脸贴在地上,想要看看他瓶子去哪了。

    “脏啊,宝宝。”温舒韵将他拉起来。

    靳永奕抓住她的手,指了指床底下,一脸着急,瞪着他的大眼,把她的手往床边拉了拉,眼底满满都是着急和请求。

    “叫你给妈妈,你怎么扔了?还好意思哦,好意思叫我帮你。”温舒韵点了点他的小鼻子,揉了揉他的头,“小坏蛋,和你爸爸一样坏。”

    “咿呀呀...”靳永奕指了指床底,整个人还着急得上下顿了几下,鼓着他的小腮子。

    “你还和我凶。”她笑着抓住他的手,“拿出来你不许拿妈妈的,听见没有?妈妈要用的,不然就叫爸爸教训你!”

    靳永奕可不听懂,嘟着嘴吹泡泡,靳绍煜一脸嫌弃看着,板着脸。

    温舒韵趴着身子看了一下,手一伸就拿了出来,小家伙过去就要抢,往她身上扑,她脸一黑,就知道和这个家伙讲没用。

    和他爸爸一样!

    见温舒韵不给他,小家伙眼睛转啊转,转啊转,也不哭不闹,撅着嘴将往她脸上凑,“啵”了好几口,声音又响,笑得裂开小嘴,露出他的几颗乳牙。

    靳绍煜脸成功转黑,紧珉着他的唇,甚至还咬着牙。

    一想到温舒韵要外出拍摄两天,又生生忍了下来,心底也是很憋屈,自从这个家伙生下来之后,两个人经常被打扰,再也不是自由自在的二人世界,别提他多恼火。

    温舒韵又被他萌化了,还是将瓶子给他了,叮嘱道,“不能摔妈妈的,摔坏了怎么办?”

    小家伙接了过来,小眼睛笑得眯起来,抬手又要往地上砸,她连忙接住,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宝宝,不能这么做!妈妈要生气了!”

    虽然摔不碎,但是这样砸下去,说不定就会有细碎的玻璃出来,然后割到他怎么办?

    小孩子皮肤又嫩,要很小心。

    靳永奕能感受情绪,他一看妈妈这个样子,便知道她要生气,拿着瓶子坐好,虎头虎脑点点头,然后又要摇摇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鸟语。

    “不能砸。”温舒韵再次重复,小家伙双手往前一伸,那个小瓶出现在她面前。

    温舒韵绷着的脸一下又软了,也伸出手,一双小手把瓶子放在她手上,笑看着她,往前爬了爬,躲在她怀里,小手抱她,蹭着她。

    一颗心啊,软得不像话。

    抱着怀中的一团,她一脸忧郁看着他,“阿煜,我不想走了。”

    她想在家陪儿子。

    “恩。”靳绍煜抬头看了她一眼,“可以。”

    “就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她努了努嘴,明明就不可能,合同都签了,若是这种理由,以后她都不用拍戏了,就在家里好了。

    靳绍煜放下笔,靳永奕也从她怀里抬起头,一大一小,同时看向他,大的一脸郁闷,小的呢,撅着嘴,抓着她妈妈的衣服,看向他也不满?

    有啥不满?想被打是不是?

    “安慰你,把他带过去吧,我不介意。”靳绍煜出口。

    这个烦人的家伙,他可不想照看。

    “哼!你嫌弃宝宝。”温舒韵不开心了,抱着靳永奕站起身来,“嘟嘟,我们不理爸爸,她一点好都不好,一点都不爱我们嘟嘟。”

    靳永奕趴在温舒韵肩上,也愤愤看着靳绍煜,嘴里也学着她,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小手抱着她的脖颈。

    这一大一下...

    靳绍煜摇头轻笑。

    温舒韵刚沉浸在儿子很爱她的情绪里,收拾行李都慢了好多,不多很快就被打脸了,这边衣服刚被叠好放进去,转身去拿东西,靳永奕直接爬到她行李箱里,将东西一件件丢出来,自己躺在里面,看到她来,还笑着转过身,咯咯咯直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